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游記異聞

大江南北一片天

作者:笑君    授權級別: B    精華文章    2019-05-16   點擊:


  銅陵、樅陽,分置在大江南北的兩個臨江而居之地,只不過一個是市,一個是縣,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
  有幾位樅陽籍的文友,聚會過幾次,酒喝得痛快,聊天卻聊得不好。因為,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J君,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是著名的校園人。H君,古文學造詣很深,專攻古典詞。他倆說話,地方口音太重,沒有普通話的成份。聽他倆說話,感覺是在聽外語,幾乎一句也聽不明白。
  有意思的是H君,還喜歡找我說話。經常是他說了半天,我一句都不回,只能用眼睛看著他,偶爾的點點頭,表示附和、贊成。其實,他說了什么,我根本就沒聽出來。卻又不能說不知道,看著他是尊重,點頭算是對他的回答。
  每次聚會后,我都要呆想一大會:難道樅陽人說話都是這個樣子,他們說的是另一種漢語?
  由此,我想著,有機會一定要去樅陽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樣的一方水土。
  五月初,正是清風沉醉,花香滿懷的初夏時節,我付諸行動了。出發前,我又多了一個想法,樅陽現在歸銅陵管轄,何不從江南到江北的走一趟呢!
  于是,先去了銅陵。
  銅陵,因銅而得名,以銅而興市。素有“中國古銅都,當代銅基地”之稱。采冶銅的歷史始于商周,盛于漢唐。新中國的第一爐銅水,第一塊銅錠就出自銅陵。因此,銅陵名滿九州,享譽世界。我幾次南下北返,都從銅陵經過,卻未能駐足一看。對銅陵,是只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頗為遺憾。
  如今的銅陵,己是長江中下游、皖江的重要城市之一。城市建設,人民生活自不必說。我最想看的是“銅陵博物館”,“銅陵國際銅雕藝術園”。因為,這兩個地方才是記錄和表達銅陵文化的最佳之地。
  銅陵博物館,以其豐富的館藏,全面展示了銅陵地方特色的青銅文化,分《蜚廉折金》《銅地初曦》《礦冶遺韻》《青銅遺珍》《吳楚爭雄》《當代銅工藝》等6個部分。采用現代高科技展示的方式,模擬采、冶、鑄銅的場景,史料詳實,人物逼真。還有260余件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銅器,以及80余件當代的銅工藝品。展示手段新穎先進,文化內涵豐富,再現了古銅都三千多年悠久燦爛的歷史遺韻。
  可惜,此次來銅陵依舊是趕著時間走的,沒能走進博物館,只得找了相關資料,填補一下心底的渴求。暫且把有限的時間放在“國際銅雕藝術園”上,這里展示的是2010年中國銅陵國際銅雕藝術節收集的精品之作,是銅文化的濃縮。
  中午12點左右到達銅雕藝術園,太陽正在頭頂上。當然,此處為臨江之地,清風習習,氣溫便不是很高,讓人感覺心曠神怡。車在“國際銅雕藝術園”的銅碑前停下,駐足觀賞了一會,便向園中走走。
  整個藝術園分為中部集會區、南部文化區、北部休閑區、西部濱湖休閑等四個功能區域。其景點由主景、次景、輔景組成。中心廣場的圓心處,是一個巨型銅雕“青銅之魂”,以抽象、富有動感的造型充分表現了“銅都精神”,也是藝術園的主題。對于園區里的重多設施,我并不感興趣,想看的是那些銅雕藝術品。
  看到的第一件作品叫《親銅時代》,是用很多根銅管排列組合成的一個整體,向天而立,直指青云,就像一叢才冒出來的竹筍,中間的最高,四周稍矮些。我看了半天,不知其意,恨自己才薄學微,眼界短淺,讀不出內含,只得悻悻離開。當我在念念不舍之中,轉回頭再看一眼時,忽然覺得,這不就是一團火嗎,是從地底下噴出來的地之火,是火爐中爆發出來的,最原始古老的人間之火。我似有所悟,作者要表達的是千百年前的第一爐燒銅的火,是華夏民族掌握冶銅技術的一個象征。
  又看到的一件作品是《夸父追日》,從遠看,就像是火山巖堆積起來的一個石垛子。只不過是作者把石頭一層層的疊加起來,形成一個造型奇特,似山,不是山;似火又未成火的固體,就像是被水沖擊了千萬年而形成的,一級一級磊積起來的石涯斷層。其實,那是用銅打造的,講述的是一個古老的神話故事。讀這樣的作品,可真是不容易喲。只有認真地看,細心的揣摩,才能明白大致的含義。如今的時代,我們當然不需要去追趕太陽。但是,我們需要追求光明,需要探求更多的未知,需要發揚光大夸父的精神。
  還有一件作品很怪,若不留心,還以為這地上怎么無端的冒出了幾塊大石頭,橫七豎八的躺著,影響人走路嘛,豈不礙事!可是,當你駐足停下,認真地想一想,便恍然大悟了。原來,那是用銅做成的石頭,放在那,看似無規則,卻是有講究的。古時,我們的祖先最早是用銅做鏡子,以鏡照人便可以……
  公元前643年,也就是大唐貞觀17年,直言敢諫的魏征逝去了。唐太宗很難過,說:“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知道了這個故事,也就不難明白作品的主題了。作者別出心裁,以銅為石,以石示人,就是要告訴我們別忘了“以銅為鏡”,“以史為鏡”的史實,真的是振聾發聵喲。
  銅雕作品很多,我不能一一細看,因為要過江北上。但是,在走之前,我要找個人說句話,聽一聽江南人的口音。正好遇到一位保潔的大姐,我問她:“大姐,這個園子里什么時候建的?”正在忙著掃垃圾的大姐抬起頭,帽子、口罩、圍巾包裹著整個頭,只看見兩只眼晴,分辯不清年齡。她想了一下,說:“哎喲,你這一問,我還真是一時想不起來了,反正有好幾年了吧”。說完,一轉身又去干她的事去了。
  一口正宗的江南口音,軟軟的,有很長的拖音,卻又有一絲普通話的味道。我未全懂,但基本明白她說的意思。
  跨過銅陵長江大橋,在橋北的橋頭堡處,轉了一個360度的圈,然后而西,駛入G347國道,便可直達樅陽。這條道,從路況看應是才維修過的,雙向四個車道,中間有隔離欄,跟高速差不多,即便有很多道口,但安置的只是閃爍的黃燈,是為今后發展預留的,不影響通行。導航的距離有近100公里,限速80碼,實際跑起來也就一個多小時便到了。
  過去,我只知道樅陽在江北,處于銅陵與安慶之間,還知道有個“旗山漢武文化生態園”。于是,導航就直接定在這個點上了。
  下午兩點多一點,便到達了導航的終點。可是,從路兩邊新起的高樓大廈便看出,這里是城市新區,也就是說老城區還在里面哩。來一次不容易,不看看老城區,就等于沒來。我沒有多想,順著眼前可以延伸的道路,向縱深駛去。
  也就三五分鐘吧,進入老城區了。因為,沒有在地圖上察看一下,駛過了幾個紅綠燈,也不知道是到了什么地方,依舊向前方駛去。直至,看見蓮花湖公園,而且,一眼看去規模不小。我在路邊停下了,看周邊的建筑以及機關單位的標牌,我知道,這里應該是樅陽鎮的中心了。
  在此之前,幾乎沒有留意過樅陽,故,樅陽在我的心中是個空白。
  樅陽,古稱宗子國,西漢時置縣。因縣城后山多樅木,城位于山南,故名樅陽。漢武帝南巡至此,射蛟于江中,留有射蛟臺在達觀山之巔。
  蓮花湖素有“小西湖”之美譽,亦稱“蓮花池”,居縣城中心位置,周圍環繞白鶴、摩旗、鳳凰諸山。群山逶迤,諸磯星羅,碧水漣漪,林木蔥蘢,給樅陽增添了幾許湖光山色之美。
  據《安慶府志》載:蓮花池是大清康熙朝侍郎方靈皋的祖業。靈皋便是方苞的字,他晚年號望溪,桐城人(今屬樅陽),官至禮部右侍郎。方苞自幼聰明,4歲能作對聯,5歲即可背誦經文章句,6歲隨家由六合遷到江寧居住,16歲隨父回安慶參加科舉考試。24歲至京城,入國子監,以文會友,名聲大振,被稱為“江南第一”。是桐城派散文的創始人,與姚鼐、劉大櫆(曾在蓮花湖南岸的白鶴峰筑學堂授徒教學)合稱桐城派三祖。
  古時的蓮花湖,風光秀麗,魚蝦鮮美,景物宜人。清人王灼曾作《十五夜觀蓮花池放燈》一,贊曰:“瓊枝火樹夜光寒,照徹蒼崖碧水間。五色蔥蘢開蜃市,萬花攢簇擁鰲山。風生錦幄聽仙吹,月隱紅綃想玉環。別有飛橋塵劫外,星虹縹緲未能攀。”
  歷史上,蓮花湖還是軍事要地。元朝末年紅巾軍徐壽輝部將趙普勝建水寨于蓮花湖,元至正十九年(1359),朱元璋命廖永忠率師攻打,破趙普勝營寨。清咸豐年間,清軍與太平軍曾兩次激戰于蓮花湖水寨。
  1949年,解放軍渡江時,國民黨殘匪占據湖邊白鶴峰天險負隅頑抗,解放軍戰士機智勇敢,一舉突破險關,解放了樅陽古鎮。中線渡江指揮部舊址就在古鎮正大街,是一座融革命紀念地與古建筑為一體的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是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全民國防教育基地。
  21世紀初,由于工業發展,人口增加,昔日青碧的蓮花湖不再,湖水變灰、變黑,繼而發臭。從2008年開始,樅陽縣將根治蓮花湖列為民生工程,清理了湖中大量的淤泥,將湖西的縣醫院整體搬遷,興建了污水處理廠,并在湖周邊埋設排污管道,讓廢水、污水不再流入湖中。同時,對沿湖的夜宵攤點進行集中整頓,使蓮花湖獲得了新生。
  我們從湖濱路入蓮花湖的北大門,跨過一灣孔橋,便是“風舉花荷廣場”。西側,經過湖心棧道,直達“方苞讀書處”。東面是一座小山,站在山頂上,可縱覽蓮花湖的全貌,城在湖之外,島在湖中心。城里,高樓大廈,接踵相連,與天銜接,與云作伴。島上,陽光明媚,清風徐來,亭臺樓閣,茂林修竹,互掩互襯,一切都滲透在綠水輕波之間,美不勝收。
  在“風舉荷花廣場”上,我看到了一群上了些年紀的人,正在整修、維護草坪。干這樣的活似乎很輕松,有說有笑的,就像是在聊天。我在他們的不遠處停下來,就是想聽聽他們在說什么。可惜,我一句都沒聽懂,發聲、尾腔幾乎與J君,H君是一樣的。我似乎明白了,這就是一方水土滋潤出來的鄉音,與銅陵人的話言差不多,卻有自己的特色,豈能是我這個外鄉人能聽懂的。我也更加明白了,J君,H君雖然離開這片土地很多年了,可他們的根就深深地扎在這里,鄉音怎么可以隨便更改呢?
  離開蓮花湖公園,便直奔“旗山漢武文化生態園”。旗山,又名幕旗山。南臨長江,遙望九華,東接羹膾寨湖,扼長江險要,覽江渚勝景。如今,開劈為文化生態園,正是借助了漢武帝射蛟江中,東吳呂蒙設寨抵抗曹操80萬大軍,解放軍謀劃渡江等諸多的文化留存,才形成了長江北岸的又一名勝景觀。
  我們沿著上山的臺階,拾級而上,沒走多遠便看到一座四角亭子,名曰“惜抱亭”。據說清代大文學家,銅城派集大成者姚鼐的書齋稱“惜抱軒”,后人也稱姚鼐為“惜抱先生”。姚鼐有一對聯:“家居北苑春山里,人在南華秋水間”。于是,旗山上便有了這個亭子。
  繼續向山頂攀登,踏過幾十個臺階吧,又看到一個四方形的雙層亭子,牌匾為:勉成國器。兩邊亭柱上有楹聯曰:奧學丕天懿文華國,清機昭理大業鎮浮。是清代大學者吳汝綸創辦桐城中學時題寫的。此亭便叫“國器亭”。
  當我站在國器亭二層的南側,放眼望去,忽然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激動。眼前是浩渺如帶的長江,自西向東,滾滾而去。而江水又隨著一條支流,直接與樅陽小城相連。可以這么說,樅陽鎮,其實就是長江邊上,河湖港叉中飄浮著的幾個如同明珠似的小島。小城既在江邊,又在綠水涌動的浪濤之間。
  我恍然大悟,這里是浸潤著長江之水的寶地,位置得天獨厚,文化底蘊更是無與倫比。也因此,才留下無數古人的足跡,才誕生了如此之多的民族精英。
  抬頭看一下天,天被亭子的頂給擋住了,再看一下亭子底下,旗山似乎與蓮花湖,與長江,就在咫尺之間。難怪漢武帝能在此張弓搭箭,一舉完成了千古輝煌,還有呂蒙,還有我人民解放軍……
  一轉身,向東方看去,眼前顯現的是池州長江大橋,如帆似的斜拉長索橫跨在一條白練之上,其雄偉,其壯觀是無法用文字可以表達的。但是,我知道,尋著長江往東走去,便是銅陵。如今,樅陽與銅陵,一衣帶水,南北相應,頭上頂著的是一樣廣闊而高遠的藍天。
  2019年5月9日寫合肥翡翠湖畔
  
  審核編輯:落葉半床   精華:落葉半床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散文副主編   落葉半床: 一江跨南北,講銅陵道樅陽,歷史沿襲和現代特色,南北相應的兩座城,在同一片藍天下,展現不一樣的風采。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