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大禹和九尾狐·青丘·空桑漫話

作者:東岳雨石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9-05-30   點擊:


  “九尾狐”一名在古籍中常見,《山海經》就有三處記載,都是稱它為奇獸的樣子出現。它到底寓意什么含義呢?筆者認為這“九尾狐”的名稱蘊藏著深厚重大意義。
  《山海經·海外東經》載:“青丘國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一曰在朝陽北。”
  《山海經·大荒東經》載:“有青丘之國,有狐,九尾。”
  《山海經·南山經》載:“又東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青蒦]。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
  《呂氏春秋》佚文:“禹年三十未娶,行涂山,恐時暮失嗣。辭曰:吾之娶,必有應也。乃有白狐九尾而造于禹。禹曰:白者,吾服也。九尾者,其證也。于是涂山人歌曰:綏綏白狐,九尾龐龐,成于家室,我都攸昌,于是娶涂山女。”
  《白虎通德論·封禪》載:“德至鳥獸則鳳皇翔,鸞鳥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見,白鳥下。狐九尾何?狐死首丘,不忘本也,明安不忘危也。必九尾者也?九妃得其所,子孫繁息也。于尾者何?明后當盛也。”
  《太平御覽·皇親部一·禹妃》引《帝王世紀》佚文:禹始納涂山氏女,曰女媧,合婚于臺桑,有白狐九尾之瑞,到至是為攸女。
  “九尾狐”的神話傳說,最早可追溯到遠古時期的大禹。說大禹娶涂山氏,乃是九尾白狐。涂山氏的圖騰是“九尾狐”,有袖領九州的帝王瑞兆。果然是治水得功績而被禪讓推上天子之位。涂山氏“九尾狐”女嬌所生子啟繼承王業建立大夏王朝,這其中的智慧是非凡的,以一人之力統攝九州,其神力就是得益于涂山氏“九尾狐”之讖機。
  “九尾狐”是神奇異獸,它的含意是智慧的象征;又賦有仁愛的的品質,成語有“兔死狐悲”和“狐死首丘”來形容仁性的表現。涂山氏以“九尾狐”來形象是有深厚意義的,表現出這個部族睿智和仁愛。
  有歌唱道:“綏綏白狐,九尾龐龐。寥寥千年,只待惘惘。
  綏綏白狐,九尾龐龐。與君相擁,地久天長。
  綏綏白狐,九尾龐龐。成子家室,乃都攸昌。”
  “九尾狐”在這里還是吉祥美好的寓意,代表著溫馨歡樂,子孫繁多昌盛,和后來的寓意截然不同。
  關于涂山氏在什么地方,歷史上眾說紛紜,其所在有三說:
  一、在今安徽懷遠縣東南﹑淮河東岸,又名當涂山。(《左傳.哀公七年》載:“禹合諸侯于涂山,執玉帛者萬國。"杜預注云:“涂山在壽春東北。"《史記.夏本紀》載:“予辛壬娶涂山,辛壬癸甲,生啟予不子,以故能成水土功。"司馬貞索隱曰:“皇甫謐云:'今九江當涂有禹廟',則涂山在江南也。")
  二、在今四川重慶市巴縣。俗名真武山。(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載:“禹娶于涂,辛壬癸甲而去,生子啟呱呱啼不及視,三過其門而不入室,務在救時,今江州涂山是也,帝禹之廟銘存焉。"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江水一》云:“江之北岸有涂山,南有夏禹廟﹑涂君祠,廟銘存焉。”)
  三、在今浙江紹興縣西北。(漢袁康《越絕書.外傳記越地傳》:"涂山者,禹所娶妻之山也,去縣五十里。"張宗祥校注:"《越絶》及《吳越春秋》皆指會稽。")
  到現在也沒有考證出來真實之處。大禹的家鄉也是執多種說法,有說四川汶川的;也有說山東的,筆者依據“山海經”所記載的“青丘”一詞給以剝析考證,得出結論,大禹的原藉家鄉應在山東。
  涂山氏“九尾狐”在青丘之地,那么青丘在哪里呢?
  《山海經》記載的“青丘”一名詞,這個名詞是個地域名。筆者認為這個地域名是指的大禹的原藉家鄉。“青丘”應該就是大禹的故鄉,這個地域是青州轄區的營丘一帶,也就是現今的維坊昌樂或者臨淄一帶。“青丘”的青字就是“青州”的“青”字,“丘”為“營丘”的“丘”字。這個地方在夏王朝時曾有大禹的后裔在這里以斟尋和斟灌建立的諸侯國。后人以“青丘”來喻指“九尾狐”生存之地,其意明顯。營丘在古藉也被稱為“青丘”。
  《昌樂縣志》古稱“營丘”。
  濰坊昌樂縣,夏商代,境內有斟灌、斟鄩、寒、三壽等封國。
  周初,武王封邦建國,封太公望于齊,都營丘(昌樂境內)。
  《史記》載:“周武王封師尚父于營丘,未就國,東萊與之爭。太公聞之,夜衣而行,至營丘,國遂定。蓋營丘邊萊也。”
  《呂氏春秋》載:“太公封營丘之渚,海阻山高,險固之地。其后五世胡公徙薄姑,六世獻公徙臨,蓋自東而西也。”
  《讀史方輿紀要》載:“營丘在故齊城內。舊《志》:在縣北百步外城中。《史記》:太公都營丘,后五世胡公遷薄姑,弟獻公又徙臨淄。今昌樂縣本漢營陵縣,陵與丘同義,當是太公所封也。《水經注》:《爾雅》水出其前,右為營丘。營陵城南無水。異《爾雅》之文,不得以為營丘矣。營丘,山名也。《》:子之營兮。今臨淄城中有小丘,周三百步,高九丈,淄水出其前,與《爾雅》符。郭璞言:齊之營丘,淄水徑其南及東。是也。其外郭即獻公所徙臨淄城,世亦謂之鹵城。齊王伐燕,鹵其民實居郭中,因名也。《通典》:臨淄一名營丘,少之代,有爽鳩氏,虞夏時有季,湯末有逄公伯陵,殷末有蒲姑氏,皆為諸侯國于此。周成王時,蒲姑與四國作亂,成王滅之,以封太公,后徙臨。亦其地也。孔穎達曰:營丘臨水上,故曰臨。獻公之徙,猶晉氏之深翼居絳,其實一城也。顧氏曰:《班志》云,臨淄名營丘,此猶晉遷于新田,而仍謂之絳;楚遷于鄀,而仍謂之郢。蓋因臨淄城中有小丘,而系以舊名,非即古營丘也。《晉·載記》:慕容德如齊城,登營丘。即此地也。杜氏又謂臨淄后為營陵。夫《漢志》明言齊郡治臨,北海郡治營陵,豈一城乎?《通志》又云:營丘城在今縣西北二里。亦誤也。”
  又載:“壽光縣府東北七十里。東南至萊州府濰縣八十里。古斟灌氏地,漢置壽光縣,屬北海郡。”
  鄩國(斟鄩)姒姓鄩氏。《世本》載:“斟氏,夏同姓諸侯斟鄩氏之后,以國為氏,鄩氏,斟鄩氏之后;尋氏古斟鄩氏之后。”《萬姓統譜》載:“尋,河南古斟鄩之后,封于尋,與夏同姓。”
  斟尋氏:《史記索隱》云:“《世本》尋作鄩。……張敖《地理記》云:''濟南平壽縣,其地即古斟尋國。’”其地實在今山東濰坊西南。
  《史記·夏本紀》:“禹為姒姓,其后分封,用國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彤城氏、褒氏、費氏、杞氏、繒氏、辛氏、冥氏、斟戈氏。”《潛夫論·五德志》所載“姒姓分氏”中亦有斟尋,云“皆禹后也”。
  春秋晚期《素命镈》:侯氏易(賜)之邑二百又九十又九邑,與鄩之民人都啚(鄙)。鄩(山東濰坊西南一帶)
  《路史·國名記丙》云:“斟姓,傳謂斟尋,張勃《地記》:''濟南平壽,古斟尋國。’預謂青之北海。北海今隸濰,東南五十有斟城、斟亭,一作鄩。今九江為尋陽(一作鄩、潯)。瓚謂河南有尋,蓋周地也。”
  一九七七年秋和一九八一年春,在山東臨朐縣嵩山公社泉頭村一處周代至春秋時期墓葬所出土十件青銅器,五件有銘文銅器之一鄩仲匜,其中銘文中有“鄩”字的還有一件鄩仲盤。
  古本《竹書紀年》載:“相居斟灌。”相是大夏朝第四代國王。
  《左傳·襄公四年》載:“寒浞使澆用師,滅斟灌與斟尋氏。”
  斟灌城,在縣東北四十里。斟,《漢志》作齠罰與斟同。《春秋》襄四年傳,寒浞使澆用師滅斟灌及斟尋氏。杜氏曰:”二國夏同姓諸侯,仲康子后相所依也。今縣有故灌亭。斟尋,今見濰縣。”《汲冢古文》載:“大康居斟尋,羿亦居之,桀亦居之。”后羿,有窮國的國君,駐地也在斟尋。他也是大禹后裔,大夏朝的貴族,東夷部落首領,他篡奪了太康帝位取而代之,而后又被寒浞篡奪,是少康重新奪回政權,使夏王朝中興。
  古臨沂有開陽古城,沂南有古陽國,在遠古蒙陰。沂水、萊蕪(古牟國),一直到臨淄一帶皆是崇伯鯀的領地,也是大禹繼承的部落轄區。
  《元和郡縣志》載:“齊景公有馬千駟,田于青丘”,故將青丘改名為“千乘”。千乘,今高青縣。
  由此可見“青丘”實則是“營丘”的假稱;是取青州之“青”字,“營丘”之“丘”字。
  青州是遠古劃分的行政統治區域,在古中華大地上共有九個州。
  《尚書·禹貢》的記載,九州順序分別是:冀州、兗州、青州、徐州、揚州、荊州、豫州、梁州和雍州。而在周代時徐梁二州分別被并入青州與雍州,故而沒有徐州和梁州。
  《楚辭·天問》:“焉得彼嵞山女,而通之于臺桑?”朱熹集注:“焉得彼嵞山氏之女,而通夫婦之道於臺桑之地乎?”
  “臺桑”是什么?有的釋解為“悅桑”,為桑樹林內娛樂行為。筆者認為“臺桑”也是地域名稱,當然也有行為的含義。如《歸藏·啟筮》云:“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桑,黃帝殺之于青丘。”也有“空桑”之詞,這個“桑”大有深意,“桑”字是個地名。還有《列子》載:“思士不妻而感,思女不夫而孕。后稷生乎巨跡,伊尹生乎‘空桑’。”
  《呂氏春秋·仲夏紀·古樂》載:“帝顓頊生自若水,實處空桑,乃登為帝。”《呂氏春秋》載:“先氏女子采桑,得嬰兒于空桑之中,獻之其君居。”《春秋孔演圖》云:“孔子母征在游大冢之坡,睡,夢黑帝使清與己交。語曰:‘女乳必于空桑之中’,覺則若感,生丘于空桑之中。”《史記·孔子世家》載:“紇與顏氏野合而生孔子,禱于尼丘得子。”
  東晉·干寶《三日紀》也有類似說法:“徵在生孔子空桑之地。”
  “空桑”既是地名,它又是在哪里呢?“空桑”也是上古地區名,沿用至東周晚期,主要指今魯西豫東地區(此地區屬于古九州的青州和兗州交界處,古兗州主要區域在今山東西南部的菏澤與濟寧,以及安徽北部和河南東部等地)。傳說中的山名。產琴瑟之材。瑟名,古代于夏至祀地奏樂用。有樂曲名叫《桑林》。都和“空桑”有著緊密聯系。古籍還有“窮桑”地名一詞,它和“空桑”又有什么內在的聯系么?請看“窮桑”一詞出處。《帝王世紀》:“顓頊始都窮桑,徙商丘。”《帝王世紀》:“黃帝由窮桑登帝位,后徙曲阜。”《山海經.海外東經》曰:“下有湯谷。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搖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葉如芥。有谷,曰溫源谷。湯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載于烏。”
  《山海經·大荒東經》:“東海之外,甘水之間,有羲和之國,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於甘淵。”
  《山海經·大荒東經》:“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淵。”袁珂校注:“所謂甘淵、湯谷、窮桑蓋一地也。”
  《尸子》云:“圣人之身猶日也。”又云:“日五色,至陽之精,象君德也。五色照耀,君乘土而王。”再云:“少昊金天氏,邑于窮桑,日五色互照窮桑。”
  《尚書.堯典》記載,羲和浴日的湯谷(旸谷)在一個叫做嵎夷的地方。“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孔安國注云:“東夷之地稱嵎夷。”
  嵎夷在中國東方的青州。《尚書.禹貢》曰:“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略,濰、淄其道”。
  《帝王世紀》:“少昊邑于窮桑,以(窮桑)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謂之窮桑帝。”這段話是說,少昊氏在登上帝位前就居住在窮桑,后來又在窮桑登基,最后遷都曲阜。又因為他本是窮桑人,后來在窮桑登基,所以他別號窮桑帝、窮桑氏。
  根據《海外東經》的記載“青丘”和“窮桑”同和旸谷近鄰,《呂氏春秋·仲夏紀·古樂》載:“帝顓頊生自若水,實處空桑,乃登為帝。”是少昊孺帝顓頊之國,然后與黑齒國接壤,黑齒國則位于青丘國的南方,而根據《大荒東經》的記載青丘國在黑齒國和明星山之間,同時與白民國和贏土國接壤。由此推論“空桑”實則和“窮桑”義同。它的地域就在古青州之地,也和“青丘”之地緊鄰。
  《拾遺記》:“窮桑者,西海之濱。”《拾遺記》的西海是古是稱謂,所指的是古雷澤水域之地,相對東邊的大海而言為西海。從伊尹生空桑之典故來說,“空桑”就在泰山東南、西南一帶地域,菏澤和曲阜、曹縣周邊一帶。
  伊摯,夏末商初人。《列子·天瑞》稱:“伊尹生乎空桑。”《墨子·尚賢》稱:“伊尹為有莘氏女師仆。”在甲骨文中有大乙(即商湯)和伊尹并祀的記載。伊尹是中國第一個見之于甲骨文記載的宰相。伊尹出生后,被有莘國庖人收養。耕于莘野,樂堯舜之道。有莘國,又名有侁、姺、莘、辛,似姓,莘國故城在今山東曹縣西北莘冢集。
  “臺桑”有“悅桑”之釋解是一種愉悅快樂的活動,是在桑樹林里面的娛樂行為。
  《周禮·地官·媒氏》:“中春之月,令會男女。于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
  《月令·仲春之月》記載:“仲春通淫”之時,人們停止工作,紛紛前往大牢祠祭祀求子之神“高禖”,天子、后妃也須參加。入夜,男女皆寢于廟后。
  《后漢書·鮮卑傳》記載:“春季大會,洗樂水上,飲宴畢,然后婚配。”
  這是一種由政令通行的男女自由戀愛的野合,這種方式是在春天二月里的桑樹林里進行。后來的春社也稱為桑社,就是讓生殖繁盛,是生殖崇拜的實施,“春情”一詞也是由此而來吧。
  這野合之風沿襲甚久,東漢末年的僻遠之地仍有“野婦覓夫”的習俗,如“曰南有野女,群行覓丈夫……裸袒無衣服”。
  河南洛陽發現墓門壁畫繪有“一裸體女子,橫臥樹下,形象繪制得既逼真又頗生動”。在四川成都發現的東漢墓中壁畫上,一女子將衣掛于樹上,棄筐于一旁,男女裸體在樹下野合,甚至有幾個男子在一旁排隊等候。
  據《史記》記載,夏王朝開國之君啟,乃大禹在涂山“臺桑”的桑林里與一女子野合而懷。漢代曾有“臺桑之會”的石刻,大禹作餓虎欲撲狀,塵根雄起,成一觸即發之勢;那女子仰面披發于后,張臂屈腿以待。畫面清晰可見,類似一幅十足的春宮畫。楚國大夫屈原,在他《天問》里還問個不休:“焉得彼涂山女?而通之于臺桑?”屈大夫是不是問,像個老農的大禹,見到美女急不可奈地把她做了?
  《史記》記載:“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禱于尼邱,得孔子。”
  《經·桑中》曰:“爰采唐矣?沫之鄉矣。云誰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爰采麥矣?沫之北矣。云誰之思?美孟弋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爰采葑矣?沫之東矣。云誰之思?美孟庸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詩經·鄭風·野有蔓草》曰:“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邂逅相遇,與子偕藏。”就是這樣描寫和歌頌野合的。
  《周禮·地官·媒氏》中得知春秋戰國之時,每年仲春之月是不同姓氏男女歡會、郊外野合的特殊日子,每年的仲春(周歷二三月間,夏歷十二月至來年一月間,今公歷一二月間)男女去郊外某些特定地點歡會、野合。
  《墨子·明鬼》:“燕將馳祖,燕之有祖,當齊之社稷,宋之有桑林,楚之有云夢也,此男女之所屬而觀也。”可見,各國都有類似的男女私會的地方,祖、社稷、桑林、云夢……不一而足。
  《老子》:“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春臺”,即“陽臺”,男女交合之所。“享太牢”是食,享用豬、牛、羊肉,“登春臺”是色,是享受節日里的自由性生活。老子也把它作為眾人享受生活、生命的一個正當的形式,一種快樂幸福的方式。
  《淮南子》中記載:“桑林者,桑山之林,能興云作雨也。”說的是桑林在遠古時代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提供男女自由交合的場所。每到春暖花開時節,先民們在桑林中圈地筑臺,讓青年男女在其間自由歡愛,歌唱情歌,模仿性愛舞蹈,崇祭生殖神,直至發生關系,形成了叫作“春社”的千古民俗,并把“太陽神”在人間降臨的這個季節命名為春天。
  從遠古遺留下來這種男女野合習俗被稱為“高禖”,場地稱“桑林”。春秋時期各諸侯國都有專用場地,如燕之祖、齊之社稷、宋之桑林、楚之云夢,這些地方與魯國的“閟宮”以及后來衛國的“桑間”、“濮上”等地名一樣,都是由古老的“高禖”習俗演變而來的保存在各諸侯國的男女野合之地。
  大禹是在“空桑”林里“高禖”和涂山氏野合而生啟。這個地方應該是在古青州之地,也就是少昊氏孺顓頊居地“窮桑”,也就是古青州的代稱。
  狐是很聰明的動物,狡猾多疑,機靈善變,多有貶義。《封神榜》上有附身妲己的“九尾狐貍精”,還有巫婆也以供奉狐仙為名惑媚鄉民。《朝野僉載》載:“唐初以來,百姓多事狐神,…當時有諺曰:無狐魅,不成村。就是現在的今日,據筆者所知,鄉民還是多有供奉狐仙的。
  屈原《九章·涉江》載:“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
  《禮記·檀弓上》載:“狐死正丘首,仁也。”
  《說文解字》:狐,祆獸也,鬼所乘之。有三徳:其色中和,小前大后,死則丘首。
  狐死必首丘,是否寓意了大禹東巡狩而死的事?筆者認為有這個象征。《史記·夏本紀》載:“十年,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此處會稽非是今時浙江會稽,應是東蒙山(龜祭山)。不就是他回家鄉而未到達而中途而逝么?他的家鄉就是青州之地。現在的山東有高密、禹城、文登、黃河、濟水、泗水、汶水都與他有密切的關系。
  從過以上文史資料看出來青丘就是青州的代名詞,九尾狐涂山氏就是在營丘一帶,現今的維坊昌樂及周邊一帶區域,和斟尋古國區域相同,也就是說明大禹的家鄉就在這一地域。
  青州的名稱由來,是有根源的,任何地域的名稱都是當地有一個標志性的物體或者事件當作稱名的依據,青州也不例外,在淄博、維坊一帶有太古時期的地殼造山運動的死火山口,如云門山,(云門山在古時很出名,馮夢龍的白話小說《醒世恒言·三十八卷·李道人獨步云門》,就是依它寫成的。)昌樂火山口遺址,這些火山口,在地上如山丘,色青黑像涂上了漆,這就是青州名稱的來歷,也是涂山名子的由來。
  東岳雨石公丕剛撰文
  二零一九年農歷四月二十四日十六時
  審核編輯:沁芳閘   精華:沁芳閘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在大山里看雨

下一篇: 《 徜徉七彩玉谷(散文)

編者按:
散文主編   沁芳閘: 如今,快餐文化橫行,愿意花大量時間,認真負責的去研讀一部分歷史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希望,這樣認真的文字能讓更多的人看到,不求喜歡但愿通過這篇文字更多了解一部分史實。

執行站長   吟湄: 顧頡則先生說:歷史是層疊構成的。經歷的時間愈久,古史的歷史越長。這是歷史觀,也可作神話觀看。爬梳史料的樂趣在于透過時間的風塵,追摹祖先的印跡,從而觀照自身。耐得住寂寞,方得大成。拜讀了。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 吟湄

    問好

    36天前

    回復

  • 沁芳閘

    詩經里對這樣的描寫真的很多,直白中帶著點可愛、生動。

    37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