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首夏時節下江南

作者:笑君    授權級別: B    編輯推薦    2019-05-09   點擊:

  一、感悟高速
  我不喜歡在節假日里出門,尤其是像“五?一”、“十?一”這樣的重大節日,出門,無疑是自找苦吃。很多人平時工作忙,家務事多,只能乘著節假日走出家門,到那些不熟悉的地方去走走看看。可是,中國人多,到哪里都是人頭攢動,幾乎找不著清靜的地方了。
  今年的“五?一”有四天假期,兒子不上班,孫子不上學,我是可以“偷”得幾日閑的了。便想著,不能將這幾天給浪費了吧。正好,太太老年大學京劇班的同學們組團去繁昌,與當地的老年大學“票友”搞交流活動。于是,便有了這次在首夏時節下江南的機會。好在,清風習習,陽光煦煦,還是適宜出行的。
  清晨,六點左右便動身,鎖定目標,自己駕車,其它的便不用擔心了。因為,行程不遠,且又是熟悉的路。心想著,從錦秀大道起步,經金寨南路,只要突破了明珠廣場這個“瓶頸”,上了高速,便可以絕塵而去。
  殊不知,還真的不是那么回事。上得合肥繞城高速,才跑了幾公里,便遇著修路了,過了合肥南站,才可以正常通行,我舒了一口氣,開始加速。到了我們這個年紀的人,一般是不愿開快車的,但我依然開到了100碼,有時還朝上一點。看著路兩邊飛馳向后的樹木、花草,分享著高曠的藍天底下的田野、阡陌,一派綠意盎然,顯得寧靜而又鮮活,感覺是愜意的。
  但是,我高興得過早了,出了繞城高速,便進入合蕪干線。不曾想,這條路也在維修,只有半幅路面,兩個車道可以通行。整個路段都限速,最低限速40公里,大部分限速也只在60與80公里之間。車子跑不起來了,路上集聚的車子便多,隨意變道,隨意超車,隨意加塞等種種不良現象,屢屢發生。
  我雖不是老牌駕駛員,也有近30年的駕齡,開過多種型號的車,自我感覺駕駛技術不是太差。可是,在這樣的路上跑,還真的有點害怕。我只想跑在行車道上,不輕易占用超車道。即便要超車,也是提前打開方向燈,明明白白的告訴后面的車,我要超車了。一路上,總是想著和前車保持百米以上的距離,卻無法做到。那些膽大的,技術好的人生猛得很,時刻想著要超越一切車輛。在如此狹窄的路上,根本不給你留有思考的余地,像一頭發怒的獅子,還沒等你反應過來,就從你的左側門邊呼嘯而去。正在發愣呢,右邊,應急車道上也有不要命的超上來了,乘你不備,一把方向就飆到你的前頭去了。
  修路的戰線拉長了,就免不了要經常變道,本來是在左側道上,沒跑多遠,又變到右側道了,接著還要轉進左道。就這樣來回的變,每一變,都要轉一個彎。盡管路邊有限速的標牌,可絕大多數的車是不遵守的,絕對的超速了。汽車在高速運行的狀態中,要突然轉彎變道,真的是危險極了,若是制動不及時,無緩沖,追尾、相撞將不可避免。一句話,不容你多想,也不管你是否被嚇出了一身冷汗,這高速就是這樣的讓你心驚膽顫。
  當然,修路是必須的。車多了,擁擠了,路便容易壞,不擴容,不維修是絕對不行的。今天,我跑著艱難,卻是為了明天的通暢與舒緩。
  有一點我總是想不明白,為什么非要搞這樣的“假日經濟”呢。人們平時工作忙,只有到了假日才能有空。于是,出門旅游都一窩蜂似的集中在那幾個固定的時段,公路超負荷,景點超負荷,旅店超負荷,就連WC都超負荷。這樣,真的很不安全,發生事故是在所難免的。為什么不想辦法改變一下,把要出行的人流,分散到360天呢!
  過了巢湖,轉頭向西,便進入巢黃高速。忽然間,就像是抬腳踏進了另一個世界。這條高速,可能才修好剛投入使用的吧,路面嶄新,像鏡面似的。標線清晰、醒目,沒有一點污垢。路兩邊的設施,似乎在告訴我:歡迎你,新來的客人,別急,放心的跑吧,這路好著哩!
  還怪哩,車上的“電子狗”居然叫得少了,是我遵守交規,還是限速管制等設施根本就沒有安裝呢?
  還有,這條路上車輛很少。是無人知道?還是前方的城市太小,不入人的法眼。總之,在這樣的路上跑,才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高速。我不由得加大了油門,不知不覺中,車速上升到120碼。當然,我的座駕是紅旗H7,配置高,車身長,體量沉,跑到這樣的速度,才是她的最佳狀態。噪音小,小到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轎子很穩,坐在駕駛艙中,就像是呆在一座背山面海的別墅里,聽著窗外的風聲側耳飛去,看著前方的路被紅旗納下。那種感覺,才是真正的暢快、愉悅。
  二、漫步繁陽
  在巢黃高速上一路狂奔,跨過蕪湖長江二橋,便到達繁昌了。
  此行,我是陪著太太來的。下午,她們便進行“票友”的活動,我是可以去,也可以不去的,為了給太太鼓勁,還是去了。然而,第一次來繁昌,心中還是想著要利用在這里的時間,領略一下江南的風情。中途,我悄悄地溜了出去,到小城的街頭散步去了。
  繁陽,繁昌縣政府的所在地。當我漫步街頭,放眼四顧,有些好奇。這里就是大江的南岸,幾乎能看到千帆竟發的壯觀景象。側耳一聽,還能感受到“滾滾長江東逝水”的聲音。而小城的三面卻又都是山,尤其是濱江的一帶居然是連綿不絕的青山。
  小城就在山腳下靜臥著。萬千年前,先人在此安營扎寨,筑城興業,真是太有智慧了。依托大江,便有了生命的源泉;有青山圍合,心理上就放置了一道安全的屏障。而留下東北一隅,則是讓清風和陽光毫無保留的浸潤著這片沃土,給小城奉上了和諧與溫暖,給人民帶來了快樂與希望。
  繁昌古稱春谷,西漢時始建縣,后被并入他縣。東晉初年,于春谷之地建立繁陽縣,因避繁陽公主諱,又復為繁昌縣,直至今日未再改變。
  江山易改,小城依舊。時代的變遷,提供的只是發展的機遇。新的世界,己不必再考慮避誰的諱了,如今的這里就叫繁陽。
  曾經,無論是叫春谷,還是叫繁昌,規模一定很小。就我走過的峨溪路、金峨路、安定路、迎春路、沿河路等幾條路,或者叫街道來看,應是小城的中心區域了。即便,這些路的名字是后來改的,有了些現代的氣息。但是,從道路的規置,建筑物的格局上,依舊能看到歷史演繹,時代更疊所遺留下的痕跡。
  一個地方,一座城市,古老與新興,落后與繁榮,都是與政治、經濟的發展分不開的。新中國的建立,改革開放的持續推進,讓繁陽與全國各地一樣,有了穩定的基礎,有了發展的機會,有了更上一層樓的條件。
  當我漫步到渡江大道、華陽東路、龍亭東路、政務區一帶時,就像是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看到了新的天空。道路整齊劃一,標識清晰,設施齊備。更加不同的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聳入云端。教育、金融、商場、通訊、賓館等各種各樣的服務機構應有盡有。無論你怎么看,都不像是個小縣城,與蕪湖、合肥有什么區別?
  我們下榻的繽紛大酒店,地處峨溪河南岸。第二天清晨,我和太太走出酒店,從沿河南路跨過峨溪路橋,直接步入沿河北路。走著,走著,忽然聽到有什么東西敲打的聲音飄來,尋聲望去,聲音來自河底下。我走到路邊,扶著防洪墻,看到河對面的岸上,濱水的河堤旁,有幾個女人拿著棒槌在洗衣服,棒槌敲擊著石頭上的衣服,發出的聲音,雖單調,卻帶著河谷里的回響,聲音悠揚而且清脆,我的心中忽然生發出一絲激動。
  隨著城市建設的推進,城市規模在擴大,樓越來越高,人都懸在了半空中,哪里還能看到河邊的浣衣女人呢!
  在我的記憶里,至少是三四十年前吧。我的故鄉,一個鄉下的村子里,女人們都是在池塘邊洗衣服的,棒槌聲便是伴著生活律動的音樂。
  二十多歲時,我居住在縣委機關的大院里,院子的中間也有一口水塘,堤埂雖是泥土的,可塘里的水卻清澈的能照見人。干部的家屬們,也都在塘里洗衣服,一天到晚,棒槌聲不絕于耳。后來,那個水塘廢了,再也見不到浣衣的女人了,哪里還能聽到棒槌聲呢。
  今天,在大江南岸的小城繁陽,看到了,聽到了,豈不令人高興!當然,我高興的不僅是聽到了棒槌聲聲,而是看到了能夠浣洗衣物,盛著一灣清流的河。
  峨溪河,不長,只有27千米,因為有了這條河,繁陽小城便多了幾分秀色,繁陽的人民也才多了一個可以活動的空間。
  峨溪河,又叫南門河,顧名思義,若干年前,這條河應該是在小城的南部。如今呢,它己處在小城的中心,將源自范沖水庫的一灣綠水,經上峨橋,穿繁陽而直下漳河,最后匯入長江。
  峨溪河,又是季節河,枯水期長,只在汛期時才狂波洶涌,而且水質較差,還有很多危害。然而,枯水時期,水少,河床底下只如一條小溪。可是,兩岸的工礦企業、機關,卻將所有的廢水盡皆傾入其中,加上淤泥堆積,到了2000年左右,整條河己面目全非,就如同一首打油說的:“六十年代淘米洗菜,七十年代洗衣灌溉,八十年代水質變壞,九十年代魚蝦絕代,兩千年代黑臭難耐。”
  自2008年起,地方政府開始投入大量的資金,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對峨溪河進行了徹底的整治。現在,裁彎取直了河床,清除了陳年的淤泥,磊砌了兩岸的護坡,還做了防洪墻。防洪墻外,重新修建了河南、河北兩條路。路邊設置綠化帶,栽植了樹木、花草,使得曾經的“臭水溝”變成了綠水清瑩,樹木成蔭,鳥語花香的城市翡翠。
  能聽到棒槌聲,是我的造化,更是繁陽人民的榮幸。
  我們又從沿河北路,跨過一座吊橋,向沿河南路走去。一路上,與我們擦肩而過的,大多是漫步、跑步的男男女女,雖不與我們搭話,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讓人感覺很有情趣。橋頭、河邊、街心公園里都是晨練的人,有做操的,有跳舞的,有打拳的,有耍劍的……其動作招式,其神情形態,皆是安祥寧靜的,沒有一絲一毫的焦躁與不安,感覺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走著,看著,太太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感慨:真是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喲。
  三、領略國粹
  京劇,國粹也。
  京劇,是由徽州、安慶,或者說是皖南人的徽劇演變而來的。因此,皖南人大多喜愛京劇,而且還會唱京劇。繁昌地處蕪湖西南,與徽州、安慶不遠,京劇在這里同樣是眾多人喜聞樂見的劇種之一,會唱的人很多。
  太太她們老年大學京劇班,選擇到這里來進行“票友”互動,既是交流,也是學習。
  繁昌縣老年大學就座落在峨溪河北岸,與我們下榻的賓館僅咫尺之遙,步行幾分鐘便到了。這是一個獨立的院落,一幢五層的大樓,全是老年大學的活動空間。
  下午三點,活動正式開始,采取客方、主方人員交叉互動的形式進行。我看了一下演出的節目單,很豐富,而且都是名家的經典段子。有《三家店》《霸王別姬》《金盆撈月》《二進宮》《梨花頌》《春秋亭》《白帝城》《花燭夜》《上天臺》《紅娘》以及現代京劇等三四十個之多。
  我入場的時候,已開始唱起來了。是太太她們班的一位大姐,正在唱《霸王別姬》。這位大姐60多歲了吧,學唱京劇也不過一兩年的時間。但是,做派瀟灑,手眼靈活,唱得聲情并茂。
  我對京劇不是太懂,聽不出好賴。像我這樣屬于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出生的人來說,接觸京劇是從“樣板戲”開始的。記得我讀小學、中學的時候,不僅經常聽“樣板戲”,還唱“樣板戲”。那時,我們唱“樣板戲”,就跟唱革命歌曲是一樣的,只講革命的熱情和需要,不論是不是京劇。
  今天,聽她們唱正宗的京劇,尤其是在京胡等樂器的伴奏之下,感覺很新鮮,很有味道。不過,我手頭沒有唱詞可以參考,很多字、詞分辯不出來,也就聽不清楚她唱的是什么。只能感受京劇的腔調,一會急促,一會舒緩;一會兒如山頂撲下來的流水,一會兒又似席卷狂濤的秋風。對于懂京劇的人來說,享受的不僅是詞句的優美,更主要的恐怕是幾百年來形成的,一幫一派的大師們創造便流傳下來的,那一板一眼,一句一段的西皮、二黃的潺潺韻味。
  接下來演唱的是主方,演唱者也是一位女士,只是年齡大概只有五十歲上下吧,著自然的衣服,沒有刻意的畫妝,卻顯得年輕、精干。她唱的是現代京劇,也就是曾經的“京劇樣板戲”《紅燈記》選段《十七年風雨狂》。若按京劇的角色分,應屬老旦。京胡拉起,很長的過門,將曲調由低緩引向高亢,在恰到好處的一個節點上,演唱者的嘴唇微啟,那:“十七年……”的聲音響起了,就像是天籟里傳來的,深沉卻又不失清亮,清亮還帶著急越。一個字,一個音,連貫而又清清楚楚的從她的喉嚨里傾泄出來,不可抯擋,不可抗拒,撞擊著我,撞擊著每一個人的心田。
  剎那間,全場除了她的聲音伴著京胡的聲音,再也聽不到還有別的什么東西了。也就是一兩分鐘吧,全場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鼓起掌來,掌聲之大,掌聲之整齊是始料不及的。
  演唱者沒有停頓,繼續著她的精彩。但她微微彎下腰,點一下頭,以示對“票友”們的謝意。隨著曲調的延伸,我在感受著故事的深入,更在享受著行云流水,活躍騰挪的幽幽神韻。在此之間,竟有幾次熱烈的掌聲響起來。這是對演唱者的肯定,這是“票友”們的心靈在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中產了共鳴。
  后半場,我因為想去看看小城的風景,離開了。太太唱了什么,我沒有聽到。但是,她的基本功不錯,一兩個段子還是能夠拿得出手的。雖拜師不久,與名家不可比,與初學者同臺,自有她的實力。
  晚上,在餐桌上,太太她們班的老師,一邊喝酒,一邊跟他的學生們聊天。老師五十多歲的年紀,中等身材,瘦瘦的,說話語速快,辦事干凈利落,是個性格活潑、豪爽的性情中人。老師是科班出身,現在年紀大了,噪子大不如從前,京胡卻拉得出神入化,真正的大師級水平。
  老師肯定了大家的努力、認真,卻沒有指出哪位唱得好,哪位唱得不好。只是給大家說了一個故事,就是主方那位唱《十七年風雨狂》的那個人。只聽老師娓娓道來:
  從在場所有人的表現可以看出,她唱得真是好。她的老師是我的學生,也就是這次接待我們的負責人。她學京劇有十好幾年了,起初,她連歌都不會唱,哪知道什么叫京劇。但不知是受誰的指點,非要來學京劇。老師就叫她開口隨便唱一句,唱什么都行。她就隨意的叫了一嗓子,是歌,還是戲,別人也聽不出來。但老師聽出來了,感覺他有一副好嗓子,而且低沉、渾厚、有底氣。老師就指定她學“老旦”,其它的暫不要學。給了她一段老旦的錄音,叫她回去先聽、后學,一個月后再來,唱給老師聽。若可以,老師就教,若不行,就不用學了。
  她回去后,按老師講的方法做,先聽,一遍又一遍的聽。感覺聽熟了,聽到腦子里去了,便開始跟著錄音唱,又是一遍又一遍的唱,唱到睡著了在夢里都在唱。
  一個月后,她來唱給老師聽。老師吃了一驚,這還是一個月前瞎叫一嗓子的人嗎!能唱完整的段子,吐字明白,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有京劇的味道,有入戲的意思。
  老師什么都沒說,收下她了。但是,老師依舊叫她唱這一段,指出哪里沒處理好,哪里需要怎么調整。老師拉起京胡,叫她跟著京胡唱,是什么樣的感覺,仔細的揣摩,慢慢的領悟。
  從此,她就這樣按照老師的思路、節奏、次序,認真的學,認真的唱。十幾年過去了,她總共就學了四五個段子,卻把這四五個段子唱得爛熟于心,爐火純青,簡直可以和名家相比拼。
  今天聽到的,就是最好的結論。
  現在的你們呢?同樣要專注于某一項,某一段,不要貪多,更不要什么都學。京劇是多門多派,多個角色。每一項都有特殊的功夫,不深入進去,是學不會的。不能領會和掌握某一門某一派某個角色的內含,就唱不出來,不能成為角。
  當然,大家這個年紀來學習京劇,不是為了成名成角,是為了身心健康,愉悅生活。但是,不能學會幾段,沒有一兩個“絕活”,就等于白學了。
  老師的故事說完了,喝了一口酒,眼晴看著大家。一桌子的人,先是愣了。接著,都不約而同的鼓起掌來,意思很明白,對老師的教誨,心服口服。
  這次活動告一段落,但學習交流便沒有結束,互相約定,下一次的交流互動在合肥舉行。大家的心里,既有了思路,也有了目標。一句話:好好學,認真練,合肥再見!
  我是個旁觀者,更是個外行,老師的理論似懂非懂。不過,道理是明白的。如今,國家昌盛,社會繁榮,各行各業,竟相發展,精彩紛呈。可是,有些人很浮躁,有些事很糟糕。要正本清源,要出成果,就要像老師說的,專注、刻苦、精益求精,才是唯一的選擇。
  2019月5月3日寫于繁昌繽紛大酒店
  
  審核編輯:渭雨輕塵     推薦:渭雨輕塵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結緣《丁香》

下一篇: 《 聆聽一曲《蝶念花》

編者按:
散文副主編   渭雨輕塵: 假日出游,體驗高速、縣城、京劇,收獲還是不少的。而高速路上的飆車者,還有那個只學四、五個京劇段子,卻能夠技驚四座的人,不禁引人深思。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 廣龍霄云

    我是個旁觀者,更是個外行,老師的理論似懂非懂。不過,道理是明白的。如今,國家昌盛,社會繁榮,各行各業,竟相發展,精彩紛呈。可是,有些人很浮躁,有些事很糟糕。要正本清源,要出成果,就要像老師說的,專注、刻苦、精益求精,才是唯一的選擇。

    2019-05-10

    回復

  • 渭雨輕塵

    先生老當益壯,文思泉涌。贊一個!

    2019-05-09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