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游記異聞

坐在水邊的大佛

作者:西涼雪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7-11-23   點擊:


  越往山里走,野菊花的影子就越多,一小片,一小片,若一個又一個藍色的小夢,又若,那從西域走來的大佛,留下一串又一串腳印。
  這是某一年路過大佛時的記憶,這些年,每當想起,心里都會泛過一朵又一朵的小水花。
  那是淺秋季節,田里的莊稼都已收割過了。在一段荒蕪的山里走了很久,沒有看到更多的草,也沒有走到大佛的腳下,只遠遠地看了一眼那個穹隆型的佛窟,模模糊糊看到了大佛的身影。
  后來,又專程去了一次,是深秋時節。大佛所在的小盆地里,莊稼長勢正好,苞谷繁密,株株向上,谷子碩大的穗,謙遜地低著頭,聆聽著佛的教誨。
  沿著庫區的一條小路往里走,一座小小的沙丘上,開滿了一種金色的野花,花朵極為鮮艷,說不上它的名字,若佛的箴言,句句成金。
  湖水清澈,湖面如鏡,天梯山奇特的倒影映在水中,白楊樹葉子金黃,也把倒影投入水中,大團的云朵,從山那邊涌了過來,也把倒影投入水中,使得這片水域成了另一個奇幻的世界。
  慢慢的向大佛腳下走去,一生的路,已經走過一大半了,余下的時光,要慢慢走,用心體會。
  不遠處的村子里,炊煙裊裊升起。山里的時光,總要被別處慢一些,樹葉綻得遲,花開得遲,連人,走起路來,也是慢悠悠的。
  近處的水面上,有野鴨子一家,鴨媽媽牽著頭,六只小鴨排成長隊跟在后面,看不到鴨爸爸,也許,聆聽佛音去了。
  一段幽暗的山洞里,供著十八位至善尊者,每一位尊者,都是世間智慧的化身,尊者各具其態,以不同的智慧,開啟世人的愚妄。
  到了大佛腳下,感到無比溫暖和莊嚴,心里的某一道防線忽然打開,百般糾結,千種憂慮,都在一瞬間化為灰燼。
  站在護欄橋上,抬頭看,大佛的面容,端莊而安詳,微微下垂的眼瞼,目光清澈而悠遠,眉心的那盞智慧之燈,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異樣的光澤。
  佛右臂平伸,掌心向外,似乎要推開世上一切煩惱,又似乎用她的寬厚和仁澤,來撫平世上一切不平之事。
  佛是釋迦摩尼大佛。一千六百多年前,因種種因緣走到了這里。在水邊,她一立千年,任世間云卷云舒,花開花落。每一尊佛的前世,都是一個普通的人,佛之所以為佛,是應為參透了人世的諸般苦惱,放下即天堂。佛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無須精心去處世。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
  佛的兩旁,還有文殊、普賢菩薩,廣目、多聞天王、迦葉、阿難等6尊造像,造型生動,神態威嚴。窟內南北兩壁繪有大幅壁畫。南壁上部為云紋青龍;中部為大象梅花鹿,大象背部馱有煙焰發光的經卷,下部是猛虎和樹木花卉。北壁上部繪有青龍雙虎,中部繪有白馬、墨虎、菩提樹,馬背上經卷閃光;下部繪有牡丹花卉,整個壁畫筆觸清新,色澤艷麗,形象逼真。
  民間有言:張義堡,水湖灘,大佛爺手指麥臍山。
  傳說中,有一位皇王,帥兵征戰到青海,路過西山(麥臍山),在人困馬乏之際,看到一座山寺,便想討碗水喝。一位姓張的和尚,將一碗清澈的山泉水恭敬的遞與皇王。
  皇王端水欲飲,忽見水碗中映出一尊石雕佛像。皇王十分驚詫,抬頭觀望,看見東面太陽升起的山崖上,有一石佛面山而坐,太陽升起后,佛便隱入山中,杳然不見。
  皇王認為此為祥兆,便用心記住了石佛呈現的方位,然后打馬而去。后來,皇王凱旋而歸,回朝后,召集大臣商議佛事,隨后,廣招能工巧匠,在石佛出現的地方開鑿石窟,為佛造像,并且把當初顯佛的山寺題名為石佛寺。
  傳說中的皇王,或許就是后來的北涼王沮渠蒙遜。沮渠蒙遜是匈奴人,史書上稱他“才智出眾有雄才大略,滑稽善于權變”。他生長在一個世代好佛的家里,母親車氏,是西域龜茲國人,龜茲是著名的佛國。沮渠蒙遜自小就受到佛教教育的影響,成為一個忠實的禪教弟子,特別信仰六道輪回學說。
  在他稱霸河西之后,從天竺國傳經過來的高僧曇無讖一到涼州,就受到了沮渠蒙遜特別的禮遇,并請他在涼州定居譯經,而涼州高僧曇曜,也在曇無讖門下研討佛法。公元460年,師賢去世,曇曜繼其職,改道人統為沙門統,繼續主持造像。
  沮渠蒙遜的母親過世后,他思母心切,下令工匠在山寺中為其母親造石像一座。公元429年,蒙遜太子攻打抱罕(今臨夏),結果大敗而歸,太子受傷,不治身亡,蒙遜大怒,認為佛祖沒有顯靈,下令損毀塔寺,驅逐僧人,并大肆滅殺僧眾,高僧曇曜,也差點遭到殺戮。
  一個大雨的夜里,曇曜懇請蒙遜去看母親佛像。蒙遜無意中看到佛像的面容上有淚水流下來,其狀十分的悲凄。蒙遜幡然醒悟,內心十分的自責,重新恢復了為大佛造像的偉業。
  后北魏滅北涼,僧人紛紛外逃他鄉,據說,從姑臧(今武威)近萬戶到平城(山西大同),其中就有僧眾三千多人,這三千多人,實際上就是“涼州模式”的創造者。在山西一帶,他們大修佛窟,開鑿了著名的云岡石窟等許多石窟,其代表作就是“曇曜五窟”,而這些石窟的風格,大都受了天梯山石窟的影響,因此,人們又把天梯山石窟喻為“石窟鼻祖”。
  這便是佛造像的大概經過。
  歷史走到了現在,佛無語的站在水邊,面容安詳,目光遼遠。她的面前,一波碧水,時而波濤起伏,時而靜若處子,世事的變幻,不過是彈指一晃的一段時光而已。
  佛端坐的山,山叫天梯山。山形陡峭,狀若懸梯,山頂有終年不化的積雪,涼州八景之一個“天梯積雪”,便源于此。山體如龍,把一波碧水環在懷中,山不語,水不語,佛亦不語。
  佛的山里,春有百花,夏有涼風,秋有明月,冬天,一場一場的大雪,天梯山沉浸在一片晶瑩的世界里,四鄉的百姓,常來這里拜佛燒香,祈求平安。這里,早就成了人們尋求心靈安靜的一方樂土了。
  佛腳下的村子,叫燈山村。幽靜,和睦。每一年正月十五,當地的百姓都要燃起花燈,鬧社火,耍龍獅,祈求佛祖保佑大地安泰,百姓平安。
  人間一片喧囂,佛靜默不語,以無上的慈悲,注視著這一切。
  水之湄住著大涼州的人、作家趙旭峰老師。知道他的名字,源于對涼州賢孝的喜愛。小時候的鄉村,農閑時節,總有背著三弦子的盲人歌者,走鄉闖寨,唱賢孝曲兒,《小丁郎刻母》、《小姑賢兒》、《白鸚哥盜桃》、《王哥放羊》等曲子,幾乎都是家喻戶曉的。幾年前,從《西涼文學》姚瑤主席那里得了一本趙旭峰老師編輯的《涼州賢孝》,閑時,總要翻看幾頁,還找出網上流傳的涼州“賢孝王子”張天茂老先生的曲子來聽,濃郁的鄉音,催人淚下的曲子,聽得人蕩氣回腸。
  佛渡有緣人,正在路邊的山坡上拍花,迎面走來一人,發頂半禿,瘦削,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但已覺得眼熟,細看正是趙老師。
  去他的畫室小坐。
  畫室臨水而居,推開窗子,就是一波碧水,遠山如黛,綠樹野合,近處,佛音裊裊,墨香縷縷,好一個世外桃源。
  四面墻上,梅、蘭、菊、竹,松柏,蒼鷹,一室濃濃的古意,言談中,知道老師研習書畫已有多年,并且下月要在市里舉辦個人畫展,不禁又敬又慕。人的一生,無論長短,只要按著自己心的方向走,這樣的人生,就是無憾的。
  臨行,老師贈我他的小說《龍羊婚》。老師在文學上的成就早有耳聞,如今,獨居山野,守在佛的腳下,讀書作畫,修身養性,過一種安靜而淡然的日子。而這樣的日子,不正是我們終其一生要追求的嗎。
  
  審核編輯:渭雨輕塵   精華:渭雨輕塵    絕品:趙小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奔向青島

下一篇: 《 山水石舍

編者按:
執行站長   趙小波: 墨舞紅塵中文網2017年館藏作品年選11月份入選作品。

散文副主編   渭雨輕塵: 一路娓娓道來,說大佛,說與大佛相關的歷史故事,說日日守在佛腳下的老師,說心中對佛的感悟,不知不覺間,讀者也是滿懷恬淡怡然。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9

  • 廣龍霄云

    這,就是絕品文章——————真實來閱讀學習了。致意

    2019-01-25

    回復

  • 粒兒

    喜歡這樣的文字,尤為喜歡文中這句:每一尊佛的前世,都是一個普通的人,佛之所以為佛,是應為參透了人世的諸般苦惱,放下即天堂。

    2018-09-10

    回復

  • 小魚

    "佛端坐的山,山叫天梯山。山形陡峭,狀若懸梯,山頂有終年不化的積雪,涼州八景之一個“天梯積雪”,便源于此。山體如龍,把一波碧水環在懷中,山不語,水不語,佛亦不語。 "  

    2018-06-14

    回復

  • 沁芳閘

    這是我們終其一身想追求的,生活的樣子。只是很多時候被蒙了心智,佛渡有緣人,有一天會讓我們豁然開朗。

    2017-11-27

    回復

  • 西涼雪

    感謝墨舞紅塵的老師們推薦加精!

    2017-11-27

    回復

  • 落葉半床

    不語勝千言。一佛,一人,一個世界。

    2017-11-26

    回復

  • 趙小波

    2017-11-26

    回復

  • 簡竹

    這個作者很666

    2017-11-24

    回復

  • 渭雨輕塵

    文字很干凈,喜歡。

    2017-11-23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