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在大山里看雨

作者:笑君    授權級別: B    精華文章    2019-05-27   點擊:


  來到大山王村一個多星期了,沒下雨,空氣燥燥的。氣象預報老說有雨,卻總也落空,并未看到有下雨的跡象。
  今天早上,雖未看氣象預報,但看天氣的情形,知道要下雨了。早餐后,在房間里整理東西,準備出門哩,雨來了。先是一點、兩點的滴嗒著,接著呼啦啦地下開了。而且,來得快,來得猛,是始料未及的。
  大山里的雨,雖已不是第一次遇見,還是感覺很新鮮,很滿足。
  立馬,我放下手中的一切,站到房間門口的陽臺上,要好好看一看這山里的雨。怪了,這雨明明下得很大,雨水落地的聲音,也聽得清清楚楚,卻看不到雨點,更看不見雨絲。若不是雨蓬檐口的水直泄如瀑,還以為是自己弄錯了呢。
  原來,放眼望去,對面便是滿目青山。這山,似乎離我很近,一伸手,就能摸得著樹木的枝頭和葉子。雨點再大,雨絲再粗,都被青翠蔥蘢的顏色給埋沒了。耳邊有雨的聲音,眼前卻見不到雨的飛舞,真的是太神奇、太微妙了。
  為了求證聽覺與視覺的正確與否,我轉過身來,從兩棟樓之間的縫隙里,向房間背后的古樹林看去。古樹林與我近在咫尺,但樹根依附的峰巒,還是高過房間的脊頂好多好多。我要看雨、看樹,須要抬起頭來,仰望。
  古樹林里的樹,都是幾百年以上的老樹了。好在沒有風,在雨中的樹,也是穩穩重重的。只見它們一動也不動,莫莫的,就像雕塑似的。空中像是有個大大的漏斗,將雨絲直直地潑下來,澆到挺撥的樹梢上,樹梢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表示。雨點落到伸出來的樹葉上,樹葉懶懶的,似睡得正香,雨來了,正好滋潤著它們夢中的饑渴哩。
  可能是距離的原因,眼前的雨絲是清晰的,就像一條條銀色的線,不間斷,無縫隙,肆無忌憚的糾纏在空間與綠色之中。
  我低下頭去,看一眼地底下。呵呵,地面早己是河湖一片,水順著地勢,卷著落葉,捎著灰塵,滾滾而去。村子里的每一條巷子,每一個拐角,瞬間成為溪流。
  我感興趣的,是這雨。就雨的形態看,給人的感受,與我經歷了幾十年的,鄉村的雨,城市的雨,沒什么兩樣。但是,這雨在大山里下起來,周邊的環境是異樣的,感覺特別的新鮮,特別的精彩。
  對面的山,層巒疊嶂,茂密蔥籠。山頂與天緊挨著,幾乎沒有縫隙。山腰里,有新修的水泥路,穿峰越澗,連接著山里與山外。可是,站在我的位置上,只能感覺路的存在,卻根本看不見路的端倪。山腳下,一幢幢徽派格調的小樓鱗次櫛比,高低錯落,很是美觀。白色的墻壁,綠色的山坳,形成鮮明的對比,顯得尤為突出。
  雨中的山,近處,是綠色的,綠得鮮活,綠得沉靜,綠得無與倫比。遠處,則是青色的,即便有些朦朧,卻也能看得出,那是一種幽雅閑適的景觀,如同一幅畫。
  山腰上,山坳里,不論是什么樣的樹木枝葉,都在做著一樣的工作——造霧。這霧,就在樹木的梢頭之間,就在枝葉的縫隙里,一絲絲的,一簇簇的,生發著,蠕動著。然后,漫漫的聚積,輕輕的游離,漸漸的上升……
  這霧,先是白色的,當匯攏成一個組團時,便變成灰色的了。接著,就變成了烏色。這時,它們己不滿足于只在叢林里活動,要尋求新的朋友,要結成更加牢固的同盟。于是,它們登天了,成為天的一體,成為奔騰不羈的流云了。
  綠色的樹,青色的山,白色的霧,烏色的云……都是在雨中誕生的、幻化的、升級的。這一切,只有在大山里可以看得見,也只能在大山里才能盡情的享受。
  家里人來信息說,合肥今天也下雨了。我忽然意識到,這大山里的霧,大山里云不是白造的,它有任務,是在為我們的家鄉送雨哩!
  太太高興了,說:“我來時栽的菜有救了,可以安心的睡覺了喲!”
  早年間,我生活在鄉村。后來,又生活在城市里。鄉村也好,城市也罷,都是在丘陵地區,只有連綿不絕的土崗塘壩,沒有山,看不到直立起來的滿目蔥籠。天雖高,卻云輕霧淡,時不時的,還有煙塵的困擾。想要看藍天,得尋著機會,得等待好日子。
  鄉村的雨常下,下小了,沒有任何感覺。下大了,地上滿是泥濘,弄得人無法走路。
  城市的雨也很多,也能將雨下成絲,直撲高樓大廈。但是,雨只能壓住心頭的一絲焦慮,卻感受不到多少意。
  我呆在大山里,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卻是滿目的鮮活,全身心的舒暢。
  ?????????
  2019年5月25日寫于池州大山王村來蘢山腳下
  審核編輯:沁芳閘   精華:沁芳閘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散文主編   沁芳閘: 城市里看雨、山間看雨,和水邊看雨自是不同的。在作者眼中大山里看雨是滿目的鮮活,連霧氣都會歡唱著跳舞,那才是對生命的禮贊。累時去山間看看大雨吧,感覺疲勞會一絲絲慢慢離去。開心時去山間看看大雨吧,好好收一收心神,感受山川之博大自己之渺小。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