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漫步在祖籍之地

作者:笑君    授權級別: B    編輯推薦    2019-07-02   點擊:


  荷葉地,一個好美好美的名子。你知道嗎?這里就是我們合肥關祿堂陳氏的祖籍之地。
  六百五十年前,也就是大明洪武二年,我們合肥關祿堂陳氏的祖宗從江蘇溧水跨江北上,來到“廬陽西十三里荷葉地”落腳生根、開花結果。在此,祖宗們一代又一代的打拼,至少奮斗了四百余年,又開始向周邊擴散、延伸。到了我們這一代,我記事起,只知道生活的小村庒叫陳瓦屋郢,座落在合肥西南部的梳頭河邊上。成年后才知道,我們的祖先大約是在二百多年前,從一個叫荷葉地的地方遷徙而來的。
  因此,我對荷,對荷葉,對荷花有著莫名的熱愛。對菏葉地這個地方,也就有了一種由衷的崇敬和向往。無論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只要聽到或看到一切與荷有關的故事,都會非常的關注,都要仔細認真的去了解與研究,似乎可以從中得到某種啟示與感悟。
  祖宗們來到荷葉地時,不知道這里是什么樣子的一個地方。我猜想,既然叫荷葉地,那就一定與荷有關,應該有一處,或幾處池塘。青荷婷婷,荷花簇簇,方圓十里,甚至百里聞名。藍天底下,幾間茅舍,滿目稼禾,雞鳴犬吠,豬牛嬉戲,一派古樸、清純的農家田園景象。
  幾百年過去了,經歷了多少風雨滄桑,滑過了多少浮塵景色。而今,這里己是城市中心,道路縱橫,立交橋四通八達,高樓大廈連天接地,無一不演繹著現代都市的鮮活故事。
  其實,我的故鄉,以及我成年后生活的小城,與荷葉地并不遙遠,大約也就三十公里吧。卻因種種原故,我居然沒有來過祖宗們曾經的棲息之地。
  當然,說沒來過,并不準確。因為,經常從這里,或是從周邊經過。只是,確確實實的沒有在這一畝三分地上停下來,駐足一呆。
  今天,我來了。因為安徽省立醫院南區在這里立足,太太生了個不輕不重的病,便入院治療,使我有了機會,有了時間,能在這塊土地上流連忘返,能在這片天空下思故懷今,暢想心中那未曾解開的迷,搜索那些需要記錄下來的往昔。
  晚餐后,忙完了樓上樓下的煩煩瑣瑣,讓太太在病房里休息,我走出醫院的大門,踏著祖宗的足跡,閱讀著天地的精彩與落寞,觸摸著先人們生活的點點滴滴。
  安徽省立醫院南區,是個龐大的建筑群落,占據和連接了好幾條路。醫院的南北區域之間,便是天鵝湖路。北邊為二環路,是合肥政務區連接合肥東西方向的主干道。東面則是合作化路和金寨路,這兩條路都是高架橋,是溝通合肥南北的大動脈。兩橋之間,有立交橋相互溝通,幾個回環,多向擴散的道路,構成了一幅壯觀的立體畫卷。南邊是湖東路,以及多條與二壞路同向延伸的道路,使得這一區域的道路呈網格狀,極大的方便了市民的工作與生活。
  沿著天鵝湖路向西,抵達潛山路,便是天鵝湖。湖的周邊均是安徽省塈合肥市的黨政群機關,各式各樣的建筑物,以新穎、古撲等不同的風格,張揚著城市新區的個性與魅力。尤其是合肥市政府的雙子樓,獨特的角度,獨特的造型,鶴立雞群,非同一般。
  一切的一切,都在無言的告訴世人,就里是合肥的中樞,是安徽最繁華、最具人文色彩、最富有時代氣息的大都市。
  天鵝湖,是人工開鑿的。城市中心,有了這一方水域,便有了靈氣,有了新鮮的色彩。可是,為什么要以天鵝這樣的大鳥來命名呢,還真是不得而知。不過,這不是我要思考的問題,我要考察的,是我祖宗們的荷葉地,具體的位置在哪里呢?
  天鵝湖路橫穿了五條路,即:銘香路、東至路、荷葉地路、石臺路、齊云山路,便抵達潛山路,直入天鵝湖。令我感動的是這條荷葉地路,南北走向,北穿習友路,連接休寧路,南到湯池路,不長,也就三四公里吧,卻是個象征。讓我覺得,祖宗們落腳的地方,就是荷葉地路的沿線,及其周邊。
  因此,我每次從這里經過時,明明可以走更近的、更好走的路,卻寧愿轉一點,多耗一點油,也要從這條路上走一趟。哪怕是橫穿一下,也行。速度放得慢慢的,讓四只輪子緩緩的劃過這段距離,似乎能將幾百年前的歲月滯留在我的眼前,鐫刻在我的心上。
  有一天,宗親里一位比我年長的晚輩告訴我,幾百年來,從他的祖先一直延續到他們這一代,都是居住在荷葉地這塊土地上的。中途,也有遷移,但都在五公里以內。他說,現在的天鵝湖就是當年荷葉地的原始地域。
  忽然間,我的眼前朦朦朧朧的出現了一幅圖,有第一間遮蔽風雨的茅屋,有第一條跟著主人跑的黃狗,有第一塊長出綠色禾苗的農田,有第一座先人的墳塋……
  而如今,面對一湖碧水,無窮盡的高樓大廈,高曠的藍天上輕輕浮動的幾朵白云,能說什么呢?
  天鵝湖,荷葉地,一個難以重疊的現實。怎么能認同,綠波輕舟之處,就是幾百年前的荷葉地!
  好在,沿著荷葉地路,有金荷社區,有荷葉地街道,有荷葉地派出所,有荷葉地幼兒園……荷葉地依舊在這里留存,讓我有了一絲寄托與安慰。
  這幾天的晚上,只要有空,我便逃出醫院,徜徉在荷葉地路上。
  我喜歡荷葉地路,即便路兩邊的設施,早己不是曾經的模樣。四處吹來的風,也不是幾百年前的氛圍。所有的所有,都無法將過去與今天就地鏈接。但是,我可以暢想,可以搜索,可以揣測,可以思念,還可以無限制的做夢、發呆。
  我愿這條荷葉地路,就是當年的荷葉地,就是我祖宗們生活、繁衍、棲息的一方熱土。
  我漫步著,思考著,享受著……
  2019年6月28日寫于合肥政務區荷葉地
  
  審核編輯:沁芳閘     推薦:沁芳閘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同題合奏】落花妹妹

下一篇: 《 變幻的風云(散文)

編者按:
散文主編   沁芳閘: 因為一些緣故,作者得以在祖籍地逗留。天鵝湖、荷葉地,看名字就讓人浮想連翩。可現實是沒有荷葉,更不可能有天鵝,幸好有個同宗的晚輩一直住在這里未曾離開,他確切地說,就是這里。或許,滄海會變了桑田,一切都不復原來的模樣,一旦想到養育我們的祖先曾在這里繁衍生息,內心不禁柔軟起來。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7

  • 笑君

    謝謝大家的關注,晚上好!!!!

    2019-07-04

    回復

  • 東方玉潔

    一池荷花,想想就很向往,在北方,總是長不成那氣勢,便被蘆葦、莆子欺負死了。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把郊外變成了市里,池沼濕地變顯得那么局促,祖地也就不復當年之狀。想到同學問的一個問題,“南山市場哪有山?”,市場所在地就是南山,但已經看不出是山了。

    2019-07-03

    回復

  • 東方玉潔

    一池荷花,想想就很向往,在北方,總是長不成那氣勢,便被蘆葦、莆子欺負死了。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把郊外變成了市里,池沼濕地變顯得那么局促,祖地也就不復當年之狀。想到同學問的一個問題,“南山市場哪有山?”,市場所在地就是南山,但已經看不出是山了。

    2019-07-03

    回復

  • 東方玉潔

    一池荷花,想想就很向往,在北方,總是長不成那氣勢,便被蘆葦、莆子欺負死了。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把郊外變成了市里,池沼濕地變顯得那么局促,祖地也就不復當年之狀。想到同學問的一個問題,“南山市場哪有山?”,市場所在地就是南山,但已經看不出是山了。

    2019-07-03

    回復

  • 沁芳閘

    愿老師的太太早日康復。

    2019-07-02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山西11选5前3走势图 后三九码计划 北京赛车官方苹果手机 赌场风云粤语版 开家园林用品店赚钱吗 北京快中彩 3d和值振幅规律 重庆欢乐生肖是正规彩票吗 pk10牛牛十个数字怎么看 四川亲朋棋牌手机版 中国福利彩票老快3 极速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贵州快3开奖l结果近100期 二分彩是全国开奖的吗 炒股入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