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同題合奏】落花妹妹

作者:西部井水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9-06-30   點擊:

  落花趴在窗戶上翹望。時間是冬天,馬路上灰蒙蒙的,霧霾一片。綠樹不想綠,枯樹卻一直枯得很厲害,要死不死的樣子。行人絡繹不絕,都把自己裹在厚厚的棉衣里,只有吐痰的時候,才伸出長長的白色的脖頸。但是,落花還是心里熱乎乎的,她期盼的名人一定會從這路上走過。他沒有病,他不騙人,他貨真價實,他帥氣,不像自己的哥哥那樣為了圖吉利總穿一身紅,像個母夜叉;他不隨地吐痰,他愛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魚鱗和甲蟲,他過來的時候,就是春天了,鳥語花香,自己又要跳到枝頭開放一次。
  落花不姓落,和她的哥哥是一個姓。哥哥的姓,可不是一般姓氏。記得他說過,清末民初的那個軍閥皇帝是他的本家。后來,大約因為這位皇帝是距今屈指可數的近代人,還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壞蛋,到底是自己爺爺的兄弟呢還是祖爺爺的兄弟?把他排到自家祠堂里,恐怕要被村里人笑話。于是,哥哥只好放棄這一說法,改成這樣的:自己的曾祖父曾經進京給這位皇帝大人診過病!好啊,還是哥哥機靈,既和大壞蛋撇清了血緣關系,又沾了大壞蛋的光,一點兒不浪費!祖上給皇帝龍體診恙,那是高手,醫術不一般啊,于是,哥哥抬高了自己的出身!可是,這位皇帝美夢只做了83天,不久就因尿毒癥死了,詔陜西一個山里的土大夫去瞧病,怕是趕不上救駕。因為那時西安到北京的這段高鐵還沒竣工,是用一掛馬車暫時代替著!
  落花其實并不在乎這個,因為沒有多少文化,甚至不知道本家這皇帝是男是女,是真是假,但她知道哥哥是自己的親哥哥。落花是姊妹中最小的一個,長相有點陰差陽錯。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她的母親年輕時水靈秀氣,柳葉彎眉櫻桃口,十足的美女。但是,落花卻隨了她父親的強勢基因,長得濃眉大眼大鼻子四方臉。當姑娘的時候,還是好看的,因為荷爾蒙,所以十八無丑女嘛。但是,后來,越來越不好看了。不好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至今已是五十多歲的人,還單身。人哪,不僅僅需要五谷的滋養,還需要愛情的滋潤。常被愛情滋潤的女人,就水色靈秀,非常好看;那些和愛情沒有關系或者被愛情折磨的女人,就萎靡不振,就很難看,也老得早。
  說起落花的愛情和婚姻,包括哥哥在內的家人和親戚,還有周圍的鄰居、朋友和熟人,都盡了力,盡了心,對象介紹了無數個,但是就是不成,到底什么原因呢?這還得從頭說起。落花是土生土長的農村姑娘,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姐姐們都是農民,都出嫁了,哥哥在外面工作。哥哥是給一家長臉的人,落花也以哥哥為榮。村里也有在外工作的,回來的時候,至多是有一雙三接頭皮鞋。而哥哥呢?工作時間不長,回來時屁股底下壓的是小臥車,都說是進口的,叫喪他媽。那時候,樣子不像現在的車,完全是根據中國惡劣的道路設計的,底盤非常高,高過現在的越野車,感覺就像一個穿紅衣服的悍婦把褲子挽到大腿根去強拉漢子。
  老家的鄉親們,山根上住著,哪里見過小臥車?所以,哥哥回家一次,老鄉們就開一次眼葷,普及一回現代交通知識。更重要的是,哥哥讓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坐在車里,滿村兜風,看熱鬧的一街兩行,都說落花的哥哥有出息,把事弄大了。農村人本分,知道這是人家祖墳的脈氣好,可望不可即,也就不是那么羨慕了,看得久了,還看出毛病來:你說那個呲溜呲溜的叫喪他媽的東西,里面地方那么小,門子關得那么嚴實,你要是放個臭屁,怕是三天都出不去,不把你爸你媽你妹給熏死了?不好不好,兒孫八代都不要開那喪他媽,坐拖拉機也不要坐那喪他媽。也有鄰居的不屑子孫,看得眼紅,自謀出路,自學成才。落花的哥哥開車回來的第二年,他也開了一輛一模一樣的連顏色都一樣的喪他媽回來了,比落花的哥哥更神氣,也拉著自己的父母游街。
  哥哥看了不服氣了,說你他媽一個農民,憑什么也開小車?后來,公安也不服氣了,警車哇哇地叫喚著進了村,沒過年就來把這娃抓走了,車也開走了。后來法院也不服氣了,過完春節不久,就把娃五花大綁槍斃了。他媽哭得跟啥一樣,滿街道罵落花的哥哥,說這個王八蛋挨驢球的,開個爛慫喪他媽勾引我娃犯罪,把我娃害死了。這婦女罵完了就跳了井。而老鄉們都說,還是落花哥哥的喪他媽來路正,這么長時間也沒有被警察抓過,更沒有被法院槍斃過,恐怕這車真的是沒偷沒搶沒殺人,靠自己的本事弄來的,好,就是好!
  落花不僅引以為榮,而且要從內心感激,因為哥哥,她成功實現了農村戶口轉城市,輕而易舉圓了鯉魚躍龍門的夢想。哥哥當年是市上的有突出貢獻專家,按照規定可以帶家,就是說可以把未婚的直系親屬戶口轉為城市戶口。但是,落花不符合轉戶口的條件,但哥哥不是一般人啊,是市領導的編外保健醫生,他的突出貢獻專家也是領導一句話給辦的,轉戶口算個什么屁事啊。于是,哥哥的父母和落花三個人的戶口都轉了城市。
  對于從農村到城市,父母倒是沒有什么感覺,因為轉了戶口,依然住在老家的土屋里,還是農民。而落花高興壞了,不僅轉了戶口,還被哥哥安排進城當了工人。這是市造紙廠,一個大企業,大概有幾千人,只造寫字的紙,不造上墳的紙,不造擦屁股的紙。落花進廠的第一天,廠長書記頭發梳得油光油光地在大會上講話,還有美女端茶倒水,屁股一扭一扭的,下面掌聲嘩嘩的,震撼極了,落花也自豪極了。落花被安排到廠醫務室當了收費員。落花在農村有個對象,已經訂婚,快結婚了,可是現在她當了工人,這門婚事就門不當戶不對了,只好退婚。不過,落花對這門親事還是有點不舍,那小伙人也厚道,長得也好,可是禁不住哥哥的批評:難道你還要嫁到農村去嗎?農民還每當夠嗎?
  剛到城里的落花,來說媒的人快把門檻踢斷了,到底見了多少男青年,已經記不清了。這些男青年,有的是工人,有的是教師,有的是軍人,有的是售貨員,還有一個是站在十字路口擋車的交警,但是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沒談成。不成原因,當然一般都是一方看不上另一方,或者彼此都看不上對方。還有一些情況是,雙方都愿意,而哥哥不愿意。哥哥覺得自己把落花的戶口弄到城里,自己當然有著監護人的職責,婚姻他也有發言權。于是,談著談著,落花年齡大了;談著談著,其他人都失去了耐心,沒有人再給落花介紹對象了。其實,落花也煩了,也覺得沒有意思了。雖然不談了,也有過幾次小高潮,年齡快到40和50整的時候,又舊事重提。過了50歲,落花還有淡淡的一些意思,而哥哥直截了當地說,都50的人了,還結婚干什么?于是往后再也沒有戲了。
  落花單身問題一直沒有解決,而她的飯碗卻發生了變故。好好的工廠,說倒閉就倒閉了,工人失業,叫做下崗。造紙廠的倒閉,還不是因為污染。雖然造紙廠讓全市人民每天都聞到臭礬的味道,但是還是堅如磐石。七八年以后,南方的私人小廠蓬勃興起。它們以品種豐富、價格低廉取勝,國營大企業遇到了空前的挑戰,死的死,賣的賣,肥了白菜價賣企業的貪官,油頭油腦的廠長書記有了別的安排,只是可憐了工人。雖然下崗了,似乎對落花的影響并不是很大,因為她只有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工廠倒閉后,在一個城中村租了一間房子,每月租金三百元左右。每天自己做飯。買菜有個訣竅,到快收攤的時候再去收拾殘局,價錢便宜,運氣好還能撿到攤主扔了的那些發蔫的蔬菜。這個時候的落花,已經是四十多奔五十的人了,已經沒有什么想法。沒有工資,好在銀行還有點存錢,只好吃老本。有時候想去打工掙錢,但是她已經只能想想而已,已經不知道在哪里找工作,找什么樣的工作。她已經是一個被生活拋棄的人,于是,就什么也沒做,每天跟著時間混日子。
  人世間,姐妹情深。兩個在農村的姐姐經常打電話來,讓落花回家住一段時間。兩個姐姐如今都是兒孫滿堂,有花園一般的院子,三層樓房,日子紅紅火火,一個在旅游景區做飲食生意,會講幾句英語,比如狗逮貓呢,好肚油肚;一個種果樹,櫻桃銷往全國各地。落花一開始也是很喜歡回老家的,老家不僅親人親,一草一木都親切。雖然姐姐們總是不讓她干什么,她哪里閑得,幫著姐姐干點力所能及的活,也很充實,有意思。她問姐姐,能不能把自己的戶口轉到農村?姐姐說,如今當農民不容易了,你當年農轉非一分錢不花,現在轉農村得給村長50萬,否則沒門。落花聽了,感覺像是一個找不著家的人!
  最怕的還是總有村上人哪壺不開提哪壺。你幾個娃?娃多大了?娃結婚了嗎?怕都抱上孫子了吧?這些跨世紀的問題,總是把落花問得面紅耳赤,像三月的櫻桃。最要命的是,有一天碰上一個男人,年紀似乎比她小五六歲,很健談,于是落花也被帶動起來,說一些話兒。那人說自己兒子在國外,女兒在北京工作,家里只有兩口子,女兒讓她到北京,去了很不習慣,住幾天就逃跑了,還是咱們這農村好,舍不得。說到最后,說到名字,這個男人不是別人,竟然是自己當年的未婚夫。他其實比她大三歲的,如今還顯得那么年輕。好在對方沒有認出她來,原因是她變化太大了。話還沒說完,她就急匆匆地逃走了,再也不愿意回老家。
  哥哥這個時候正是人生的黃金時代,很多時候在北京,偶爾回陜西,也只是向陜西人民炫耀他在北京的成就,見人就拿出他和某某某首長的合影讓大家看。他甚至不愿意讓人知道自己有這樣的一個不爭氣的妹妹,更不想見這個妹妹,怕她給自己帶來霉運,帶來晦氣,甚至似乎忘了有這樣一個妹妹。落花過了五十,生活還是老樣子,每到交房租的時候,就心痛。房東告訴她,女的到了50歲就可以退休了,退休就可以領工資了。落花笑了,笑得流出了眼淚,說上班的時候都發不出工資,難道退休就能領工資?天下還有這好事?莫非這太陽要從西邊出來,再說工廠都沒了,找哪個去領呢?房東說,就看你出血不出血,出血事就能辦成。落花覺得自己老了,一貧如洗,不要說出別的什么血,月經都沒有了,也就沒再奢望。又過了幾年,哥哥想起了這事,親自找了市上的領導,一個條子一路綠燈,給落花辦了兩件好事:一是辦了退休,一月可以領近一千元退休金,二是給落花申請了一套廉租房,每月租金二百七十元。雖然和城中村的租房價差不多,但落花從此有了自己的家!
  誰知好事中有壞事,落花自從有了退休金和廉租房,包袱更重了,厄運也開始了。落花搬入新家不久,紅色的爆竹碎屑還未打掃干凈,哥哥把自己的行李和床鋪也搬來進來。落花很是吃驚。如果說這個房子足夠大,有100平方米,幾室幾廳,地方寬展,兄妹二人住在一起,未嘗不可,都老了,誰也不說啥。但是,這房子太小了,哪個缺德鬼設計的,建筑面積40多平米,套內面積30來平米,十足的歧視窮人。沒有幾室幾廳,只有一個敞開的空間,說它是廳也可以,說它是室也能行。好在廚房和衛生間是用墻隔起來的單獨空間,雖然很小。在這個房子里,落花一張床,哥哥一張床,兄妹二人就像回到了童年,低調的生活開始了。
  哥哥為什么來擠落花已經可憐的生活?哥哥的說法是自己常年生病,需要親人伺候。哥哥說的還倒是真的,也是有道理的。當年父母生了哥哥,覺得一個男孩,需要個幫手,于是想再生一個,結果弟弟沒來,妹妹闖了進來。看來,落花照顧哥哥的責任,是天定的。哥哥這段時間一切都差強人意,每隔三個月臥床不起,每隔三個月活蹦亂跳,每年一半時間是病人,一半時間是狂人。沒病的這個三個月,就進京,糊弄京官,干自己的大事;有病的時間,一點兒也動彈不得,全靠妹妹伺候,做飯洗衣買藥。最要命的是,他還沒有錢,或者故意不出錢,一切開支都是妹妹掏腰包。
  落花老實厚道,一開始覺得自家哥哥,不分你我。但是,時間長了,就承受不了。哥哥別看潦倒,駱駝倒了架子不小,每頓飯不能湊活,四菜一湯。落花偶爾也對天長嘆,老天,你不公平,我已經可憐成這樣,為什么還要伺候養活我哥!她也對著哥哥發泄不滿,說你什么也沒有,只有病!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只知道順從和偶爾抱怨,從不知道造反!需要地下黨,需要土改工作隊進行宣傳教育,讓落花趕快覺悟起來,拿起大刀長矛造反,把哥哥這個垃圾掃地出門,自己徹底翻身,開始自己的新生活。正像大家勸說的那樣,痛苦從什么時候開始都太早,而幸福從什么時候開始都不晚,50多歲,人生還有十年二十年的美好時光。這樣的地下黨人,真的還不少,但都是失敗了,最后都以哀其不幸怒其不爭而結束。
  而落花的執迷不悟主要是和哥哥的反動宣傳有關。哥哥這個人,兩片薄薄的嘴唇,是卦書上說的能說會道的面相,擅長的就是嘴上功夫,把死的能說活了,把省部級官員都哄得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聞臭屁,還說好香啊,所以哪里在乎一個沒見過世面甚至連男人都沒碰過的女人。妹子,你別怕,只要哥不死,不欠你的錢!哥哥經常這樣安慰落花。落花覺得哥哥的承諾表明自己的付出要得到回報,是十拿九穩的事。也許落花是從來不推敲的,她沒有注意到這句話的前提是如果哥不死!換句話說,哥死了,你的錢也就打水漂了。哥哥也會說到死亡。妹子,哥快不行了!哥死后,你把哥寫的書拿回咱老家!拿回老家做啥?又不是金子,埋在院子里!落花沒好氣地說。你不知道,哥這書,比金子值錢呢,有多少人一輩子有過金子,但沒過像哥這樣的一本發行全世界的書啊!說到這里,落花覺得哥哥確實是與眾不同的人,不是常人能比的,自己受苦受難,有這樣一個哥哥也值了。
  讓落花覺得無尚光榮和無比幸運的是,自己要親自給一個全世界著名的人獻花!過幾天,有個名人要來,由你來獻花!當落花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開始很有些抵制,說名人算什么,就算劉德華,對我來說也不值一束鮮花的錢!可是,哪里招架得住哥哥的一張嘴。這個名人,可是大大名人,名字叫靳某某,是北京的書畫家,寫過一本書,叫做《靳某某現象》,自稱中國某某文化的創始人。他的一幅字價值一千萬,可是他從來都不賣。八十年代,有人請他出任文化部部長,他說,你說啥?我這樣的人,怎么能干這沒有文化的事情?不干!他說自己最大的理想和夢想,就是當一名老百姓啊!聽了這里,落花有些入戲了,問道,他后來當上老百姓了沒有?哥哥說,當然當上了啊!憑他的天賦、成就和執著的努力,那是一定的。哈哈,他真了不起啊!落花高興得跳了起來。她從來有過這樣激動,像個黃花大閨女,更像個傻乎乎的中學女生。天上掉下來的這個名人,落在她心中的那潭死水里,激起了不小的漣漪。于是,落花變了,從以前的冷漠和對任何事漠從不關心,變得有些期盼,天天隔著窗戶看外面的馬路,像個懷春的少女。如果名人真的從這條路上到來,說明自己窗前的路真的通北京呢!不過,此時她對這條路半死不活的路還是半信半疑,除非真的看見名人走過。
  名人長什么模樣?半夜三點,落花還沒有睡,忍不住問哥哥。自從哥哥住在自己屋里四年以來,落花患上了像哥哥一樣的失眠癥。不要問了,他高個子,很帥的,我相信你一見面就會喜歡他的。我喜歡他干啥,我只是隨便問問。落花嘴里沒說心里話,她更是毫無睡意了。哥哥說,你就等著吧,等著給名人獻花,獻了花你也就出名了,說不定要上某某報的頭條呢,說不定名人還要帶你進北京城呢。落花不知道這挨球報是干啥的,只知道哥哥總是上頭條,上一次就高興一次,然后就接著大病一場。她此時只知道自己心里被名人塞得滿滿的,都是喜歡。若果能夠跟著名人上北京,那就更喜歡了。雖然哥哥總是以北京為家,每次回來都要炫耀一番,可自己從來都沒出過陜西,不知道北京歸四川管還是河南管,更不知道天安門朝東還是朝西。
  終于有一天,哥哥確定地說,名人明天就到了。落花覺得自己終于盼到了這一天。她還是不愿意太早去買鮮花,到時候會蔫兒的,對不起名人,也對不起自己的一顆期待的心。第二天一大早,落花去集市上買鮮花,買瓜子兒茶葉什么的。但是,讓沒有想到的是,一捧鮮花貴得出奇,相當于她半月的房租!不是她舍不得,關鍵是自己身上的錢也不夠。當她折回來再取錢的時候,哥哥說名人馬上就到了,買也來不及了。落花急了,說這可咋辦呢?哥哥冷靜地說,你在樓下把冬青樹的枝條剪幾個,用紅繩扎起來,跟鮮花一個作用。
  當落花把象征著鮮花的冬青樹獻給名人名人的時候,他詫異地詫異地問,這是橄欖枝嗎?我們要結城下之盟啊。哥哥笑著說,這是冬青枝,象征友誼長青,這是我們民族的習俗!名人說,哦,不錯,你們是哪個民族?哥哥說,我們是漢……漢民族。名人似乎很高興地說,好啊,歡迎汗汗民族加入我們中華民族大家庭!五十七個民族,五十七朵花!
  哥哥成功地把名人接到家里,開始給名人治病。這個名人是慕名哥哥的土著療法來的,他患上癌癥,抱著死馬當著活馬醫的心態來的,給落花哥哥的治療費用是7萬,先給一半兒,若有效再付另一半。落花是不知道內幕的,掙錢的事,重要的事,哥哥必須瞞著她,這是古訓,正如阿丘所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落花只知道見了名人就開心。但是,落花見過這個名人之后,不要說開心,心情簡直是糟透了,惡心得直想吐,對這個世界沉底失望了。這么是什么名人啊?那么大年紀了,大概有90歲了吧!哥哥說,你胡說,他只有89歲!落花又生氣地說,還是個禿頭,說話一點兒聽不懂,哪里像名人,肯定是假的,騙人的!哥哥生氣了,說名人都禿頭,名人說話從來都聽不懂,你哥從來都是騙人的,難道你不知道?你真傻!落花聽了,傷心了,哭得特別厲害,像廚房關不住的水龍頭。
  名人在落花家里呆了三天,回北京不久就死了,不知道是治死的還是病死的。但落花的心從此徹底死了,對啥也不感興趣了,再也不會趴在窗戶上翹望等待,雖然我們說話間又是一個春天!
  
  審核編輯:落葉半床   精華:落葉半床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U6們的PK

下一篇: 《 漫步在祖籍之地

編者按:
散文副主編   落葉半床: 風水輪流轉,幾十年間,城市和農村之間的相互影響和轉化,從農村到城市,從城市到農村,到底哪里更好呢。落花的跌宕命運和哥哥的風生水起起起落落捆綁在一起,正好見證了幾十年間國家發展及其政策給城市和農村帶來的種種變化。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2

  • 簡竹

    井水老師辛苦啊  要審那么多還寫這么好,佩服

    45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簡竹 謝謝簡竹老鄉,寫同題有氣氛,所以就有動力

      45天前

      回復

  • 西苑長江

    西部井水老師,小說、散文、詩歌都寫得那么好。贊!

    48天前

    回復

  • 吟湄

    當一切夢想不落在實處時,悲劇便會發生。

    51天前

    回復

  • 東方玉潔

    井水老師寫得還是小說的意味濃。冬青作花這說法好,長青。

    52天前

    回復

  • 紅衛兵

    西部井水老師,我怎么找不到投稿的窗口呢?

    52天前

    回復

  • 紅衛兵

    西部井水老師,我怎么找不到投稿的窗口呢?

    52天前

    回復

  • 花落無聲

    井水老師這文寫得厚實,以落花的命運影射出社會幾十年間的變革給人們帶來的影響。社會在變,總有些人的命運會因此改變,世事滄桑,總有些人把握不了自己的命運走向。時也?命也?運也?

    54天前

    回復

  • 渭雨輕塵

    好好的一朵鮮花,硬是把一生過成了落花。井水寫得好。

    54天前

    回復

  • 一塵

    落花幻夢墜春潮,悲喜胞兄逐逝濤。
    有淚征塵休未嗔,家山寂寥暮云飄。

    56天前

    回復

  • 落葉半床

    全憑一張嘴的落花哥哥,就是坑了落花了。她盼望的春天沒來,因為那個春天根本就子虛烏有嘛。

    56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