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徜徉七彩玉谷(散文)

作者:笑君    授權級別: B    精華文章    2019-05-31   點擊:


  知道“七彩玉谷”這個名字,是我第二次來到大山王村,聽下榻的房東說的。至此,“七彩”與“玉谷”這兩個概念,就印在我的腦海里了。
  我經常想,什么樣的地方能融入七種色彩,還把一條峽谷變幻成了玉谷呢。一定很神奇,很精彩,很微妙,便也成了我向往的地方。可是,一連來了四、五次,均是踩著時間,急急的來,匆匆的去,未能親往,頗為遺憾。
  己亥年初夏,我又一次來到大山王村。這次來,早已盤算好了,無論行程怎樣的緊迫,都必須走一趟七彩玉谷。
  從下榻的大山王村去七彩玉谷,導航上搜索的距離不遠,只有12.9公里。可是,驅車跑起來,卻花費了1個多小時的時間。這一段路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建的,早己破敗不堪。從路面上鋪的石子、碳碴等材料看,這是要重修了。有一段己修好了,是水泥混凝土路面,很漂亮。唯一不理想的,就是路面窄了些,車輛無法交匯。幾次遇到對面來車,還都是運載著修路材料的大貨車,我只好主動向后倒車,倒到某一段路邊有一塊超過路面,且是平整的地方,能安放下我這小車一半的身驅,讓對方的大車過去。在這樣的路上跑,可想而知,是耽誤時間的,車子也根本跑不起來。
  到達七彩玉谷的出入口時,差點跑過了。因為,整個景區似乎還在開發之中,路沒有修好,出入口的地方也是一片狼籍,找了半天,才看到一塊木牌子,寫著“七彩玉谷出入口”幾個字,總算是有地方可以進入景區了。
  七彩玉谷,原名叫仙寓山大峽谷,是三億四千萬年以前的一次,或是幾次的火山爆發、地殼變動的結果。
  從道口進入,沿著磚石鋪成的臺階向下,大約有幾十米的高度吧,便到達了傳說中的“七彩玉谷”了。看水流的方向,應是一條自西向東的的峽谷。站在峽谷的邊上,放眼向東西兩個方向望去,兩邊的峽壁,皆是郁郁蔥蔥的樹木。北側峽壁臨近谷底處,有一條亂石鋪就的,高底起伏不等的小道。據介紹,還是一條古商道。而整個谷底里,只有兩樣東西:石頭、水。
  我曾參觀過不少峽谷,還沒有哪一條峽谷的石頭,比這里的多,比這里的大,還色彩繽紛。
  這石頭,大得幾乎無法形容,也多得無法形容。第一眼看到這些石頭,我就想,這是怎么了,石頭為什么要這樣子聚積在一起呢?一塊,兩塊,三塊……大家伙就跟親兄弟似的,緊挨著。三塊一組,五塊一堆。你擠在我的肩膀上,我壓住你的腳背,互相間似在大聲的聊天,又像是在竊竊私語,毫無遷就之感,更沒有不情愿之態。
  我先是站在谷邊的高地上看了一會,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看錯了!便下到谷底,爬到幾塊大石頭上摸一摸,又側耳聽一聽。沒錯,就是那些大石頭。它們依然如故,根本不給我這個外來者半分的臉面,該怎么著,還怎么著。
  我又退回到谷邊的一塊高地上,再細細地看一下。似有所悟,三億四千萬年以前,它們本來是一體的,正好生生的做著酣暢的大夢哩。突然間,不知道從哪里來了一股力量,將它們搖醒,不僅破壞了心中的美好,還將它們分離。便把它們從搖藍里,呼啦啦地翻上幾個轉,然后,倒扣在一條河谷里。就在被扣下的一瞬間,它們從夢中醒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要被人拋棄的感覺己襲入心頭。縱是被分離了,但體溫是相同的,肌膚之親的緣還沒有分。于是,互相牽著手,扯著衣,只要能夠得著,就緊緊拉著,任它翻滾跳越……
  今天,我們看到了,挨在一起的,就是窩在一個床上的親兄弟。聚積在一堆的,就是左鄰右舍的你我它。現在,它們各自獨立了,但是,親情、友情還在。互相間,看著,聽著,說著,也一樣在歡度著美好的時光。
  還有,整個谷床也是石頭。而且,還是一塊看不到邊際的整石。只是有些地方,有縫隙。很明顯,是因為外力的作用才使它們有了痕跡。但是,在谷底里,即便有痕跡,也絲毫不影響它們的存在,卻使得谷底多了一些異樣的感覺。
  踏著崖壁上的古商道,尋著河谷向下游走去。石頭連著石頭,交錯著,互掩著,不間斷,無終了,依舊滿谷都是。不過,大約走過五六百米的路程,河谷變寬了,大石頭似乎少了些,小石頭卻多了些。
  小石頭是哪里來的?不用問,是在動蕩中,大石頭間相互碰撞的結果。即便它們是親兄弟,不忍分離。但是,“革命”是身不由己的。無論哪一位,被碰得粉碎了,或是碰掉了一個角,少了哪一塊,都不得不忍痛割愛,任風雨雷電攜帶著它們,以殘缺瘦小的身驅去闖蕩另一個世間,過不一樣的生活。
  所謂的小石頭,也是相對而言的,大小不一,形狀不一。然而,都是沉淀在谷底的水波下,安臥在大石頭的周邊,躺在水灣的邊上,躲在石床的凹槽里。
  奇特的不是石頭的大小,也不是石頭的形狀。而是石頭的色彩,多種多樣,斑斕炫麗。
  無論是大石頭,還是小石頭。它們原來是什么樣的顏色,我不知道。現在呢,凡是裸露在外面的石頭,大都是褐色的。而那些常年在水里浸泡著的石頭,或是經歷過流水沖刷的石頭,其顏色主要是棕紅色的,部分是黃色的、白色的、綠色的、黑色的,還有多種顏色漸變的,甚至還有是屬于那種說不清的顏色,真的是多姿多彩呢。
  有一段谷床,上游是個水潭,蓄積了很多的水,下游有個落差,水從潭里溢出來,經過這里,就像是渡過一個滑槽,便沖入下面的谷底。水從這里滑過去,看似寧靜、悠雅,卻因為槽的寬度只是潭的幾分之一,水流便洶涌激越。一年、兩年的滑過去,可能看不出什么變化。千萬年的滑過去……石頭的外層,似乎在不經意間被流水帶走了,漸漸的暴露出了石頭的中間層,甚至是核心層。奇跡出現了,原來,石頭里面的顏色,跟外面的顏色是不一樣的,是棕紅色的。因為,石頭表面被水沖刷的光滑無比,那種紅,就顯得晶亮,而且圓潤,好看的不得了。
  很多小石頭,不知道是從哪一塊大石頭上分離出來的,也不知道遷徙了多少路程,滾動了多少年。現在,聚積在一個灣里,各自顯現著自身本質的顏色特征,幾乎具備了赤、橙、黃、綠、青、藍、紫各種顏色。它們在水波里,在大石頭旁邊,真的就是色彩紛呈,光鮮艷麗得無法說了。
  我們是上午十點左右到達這里的。這個時候的太陽,己接近當空,谷內的光線充足,各種顏色都能看得明明白白。但是,有個遺憾。據說,因這谷的走向,傍晚時分,夕陽西照時,太陽的角度,谷內的溫度達到一個適合的點時,大小石頭會各顯其光,各具風彩,各領風騷,匯織成一幅七彩斑斕,流光四射,就如同盛放的千道、萬道霓虹,壯觀得令人驚訝。因此,這條谷被人稱作七彩玉谷。可惜,我們來的不是時候,失卻了這份最美好的緣。
  石頭無論多大,多小,多圓,多么光澤豐潤,若是沒有水的作用,恐怕一樣也不成。七彩玉谷的水自然是來自方圓百里的仙寓山,可當它們匯聚到了這里,似乎就改變了水本來的性質。水在這里,不需要供人飲用,不需要為莊稼提供資源。它們唯一的責任與義務,就是為大小不一、各式各樣的石頭,造就成材的環境,提供幻化成仙的營養。
  因此,這滿谷的水,不僅清涼、潔凈,還綿厚、甘甜。把水從本來的屬性,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無雜質,無旁色,既天然,又帶有幾分仙氣的人間絕品。
  人們在谷內親近石頭,把玩石頭。在石頭上行走、攀爬、跳躍。可以依偎著石頭睡覺,還可以與石頭留下不可顛覆的影像。但是,誰都沒有忘記,把手伸進水里,抄一縷拋向空中,感受一下水汽的清新。掬一捧在嘴里,潤一潤舌頭,凈一凈噪子,讓身心在一瞬間進入仙界,享受一下凡塵無法感受得到的快樂與悠雅。
  由于時間有限,我只看了七彩玉谷的一小段,沒有能夠進入縱深,尤其是未能登上仙寓山主峰,感受一下與天接近,與霧相伴的氛圍,未能領略七彩玉谷更多的精彩,依舊是一大遺憾。
  回程的途中,我駕著車,雖不能多想,卻總有一種感覺在腦子中縈繞。我從進入七彩玉谷,到離開,也有一個多小時吧,卻只遇到一撥五六個人。是因為路不好,人不來。還是宣傳力度不夠,沒人知道七彩玉谷?感覺很冷淡,與這初夏,即將進入火熱的季節不相吻合。
  反過來一想,路修好了,車子駕駛無障礙了,宣傳也做得到位了,人便來得多了,七彩玉谷就會把它的精彩毫無保留地展示給更多的人。人多了,紅火了,便熱鬧了。然而,七彩玉谷的純真、潔凈,還能保持多久呢?
  2019年5月24日寫于池州大山王村來蘢山腳下
  
  
  審核編輯:吟湄   精華: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執行站長   吟湄: 游記最難摹寫,因是工筆的做法,須靜得下心,磨功夫。此篇游記,筆法細膩,將七彩谷的石頭描摹得入木三分,形象而細致。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