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觀看青山,遙望藍天(散文)

作者:笑君    授權級別: B    精華文章    2019-06-03   點擊:


  遁入大山深處,便是來休閑的。每天,一半的時間,是在攀山越澗中度過的。另一半的時間,便是坐在房間門口的陽臺上讀書,分享著拾來的精彩。當然,還有一些時候什么也不做,眼睛只看著對面的山,以及頭頂上的藍天,任腦子里胡思亂想。
  山,離我很近,似乎就在咫尺之間。因此,可以說是觀看。但是,山也是有層次、有遠近的。我們一直把山說成是青山,其實,這只是一個泛稱。在我眼前,最近的山,似乎觸手可及,滿目蔥籠,應該叫綠山才合適。往后看,另一個層次的山,顏色變深了,便是青山了。而青山之后的山呢,又是一個層次,顏色更深,若還是稱為青山似有不妥。于是,文學作品中出現了另一個詞——遠山如黛。就是說,很遠的山,其顏是黛色的。真是佩服作家們的洞察力、想象力、創造力,使得中國文化能有這么豐富的詞匯,而且多彩多姿。
  天,是在山的頂上,或是在山的背后,也是在頭頂上,與我的距離自然比山遠些。看天,便只能是遙望了。
  通常,天被稱為藍天。這樣的天,應是晴天,天上沒有云彩,至少沒有烏云,或者只有淡淡的烏云,天才會是藍的。
  現在,我看到的天,是大山里的天,似乎與我們平時在城市里看到的天不太一樣。眼前的天,就像一口平底的鍋,扣在大山的頂上,卻高曠的得很,空間的廣闊無與倫比。近處的云彩是烏色的,卻是淡淡的,很均勻的分布在空中,似乎是貼著天的底兒。遠處,或者是山背后的天上,云彩是白色的,也是淡淡的。而且,是一簇一簇的,就像一團一團的棉花撒在地上,不僅均勻,還有些透明。透過云彩,可以看得出,這天是藍色的,而且藍得清純、鮮亮,就像是一幅寫意畫。
  我的故鄉,是丘陵地帶,有一座孤獨的山——大蜀山。這山,就在我家的東方,大約二十多公里的路程。還有一處群山,便是紫蓬山,是在我們村子的西邊,也有二十多公里的距離。故,平時幾乎是看不到山的。天氣晴好的日子,傍晚,夕陽直射東方大地時,站在村頭的開闊地上,可以看見大蜀山。但是,目光所極的大蜀山,只有半山腰以上的山尖部分,而且是黛色的。奇怪的是,山頂上,安徽電視臺的發射塔,其輪廓卻看得明明白白。而紫蓬山主峰的高度比大蜀山只是矮了一點點,即便是在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也無法看得到。
  因此,山對于我來說,幾乎是沒有概念的。一切關于山的故事,只有靠想象了。
  我第一次看見山,并與大山零距離的接觸,大約是在四十多年前,隨我哥哥去他的工廠參觀,才有了真正的認識。
  工廠就在皖西的大別山深處,哥哥駕駛著一輛解放牌大卡車,出省城后,尋著太陽歸去的方向,直奔大山駛去。過了一座小縣城,便看見山了。山是連綿不斷的,卻也只是山的影子,也就是遠山如黛的概念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山便越來越近。終于,從看到山的那一刻起,一個多小時吧,進山了。
  起初,山不大,卻一座連著一座,不分彼此。路,有時在山坳里,有時在山腰上。汽車,一會兒爬坡,一會兒下坡。我坐在副駕駛上,自從看到山,直至進入山里,眼晴就盯著窗外,似乎要把山給看個夠,看個透,看到心里去。
  山越來越大,路也越跑越難跑。轉過一個彎,汽車駛入一個山環里,撲面一座山,赫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滿眼皆是綠色,卻看不見山的邊在哪兒,也看不見山的頂在哪兒,即便眼晴已貼到車窗玻璃的最下端了,也一樣無濟于事。
  突然間,轉過臉去,看一下窗外的下方,嚇得我敢緊綣縮到車座椅的底下去了。原來,車子行進在半山腰上,右側,副駕駛的下面就是懸崖峭壁。從車里往下看,就如同懸在半空中,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危險。我第一次處在這樣的情境中,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哪里還敢再看別的什么東西?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山,山便來了個下馬威。
  故鄉的天,鄉村的天,似乎也很高,高到我們這些小屁孩們只有抬起頭來,才可以看得到。有時,天上的云彩很少,薄薄的,淡淡的,全是白云。有時,云彩也很多,那一定是陰天,要下雨了。都是濃濃的的烏云,滾滾地奔跑著,像是在比賽,卻又沒有盡頭,沒有結果。直到第二天早晨起來,才發現天色變了,變得亮堂起來了。
  成年后,我先是生活在縣城里。小城離山遠著呢,依舊見不著山。天,就在頭頂上,天天見,時時見。不過,小城的天是晴朗的,碧藍的,就像小城的人一樣,簡單、純粹,卻又熱情、誠實,沒有那么多灰暗、噪雜和鬧心的事情。
  后來,我混跡在都市里。都市里也沒有山,不能與山結伴,卻能與天廝守,在天底下討生活,過日子,便是生活的常態。
  都市的天,與鄉村的天似乎有些不同。天好像矮了些,云好像多了些,藍色的基調好像也淺了些。尤其是夏天,氣溫好像比鄉村高一些,感覺熱了許多。空氣中混雜著許多說不清的絮呀、灰呀什么的,耳邊總有些無法表述的噪音,令人煩惱,令人萎靡。有人說,這是近年發生的怪象,叫城市病。
  我所居住的小區有兩千多戶人家,一個中等規模的生活區域,樓房一幢挨著一幢,像一片竹林。人是生活在半空中的,既不著地,也不著天,卻與風沙、灰塵零距離接觸。整天,窗戶不敢打開。可是,不開窗戶的房間也必須天天打掃衛生,若一天不做,家俱上便布滿了塵埃。這,似乎就是我們生活的環境,那么天空呢?
  當我從城市,來到幾百公里以外的大山深處時,覺著自己是進入另一個世界了。
  大山里的天,睜開眼就能看見。白云一絲一朵,飄得輕柔,飄得悠然;藍天,藍的徹底,藍的深沉,藍的高遠,藍得讓人看見了一回,就永遠也不會忘記。
  大山里的山,那就不用說了。我下榻的小山村,是靜臥在大山腳下的一方沃土,周圍全是山。站在村里,無論向哪個方向看,都是山。而且,那山似乎是一樣的高,一樣的聳入云端,只在山與山之間留下一個、兩個豁口。因此,才可以遙望更遠一點的天。那遠處的天,遠得幽深,遠得神秘,還有很多可以細心揣摩的迷。
  我依舊坐在陽臺上,還是在觀看著近處的山,搜索遙望著遠處的天。但是,我的思緒卻越過山與天的邊際,溜向遠方,溜向一個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的境界里去了。
  2019年5月21日寫于池州大山王村來蘢山下
  
  審核編輯:吟湄   精華:吟湄  推薦: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徜徉七彩玉谷(散文)

下一篇: 《 【同題合奏】細妹粒兒

編者按:
執行站長   吟湄: 這是一篇人與自然的對話。青山滿目,白云在天,觀照的是我們每個人不同的生命體驗。此篇情寓景中,頗有“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之余韻。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 千千

    2019-06-17

    回復

  • 歐陽夢兒

    雖然很長,看著不累。人與景的對話能達到這種效果,想必就是專業素養了。

    2019-06-04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