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同題合奏】大漠

作者:黃塵刀客    授權級別: A    編輯推薦    2019-08-13   點擊:

  這一年山陰的秋天來得早一些,百無聊賴的放翁,走近草堂時,一條黑影躥到面前,嚇了他一跳,他定睛一看,心里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愧疚。
  他低下身子,伸出雙手拉住她的二只小黑手,“吟湄啊,我沒來由的被人喊去做了幾日有也可,沒也可的閑官,卻是真真的委屈了你啊。”
  吟湄,仰著黑色的小腦袋大大的叫了一聲,“喵~~嗚——”好像是狠狠的罵了他一聲。
  他也顧不得吟湄臟兮兮的一身,輕輕的把她摟在懷里推開了柴門。
  此刻江南秋意正濃,草堂還是那個草堂,門前的小徑有三分蕭瑟,放翁和吟湄踏上落葉小徑上傳來細碎的聲響,放翁心里惦念閔家兄妹,說“吟湄啊,你受苦了,你可知道小妹在哪里?”
  吟湄甩了一下粘著草屑的大尾巴輕輕的抽了他一下。
  放翁要買些果菜米糧,稍微收拾了一下,帶著貓兒一起出去了。集市上沒有了那個叫粒兒的小伙,有人說那個長得很精神的小伙,帶著他那個長得丑得要死的小妹妹回來過一次,收拾了下東西說要去臨安投親。
  不知道為什么,放翁心里涌起一陣失落,難道是從此吃不到粒兒打的河鮮?吟湄也有些失落,它輕輕晃著自己的大尾巴,有些呆氣的看著眼前這如同往日一樣的市集。
  閔成大的秋天沒有橙黃桔綠,沒有江水如藍,此刻的燕北已是白雪皚皚。
  一場大雪把草地,山川,大漠連成一片,潔白的天地間跑過來一人一馬。
  馬是大漠里有名的胭脂馬,鬃烈如火,毛色勝花。人是翩翩少年郎,一襲紅衣內衫軟甲,這白雪的映襯讓他的儒雅俊朗中更添了幾分逼人的英氣。
  他向大漠深處跑來,明朗的容顏里有一絲不易查覺的憂慮。
  大漠深處有一處不知是那個王城遺留下的碉樓,碉樓有個俊美的青衣少年望著他自言自語,這是吃錯藥了嗎?平時一身披麻帶孝的,今天一身綾羅綢緞居然弄得跟個新郎官似的?
  說罷不動聲色的拿出一支白羽箭,拉滿弦,向那紅衣少年對準,口中獨自念到,閔成大,以為你這就成了新郎官了,其實哪有那么好的事,應該有人想要你的命。
  說罷弓弦猛松,一只白羽箭直直射向閔郎,幾乎是擦著他頸部向后飛去,光電火石間,叮的一聲把背后射向閔郎的一只箭撞落在地。
  閔郎心里升起了一陣惡寒,眼前這片茫茫白漠似乎已成了他的一位救星,那是因為這大漠深處有可以性命相托的朋友。
  這片大漠曾被蒙古人稱為“庫爾灘”,幾乎所有的草原語言都是相通的,于是近百年來,這里的名字就變成庫爾灘,庫爾的意思是雪,這片大漠沙色偏白,遠遠望去,或是月光照射下真的像一地白雪,大漠沙如雪,描繪的就是這樣一幅畫卷。
  而此時,如雪的大漠上,正覆蓋著皚皚白雪,在潔白的天地間有一座歪斜的碉樓,像黑色的刺一樣突兀的插在這漫天漫地的潔凈之中,一匹紅馬帶著一個紅衣飛揚的男兒向這黑色的碉樓飛奔而來。
  碉樓上閃過一條青灰色的身影,那影子如鬼魅一般幾乎停在馬背上,一手抓起閔郎背上的紅色絲絳向上輕輕一帶,閔郎眼神有一秒的遲疑,青灰色的身影說什么也別想,念我平日教你的口訣,又腳離蹬,跟我走,這一紅一青二兩個身影,竟在馬背上小立片刻,直直向碉樓二層的窗口飛去,噠的一聲那唯一有雕花的一篇窗子關上了,碉樓四面競飛出八只羽箭。
  雪地上有人中箭慘叫一聲倒地。
  紅馬長出了一口氣身上有白色的霧氣緩緩升起。
  “喂,沙如雪,是不是你輕功好,我就得跟你一樣會飛啊,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這招靠譜嗎?”紅衣閔郎大聲說。
  “過河拆橋也不用這么快吧。”那個被稱做沙如雪的青衣少年說,“這次救你到不費勁,你要不好好練功,那就少吃點飯,不然下次靠不靠譜就不好說了。”
  那個被閔郎稱做沙如雪的青衣少年,看起來年紀并不大,容貌俊美的有竟有三分與落花王相似,他似乎很喜歡這個前朝的碉樓,碉樓內竟然裝飾的十分雅致,每一個弓弩機關都被湘簾裝飾,湘簾一側懸掛著品味不俗的字畫。
  沙如雪的性情比閔郎要活潑開朗些,“行了行了,別望了,你是不是半夜偷了人家的大閨女人家才這么死命的追你啊。”
  和沙如雪在一起閔郎也活絡了些,“別提了跟大姑娘有點關系,但外面死的這個跟她指定沒有一文錢的關系。”
  雪地上躺著一黑衣人,血從胸前汩汩流出,在雪地上化成一個鮮紅的小灘。
  “不用管他,”沙如雪,在面前的小幾上倒上了兩盞酒,“除了被狼叨了去,哪個人若是敢近一步,我保管他就是第二個狼食。”
  碉樓里傳出了烤肉的香氣,沙如雪拿著一把銀色的小刀,在金燦燦的羊腿上縱橫畫著,一片片厚薄適中,香氣四溢的肥美羊肉一圈圈堆在盤中。
  “小閔,把你那喜服換了,先吃飽了再成親。”
  閔郎把這件冗長華貴的紅色外衣脫了下來,露出了雪白的戰袍與銀制質的軟甲。沙如雪笑道,“小閔,難不成你是被搶親的?怎么穿成這樣?”
  閔郎苦笑了一聲,“貪杯誤事,一言難盡啊……”
  
  審核編輯:衣零     推薦:衣零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同題合奏】大漠

下一篇: 《 我和桃樹一起成長

編者按:
短篇小說副主編   衣零: 篇幅雖短,但刻畫的人物卻栩栩如生,就連大漠的景色也描寫的細致入微。讀罷,仿佛自己已身在“庫爾灘”大漠之中,親眼目睹了一場精彩的決斗。故事的結尾蘊含深意,期待下回分解。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