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同題合奏】細妹粒兒

作者:一聲嘆息    授權級別: A    編輯推薦    2019-06-04   點擊:


  細妹粒兒是湖南人對未成年或者剛剛成年的女孩所特有的昵稱。那天在美亞斯國際大酒店里第一眼看到粒兒,我就以為她就是一純正的細妹粒兒。12、3歲的樣子,扎著短短的羊角辮,穿一身發白的牛仔裙,裙子套在瘦弱的身子上顯得無比的寬大,以至于她低頭把玩游戲時,不得不時時地要擼起又長又大的衣袖,才能露出那細細的手指來。粒兒腳上的穿戴也是奇特無比,左腳是藍色帶五角星的跑鞋,右腳是紅白相間的跑鞋,這不對稱的兩個顏色套在粒兒細細的腳上,顯得特別的滑稽而別扭。
  一定是那個粗心的母親給孩子套錯了。站在酒店前臺的一角,望著玩得起勁的粒兒,我不禁偷偷地樂了起來。
  我之所以會出現在美亞斯國際大酒店中,是因為接到省作協通知,要參加為期21天的中青年作家班的培訓。而能夠參加這場盛大的文學專業人才培訓的,都是具有一定資歷并在文學創作上有一定造詣的人。就憑這一點,我當場就否定了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我能肯定,女孩一定是家里沒人看管,被父母帶來上班或者是被父母特意帶出來游玩的。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粒兒竟然是我們中青年作家班的學員,而且還是我的同室。
  小小的粒兒總是怯怯的、喜歡一個人獨來獨往。很多個夜晚,她總會是晚飯后失蹤,再在凌晨2點后出現在我們的房間。這樣沒有規律的生活習慣,嚴重打亂了我的作息時間。一向習慣早睡的我,每天都不得不在焦心中等待她的歸來。雖然明知她帶了鑰匙,可我生性膽小,在陌生的地方不敢一個人,更不敢不插門就睡,于是,我只得一夜一夜地等,等到心浮氣躁、等到望眼欲穿了,這小小的身影才會悄悄地鬼魅似的飄進門內。
  每回她會站在我的床前,偷偷地看我是否入睡,在我的假寐里,她會踮起腳悄無聲息地進到衛生間洗漱,然后再悄無聲息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像貓一樣蜷縮在被窩里。
  等一切都安靜得死寂一般,粒兒嘰嘰嘰嘰的磨牙聲就會響起,這恍如千萬只老鼠廝打的聲音,尖銳、持久而異常地刺耳,于是,我便常常會在這樣的折磨里驚醒、崩潰,再在無奈地等待著天亮。
  粒兒,你磨牙了。我用無奈的笑告訴她。她擼了擼掉在前額的頭發,一臉害羞地朝我道著歉。從此,粒兒再沒有過半夜而歸的現象。吃過晚飯,她總是早早地洗過澡,將換洗的衣服洗干凈了,再晾曬到窗臺上,然后坐在電腦前的臺燈下,靜靜地看書做筆記。粒兒一坐就是半夜,而這時的我,卻早已進入了夢鄉。以后的夜晚,再無了粒兒的磨牙聲。
  培訓的日子一天天地瘦去,粒兒又恢復了半夜不歸的習慣,我很納悶,這個女孩半夜里到底在忙些什么,粒兒告訴我,她每天都在網吧里寫作。她說,她跟我們不一樣,14歲就輟學了,一個人在外打工,被人嫌棄被人欺負。我不想做個沒文化的人,粒兒說。
  一天晚上,我跟粒兒坐在床上談心,粒兒問我,是寫什么的,我說,我寫小說。粒兒欣喜地看著我,說,姐姐,我就想跟寫小說的同學搭伴,沒想到還真是如此。我也笑了起來,說這就是緣分吧。
  那天的粒兒在最善談的,她告訴了我一個心酸的秘密。她說,剛剛出來做事的時候,經常遭到欺負,因為沒有文化,因為來自貧困的山村。后來,她遇到一位作家姐姐,送給她很多的書。每天趁著打工休息的時間,她都泡在書堆里,看書筆記。粒兒讓我猜她是怎么做筆記的。我沒猜出來,粒兒就告訴我,她每天都是趁著上廁所的時間做的筆記,她的筆記都是記在衛生紙上的。
  粒兒無比自豪地告訴我,從那家賓館打工出來,我做的筆記足足有15公斤,全是用衛生紙做的。
  后來,我看了粒兒的小說,寫的是一些關于夢境的故事,里邊的鄉土人情、以及敘述的文學手法簡直就是活脫脫的一部《邊城》。
  那一刻,我心中的粒兒突然就豐滿了起來,水靈了起來。她就像是五月的桃子,水嫩水嫩地掛在了枝頭。
  畢業后,粒兒在朋友圈發了一組照片,照片里的粒兒正一臉自信地站在講臺上進行文學上的傳道授業。再后來,我聽說,粒兒的很多作品被暢銷,她還開了家文化策劃公司,而粒兒,才剛剛滿20歲。
  審核編輯:吟湄     推薦: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觀看青山,遙望藍天(散文)

下一篇: 《 一夜的雨喲(散文)

編者按:
執行站長   吟湄: 作者以女性獨有的細膩文筆向我們敘述了一個心中有夢的女孩子的人生側面。雖然篇幅不長,但一個立體而豐滿的粒兒活脫脫出現在讀者面前,足見功力。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2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