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同題合奏】捕夢師落花

作者:寄北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9-06-26   點擊:


  一頭飲水鹿在落花的夢里開口說話,與她談論一朵花的顏色。作為一個夢,它并無荒誕之處,但醒后,落花覺得這個夢具有某種啟示。
  所以,現在我和落花行走于這一座她昨晚所夢見過的林子。
  天藍,云白,風緩,陽光靜,這一切使人覺得走到某一首里:柔軟而抒情。
  雖然,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但就是沒有飲水鹿。
  我喊,停。
  落花偏不,而是很有想法地往前走了十步之后才止步,即不是九步也不是十一步,她用十步表達了她的別樹一幟。
  我說,這座林子沒有盡頭,如果沒有感覺錯,我們已經走了一上午。而且走過的地方幾乎一模一樣,換個說法就是:走了一上午我們可能只是原地轉圈。
  落花了然于胸地答,我們的確在原地打轉。
  她很慢地接著說道,其實,你現在……在我的夢里。這說法嚇了我一跳,雖然我編過很多類似的故事,但發生在自己身上,仍然難以置信。
  如此荒誕的劇情里,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不再往前,我倚樹而坐,落花離我十步之遙也盤腿坐下。
  我們中間隔著枝葉的光斑,光線靜靜地抽枝長葉,十步之遙的落花看上去猶如虛構之物。
  那么,在夢里和你談論花朵顏色的那頭飲水鹿也當出現,我提醒她。落花閉口不言,抬手指指我的另一側。
  仿佛憑空捏造,距我幾步之遙,臥著一頭鹿,它的腹部輕微起伏,安靜而虛幻的光線籠著它。
  我向那頭鹿打了個響指:喂,嗨,哈羅,你好……鹿無動于衷,我又說,先生,小姐,老師,同志……它還是置若罔聞。
  我嘆,原來是一只又聾又啞的傻鹿。
  這下,鹿不同意了,它面無表情地開口,嗨。
  落花哈哈大笑。
  我撥出她背上的刀,對著光線憑空摘葉、取花、碎影、斷香。
  飲水鹿換了個姿勢,它閉目養神,它修身養性。我刀聲響,我刀風起,我又長刀入了鞘。
  落花說,你們都是我的夢中之物,門當戶對,棋逢對手。
  所以,請趕緊一見如故,或者久別重逢。
  我說,就算是個夢,也不能總是沒完沒了的原地轉圈。
  落花從懷里摸出一張圖,攤開:一條潦草手繪的粗線仿佛游過花叢的蛇在泛黃的紙上頭尾相接。
  落花指著“蛇”首尾交接處一本正經地說,找到這個地方,走出去,夢就會結束。
  看著這張毫無誠意的地圖,我道,人生難得一大夢,既然已經在你夢中,我就以夢為生,不走也罷。
  落花聽罷欲言又止,她從我手里取回刀,竟然找了塊石頭磨起了刀。
  風越過樹林,一朵花落下,二朵花落下,無數朵花落下,世界是寂靜的總和。
  長久的寂靜里,那頭鹿開始節外生枝,管起閑事來,它在樹的陰影里灰暗地說道,這樣下去故事無法進行,你們需要有個想法來突破一下。
  落花用指試了試刀鋒,嘆了口氣,你們沒發現我的頭全白了嗎?
  一夜白頭,也許是某個悲傷故事的開始或者結束。
  而現在,落花在一個故事的半途強硬白頭,那能怎么辦?我們面面相覷,束手無策。
  落花收起她的刀,任重道遠地把情節往前推進。
  她說,雖然她有刀,但她不是刀客,她只是一名磨刀匠,在很長的時間里她都在一些虛構的地址上跋山涉水。
  她在尋找一個人,不,應說是一個賊寇。不是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的賊寇,而是成者王,敗者寇的賊寇。
  我跟那頭一直離我幾步之遙的鹿撞了撞眼光,不置一詞。
  落花說,某年春天,她在河流轉彎處邂逅一名背著半把琴的僧人,據僧人所言,那半把琴是在被鐘聲打下的落葉堆里所得。得琴的當夜,僧人做了個夢,夢見一場無招勝有招的決斗里,落敗的那人一刀劈開一把琴,抱半琴而去。
  之后數年里,僧人被這件真假難分的事所困擾,他用了很多辦法試圖尋找這名夢中刀客,比如在一盞燈所圍籠的暖景里,一朵花落下的輕聲里,鐘聲所流淌的秋色里,某句話里,蝴蝶剛飛過的秋千架上,所有具有夢的特質的景象里……
  那天傾斜的密糖色夕光里,背著刀的落花讓他一度以為找到了夢中刀客。
  落花被這個故事打動,她說,雖然這件事聽上去荒誕無稽,但是,她喜歡這樣的情節,一個人長久地為一件虛妄而無用的事虛度數年,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牽腸掛肚的大事。
  所以,磨刀匠落花,從此也有了一件大事。
  作為一名優秀的聽客,需要適時發問,以增加故事的趣味性。那鹿問,刀客找到了?
  落花看了看我,眼看就要被按上刀客的身份,我立即先下手為強,如果我是刀客,這故事說不通了,因為我還在你的夢里,所以我只是你的虛構人物。
  落花說,你不是刀客,你是僧人,鹿才是刀客,我只是一名捕夢師,你們在我的夢里久別重逢。
  籠著一切的光線,懸掛于枝葉間,明亮而虛幻。風有影子可以扶起,花朵的香氣可以折疊丈量。
  捕夢師落花立在最愁人的部分,光影打在她身上,與萬種寂靜輕輕相擁。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同題合奏】落花

下一篇: 《 [同題合奏]綰青絲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這是小說嗎?這是詩!詩一樣的小說,詩一樣的遇見和詩一樣的夢!捕夢師落花,一個非同凡響的人物,她筑夢,她磨刀!敘事者我也因為別人的夢,而與眾不同:我在你夢里,我就以夢為生,不走也罷!夢本來是各人自己的事,但是在這里,是一個人們彼此聯通的介質和世界!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8

  • 簡竹

    我當寓言看

    2019-07-10

    回復

    • 寄北

      @簡竹 何嘗不可呢,哈哈

      2019-07-11

      回復

  • 簾外落花

    謝謝北

    2019-06-26

    回復

    • 寄北

      @簾外落花 “落花”時節又逢君,哈哈。

      2019-06-27

      回復

  • 一聲嘆息

    確實很棒,不僅是詩一樣的語言,還有小說的構造和隱含的深意。很久不見,問好寄北。

    2019-06-26

    回復

    • 寄北

      @一聲嘆息 好久不見,一聲嘆息,但我們大家其實并不遠

      2019-06-27

      回復

  • 西部井水

    請諒解本編輯給標題里加了落花二字!很棒的小說,感謝支持落花同題!

    2019-06-26

    回復

    • 寄北

      @西部井水 謝謝西部井水!

      2019-06-27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