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追尋桃花紅

作者:喻芷楚    授權級別: B    精華文章    2019-07-02   點擊:


  桑立在鏡前刮胡子,往臉上擠了一臉泡沫。他盯著只露漆黑一團的雙眼看。這實在是一雙再平凡不過的眼睛,勾不起半點想象的空間。他有點唾棄自己,他問自己為什么不可以再帥氣一些,為什么不讓他的眼睛一眼看去就可以殺死一個人,當然是女人,再當然是年輕女性。要不為什么這么些年他都老實地窩在這斗方空間,每天只吃著老婆煮的飯?
  說真的,自打和老婆結婚十年來,他就有回到媽媽懷抱的感覺。不同的是媽媽不能給的老婆可以給,他抱著老婆,做他想做的事。他感覺很愜意,他認為他自從結婚后就擁有了整個天下,他再沒有別的想法,連一個夢也沒了,他的夢好像在結婚那天的同時被夢貘吃掉了。夢貘好像在那天很嚴肅地警告他,他必須把他的夢給他吃掉,為確保他以后生活美滿,于是他沒有反抗地將自己的夢交給了夢貘。
  他在老婆為他打理的小窩里日益滿足,也日漸從一個帥哥演變成一個大叔。他很滿意時間的變化,因為他做爸爸有九個年頭了。可是今天好像哪里有些不對勁,他又說不上來這是什么味道。
  鏡子里臉上裹著的一團白色泡沫,他再看,好像有人影在晃動,他嚇了自己一跳,手一哆嗦,面上微痛,白色泡沫好像成了張生宣,畫筆蘸了清水調和了淡曙紅,漫漫洇開了一朵淡粉色牡丹似的碗口大花,花里模糊人影則更加成人形。他努力瞪大眼,努力欺上鏡子看。他懷疑自己未老先衰,何來眼睛如此模糊不清?他是要去配老花眼鏡,還是近視眼鏡?總之他看不清花里的人影。
  花里的人影忽然笑起來,笑的聲音極好聽,他跟著笑聲也笑起來,面上花便更加燦爛,他的笑容也更加燦爛,花的顏色也就更紅。
  “大叔,你是在想我是誰嗎?這么快不記得了?”
  “記得,記得。哪能不記得?套套妹嘛。啊,不對,不對。”他十分歉意忙道歉說,“抱歉,抱歉,是居委會的靚女妹。”他終于想起來,他奇怪自己怎么會想起套套妹。昨天上午,他受老婆命去居委會體檢,老婆說居委會來通知,說給男同胞的福利。他感動居委會的人性關懷,不是他自己都要花錢去醫院做體檢。
  他開心接受任務。體檢完,要出門時,門邊一個靚女叫住他。他回轉身瞥眼,靚女是個:
  一米五幾,扎個小辮,穿個碎花白裙,二十出頭樣子的女孩子,身材小巧玲瓏。漂亮,看起來挺文靜。他沒出聲,只用眼睛詢問叫我嗎?什么事。
  女孩說:“這里有免費的避孕套,你有需要可以領。”
  還有這種好事?他——桑委實不知道,居委會還有這樣的利民服務?現在的居委會真是幾回不入得刮目相看。緊跟社會,和諧社會,好!他腹語下了一個好字評,便很是尷尬上前想問怎么領,這當兒有人喚靚妹避孕套發完了,快去倉庫再拿些來。靚妹即上前對他甜美一笑,抱歉道:“大叔能麻煩你幫忙一起拿下嗎?你有車嗎?”
  他再次尷尬,但好像不好拒絕,點頭同意。
  開車去倉庫的路上,靚妹看他局促模樣笑:“大叔,你是第一次來居委會做體檢嗎?”
  他嗯聲說:“居委會體檢一向不是女人才有的福利嘛。”
  靚妹說:“以前是,從前年這項福利就恩加男人了。你沒接過通知嗎?”
  他回:“我向來不管這些,都是老婆在打理這些外事。”
  靚妹撇撇嘴不屑說:“是你瞧不起居委會才是真,看你這些白領總覺自己很了不起,在我們看來還不是一個男人。一張臉,兩個眼,一個鼻,一張口,兩個耳朵。”
  他不想和她糾纏這樣的話題,連應了幾聲是。到倉庫,靚妹讓他倒車到倉庫門口,她自己則跑去開門。他倒車,從后視鏡里看靚妹抱箱的動作,吃力卻是極頑強,一臉鱉得通紅,像兩朵小紅玫瑰似的。
  來回兩趟,兩大箱。他看著,算算兩箱避孕套價值也是不菲,舍得花錢。靚妹上車后他這樣說。靚妹答,可不是,為了社會和諧,為了大庇天下夫妻恩愛,這是居委會應該做的,這也是我們居委會的夢想。他憋著沒笑,只弱弱地問了句,這個套,這個套……
  靚妹看他話沒出口,臉已經紅到后頸脖了笑說:“你都大叔了,還有啥不好意思說的?不就是避孕套嗎?什么這個套,這個套?避孕套說出來很難為情嗎?它難道不就是拿來給你們用的嗎?你用的時候難為情了嗎?”
  他面更加紅赤了,簡直就是要把他燒著,心也同時慌跳起來,好像他要做不見不得人的事似的,不由罵聲自己干嘛心慌呢?然后又腹語:這是啥年代?女孩子都這么大膽,把我大叔逼的都貼墻壁了,她怎么可把這個套套根本不當回事?她難道不應該害羞?我他媽真是被社會拋出局了。
  靚妹看他說:“大叔,你想說什么,把剛才的話說完。”
  他鎮鎮慌亂的心,盡量以無表情的語氣說:“我就想問它怎么領?”
  靚妹答,一般隨人愿,不會太限制。他心一下子蹦跳起來的歡喜,因為他想到他科室的那些兄弟,這不是正好嗎?他們最近接到的一單工程,設計圖紙要趕著交設計院過審,兄弟們日夜加班,他這個科長每每只是口頭表示感謝,卻沒一點實際行動。此刻拿十來盒套套不是問題,正可解決問題。他想的眼睛眉毛都要樂開花,可他仍然是大叔的莊重態。他帶著這份莊重到居委會,下車幫靚妹搬避孕套箱,剛搬出車,樹上掉下一朵花,重重砸在他頭頂。
  鏡子前,他不由手又哆嗦了一下,臉上的泡沫殷紅加深。他見整個鏡子都紅了,仿佛三月里的桃花一下被筆飽蘸了曙紅盡情點染,鋪天蓋地。可他媽的為什么廣州這破地方三月里沒有桃花,見不到桃花飛?只有木棉花?毫無美感,作自由落體地砸在我頭上,我真痛啊。他對著鏡子抱屈,憤恨,如果不是那朵木棉花,讓我聞到中藥的苦味似的,我敢說我會再停留一會,會自己慢慢拿上十盒,可是套套妹手腳太麻利,一下就塞給我一袋,我不得不馬上走,我沒有耽擱下去的理由。如果是桃花?我可以留下來小以欣賞,看桃花飛的樣子,套套妹也許又會和我說上一些什么?呃,說什么呢?他思索一陣,卻突然害怕起來。
  “我是想再見她嗎?見套套妹?”他又嚇了自己一跳,手又不自然哆嗦了下。他盯著鏡子越來越紅,桃花的顏色也就越來越紅,轉成深紫紅,碗口大的紅牡丹早不知去哪里了。他追尋著桃花紅,想以什么方式再去居委會,什么借口再見套套妹,想夢貘是不是不小心把他的夢吐出來時,桃花就從鏡子里飛出來……。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同題合奏】落花

下一篇: 《 面具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人常說貧賤不移,富貴不淫,主人公桑立大概是因為日子太安逸了,反而生出了一些不安分,大白天做起了春夢,大概是當大叔的人不該有的。場景只有鏡子前和居委會,卻給了想象力和細膩描寫以很大的空間!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7

  • 西苑長江

    哦!讀這種作品,美的享受!

    2019-07-08

    回復

    • 喻芷楚

      @西苑長江 謝謝西苑老師,早上好!

      2019-07-12

      回復

  • 吟湄

    語言很美。

    2019-07-04

    回復

    • 喻芷楚

      @吟湄 謝謝吟眉關注支持,早上好!

      2019-07-12

      回復

  • 喻芷楚

    就是嘛,不審你就錯過一回年輕的夢。

    2019-07-02

    回復

  • 西部井水

    審稿完畢,我又有些反悔,想一想也有好處,否則就徑直老了!

    2019-07-02

    回復

    • 喻芷楚

      @西部井水 就是嘛,不審你就錯過一回年輕的夢。

      2019-07-02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