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現代詩 > 新詩

黑或白(組詩)

組詩

作者:一葉秋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9-08-19   點擊:

魚繼續在水面上掙扎
一雙粗糙的雙手緊緊抓住它的鰭
邪惡潛伏在魚的眼睛里
被挽起的魚鉤發出弓箭般的響鼻
魚要死了。它渴望回到自由的湖水
那柔軟的空氣和陽光漸漸熄滅
而升起的魚鉤必然成為終結者
它一次次向水底發出挑釁
并把最幽暗的部分懸掛在夜晚的頸部


《木偶》

像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像一件在城市里迷失的事物

白色的寒冷,多于茂盛
它的真身。它的隱匿之地
在密密麻麻的高樓之間
像一場生著大病的詞語

約定,徒勞,無望
它嘗試選擇了再次后退
后退到一匹馬的距離
一道向下的弧線指引著它

更多的時候
它曾為自己淪為孤獨的人類
而變得草木皆兵

《星期天的詭辯術》

車禍。猜測。逃避。絕望。
人流。洪水。卑微。喧囂。
熱愛。疲憊。牙齒。毒刺。
珍惜。銳利。疼痛。死亡。
每個人都會承載這么一天
承受揮之不去的行為規則
這么多年來,習慣了隔岸觀火
習慣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吹噓,買賣,斗爭
我們始終還能恬淡的活著
累了,就皺皺眉頭,睡一會兒
醒了,就如同一個虔誠的子民
把一生的病根完整的交給祖國。


《我花費了一晚上的時間》

作為一個長期過度勞動的人
很多時間,我會選擇沉默
昨夜咱倆聊天
后來,我走了
我花了一晚上的時間
把你想象成我的女人


《秋天最后的花朵》

我想一直這樣躺著,在燈光中
穿過一個人的身體和生活
也想做一名斗士
不會因為失敗而柔軟
我只想知道其中的緣由
也想帶走屬于我的一部分
還有深層次的碰撞和矛盾,黑和白
用它們的廢墟和病灶建一座城池
像是在黑暗中跳舞
或者在今晚,成為賓館里一件多余的睡衣
我也想露出童話般的脊背讓燈光觸摸
——那些熟稔的骨頭
因一個人的存在而逐漸失去了硬度


《夏天,是蒼白的》

坐在班車的最后一排
看書,聊天,聽音樂
馬路兩邊奔走的騎車人
更換了一撥又一撥
似乎我從來就不認識他們
這個夏天,火焰一樣的感覺
疲倦,昏昏欲睡,渾渾噩噩。方寸之間
橫穿馬路的行人
散發著迷茫、野蠻的味道
他們臉上長滿了灰塵
嘆息聲從身體內部傳來
夕陽西下,一片烏云遮住了天空
雨水遲遲不肯落下
尖銳的蟬鳴在草木之間不斷彌漫
我端詳著匆忙焦慮的人群
仿佛是在端詳自己
沉默,隱現,曲折,呼嘯
石頭,冬青,生銹的柵欄
密密麻麻的工地,吊塔。不停的變換著朝向

《長生訣》

親愛的,留給我的時間
已經不多了
如果你還有耐心
請不要停下手中的刀子
就讓它在我的身上
像自由的魚游來游去
我會因為流干的血
而心滿意足的睡去。


《雪花落在我們身上》

那個女子,像一匹受驚的野馬
不停的擊打自己
我能夠感覺到她的陰郁,與孤獨
當我走過陌生的村莊
她睜大了眼睛望著我
四周靜寂,雪花落在我們身上
多年前,我同樣聽到這安靜的呼吸
在暮影里徘徊
如同喝醉的路人
我無法看清她的臉
人海茫茫

這個長頭發的女人
我竟然喊不出她的名字

《天空的證辭》

有時候,我想跟自己說說話
就像跟妻子,父母,朋友聊天那樣
有時候又不想說話
最后決定用這首表達出來
然后,喝酒,發呆,流汗
有時候也想長時間地坐在一個地方
看看天空,看看飛翔的鳥,看看慢慢長大的孩子你追我趕
最后是沉默不語。
這樣的日子多像是一個完整的世界啊
我甚至認出了很多和我一樣熟悉的面孔
唏噓的,讓人忍不住低頭落淚

《我會繼續寫到你》

我知道我還會寫到你
寫到你的家鄉
寫到你生活中的某一部分
比如淚雨婆娑的臉頰
并順便給你寫一首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傾聽我的世界
像久違的親人,或者夫妻
像一棵樹緊挨著一棵樹
像白天挨著黑夜
我知道,除了這些
你還會允許我把內心深處想到的
擺在桌面上講給你聽
除了夏天厚厚的青草和柔軟的大地
我還要蹲下來,擦亮我的雙手
把你滾燙的孤獨,那些疲倦的,渾濁的
沉默不語的火,生生的摁下去

  審核編輯:雨打月光   精華:雨打月光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節日(外三)

下一篇: 《 塵世間的婚姻

編者按:
現代詩主編   雨打月光: 《黑或白》是一種意象或象征。生活在城市一隅或多或少會對現實作一些心緒的呈現和思考。也可以說是對人生某個階段的印跡,作了一次充分的回放,而鋪展開來的認知。字里行間有痛感,有無奈,有思索,有關照……也有憧憬。十組詩歌,對詩意的挖掘殷實、深刻、凝重……推出!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1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