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情感散文

姚媽媽的粽子

作者:粒兒    授權級別: A    編輯推薦    2019-05-31   點擊:


  姚媽媽包的粽子,有三大特色,一是個大,足有三兩重;二是剝開時的清香,純山野粽子葉交融糯米的清香,一下子填滿你嗅覺;三是緊實,糯米呈寶塔狀緊緊抱在一起,哪怕摔倒下也不會散開。
  我是從什么時候愛上姚媽媽粽子的?
  算來應該是母親去世的第二年吧。
  那年,眼見滿大街都是粽子,坐在艾子早餐店鋪門口的我說,買的粽子再漂亮,我也不喜歡,我還是喜歡我媽包的粽子,端午節回家讓我媽多包點……
  說到“讓我媽多包點”時,才意識到我媽已走了近半年了。
  我只是還沒有習慣我媽的離去而矣。
  或許是我臉上的變化感染了艾子吧,艾子忙說,我媽包的粽子也好吃,讓我媽給你包。
  第二天黃昏,艾子來電話說,我媽把粽子搞好了,你快來拿。
  艾子姓姚,故而稱艾子的媽媽為姚媽媽。矮矮胖胖、膚白如凝脂的姚媽媽,成天一臉微笑,宛如一尊笑彌勒佛。
  按說,姚媽媽是笑不起的。08年,姚媽媽的長子即艾子的大哥,原是高級監理工程師,在異鄉監管新樓層質量時,不慎一腳踩空,從十九層高樓落下,命是從死神那搶回來了,卻落下個半殘與半癡呆。艾子的爸爸經受不這打擊,從此臥床處于半瘋癲狀態。
  這對父子倆的生活起居,全落在姚媽媽身上,換誰恐怕是哭都來不及,而姚媽媽卻一臉微笑說,能撿回一條命就好,活著就好。
  在伺候好他們父子倆的同時,姚媽媽每天早上六點至十點半,去艾子的早餐店幫忙收撿碗筷,外兼跑腿。
  我曾勸姚媽媽,您來幫什么哦,家里的兩個人都夠您忙的了。
  姚媽媽抿嘴一笑說,艾子夫妻倆忙不過呢,請人得付工錢,一早上能賺幾個錢嘍。我就是搭把手幫幫。
  這一搭把手幫忙,幫了已近十年。這十年間,瘋癲了七年的艾子爸爸終于去世了。艾子說,她爸雖然臥床七年,但身上是半個褥瘡都沒有,一丁點兒異味也沒有。
  這點,我信。因為,我是艾子店的常客,經常會碰到艾子的大哥坐在角落吃早餐,只要艾子的大哥不起身走動,誰也看不出艾子的大哥是半殘的癡呆,寸長的短發,一身整潔、筆挺的服裝,胸前口袋里長期別著兩支筆,儼然一副學者樣。
  姚媽媽在奔忙的空隙,還會給我們講講艾子爸爸的趣事,說艾子爸爸剛吃中餐,就嚷嚷肚子餓該做飯啦;說艾子爸爸老提起以前,與姚媽媽擔菜走街躥巷賣菜的情景……
  說到興致處,姚媽媽會笑得雙眼瞇成縫,連皺紋都在飛揚。
  偶爾,姚媽媽也會說,艾子啊,我昨天回去的時候,你爸把紙尿褲扯了,滿床都是屎尿,也不曉得什么時候扯,虧他難受哦,作孽呢,以前你爸是個多愛干凈的人啊!咳!
  嘆息一聲后,姚媽媽會自言自語,昨天我不該在這坐一下的,再不能坐了,洗完碗就回家。
  按說,艾子的大哥該他老婆照顧,姚媽媽的想法是,媳婦在縣城上班,又要照顧讀書的孩子,已經夠辛苦了,不能再給媳婦壓力。
  當然,經濟壓力更加不能給媳婦。艾子爸爸喪禮后的人情錢,姚媽媽一文也沒留,全給了媳婦,艾子想說話,被姚媽媽擋住說,你侄子這么大了,用錢的地方多,你哥又賺不到一分錢給他們娘倆,我們貼補下是應該的。我與你哥的日子,我緊緊手,再種點小菜賣蠻好。
  艾子想說,我哥那時年薪幾十萬的時候,也沒見嫂子給您一文錢啊!
  卻被姚媽媽的臉色給制止。艾子清楚,她媽媽臉上的笑容是不會輕易消失的。艾子只能恭恭敬敬的將錢塞到嫂子手上,還隔三差五的帶上姚媽媽與大哥,去縣城嫂子家小住,陪陪正在成長中的侄兒……
  姚家的日子,如同姚媽媽手中包扎的粽子,將姚家每個人結實地捆綁在一起,在煙火人間中安然有序地行進著……
  審核編輯:吟湄     推薦: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作為師母的孤單

下一篇: 《 心靈絮語的感懷敘說(散文詩)

編者按:
執行站長   吟湄: 生活的苦難往往映照出人性的光輝。作者文筆平實,敘述流暢。于不動聲色處,將一個平凡而偉大的女性形象展示在讀者面前。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5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