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中篇小說

小城煙雨33:悲歡離合(大結局)

宋振邦電影小說《小城煙雨》33

作者:行吟者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9-06-25   點擊:


  萊芒湖水碧藍而清澈,我們租用一艘小帆船,泛舟湖上,在異國他鄉,繼續我們的蜜月。巴爾扎克把這風景說成是“愛情的同義詞”拜倫把它比喻成一面晶瑩的鏡子,有著沉思所需要的養料和空氣,我們的心境恰是如此:重逢的歡樂和離別的辛酸蕩漾在初夏的熏風中。蔻偎著我,我環著她的腰際。兒子很興奮,讓舟子駛向那噴泉的天柱。
  “那家伙,闖進我的臥室,開口就要那折子。”此時蔻沒一點驚恐,像是講著別人的故事,“胡軍徹退后,茹夫人委托我作彩云的監護。玉猜到了茹在轉移資產,便和芶商量,投降北方是假,想借他們的勢力奪取這筆財產。”
  “這我想到了,所以在獄中什么也沒說。”
  “當時我很害怕,如果我打死了他,我就要坐牢,如果沒死,他會對我下毒手。我不顧一切往外跑,到濱海上了一個開往舊金山的郵輪,在船上干雜活,也給旅客演節目,到了美國,我就在華人的圈子里賣藝掙錢。后來,在密西西比河上遇到了一個演藝船,一個女領班,她很美,勸我留下,她說,沿岸的大小城鎮有許多中國人,大部分是南方的,他們肯定愛聽你的越劇和蘇州彈詞。可是我的肚子漸漸大了,我要找個清靜的地方生孩子,于是就從波士頓跨大西洋到了歐洲。”
  “你停一下,”我一面吩咐船夫不要太靠近噴泉,一面抱過兒子,告訴他那里淋水有危險。在這里正好能看見彩虹。
  “那你為啥選住伯爾尼?”
  “瑞士是中立國,跟我國的軍閥沒有關系。我住伯爾尼城郊山區小鎮,有時到城里找些報紙看消息。”
  “你想把我們的家安在哪里?”
  “就在舊金山,爸和你在那兒有很好的工作。”
  “對了,薛明還想在學校辦個少兒音樂班。”
  “有老師嗎?”
  “你猜?”
  “我一人不行,知識面很窄。”
  “還有你朋友。密西西比河上的相識。”
  “她,那美人,她有十來年的經驗。”
  “你想不到吧,她還是阿蓬的親姐姐。”
  蔻親了親我,“真好。你和爸爸打下了這么好的家底。”
  “好好干一番,”我鼓勵她。
  “爸、媽你們看那彩虹!”兒子叫起來。
  我們回到舊金山時,薛明開車到火車站接我們。我介紹了蔻和兒子。在車上他告訴我們洛美已經批下分院的合同,錢也到賬,我們正在擴地施工。他又說,你們回來的正是時候,大叔這兩天有點失落。我問為啥,他笑了,告訴我彼得魯沙的父母回來了,小家伙從爺爺懷里離開,爺爺有點舍不得,這回親孫子來了,老人能不開懷。我問,老彼得不是讓他們抓去了嗎。他扭頭,說是間諜,查無實據。俄美兩國玩游戲,俄先抓美兩個,美便抓俄兩個,現在又都放了。那他們準備去哪呢——我問。他說,菊一見到師娘兩人便擁抱一起,泣訴船上的分別,這回又勸說華西里和師娘娜達莎留下,倆人都欣然同意了,這一來,音樂班就有四位老師,全是科班,而且中西合璧,各有所長。我笑問他和菊的事。不急——他說,現在是百廢待興。“不是百廢,”我說,“是百業,百業待興。你的攤子鋪得太大了。”“是啊,有那么一點,到時候再修整吧,大家出主意。”
  孩子一見到爺爺便撲過去,爺爺抱起來,笑里流著淚。
  “爺爺,媽媽讓你給我起名。”
  “你的名字不是挺好嗎,小寶。”
  “那是小名,我要大名,爺爺,什么叫大名呀?”
  爺爺想了一下說:
  “大名就是籠頭。”
  “那什么是籠頭?”
  “呶,”爺爺嘴一拱,“你看那匹馬頭上纏的繩子。”
  “我可不愿纏繩子,我要像那小馬駒。”
  “那就叫馬駒——陸家駒。”
  “爺爺教我畫畫嗎?”
  “教你畫畫玩。”
  “和我爬山嗎?”
  “爺爺老了爬不動了。爬山有危險。”
  “我不怕,那次媽帶我爬山滾下來了。”
  “受傷沒?”爺急切問。
  “在脊背上,”寶兒后指。
  爺爺撩起衣看:“還好,只是破皮。你們爬山干啥?”
  “摘果子,媽沒錢去買,說野果也能吃。后來,媽把珠子賣了,給我買好多水果。爺爺,你說珠子值錢,還是果子值錢?”
  “當然果子值錢。”
  “那媽媽還哭了。爺爺你別流淚,爸爸又買回來了,說是紀念,奶奶給的。我沒見過奶奶。”
  “到爸爸那去,爺爺抽袋煙。”
  我抱過寶兒,父親回屋去,我見他雙肩在劇烈抖動。
  華西里和娜達莎是音樂家也是旅行家,他們到過中國江南,喜愛我們民族音樂,特別是昆曲。這次一看到我的小城煙雨,聽到蔻的彈詞,他的靈感就來了。只兩三天就創作出管弦二重奏,它是一個背景音樂,圓潤而柔美像涓涓的溪水。你在前面撥弄琵琶,輕吟淺唱,乃至美國的鄉村歌曲,都能達到完美的和諧。那正是夏日的黃昏,每當學院的小樂隊管弦聲起,小廣場上就會坐滿觀眾。這時我的蔻懷抱琵琶,走上臺來,轉軸撥弦,一曲前奏之后,彈詞開篇了,在她的鶯聲婉轉,燕語呢喃的吟唱中,那些華裔老人立刻沉醉于醇美的鄉愁之中。站在我身旁的學兄便低聲地對我說,我們找到了生存的土壤。
  (全文完)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小城煙雨32:畫展日內瓦

下一篇: 《 【同題合奏】落花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上一篇中陸瑜見到妻子蔻,我以為是夢境,原來是現實!夢終于成了現實,真好!經歷世道滄桑,悲歡離合,迎來大結局,大圓滿,符合中國人的審美習慣!也是每個讀者渴望看到的。一個家族的復興,也同給人希望的曙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 行吟者

    謝井水,我的知交,謝你的一路辛勞。謝紅塵的朋友們,我在這里筆耕十年,得到許多新老朋友關注,不勝感激。

    2019-06-25

    回復

  • 西部井水

    很榮幸,我一章一章地讀完了宋老師給的這部佳作!從中學到許多東西,受益匪淺!感謝宋老師,同時替讀者和網站感謝宋老師,希望繼續賜稿!

    2019-06-25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