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粒兒來自火星

作者:趙小波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9-05-31   點擊:

  我想生個小孩兒。
  正在低頭走路的粒兒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轉過頭去問道,你說什么?
  就是想生個小孩兒嘛!粒兒又提高聲音重復了一遍。不過這次說完,她的臉變紅了。
  呃,你準備結婚了?看著她扭捏的樣子,我的心里滿是疑惑。
  不結婚,就是突然想要個小孩子,那次見到你兒子,覺得好可愛啊。說完,她笑了起來。
  我不知道如何接這個話茬,實在是理解不了現在女孩子的心思,只好跟著笑了笑。
  餐廳里人有點多,粒兒搶在我前頭去點了兩份面,都是番茄煎蛋面,一份二兩的,一份三兩的。粒兒畢業于鄰省的一家外國語學院,本來是外交專業,不知道為何考取了這邊省委黨校的研究生研究農業,快畢業的時候被導師推薦到我們廳實習。自從她來單位以后就成了我的小跟班,工作跟著,吃飯也跟著。我是北方人,喜歡面食,中午如果沒有應酬,基本都是去吃面,同事視我為怪物,以前總是一個人去,現在倒是有了個作伴的。
  通過午餐這件事,我發現粒兒跟我吃飯的喜好很相似。比如我吃面,她也跟著吃面,如果我吃餃子,她肯定也跟著吃餃子。而且從不發表自己對面食的看法,似乎只要能吃飽就行。
  我吃完的時候,她還在跟碗里的面條較勁,挑起來,吹一下,無聲無息的吃進嘴里,額頭上沁出了細密的汗珠。許是感覺到了我在看她,抬起頭笑了笑,然后埋頭繼續吃。
  我遞過去一張餐巾紙說,我發現你挺喜歡面食的,這么多天來竟然沒說過煩。
  生活本來挺簡單的,吃飯也是這樣,能用一種食物填飽肚子,何必去折騰其他的。她接過餐巾紙,擦了擦額頭的汗,然后把紙巾折了一下輕輕拭去了嘴上的油漬,一邊說一邊很滿足地站起了身。
  這話似乎很有哲理。
  我突然想起她說想生個小孩兒的事,你男朋友在哪里,從沒聽你說起過。
  在火星,沒跟我一起過來。
  看到我發愣,她又說,我們火星人來地球不容易,我走了差不多30年才到你這里呢,不過我不喜歡這里的城市,好想找一座山住進去,如果自己一個人就能生個小孩出來陪我就好啦。
  她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趙老師,你的表情好呆萌。
  我這叫呆萌嗎?我覺得我有點兒懵圈了。
  回到辦公室就接到一份出差通知,廳里安排我和其他單位的兩個專家組成調研組,去川陜甘交界的一個縣去做關于當地脫貧情況的調研。粒兒很快去查了一下資料,驚喜得哇哇直叫,說那個縣的自然環境相當好,森林覆蓋率72%以上,年空氣質量優良天數363天以上,每立方厘米負氧離子達2.5萬個以上,簡直就是天然氧吧。
  我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給她潑冷水,先別忙著高興,我們出差不是旅游,走鄉串戶的轉山村,苦得很。粒兒不為所動,說總比悶在辦公室要好。
  我表示無語,到走廊里給妻子打電話,告訴她出差的事。妻子已經習慣了我這工作的說走就走,問用不用送換洗衣物過來。我說不用,辦公室柜子里有一套,這次最多三天就回。快掛電話的時候,妻子猶豫了一下,那個,這次是不是又有小美女隨行?我沒多做考慮就說是,不然還得我自己寫調研報告。妻子說,你要當心點兒,上次參加你們單位的聚會,我發現粒兒看你的眼神兒很不正常。我說你想多了吧?妻子說,你要相信女人的直覺。我說不要胡思亂想了,哪個女人能比你好?這次她沒再反駁,說了一句懶得理你就掛了電話。
  我能感覺到她又翻起了白眼。
  路上差不多需要4個小時,接近目的地的時候,車子在山間穿行,窗外青山夾道,白色的云霧在山頂輕輕飄著,有時還迎著車頭撲面而來,如虛似幻,直讓人懷疑入了仙境。原本被暈車折騰得昏昏沉沉的粒兒突然來了精神,掏出手機隔著窗子拍外面的景色,同行的兩位專家也是如此,等路過一個峽谷的高架橋時,看到來往的車子很少,大家直接喊司機在路邊停了車,一行人下車各自觀景拍照。
  回到車上以后,粒兒一邊翻手機里的照片一邊不停感嘆,這里太美了,我要找一座山住進去,再也不走啦。
  坐在副駕上的是頂著一個地中海發型的老秦,來自省社科院,老秦是三農領域很知名的專家,性子卻詼諧,他轉過身捋了一下飄到前額的頭發,嘿嘿笑著說,這里很多村子里的男人找不到媳婦,買一個媳婦至少需要20萬,你長這么漂亮,還是研究生,怎么也能賣100萬,等到了地方,我們幾個給你找個好買主哈。
  說得一車人都哈哈大笑,粒兒也跟著笑,說那要謝謝秦老師了。
  晚上住在當地政府安排的酒店里,晚宴泛善可陳,無非是接待與被接待。飯后我回到房間,打開電腦翻閱一些資料,9點過的時候,粒兒來敲門問我睡了沒有,如果沒有,要不要出去散散步,外面的夜景很漂亮。
  出去消消食也好,我打開門,看到粒兒畫了淡妝,臉色在燈光下一片瑩白如瓷,比白天看上去更顯可人。兩個人出了酒店,沿著人行道過街,對面是個沿河而建的廣場,有不少人在那里健身。廣場邊上有一排梔子花,此時花事正繁,空氣里飄著濃濃的花香。粒兒摘了一朵,放在唇邊深深嗅了一下,忍不住又是一番感慨,這個小城真是太美了。
  我說這個美可來之不易,想想10年前那場大地震,這里正處于斷裂帶上,也是重災區,整個縣城差不多都毀了,傷亡嚴重,現在看到的都是重建后的樣子。粒兒滿是興致的情緒好像被我的話影響了,哦了一聲,輕聲說人類可真是多災多難啊。
  如此又往前走了一會兒,我感覺粒兒似乎藏著什么心事,有幾次都是欲言又止,卻始終沒有說出來。行走的過程中,只是扯東道西的點評了一下所見的景物,氣氛顯得很是沉悶。等回到酒店時先經過粒兒的房間,她打開門停頓了一下,我以為她忘了什么東西在外面,停下來看著她,她卻只是抬起頭對我說了句,趙老師,晚安。
  這天晚上我做的夢有點奇怪,夢見自己給妻子說這一天的行程,當我說到和粒兒一起散步時,妻子突然發了火,急赤白咧的指著我說,你就是個木頭,別人都能看明白的事,偏偏你自己迷迷瞪瞪,等哪天非被別人把你賣了不可,你就是個傻子。
  第二天接連跑了幾個鄉鎮,說的是摸底調查當地村民的實際生活和產業發展情況,不過都是由當地農口的干部引路,看到的景象也都像是經過了事先的準備,清一色的安居樂業和欣欣向榮。一上午下來,大家都感到了乏味和疲憊,知道這又是要做一次表面文章。倒是下午去的一個村子讓人眼前一亮,尤其是粒兒。
  這個村子叫木魚村,地理位置相當偏僻,在群山的蒼翠和繚繞的云霧遮掩下,有著獨一無二的原始韻味。木魚村的村民除了種地以外,日常收入主要來自于采摘野生的山珍,木耳、香菇、竹蓀、天麻、薇菜、蕨菜,這里的山珍品類繁多,而且品質一流,只要肯吃苦進山去采,倒也不愁銷路。給我們介紹情況的是這個村子的第一書記,我只記住了他叫小周,剛參加工作兩年,是從省招商局下派過來的。或許是因為同齡人的原因,粒兒和小周聊的相當投機,兩個人還留了電話,相互加了微信。
  第三天又象征性的走了幾個地方,這次的所謂調研便畫上了句號。回去的路上粒兒沉默了許多,因為暈車,她大多時間都是在閉目假寐,到服務區休息的時候就埋頭翻手機,看起來是像是跟人聊天。不過,回去以后,她還是很認真地寫了關于這次調研的數據分析報告,不到一星期就交給了我。
  大概又過了一個月,粒兒突然給我說,趙老師,我的實習期已經結束,明天就不來了。
  我一時愣住了,整天渾渾噩噩的瞎忙,竟然忘了她來單位的時間,沒想到一晃就是一年過去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先回學校完成畢業答辯,至于下一步,到時候再說吧。粒兒的回答有些漫不經心,過了一會兒她又說,我會回來看你的,趙老師,你也要記得想我哦。說完,她做了個鬼臉,那一會兒,我感覺她像個調皮的孩子。
  粒兒離開單位以后,我少了個助手,不過我這工作本來就是自己在做,倒也不至于應付不過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就在我快要忘記曾經有這么一個女孩子來過的時候,微信里突然收到她的一條信息。
  粒兒說她已經畢業,如今在木魚村與人合伙做了一個合作社,主要是經營山珍,把當地的山珍收購下來,然后做了包裝再依靠電商銷售出去。介紹完這些以后,她又說,因為合作社剛啟動,資金周轉不過來,想問我暫時借點錢。我問她需要多少,粒兒說她剛從親戚那里周轉了一些,目前還差10萬。說完之后,還在信息后面附了一個可憐巴巴的表情,趙老師,你不會不管我吧?
  我在家不管帳,10萬塊錢對我來說不是個小數目,真拿不出來,就算能拿出來,妻子也絕對不會同意。不過,我手上倒是有一筆剛剛到賬的錢,大概2萬多,這是我在工作之余與其他單位合作一個項目得到的勞務費,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不算灰色收入,正好還沒有往家里上交。想著大家同事一場,也算緣分,再說借錢這事兒,張口容易閉口難,能幫一點就幫一點吧。于是我決定瞞著妻子,先把這筆錢借給粒兒。
  為了慎重起見,我沒再回復微信,直接撥打了粒兒的電話。聽我說完以后,粒兒差點哭出來,趙老師,我以為你也不會幫我,都沒抱希望的,你放心,等我這邊周轉過來,連本帶利一起還給你。我有點哭笑不得,我又不是放高利貸的,不忙說這些,創業不容易,我能幫你的也只有這些,不過等你將來真發達了,我也不會拒收利息。說完,兩個人都笑了。
  轉賬給粒兒以后的那段時間,她會隔三差五跟我說一下自己的動態,合作社的運營以及電商銷售的情況,偶爾也向我咨詢一下人力管理方面的事,不過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外行,有時候會應付性的回復幾句,忙起來就顧不上理她。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我怕自己的一知半解影響她的實際操作,另外還顧及頻繁的聊天會給她一種討債的逼迫感,所以還是保持沉默為好。再后來,她便不再給我講自己的事。
  因為工作和日常生活的瑣碎,一轉眼我就把這些拋到了腦后。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年底,在進行年終盤點的時候,我才想起很久沒有粒兒的消息了,翻看了一下她的朋友圈,發現她近半年來都沒有任何更新,這對一個做電商銷售的年輕人來說,實在是很不正常的現象。元旦前夕,我給她發了一個禮節性的問候,結果沒有收到任何回復,于是又撥打了她的電話,以往熟悉的號碼,現在竟然是空號。
  我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莫非她在那個大山里出了什么事?一想起那個幾乎與世隔絕的木魚村和那些看似蒙昧實則精明的村民,我的心一下子就被揪緊了。輾轉了幾個人,終于找到了木魚村第一書記小周的電話,撥過去,倒是接通了,不過小周已經于一個月前結束在基層的鍛煉,調回了省城。
  那個女孩子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哪里是做事的人嘛。小周說,粒兒最初是通過他與木魚村的一個合作社建立了合作關系,她自己也駐扎到了木魚村。不過,她似乎只陶醉于大山里的環境,把經營的事都交給了村民去打理。小周作為當地的行政管理者,只能提供相應的政策幫助和扶持,對具體經營的事不會做任何干涉,剛開始的幾個月,粒兒的合作社運作還好,后來卻始終不見盈利,粒兒質疑賬目上做了假,自己又拿不出任何證據,村民們也反過來怪粒兒只做甩手掌柜,最后雙方的矛盾日益激化,終于以粒兒的退出告終。說起來,這已經是三個月之前的事了。
  那你知不知道粒兒去了哪里?
  小周似乎對粒兒的印象也不太好,真的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過她倒是說過自己從火星來的,對這地球上的人和事格格不入,或許是回了火星吧。
  我的心沉入了谷底,因為再也找不到粒兒的任何聯系方式,如果她真的是走了30年才來到地球,那下一次來會是什么時候呢?我現在已經40歲,如果還要再等30年,我覺得自己恐怕是見不到她了。
  (完)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校園暴力

下一篇: 《 【同題合奏】月下的麥田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這篇第一人稱的小說有很好的閱讀感,從甜蜜到苦澀,最后到絕望。小說開頭一句很吸引人,再加之是一個年輕美貌的實習女研究生,還小鳥依人,就更有了進一步的帶入感。最有意思的,或者一語雙關的是,她自認為是火星來的,又把讀者帶入了科幻,后來借了兩萬辦企業,而后突然失聯,又把讀者扔進現實的泥潭,跟男主人公一樣,心撲通撲通亂跳。一篇小說,一個清純可愛的女孩栩栩如生,躍然紙上。只是……只是她哪里去了?去了火星嗎?可是,火星已經被太陽人干掉了,她不可能去了火星。她一定在地球。回來吧,粒兒!一大堆稿子等你,我敲死你!

執行站長   吟湄: 第一屆真人同題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9

  • 黃塵刀客

    這編者按,給力,攢勁,看著就有勁,我看能評為地球年度最佳編者按!!!!

    2019-06-05

    回復

  • 一塵

    您說的那個專題欄目,未開放投稿,發此處,以示參與,---如有不妥,請酌調整。

    【同題合奏】【南呂.瑤華令帶感皇恩帶采茶歌】粒兒令

    粒兒揮袂聯情誼。朱唇啟、贊吟湄。同題合奏詩文萃。五彩筆,擷粒跡,斟珍粒。(帶)漱玉璇璣,繡虎濡霓。粒兒披,什錦衣,踐鸞儀。紅塵折桂,墨舞芳菲。散章奇,金曲戲,賦文習。(帶)舉紅旗,夢圓熙。甘棠遺愛粒兒怡。賀圣朝三龍鳳檄,齊天樂道九嶷飛。



    〔南呂?罵玉郎〕小令兼用。又名瑤華令。本曲帶感皇恩、采茶歌合為帶過曲,不獨用。第二句本×仄仄平平五字,作者多變為××仄、仄平平六字句,且多作對偶,遂似兩個三字句。
    譜:×平×仄平平去△,××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去△。×仄×▲,平厶平(上)▲,平平去△。

    2?〔南呂?感皇恩〕小令兼用。不獨用。第八句可為平平仄。第九局可為仄平平。
    譜:×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3?〔南呂?采茶歌〕小令兼用。又名楚江秋。不獨用。第四句可為×仄平平仄平平▲。
    譜: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去上(平)▲,×平×仄仄平平△。

    2019-06-03

    回復

  • 下寨龍池

    城都是中國科幻的地標,這種氛圍下,把你們夫婦也熏的科幻了?問個題外話,帥金是不是薔薇?

    2019-06-01

    回復

  • 歐陽夢兒

    這一篇比逸薇那篇差點意思。
    小說味不是那么濃。
    文字的表現力不錯,意在文字之外。
    來自火星的說法,一語雙關,或虛或實
    結構設計感不錯。

    2019-06-01

    回復

  • 千千

    文章精彩,評話更精彩,哈哈哈。

    2019-05-31

    回復

  • 一聲嘆息

    確實不錯,跟情節很貼近現實,人物卻充滿玄幻。這樣的構思別有一番情趣。

    2019-05-31

    回復

    • 吟湄

      @一聲嘆息 主要是他娶了個玄幻的老婆,所以也跟著神五神六起來。不信去看看他老婆的:我把粒兒吃了

      2019-05-31

      回復

  • 落葉半床

    2019-05-31

    回復

  • 曼倩

    我在想,我是不是也來自火星?

    2019-05-31

    回復

  • 簡竹

    我只看出了現實的部分吶

    2019-05-31

    回復

  • 古剎昏鴉

    還有續集吧?

    2019-05-31

    回復

  • 粒兒

    這小說好看,我要接下去……

    2019-05-31

    回復

  • 吟湄

    哈哈哈,編者按比小說好看

    2019-05-31

    回復

  • 吟湄

    哈哈哈,編者按好看

    2019-05-31

    回復

  • 西部井水

    小波這小說構思巧妙,現實而又虛幻,大贊!

    2019-05-31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