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同題合奏】粒兒倒垃圾

作者:西部井水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9-06-03   點擊:

  紅光路東段似乎好久沒人清掃了,滿地落葉,還有各色各樣的塑料袋,在秋風里飛舞著。一個消息,也在空里飛舞:吳師傅病了。這幾天,這里的街坊鄰居們都在議論。一說起來,好多人才感覺到,似乎好久沒有見過吳師傅的瘦弱而彎曲的身影在巷子里晃了,也好久沒聽到他邊掃地邊唱“倒垃圾”的歌了。有人去住處看望吳師傅,只見滿屋的破爛,占了房子的一大半,幾乎踏不進腳。他蜷縮在屋子的一隅,也像個破損的器物,奄奄一息,動彈不得。沒兒沒女,孤老頭一個,誰來伺候呢?于是,大家想到一個人,侯粒兒。這個粒兒雖然和吳師傅不沾親帶故,卻算得上關系最近的一個,她曾經是吳師傅的徒弟。
  吳云海老師傅一生獨身,退休好多年了。他曾經在紡織廠工作,負責打掃廠區衛生。用當時的話來說,是一名光榮的清潔工,還擔任后勤科清掃組組長。有一次,廠領導把吳師傅叫到辦公室,鄭重其事的說,吳云海同志,組織上要交給你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你可一定完成好啊。吳師傅說,請領導放心,不管是打掃哪里,不管有多艱苦,我都會保質保量完成任務。廠領導笑了,說不是打掃衛生這么簡單,有一個年輕人,叫侯粒兒,需要你傳、幫、帶,你不僅要傳授她技藝,而且要把她思想上的小資產階級情調打掃干凈呀。吳云海同志,你的任務很艱巨啊。吳師傅想了想,說,沒問題,只要組上信得過我,我一定把她帶出來。
  吳師傅哪里知道,這個粒兒,是個問題青年,毛病多,不上進,甚至不服從領導,在廠里來了三個月,已經換了三個車間,哪個班組都不樂意接納她。最后沒辦法,領導們才想到了工作好、思想紅的吳師傅。第二天,吳師傅從勞資科把粒兒領到了馬路邊,把一把掃帚莊重地交到她手里,說,粒兒啊,掃帚就是我們的武器,馬路就是我們的崗位。而粒兒呢,無動于衷,把掃帚頭朝上把朝下站在那里,半天才說,我不會啊,師傅你做個樣子給我看。可就在吳師傅低頭師范的時候,粒兒趁機溜了。但吳師傅并不放棄教育這個小青年。他從廠里的角落找到正在抽煙的粒兒,苦口婆心地勸導,說,你要是不好好干,小心領導把你開除了,不但沒工作,連女婿都耽擱了,一個女娃,沒有人要你看你這輩子咋辦呀。而粒兒卻反唇相譏,說師傅你干得好,咋連個師娘都沒給我找下呢?當了一輩子掃帚棍兒。
  粒兒這一問,問到了師傅的傷痛上。吳師傅看著粒兒,不由得兩眼被眼淚模糊了。粒兒看見師傅傷心了,很好奇地追問緣由。原來,吳師傅年輕時在老家農村經人介紹,定了一門親。吳師傅給人家說得清,我雖然在城里上班,但是我是個拿掃帚掃馬路的清潔工。那姑娘長得很漂亮,人也很善良,她不嫌棄對方是清潔工,而且說清潔工最光榮,我們的城市要是沒有清潔工,就成了垃圾堆。沒想到兩個人素昧平生,思想認識這么一致。于是他們不久就結了婚。第二年,媳婦懷孕了。她一個人挺著大肚子忙活家里家外,從不給丈夫添麻煩。有一天,她破例給吳師傅打電話,說自己拉肚子好多天了,讓吳師傅買點拉肚子的藥回來。可是,吳師傅那是候正趕不上廠里“大干三十天,奪得革命生產雙豐收”活動,吳師傅不愿意請假,也想著拉肚子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讓媳婦自己到醫療站買點藥吃。可是,過了幾天,又有電話來,這一次,不是媳婦打的,是鄰居打的,說你媳婦不行了,你快回來吧。吳師傅趕緊給領導匯了報,廠領導用小臥車把吳師傅送到家,可也沒有能夠活著見上媳婦一面。原來,媳婦死于拉肚子脫水。后來,雖然廠里有許多小寡婦大姑娘看上吳師傅,可是他都拒絕了。
  聽了吳師傅的敘述,粒兒被感動了,從此就跟著吳師傅干。但是,年輕人,干這個打掃衛生的事情總是不能適應,覺得是個丟人顯眼的角色。請病假,請事假,三天兩頭不上班,打掃衛生的活都壓在師傅一個人身上,他白天掃了晚上掃,沒日沒夜地干。吳師傅不但以實際行動感化徒弟,而且設身處地地幫她解決實際問題。他托人給粒兒介紹了一個對象,談了一天,談黃了;又介紹一個,談了兩天,又談吹了。吳師傅氣得直批評粒兒挑三揀四,資產階級思想。而粒兒委屈地說,師傅呀,哪里是我不愿意,是人家嫌我是掃垃圾的。后來,介紹第三個的時候,吳師傅有了經驗,自己親自上,他先和小伙長時間談心交朋友,覺得覺得是個思想正派、心地善良、能夠看得起清潔工的,才介紹給徒弟。果然,兩人一見如故,談得不錯,處得也不錯,后來結了婚。從此,粒兒也就學乖了,安心當清潔工了。
  吳師傅成績突出,被評為全國勞模,到北京城開會,還被中央領導接過見。而徒弟粒兒也沾了光。因為吳師傅當時工作時跌倒,腰上受了傷,廠里就讓粒兒一路去北京伺候她師傅。令吳師傅難忘的是,除了接見,還有在人民大會堂的那場演出,一群朝鮮族的小姑娘,唱著“倒垃圾,倒垃圾”的歌,海袖長裙,翩翩起舞,令人陶醉。演出結束,那些表演“倒垃圾”的小姑娘們跑到臺下來,給他們這些勞模們獻上鮮花。吳師傅太高興了,問粒兒,剛才那些姑娘們唱的“倒垃圾,倒垃圾”是個啥意思呀?粒兒就說,你聽不懂嗎?唱的就是“倒垃圾”,歌唱咱清潔工的。聽粒兒這么一說,吳師傅便確信不疑,果真是唱“倒垃圾”,這是在歌頌像自己一樣身份低下的勞動人民啊。這個節目,他銘刻在心。
  回到廠里,他把在京城開會的情況向全廠領導和職工做了傳達,萬人大會上,他興之所至,還唱幾句那個“倒垃圾”的民歌,并且贊揚北京的文藝工作者思想就是好,為工人階級所譜寫了這么好的歌,真是唱到自己心里去了,太鼓舞人心了,表示今后要大干快干,拼著老命干。他的話,引得在場職工哈哈哈大笑。但是,職工們沒笑多少年,就笑不出來了,甚至哭了,工廠倒閉了,職工們老的退休,小的買斷了工齡,拿一點錢走人。工廠的地皮賣給了開發商“博大地產”蓋了樓房。吳師傅退了休,從此沒有了單位,每月只拿著存折去領退休金。可是,五十多歲就退休了,沒事干,閑得難受,甚至生了病。好在自己徒弟粒兒還想著這個師傅。她給師傅找了個打掃衛生的差事,雖然一個月只拿六百元,可總比閑著好,況且,干活的地點也不遠,就在自己住的這地方門前的那條馬路上。每天早起晚歸,風里雨里,他從沒有怨言,嘴里時不時地哼唱著那句“倒垃圾”,似乎那歌曲就是自己為自己量身定做的。打掃衛生的活,一干又是七八年。
  這七八年里,粒兒卻是令大家刮目相看了。她在“博大地產”當了銷售部經理,自行車換成了摩托車,摩托車換成了小汽車。后來,就再也不到這貧民窟來了,大家幾乎見不上她。而現在吳師傅病了,大家著急,怎么也聯系不到粒兒。于是,決定去找環衛處。吳師傅雖然不是那里的正式工,但是,臨時工也干了那么久,環衛處應該給病臥在床的工人給一點關照么。但鄰居們在環衛處卻沒查到吳師傅的當臨時工的記錄,而令人奇怪的是卻查到了侯粒兒的檔案。侯粒兒:女,38歲,臨時工,月工資1200元,負責清掃紅光路東段。這正好是吳師傅的工作場所。好奇怪,明明干活的是吳師傅,合同上卻寫著粒兒的名字。這七八年,吳師傅把自己的工作看的那樣神圣,誰知道確是在替粒兒打工,大家有些憤憤不平。
  粒兒終于被找到了。在吳師傅的昏暗的屋里,她向師傅承認,是自己當年為了糊口,找個一個打掃衛生的工作,因嫌丟人,就讓師傅干了。工資二一添作五,一半打到她的戶頭,另一半按月打到師傅的存折上。而她自己又另找一個工作。粒兒很內疚地向師傅說了聲對不起。而吳師傅卻吃力地擺擺手,微微地睜開一直閉著的眼睛說,這個不怪你,你也要生活,你找的工作,我算是轉包的,拿一半錢,也不少了。其實,我不是為了錢,我只是覺得干了一輩子清潔工,看見滿地垃圾手就癢癢,閑不住啊。粒兒說,還是師傅境界高,如此寬宏大量。
  好像師傅并不是完全寬宏大量,他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一把拉住粒兒說,我給你說一句話:你們這些搞房地產的,發了財,也要注意公德,不要開著拉土車到處亂倒、亂撒垃圾。那天,我聽一個小孩也唱我們的清潔工之歌“倒垃圾”,你猜他咋唱的?吳師傅緩了緩神,低聲唱道:倒垃圾,倒垃圾,滿街道都是垃圾;倒垃圾,倒垃圾,全世界都是垃圾;倒垃圾,倒垃圾,我們的生活就像垃圾。粒兒啊,你說,這叫什么詞兒呀,衛生搞不好,把孩子的心靈都給污染了。
  而粒兒卻說,師傅呀,一切都搞錯了,倒垃圾這首歌很清潔工有什么關系?吳師傅驚奇地問,有什么關系?那不是清潔工之歌嗎?粒兒說,唉,師傅,你真是糊涂,三十年前我們去北京人名大會堂開會聽的那首歌,其實和清潔工是風馬牛不相干。
  聽到這里,在場的鄰居都給粒兒使眼色,意思是讓他不要說出實情。而粒兒卻不理會,她傷心地說,師傅,你被我騙了半輩子,那首歌根本不是什么清潔工之歌,而是唱的朝鮮族婦女們采一種野菜“桔梗”的故事,朝鮮話里桔梗的音就叫“倒垃圾”。吳師傅聽罷,艱難地抬起頭,怒目圓睜,憤怒地問道,你,侯粒兒同志,你為什么要在這個大是大非問題上愚弄我?讓我犯了一輩子政治錯誤!隨即,他癱軟下去,頭歪向一邊,沒有了聲息。
  吳師傅走了,大家也都沒有抱怨粒兒,反而安慰她,說別哭了,你師傅那是可憐死的,和你沒關系,和倒垃圾這歌也沒有關系,總而言之,你師傅還是死了好,死了這世上就少了一個可憐人。粒兒到底是有錢了,厚葬了師傅。出殯的那天,環衛處似乎派來了新的清潔工。送葬的車隊經過之后,新清潔工拿著掃帚掃著地上厚厚地白花花的紙錢,一邊掃,一邊抱怨:娘的,這么多錢,這么多錢,你下輩子花不完,下下輩子也花不完!
  審核編輯:歐陽夢兒   精華:歐陽夢兒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劉金虎

下一篇: 《 【同題合奏】粒兒

編者按:
短篇小說副主編   歐陽夢兒: 人,活的是什么?人活的就是一個信念。心中有信念,哪怕是當清潔工,也活得光鮮亮麗。心中無信念,心上就長滿野草,堆滿垃圾。本文通過兩代人不同的生活理念,人生信仰,展現了悲情的戲劇人生。光榮的信念支撐了老清潔工一輩子,不料卻是自欺欺人。信念崩塌,萬念俱灰,生命傾刻間枯萎。老清潔工高尚一輩子,窮困潦倒,死了,“錢”多得一輩子也花不完,以至于被同行咒罵,實在又搞笑又悲哀。

執行站長   吟湄: 第一屆真人同題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2

  • 趙小波

    讀完,一聲嘆息!

    30天前

    回復

  • 簡竹

    井水老師的小說很接地氣

    31天前

    回復

  • 一聲嘆息

    雖然是一個悲情的故事,卻寫出了底層人物內心深處的光輝形象。個人認為,這是同題合奏目前最好的文字。

    32天前

    回復

  • 歐陽夢兒

    我寫的《尋找粒兒》,比這個好看。不,應該說比這個有意思。但是,我要過幾天才發。吊你們的胃口,浪費你們的耐心……

    33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歐陽夢兒 你可要快點炮制,過期不等!

      33天前

      回復

    • 粒兒

      @歐陽夢兒 好好好  我就等你的精彩   他們一個個把我給整的

      32天前

      回復

  • 粒兒

    哈哈~小說有趣,難為一本正經的西部井水老師了。夢兒的點評精彩,辛苦夢兒了

    33天前

    回復

    • 歐陽夢兒

      @粒兒 粒兒,你看他們都把你欺負成啥樣子了?他們或把你當花癡來襯托自己,或把你當玉米粒吞掉,或讓你到麥田喂墳子,嫁個孬男人。或把你當個物件寫來寫去。只有我,把你當成美女,當成真善美的化身。關鍵時刻看人心哪!

      33天前

      回復

    • 歐陽夢兒

      @粒兒 西部井水更可惡,要幫你倒垃圾。想想,我們現在靠什么活著?垃圾呀!垃圾里營養豐富,垃圾使人活得快樂!他卻找人想幫你全倒掉,那簡直等于謀財害命呀!想一想,我卻只是讓你死于非命——為火星人的使命而戰斗!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33天前

      回復

    • 歐陽夢兒

      @歐陽夢兒 我這廣告做得不錯!沒花一分錢!我很滿意!我終于可以安心睡覺了。只等著拿獎金……

      33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粒兒 

      33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歐陽夢兒 估計你寫的角色更慘不忍睹

      33天前

      回復

    • 粒兒

      @歐陽夢兒 還是夢兒好

      32天前

      回復

  • 吟湄

    吳師傅終究還是沒把粒兒的垃圾倒出來,這是時代之痛。問好先生。

    33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