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同題合奏]綰青絲

同題合奏

作者:粒兒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9-06-30   點擊:

  1、
  又是一晚未歸!
  賈吟湄牙關緊咬,手中的桃木梳子無意識地在梳妝臺上劃動。
  “啪”的一聲,桃木梳子的齒斷了一顆。
  湄湄,給,這個很適合你。黃泊君說。
  是一把褐色桃木梳子,手柄處上翹如鳳尾,齒體圓潤,許是細膩吧,竟有幾分溫潤滲入賈吟湄的指腹。
  真是一把好梳子。賈吟湄心底泛起幾絲歡喜,臉上一派若無其事,很隨意地將垂落肩上的幾綹青絲繞在桃木梳上,綰向發髻。
  這一綰,整七年。
  吟湄,你是喜歡這把梳子的。蘇落花拔了拔賈吟湄發髻上的桃木梳子。
  我喜歡這把梳子嗎?賈吟湄喃喃細語。
  絕對喜歡,你只是矯情,不肯說。我說你個死女子,對黃傻帽表達一下歡喜會死啊!蘇落花翹起蘭花指戳了下賈吟湄的額頭。
  蘇落花是賈吟湄的閨蜜,從總角之年開始,到如今徐娘半老。
  賈吟湄確實從沒對黃泊君表示過一丁點兒歡喜,從領證到結婚整七年,無論是黃泊君這個人、還是黃泊君送的任何禮物,她賈吟湄都沒有過。
  給他安頂傻帽真沒錯,天底下第一傻帽非他黃泊君莫屬。要不是傻帽,哪有結婚七年了連個孩子都不要。蘇落花有點憤憤不平。
  2、
  誰說我不要孩子啊!
  黃泊君在心底里狂喊。
  黃泊君做夢都想要一個既像他又像吟湄的孩子,早在領證前一晚,黃泊君連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無論男孩還是女孩的名字。
  只是,黃泊君在等,等哪一天他的湄湄親口說,好吧,黃泊君,我們要個孩子吧。
  亦如七年前,賈吟湄說,好吧,黃泊君,我們結婚吧。
  蘇落花笑得花枝亂顫,哈哈,黃泊君,你不是不清楚吟湄的個性,你不是不曉得吟湄的那顆心!
  黃泊君當然清楚,清楚賈吟湄堪比金剛石的個性。也曉得,曉得賈吟湄的心里一直裝著關山塞外,裝著大漠孤煙。
  金剛石能怎么樣,裝著大漠孤煙又能怎么樣,他黃泊君不照樣等來了賈吟湄親口應允的婚姻,盡管當時賈吟湄的表情有些悲壯。不過,黃泊君相信在緩緩時光的消磨下,一定能讓賈吟湄的個性化剛為棉,能把賈吟湄心里的關山塞外、大漠孤煙統統的蕩滌得干干凈凈,從此只剩下他倆的煙火人間。
  蘇落花嘴角下拉“呸”了聲說,還等時光緩緩消磨呢,怕是要消磨死你去。黃泊君,你這么傻,我真有點擔心你的學生?
  學生嘛,哈,我教得蠻好的啊。我的學生都很喜歡我上課,就連那個初二三班出了名、愛在課堂上睡覺的帥小壞,只要是我的數學課,她坐的比誰都端正啊。黃泊君推推架在鼻梁的眼鏡,一臉認真地解釋。
  蘇落花忍不住踹了黃泊君一腳,吼道,黃泊君,消磨,消磨,消磨你個鬼哦!你把你四只眼睛擦亮點,把你個面粉和水的腦殼多晃晃,仔細看看時光是對誰消磨!
  3、
  是啊,你得看時光是對誰消磨?!
  蘇落花在心里狂喊,近乎絕望。
  以蘇落花對賈吟湄的了解,即便是消磨到彼此白發滿額,皺紋橫生,怕也難等到賈吟湄親口要孩子的事,因為她的心還在關山塞外,甚至只要關山塞外有一丁點消息,她賈吟湄定會不管不顧的飛往,比飛離鳥籠的鳥兒還要干脆、快速。
  每想到賈吟湄會飛走,黃泊君會被拋下的場景時,蘇落花的心會驀地一疼,與七年前聽到他倆成婚消息時的疼是一樣的。
  那天,黃泊君沖進她辦公室大叫,花花,快祝福我吧,我要和湄湄結婚啦。
  正捧著玻璃杯喝水的蘇落花,隨著黃泊君的聲音,杯子連同她的心極速墜落,“啪”的一聲,碎了一地,來不及去理會那疼,似沒聽清楚地反問,你,你和誰結婚呀?
  湄湄啊,你的鐵桿閨蜜湄湄啊!看你毛手毛腳,沒碎到你腳上吧。快,快坐一邊去,我來掃渣子……
  黃泊君興奮的叨叨,并趕緊拿來掃把。
  蘇落花一把奪過掃把,大吼,不要你掃!
  怎么啦?花花。我和湄湄結婚的事兒把你喜迷糊了嗎?黃泊君笑著伸手去拍蘇落花的頭頂。
  黃泊君是喜歡拍蘇落花的頭頂的,自大一新生入學第一天起,到如今同在岳陽小城教書,整十二年。
  蘇落花側開身子,黃泊君伸著的手第一次落空了。黃泊君不以為意的縮回,扶扶眼鏡說,到時你要打扮得美美的做湄湄……
  去,去,去找你湄湄去,我等下還有課要上。蘇落花截斷黃泊君的話,將他轟出辦公室,隨之鎖上門。
  誰也不知道,那天下午蘇落花把自己鎖在辦公室一下午。有史以來,身為初一十班語文老師的蘇落花那天下午曠課了。
  接著,看賈吟湄穿上雪白婚紗,看黃泊君雙眼笑成月牙,在婚禮上一臉虔誠發誓,從此,唯死亡才可拆開黃泊君與賈吟湄!
  七年了,眼見梔子花的清香再次氤氳整個小城,蘇落花的心里突然有了份想離開岳陽的打算。
  這時,賈吟湄的電話來了,花兒,黃泊君要和我離婚!
  4、
  黃泊君要離婚!
  連續四天三晚未歸的黃泊君,進門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湄湄,我們離婚吧!
  賈吟湄正在為桃木梳那顆斷齒懊惱不已,離婚二字讓賈吟湄不由自主的攥緊桃木梳,又是“啪”的一聲,桃木梳又落下一顆斷齒。
  賈吟湄本想問為什么?本想問黃泊君這幾天到底去哪里了?可從她嘴里發出的聲音卻是,好吧。
  黃泊君習慣性的推推眼鏡說,房子、車子、家中所有一切都歸你,我凈身出戶!
  賈吟湄望了眼黃泊君,心里在奇怪幾天不見他頭發不但稀疏了不少還瘦了很多的同時,又想,看來他是早就想離婚了,既然如此,那就遂他心愿離吧。
  沒有孩子,更沒有財產的爭端,黃泊君與賈吟湄的離婚手續快速而又簡單,等蘇落花趕到離婚登記大門口時,兩人已各捏一本離婚證走了出來。
  5、
  為什么要離婚?蘇落花又急又氣的撲向黃泊君。
  來不及避讓的黃泊君身子一晃,頭部狠狠地撞在傍邊玻璃門上,發出一聲悶響。
  賈吟湄忙一把攬住黃泊君,沖蘇落花吼,你在干什么呢?
  又對正揉著頭部的黃泊君說,走,快去醫院看看。
  沒有半分猶疑,黃泊君被賈吟湄與蘇落花架進了附近的腫瘤醫院。
  三個人剛進醫院大門,迎面而來的一個護士沖他們說,黃老師,您終于肯讓家人陪您啦,是得家人陪著,到后面會更……
  黃泊君忙制止護士,我知道,我知道,楊護士你去忙你的吧。
  賈吟湄迅速松開扶在黃泊君胳膊彎下的手,走到楊護士面前指著黃泊君問,楊護士,請問是怎么回事?
  黃老師化療啊!您難道還不知道嗎?楊護士有點不敢相信地吐吐舌頭。
  蘇落花也來到楊護士面前。
  你們別問她,我來告訴你們。楊護士,你忙去吧。黃泊君說著想推開楊護士。
  賈吟湄卻一把拉住楊護士說,走,請帶我去見見你們的主治醫師!
  主治醫師說出的肝癌晚期四個字,猶一盆冰水兜頭蓋臉潑向了賈吟湄與蘇落花身上,賈吟湄雙腿一軟,抓住桌沿,用近乎細微到自己都聽不見的聲音說,黃泊君,這就是你要離婚的原因!
  6、
  半月之后,黃泊君走了。
  黃泊君走后的第七天,按習俗是死者魂魄回家看最后一眼的日子,死者家屬需備豐盛飯菜與香燭,待死者魂魄來享用后,再了無牽掛地投胎轉下世為人。
  是夜,賈吟湄將飯菜端上桌,又啟開一瓶紅酒后,才拔通蘇落花的電話,花兒,來我家再陪他最后一程吧。
  7、
  半明半暗的燈光下,微醺的蘇落花指著賈吟湄將本來想說“賈吟湄,我恨你”的話,轉為“湄湄,你一定要快樂幸福的活著,這是傻帽的心愿!”
  在知道黃泊君肝癌晚期那刻,蘇落花有要煽賈吟湄耳光的沖動,甚至有想殺了她的想法。
  被黃泊君拉住。
  黃泊君說,這是命,命該如此,與湄湄無關。好妹妹,答應我,你們永遠是最好的閨蜜!
  黃泊君說,他之所以要與賈吟湄離婚,是怕哪天關山塞外的那個人來了,怕那人嫌棄賈吟湄背個亡夫的名。更怕自己走后,自己的家人來爭奪財產。所以,他必須趕在他清醒的時候,將他的湄湄無論現在還是將來都安置好。
  黃泊君還說,人的感情就像隨風而飛的蒲公英種子,風停了,最后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發芽,開出絢麗的花朵。
  黃泊君那顆隨風而飛的蒲公英種子,剛巧在遇上賈吟湄時,風停了,黃泊君的蒲公英種子便在賈吟湄這里扎下了根。
  一如當年作為新生來南大的蘇落花從火車上下來,第一眼瞧見迎接新生的黃泊君一樣,屬于她的那顆蒲公英種在黃泊君推推眼鏡那一瞬間,就不想再飛舞了。
  尤其在黃泊君拍拍她頭頂說,別緊張,有我呢。
  蘇落花已在心里發誓,讓這顆種子在黃泊君身上扎根開花!
  要是不讓他認識賈吟湄多好哦!蘇落花后來無數次懊惱的想。
  蘇落花真的很后悔,后悔大三那學期,賈吟湄從湖大來南大看她,她獻寶般隆重推出了黃泊君。
  人,要有一雙洞悉未來的眼睛多好!蘇落花將半杯紅酒一飲而盡。
  8、
  對,若有一雙洞悉未來的眼晴多好!
  吟湄嘆了口氣,雙唇稍稍碰了碰酒杯邊緣。
  那樣的話,她賈吟湄一定會驚喜地接過桃木梳的,一定會對黃泊君做的每一道菜加以贊賞的,一定沖對冒雨前來接她的黃泊君綻放歡喜的……
  而不是讓這份情感,在心底暗自翻轉,暗自波濤洶涌。而且,她應該還要告訴他,大漠孤煙也好,關山塞外也罷,她早已在綰起那綹青絲時,打包永久地封存了。
  如果說當初選擇黃泊君結婚,只是一個借口與躲藏的話,那么愛上黃泊君應該是從那把桃木梳開始,是從他的那句“湄湄,你把桃木梳子綰在你頭發上真好看”開始的吧。
  從知道黃泊君的病情起,到黃泊君走后這七天,賈吟湄剖析著自己,如同一個手術精湛的外科醫生,將這顆心陶出來,毫無保留地擺在黑夜這個手術臺上,冷靜而又清晰地解剖著。
  只是,她沒有對黃泊君表露而矣。因為,她以為在緩緩時光的消磨下,黃泊君自會知道的。
  想到這里,賈吟湄下意識摸了摸腹部,一陣翻江倒海的惡心涌上,賈吟湄慌忙捂住嘴,奔向衛生間。
  你怎么了?湄湄,胃不舒服嗎?感冒了嗎……
  蘇落花擱下酒杯,急切地追了上去。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同題合奏】捕夢師落花

下一篇: 《 【同題合奏】落花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小說只有三個人物,外加一個未出場的男人大漠孤煙,但彼此關系卻錯綜復雜,交織一起,心態也千變萬化,給了小說很大的空間。丈夫七天未歸的原因和突然提出離婚的原因,竟然是自己身患絕癥,讓吃驚的同時,更為人性的善良和人間的美好情感而感嘆!本編輯覺得不足的是故事稍欠新意!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8

  • 一塵

    桃木梳,青絲綰,黃賈蘇子夢蝶緣。
    金剛石,大漠煙,美真善果掛人間。
    壓抑,蛻變,向前看

    2019-07-03

    回復

  • 一塵

    桃木梳,青絲綰,黃賈蘇子夢蝶緣。
    金剛石,大漠煙,美真善果掛人間。
    壓抑,蛻變,向前看

    2019-07-03

    回復

  • 一塵

    桃木梳,青絲綰,黃賈蘇子夢蝶緣。
    金剛石,大漠煙,美真善果掛人間。
    壓抑,蛻變,向前看

    2019-07-03

    回復

  • 吟湄

    這個同題,晚了。。。

    2019-06-30

    回復

    • 西部井水

      @吟湄 不晚,她里面有人物一個叫賈吟湄,一個叫蘇落花。

      2019-06-30

      回復

    • 吟湄

      @西部井水 這叫一箭雙雕

      2019-06-30

      回復

  • 西部井水

    按說落花同題應該是題目中有“落花”二字,所以標題不夠標準。寄北的捕夢者是我給題目中添加了落花二字,而你這篇,還不好加。

    2019-06-30

    回復

  • 西部井水

    感謝支持落花同題!

    2019-06-30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