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八卦堂

閑侃美女與才女

作者:冰鳳凰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7-10-22   點擊:

專欄作家:冰鳳凰
 

冰鳳凰,海南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經濟學教授,國家理財規劃師高級考評員,國家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考評員。

點擊進入冰鳳凰個人文集


美女泛濫的年代,侃侃美女與才女

   前 言
  今天在家休假,接到同事和朋友的幾個電話,開口都是稱呼我為"美女"(本人既非美女,也非才女)。再加之寫金融專業論文伏案過久有些頭暈,于是便運用一位同學告訴我的"快樂工作法",想侃侃美女與才女的話題,以便調劑一下枯燥的心情。
  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后期,美國通過不斷擴大的貿易逆差,向海外放出大量的美元,與此同時,在所謂"新經濟"的號召下,這些美元又流入美國證券市場,支撐起美國巨大的財富泡沫與負債消費。當人們一旦發現所謂"新經濟"不過是借助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地位而壘起的經濟泡沫時,美元便走上慢慢下跌之路。

  2001年6月以來,美元兌主要國際貨幣普遍下跌。以歐元為例,從2001年最低1歐元兌0.84美元,上漲到最高1歐元可以兌換1.30美元的水平。于是,美元就像燙手山芋一樣在各個國家之間轉手來轉手去。相反地,歐元、英鎊、澳元、加元、日元等國際貨幣與黃金、石油原材料被世界各國大量儲備。
  針對此種現象,上海交通大學管理學院沈思瑋博士在他的一篇經濟學術論文中有一句非常精彩的話:"當前,我們處在一個美元泛濫的年代……";在此我套用了他的這句話并改動了一個字,將其演繹為:"當前,我們處在一個美女泛濫的年代……"

   一、美女
  先侃一侃美女。
  我們正處于一個"美女"到處泛濫的年代,當今社會,世間美女是何其的多,經常能夠在電視里、圖畫中及大街上看到許多美麗的身影。

  古人云: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正因為揣摸透了人的普遍心理,"美"也就有了它獨特的價值,人們最善于運用和掌握這種美麗的價值,并時常把它用于政治和經濟領域。最有名的莫過于沉魚的西施,用美人計助越王勾踐滅了吳國;落雁的昭君出使匈奴,維持了匈奴和漢朝六十年的邊陲安寧;閉月的貂嬋月下焚香替主子王允分憂,周旋于呂布、董卓之間,最終鏟除了王允的心頭之患;羞花的玉環回眸一笑百媚生,集三千寵愛于一身,就連白居易也不由地感慨:"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憐光彩生門戶。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雖然她們中的行為,有些是強權中的被逼無奈,但也算是充分利用了其自身的優勢,發揮了最大的價值。

  古代的美女尚且如此,況且二十一世紀的美女們?!
  曾幾何時,年輕貌美的女性在職場時,那大方得體、舉止端莊的儀態令人賞心悅目,也為商務活動增添了靚麗的一筆;可是后來卻被多方扭曲變質了,尤其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女招商"話題;且還出現了"美女經濟"的名詞及"美女"驅逐"才女"等諸多現象。
  比如說許多單位在上級領導下來檢查工作時,總是選一些外表靚麗的女職工去應酬,美其名為"美女"公關。

  在這個美女泛濫的年代,稍微聰明一點、美麗一點的女人都知道"漂亮的臉蛋能出效益"這個道理。可我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樣的才是真正的美女?是天使的容貌配上魔鬼的身材嗎?可惜這年頭很多東西都能造假。
  尤其是每當見到有人稱某個外表普通或姿色充其量為中等的女子為"美女作家"時,就如同見到效顰東施一樣的感覺。僅僅只是認得幾個字會造幾行句子的就敢稱"作家"?不知道究竟是在這個"美女"一詞泛濫的年代里,作家不值錢貶值了?還是美女"貨幣升值"了?

  除此以外,還有的女子從美容院里割個雙眼皮、墊上高鼻子的也敢吹自己或被人稱為"美女",硬是活生生地把"作家"和"美女"兩個好端端的褒義詞整成了批發市場的"假冒偽劣產品"。
  有的人說,女子不漂亮也不怕,怕就怕"偽美女",空有一付皮囊,由骨子里向外散發媚俗。

  不過,倒也可以理解,因為現在不是計劃經濟而是市場經濟嘛!為了迎合大眾和市場的需求當然就要進行打造、包裝啦,也難怪有人提出了"美女經濟"的口號和用"美女"去招商引資的現象了。
  但大凡經濟活動,一般都有物質文化資料的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等幾個環節。倘若說漂亮的相貌能給市場帶來經濟價值,是不是就可以理解為美女因此可以明碼標示出價格出賣其美麗了呢?

  難怪《漂亮者生存》一書里說:"成千上萬的錢財被人花在化妝品和整容手術上,而理由只有一個,即這些行業滿足了一個世界的需要:在那里長的美具有著生存的價值";但是也有人質疑戲說:當人造美女如假幣一樣四處泛濫成一劑毒藥時,人們是否還會心甘情愿為這種美麗買單呢?
  就像銀本位制本來是歷史上最早的貨幣制度,萌芽于十六世紀,卻被廢止于十九世紀末。為什么現在世界上的白銀不如古時候值錢了呢?其價格也遠遠低于黃金,主要是因為隨著工業化的發展,很容易大量地生產出白銀的緣故。
  所謂物以稀為貴,什么東西多了便會貶值。

   二、才女
  接下來侃一侃才女。
  我們正處于一個"美女"到處泛濫的年代,經常可以在電視里、圖畫中、大街上看到許多"美女"的身影。
  而才女卻藏在深閨人未識,人們只有在她們的文字里才能感受到她們的靈氣與智慧。
  古今中外,才女們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篇章,是世界文學史上一道亮麗的風景。雖然大多數的才女,無法想象她們的容貌,可是,每當讀到那些令人贊嘆和向往的文字時,總認為,能寫出這樣篇的女子一定是慧質蘭心的,能賦詞擅丹青的女子怎會不美呢?即使不是"沉魚落雁",也應該是"清麗脫俗"的吧?!從字里行間,我仿佛能看到那些匯集了靈感與智慧的才女們的絕世風姿,以及"風起的日子就笑看落花,雪舞的時節便舉杯向月"的孤寂情懷……

  才女是由良好文化素養和知書達理陶冶出來的嫻淑女子,不知道為什么何以就為一些世人所不屑呢?原來"市場經濟"和快餐文化改變了人的價值觀,大都市里角角落落泛濫著銅臭味,旮旮旯旯里充斥著矯情的脂粉氣。當所有的人都醉心流行歌曲時,才女就像曲調悠揚的古典音樂一樣曲高和寡;當所有的人都喜歡咖啡、可樂的濃香和甜膩時,才女就像晶瑩剔透的一泓古井一樣被世人塵封遺忘。
  "女子無才有貌亦佳",人們往往關注女人的外表多于內在。如果要男人們在美女和才女之間做出選擇,大多數的時候往往美女會取勝。
  因為自古以來,女人的觀賞價值似乎比她們的聰明和才智更重要些。"賞心悅目"、"秀色可餐"說的就是美女,雖然也有"紅顏命薄"之說,但在現實中畢竟是美女過著幸福的生活,而才女多寂寞。才氣與靈氣竟然是才女們的悲哀之處,因為她們的靈魂不容易被觸及,慧心難有人識別。

  以上諸般現象,令我想起了在金融學里,有一條非常著名的定律,那就是"劣幣驅逐良幣"規律,即"格雷欣法則"。它是指貨幣流通中一種貨幣排擠掉另一種貨幣的現象。
  當兩種實際價值不同、而名義價值相同的貨幣同時流通時,實際價值較高的貨幣(良幣)必然被收藏、熔化而退出流通界;而實際價值較低的貨幣(劣幣)則會充斥市場。

  當今社會里"美女"驅逐"才女"的諸多現象,好似印證了金融學里的"劣幣驅逐良幣"的格雷欣定律。
  如果說美女似孔雀,在開屏兩分鐘之內就讓世界記住了她的美;那么才女則是春天的牡丹,在經歷了冬季的嚴寒后,才為世人所知。在美女泛濫的今天,才女愈顯得珍貴。
  而且,智慧的火花比任何美貌都更有光彩,如果女人的相貌是滿分,那才華就是附加分了。有附加分的女人是女人中的精品,但凡我們夸一個女人是才女,多半是想將她跟美女區分開來,檔次當然是高了一個層次的。

  才女與美女相比較,智慧長存而美貌易逝,作家亦舒曾經說過她從小的夢想就是當個才女;但并不是每個人都有成為才女的條件,天分這種元素,畢竟還是不可多得的。
  時代不同了,人們對美女與才女的評價標準也隨之增高。一個純粹花瓶似的美女實在是不能盡如人意的,稍有點表象的姿色,就沒有內質更深沉一點的東西多可悲嘆!所以現在的美女參加選美也知道先要惡補某方面的知識了;而才女呢?她們也可以多花一些時間來"對鏡貼花黃"嘛,即使不能傾國傾城,也至少在周旋于各樣人事中不卑不亢,以氣質取勝。
  其實,人們對女性"外表的美麗"的欣賞只是一種習慣的方式,而對其"內在的智慧"的注重則反映了現代社會對于女性的理性認識。值得欣慰的是,在女人的美麗資源被充分地挖掘了以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懂得欣賞女人的才智了。

   三、美女與才女
  再侃侃美女與才女的話題。
  說到女子的才貌兼顧——我總以為這是上蒼對寥寥可數的極少數女子的特別惠顧,現實中的比例則是稀如麟角。因為二者經常不能夠統一,且存在著二元對立的問題。

  法國二戰后有兩位號稱"精神領袖"的人物,一是薩特,一是加繆。在這兩個人中,國人或許更熟悉薩特,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他幾乎影響了整整一代中國青年,而加繆則國內知道了解的人要少得多。其實作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加繆在法國二十世紀文學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他的作品不多,而其中蘊含的精神價值和魅力仍然深刻影響著一代又一代青年。加繆的小說最有名的要算《局外人》,《鼠疫》,哲理隨筆有《西西弗斯神話》,《反抗者》。
  由于受哥哥們的影響,因此也一直都在讀加繆的作品。
  在他的作品里,其中二元對立的主題經常成對出現,而且互不取消,甚至有相反相成的意思,這是他的文學作品的一大特點和魅力之所在。無論是他的小說還是戲劇,或是哲理隨筆,都看不到邏輯的一貫性,到處都隱含著矛盾,倘若在別的作家那里,可能是個致命的弱點,可是從加繆的作品中體現的卻是復雜的深刻,丹麥物理學家玻爾說過:"和小真理相對的當然是謬誤,可是和偉大的真理相對的仍然是偉大的真理。"正是在這樣對矛盾的正視當中反映了人類思維的局限及其和世界的斷裂。二元對立的兩極互相為對方的存在而存在,形成強大的張力。
  如今,即使加繆離開人世已經有很多年了,當年議論他的紛紛擾擾不再,我也能以更超脫的方式重新理解他的作品及其生活方式,有時思考著他在近半個世紀前提出的種種問題,也會對他那些謎一般的作品有種種猜想。因為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將加繆置于自己思考的視野之外。

  一直都比較欣賞加繆作品里的人道主義、存在主義及二元對立的觀念,尤其是成年以后,最喜歡的是加繆作品里存在的那些大量的二元對立的主題。
  比如加繆曾說:"愛有兩種,一種是燃燒,一種是存在,但二者不能共存。"這句話,套用在女人身上似乎也合適。
  也許上帝在創造女人的時候也是抱著這樣思想的:"如果你想有才,那么就要把你相貌變得丑陋點,如果你想漂亮,那么就要把你的才氣給消掉。"如此,才女和美女是很難成為一體的,就像加繆作品里的二元對立一樣。
  天生有貌的人當是上蒼的寵兒,因為和諧的五官搭配,玲瓏有致,凹凸成黃金比例的身材,造物主的垂青融合,誰會不愛?
  但女子也并非僅靠"漂亮"取勝,其實"才氣"也常能贏分。"漂亮"基本上屬于先天早就,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才氣"則可以后天砥礪而成。先天的"漂亮"與后天的"才氣",誰更會被看好?

  "腹有書氣自華",閱文而醉心,觸衣而覺香,未知人而先愛字,孰為不美?有才的人自有其一種獨特的氣質,當然,此中得兼顧德行,不然也就不過是有那么點歪學,算不得才情才氣。
  所謂相由心生,才與貌其實都在自身的修為。人皆妄言才貌,其實并沒有一個固定或是唯一的標準。楚王好細腰,唐玄宗愛豐腴。就譬如人們看植物,有的愛看那花濃,有的卻偏愛那葉淡,個中情懷,自在人心。又譬如人們看國畫,有的贊嘆于潑墨寫意,有的癡迷于細描工筆,究竟孰高孰低孰美孰艷,誰又能夠解釋的清楚?

  說到才女,我比較欣賞的有一個,中國歷史上獨一無二的雖無丞相之名,但卻行丞相之實權的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通曉文詞,兼習歌舞。14歲時,便為武則天草擬詔書,隨侍武則天左右,協助她在詭譎復雜的政治風云中一一戰勝對手,被武則天譽為"天下第一女官"、"內宰相",名傾一時。她還天性韶警,善文章。她的詩文創作也一洗江左萎靡之風,力革南朝四六駢儷的章法,掙脫六朝余風,使文風為之大變、且對唐詩的發展起了極大的啟導作用。
  張說稱贊她是:"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云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注:指上官婉兒)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

  此外,貌的美是和神韻分不開的,自然也是和氣質分不開的,譬如就像史書上說的,那唐高宗的王皇后本是個瓷一般的美人,五官身段無可挑剔,夠美了吧?但卻自進宮那天起就甚不得寵。為什么?因為"摟在懷里了無生趣"。可知這美是必須搭配著氣韻的,更是要有靈氣和魂魄的啊!
  雖然這是一個美女泛濫的年代,"美女"驅逐"才女"就像"劣幣驅逐良幣"現象會普遍存在,但是最終被人們持久收藏的是那實際價值較高的"良幣",還是實際價值較低的"劣幣"呢?相信人們會知道如何選擇!

   結束語
  記不清是在哪看過的這樣幾句話:一個人經歷了人生的風雨洗禮,心境回歸于淡泊的時候,所流露出來的睿智、清幽和超脫的氣質才是最美麗的。
  個人認為,花開花落,最容易凋零的是如花容顏;花淡花濃,最終宜人的還是那慧質蘭心才情的芳香!

  還有更重要的是無論做什么樣的人,首先要做一個真實的自己,只要是真性情,不管是什么"美女"、"才女",沒必要給某些行為冠上所謂的"名號",更無須為了可憐的一點虛榮心而為之所束縛,否則,只能彰顯其作繭自縛和好大喜功的個性而已。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地球是圓的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

  • 歐陽夢兒

    縱橫馳騁,看似信馬由疆,其實精心布置。好文,讀著痛快。

    2017-11-22

    回復

  • 簡竹

    做美女難,才女更難,美才女難上加難,作者做到了。

    2017-10-22

    回復

    • 冰鳳凰CVy

      @簡竹 謝謝你的關注和美譽,只是此文開頭就言明了,本人既不是美女,也不是才女

      2017-11-13

      回復

    • 簡竹

      @冰鳳凰CVy 

      2017-11-14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