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講桌上的紅玫瑰

---這是一個不需要加工的真實故事。   

作者:歐陽夢兒    授權級別: B    精華文章    2014-04-10   點擊:

  (一)
  霧都山城,石角小山村。
  好大的霧,迷煙般。太陽總也睡不醒,有氣無力地打著哈欠。村莊像個慵懶的姑娘,懶洋洋地挑起面紗一角,迷惑在少年太陽的暖昧里。當時間老人毫不客氣地敲響警鐘,村莊一下子驚慌起來:吼叫孩子起床聲;哼哼著賴床聲;忠實的狗叫聲;雞自以為是的打鳴聲;潑水聲;鍋碗瓢盆碰撞聲,交響成一幅《村晨上學圖》。
  林雪用最快的速度沖到鏡子前,“唰唰”地梳頭,那聲音聽起來有點像鈍刀割過麻布,腦里不合適宜地想起一句“對鏡貼花黃”。鏡中人譏諷地笑著,緊蹙的眉頭,滿臉的郁悶和無奈。她知道自己是厭倦“光榮的人民教師”這一稱謂了。口號響,待遇低,那種悲哀就像光著屁股坐花橋,全在這虛無的名頭上了。單調重復的鄉村生活;枯燥的從不變更的課本;泥濘的小道;滿身泥點呆頭呆腦的兒童;滿滿的任課表,無一不讓人壓抑。許多同學都成雙成對花前月下,只有自己深陷在這窮鄉僻壤,花香無人識,花嬌無人惜,難不成自己的青春就真要奉獻了事?!
  如果非要說成績,就是沖鋒似的教書生涯,練就了一雙如旋風的鐵腳板。那種黃色粘士踏出的小道,微雨之后,面上一層微微化開,下面卻又堅硬如冰,整個羊腸小道,好比一條涂過潤滑油的天然溜冰道。這樣的路注定不能慢行,你只能想象自己足踩風火輪,一路跌跌撞撞,花樣溜冰一樣撲到學校去。這樣的技巧必須相當出色,否則栽到兩旁的水田去,又是一只落湯雞。那些半截子褲腳淌水,跟鴨子踩水一樣走進教室,一坐就是一天的學生,管也管不過來。
  當她穿過那長滿青草,與梯田為鄰的操場,跨進了土墻圍就的低矮的校園,心又莫名的興奮起來。她猜測著講桌上是否又開上了一朵鮮花,是什么顏色什么品種。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她收到的第99朵鮮花。開始是紅的玫瑰,當玫瑰花開敗的時節,便換成了近似玫瑰的月季紅,有時干脆就是一朵向日葵,一朵不知名的什么花兒。是什么人送的?為什么送?何故送了這么久卻遲遲不肯露面?他想送多少朵?表達一個什么意思?
  她把認識的朋友、同學中有可能送鮮花給她的人從頭腦中做了一遍過濾。什么可能沒有呢?她甩甩頭。對于那些未知的神秘,好奇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特質,有好幾天,林雪特意磨蹭到最后離開學校,希望那個神秘的愛慕者能借助有利的天時地利站出來。可是她失望了。有好幾天,她整宿無眠,天剛放亮就往學校趕,想把那個人堵在校園,可是什么可疑的跡象都沒有,等她沮喪的轉一圈回來,那朵花又意外地開放在它固定的地方。慢慢地,聞著花香上課就成了一種習慣。
  剛到教室門口,她就聞到了一股芬芳而不失清雅的香氣。那是一朵潔白肥實的多層花卉,還帶著朝露,優雅地俏立在幾片綠葉上。林雪認得那是梔子花,山里雖常見,但遠沒有這么大這么嬌媚。山里的梔子跟山里的孩子一樣,大多面黃肌瘦,花瓣單一。顯然這是有人專門飼弄的少有品種。純白,是林雪最喜歡的顏色,更何況這花白得那么有風姿,香氣襲人。如果花兒也有靈氣兒,這算不算一種外形與內在統一的雙重修為呢?林雪笑了,想著在暗處居然有那么一雙愛她懂她的眼睛注視著,心情便飛揚起來,講臺下那一張張花貓貓臉,也可愛起來,眼底生出絲絲柔情。
  (二)
  這樣又過了一年,熱心人為林雪介紹了好幾個不錯的小伙,其中一個姓陳的還是書畫世家,陽光兼儒雅,照理林雪沒有理由不動心,不知為什么,心底就是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揮之不去……
  這學期結束,如果學生成績過硬,林雪就有希望通過小陳的關系借調回城。
  四百多天相處下來,當年的小屁猴經過知識的洗禮,骨節中的靈氣日漸揮發而出,眼睛亮了,臉龐因生動而迷人。
  當然也有例外,那個孩子有一張蒼白的臉,神情總是呆呆的,對別人的問話要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似乎天生思維就比別人慢半拍。課堂上他坐得比所有孩子都規矩,眼神空空茫茫,魂兒蕩蕩悠悠。他的作業本永遠都是天書。罵他,他就用那雙怯怯的眼睛驚恐地望著你,打他,不知道哭;罰他掃地也好,滾出教室也罷,他都一副認罪改造的誠懇。對于同學們的欺凌,他也只是弓著瘦小的身軀退縮,眼淚汪汪地乞求。
  又一次單元考試之后,林雪搖著小名狗兒大名錢天賜的肩膀嚎哭起來:錢天賜,求求你開開竅!求求你開開恩告訴我,我要怎樣教你,你才能學得會?求求你不要拖我后腿好不好?我會被你拖死在這里的!
  錢天賜也哭起來,他雙肩劇烈的聳動,發不出聲,眼淚像那肆虐的洪水滿臉泛濫。林雪被鎮住了,她從來還沒見過這種哭法,她懷疑這個孩子,要不了一會便會胸腔憋裂,那細小的骨頭似乎可以隨時散架。林雪不敢再晃他,慌忙撒了手。
  上課鈴聲再一次響起的時候,林雪發現錢天賜逃課了,這可是破天荒的事,這孩子雖然弱智,課卻是從不缺的,風雨無阻。林雪長嘆一聲,望著那空缺的座位說了句:我算是被你打敗了!決心不再管他。
  第二天錢天賜居然來了,從此沒缺過課,只是林雪再也沒提問過他。他更沉靜了,上課不敢抬頭,只有在林雪背過身寫黑板的時候,才偷偷瞥老師的背影一眼。
  (三)
  林雪悶悶不樂,無精打采。
  母親問:怎么了?
  林雪說:還不是為了那個錢天賜,快被他氣得吐血。倒是調皮搗蛋的學生還好,可以狠狠揍他一頓解解氣。而他,就像個天外來客,用那無辜的眼神眼淚汪汪地望著你,讓人崩潰!
  母親笑說:我認得這個學生,他的父親錢前就是我班上的孩子。錢前可是出了名的精靈鬼,能言善辯,天生風流。小學三年級就知道給女孩子送花、調戲女生。初中畢業就出外打工,走馬燈似的帶女人回來,個個聰明漂亮。錢前的父母都是老實巴焦的農民,四十幾歲才有了這么一個“金包卵”,大字不識一個,根本管不了他,整個兒一基因變異。后來他終于肯跟一個女人結婚,可是婚后不久,他又在外面搞了個女人,錢也不寄。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女人很絕望,丟下三歲的兒子也跑了。開始女人還寄點錢,每年回來看一次,后來看男人老不管,也就淡了心不再露面。可憐這個錢天賜啊,跟著一個瞎眼的奶奶耳背的爺爺有一頓沒一頓的活著。老兩口都不愛說話,錢天賜學會了說話我都覺得是個奇跡呢!這個孩子不是不聰明,那是生活壓抑的。你注意看沒有,當他笑起來的時候,兩顆眼珠黑亮亮的,五官明朗,完全是個標致小生嘛!
  林雪有些不信地問:真的嗎?我從沒見他笑過。他給我的印像就是成天唯唯喏喏,要死不活的。
  母親得意起來:笑的!笑的!他好像總是最后一個回家,有好幾次我批作業晚了,在路上都遇見他。他一路唱著歌,采著野草野花。夏天太陽火辣辣的時候也不著急,撒了歡的跳起來抓蝴蝶和蜻蜓,捉了放放了抓,玩得瘋哩。
  林雪聽得入了神,她想:那是課堂上那個錢天賜么?
  母親說:山里的孩子,心氣兒高,自信心還特別脆弱,要因人施教。打,是最不好的一種。你看就錢天賜的情況而言,他應是那種特別缺少溫暖和自信的一種。你的兇和急都只能嚇壞他,破壞他僅存在角落的一點自信。他本是小陳的叔叔陳夕萬班上的學生,后來踢給你。我看他在你班上比在陳夕萬班上時狀態好多了嘛,有一回數學好像還積格了?
  小陳的叔叔真是自私!干嗎把這個難題踢給我啊?對了,高年級留到低年級,不是咱校不成文的規矩么?聽說今年學校統一調整,陳夕萬老師仍教三年級,我又把錢天賜給他留下去?
  母親沒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心事重重給我講起了一段往事:去年我跟陳夕萬老師一起收學費,收齊后,他說他有事,叫我幫他代交上去。我因為臨時走得急,沒能幫上忙。結果上面說陳老師上繳的錢中有一百元是假幣。陳老師就找到他班上的謝大銀,說是他交的假幣。謝大銀的爸爸在外面包工程,家里比較富裕,出手就是大面額。謝大銀家長死活不承認,陳老師就不讓他繼續上學。誰知謝大銀的家長走南闖北,也不是好惹的主,就直接鬧到了中心校負責人那里。謝大銀的媽媽說上學期報名錢都收了,下午陳夕萬才找到她說她給的是假錢。當時她不相信,從銀行才取出來的怎么就假了呢,可是沒有辦法,只好認了。今年她就多了個心眼,把錢的編號寫了下來。結果那張假錢不是那個號碼,而在學費中又恰好找出了那個編號的真錢。
  李老師當時就在場。事后她對我說:林老師,真沒想到,平時看他不大吭聲的,愛家如命,卻原來是這種小人。我說也許是另外的家長給的。李老肯定地說:我看不太可能。去年我請陳夕萬老師代收半天學費,結果也有一張假錢,當時想也許是陳夕萬一時粗心,也就沒敢提,吃個啞巴虧算了。現在聯系起來一想,越覺得不對勁了。你想啊,為啥每年收假錢都是跟他有關?
  我的意思是:優生率直接影響到評職稱,你認為陳老師能把他好不容易踢出來的差生再收回去么?陳夕萬可是小陳的親叔叔!為了一點小事誤了你終生幸福,值嗎?再說,好多學生都有反應,說陳老師愛打人。我還不信,有一次假裝上廁所,躲在他教室外偷看。一看嚇一跳,還真夠狠的,拉著學生頭直接往墻上撞,我看那學生八成給撞暈了,哭都不知道哭,走路搖搖晃晃的。教育局三令五申不準武力教學,我勸過一次,至今見面都是面沉沉的。我擔心,以錢天賜的情況……萬一給打傻了,豈不是造孽么?
  母親的一席話激活了林雪的母性,她徹底改變了教學方式。課堂上她提問最多的是錢天賜,表揚最多的還是錢天賜。下課她拉著錢天賜與同學們做游戲,回家的路上組織同學們看誰認得的植物多。她告訴同學們,沒有媽媽爸爸教導的錢天賜是天底下最最聰明的孩子,幫助錢天賜的同學都是頂頂善良可愛的好孩子。錢天賜一天天正常起來,那歡樂的小臉真的是太神奇了,放著光彩呢!林雪完全有理由相信,錢天賜最后不會成為她的絆腳石。
  正當林雪為了她最終的調離,努力栽培錢天賜時,她收到了外語學院的通知書,她將主修日語,畢業后的去向問題不言而喻。
  (四)
  她走的頭天,極想看看那一張張可愛的笑臉,特別是她的得意門生江洋,那小子長得虎頭虎腦,鬼機靈一個,是林雪的開心果。
  林雪特意到孩子們放學愛玩的地方等著。
  林雪說:江洋,老師要走了。
  江洋漫不經心地回答:知道了。
  林雪說:江洋,老師舍不得離開你們呢,你會想老師嗎?
  江洋隨意的“哦”了一聲,急不可耐地玩去了。
  林雪心里的氣惱跟得了慢性咽炎一樣,吞不下吐不出。蔫蔫的走回家,已是亮燈時分。
  母親說:你呀,跟個孩子制什么氣!我跟你說,聰明漂亮的孩子,受到的寵愛也多,不會太在乎你的那點心思的。
  林雪歪在床上,閉上眼睛,為自己孩子氣的負氣行為好笑。風送來隱隱略略熟悉的花香,林雪翻身爬起,拉開大門沖了出去,四處張望,失望復失望。林雪想,一定是父親離開她們開久了,所以她才如此渴望一種愛,一種博大的浪漫的理想主義的愛情故事。緣于生活中的蛛絲馬跡產生幻覺不是很奇怪吧?
  林雪欲關大門的時候,黑暗中竄出一個人,嚇得她一聲尖叫,對方聽她尖叫,也跟著尖叫,一時尖叫不斷。定晴一看,原來是錢天賜!
  林雪沒好氣地說:錢天賜,我快被你嚇死了!
  錢天賜說:老師,您真的不教我們了嗎?
  林雪說:是啊是啊,天賜我走了你也要好好學習哦!進屋坐吧。
  錢天賜從身后拿出一個花籃,雙手送到林雪面前:老師,我編的,送給您。
  多么精美的花籃啊!林雪感嘆著,剛想問錢天賜跟誰學得如此巧手,錢天賜已經一溜煙跑遠了。
  林雪怔怔地望著花籃,心里的迷團越來越大。這個花籃有著她熟悉的花香,可是就憑這個,就解釋說講桌上那些花兒是錢天賜所為,似乎太過牽強。而且也讓她心有不甘。
  母女倆在飯桌上吃飯的時候,母親說:有些東西,你很在意它,可它并不屬于你。有些你藐視著的,卻無時不在感動著你。今天中午我從中心校開會回來,錢天賜的奶奶在路上攔了我,非要我去她家吃豆花飯。我想象他們這種家庭能吃上一頓豆花飯應該算得上是最高享受了吧。我很忙,也不忍心分享他們那點東西,就推辭了。后來看她挺難過的樣子,我才明白,我不去,才真是殘忍。你別說,他家沾豆花的辣椒醬真是太特別太好吃了,是我平生吃得最多的一次。除了豆花,還有一盤好菜―――二個皮蛋。他們不吃,一個勁的勸我吃。我聞著有氣味,心想怕是壞了。嘗一塊,果然壞了。我猶豫了好久,終于還是告訴他們,這個皮蛋壞了,不能吃。爺爺奶奶笑瞇瞇地說,沒壞沒壞,能吃能吃。我說皮蛋壞了,真不能吃,有劇毒。爺爺奶奶眼淚都快急出來了,說是留了好久,沒舍得吃,怎么就壞了呢?!我家天賜說了,兩個林老師都是好人,要請老師吃飯。這不,一直力不從心,拖到現在。
  林雪聽得眼圈發紅,良久不語。
  母親說,還有你想不到的呢!錢天賜手很巧,家里刷鍋用的刷子,盛東西的框子什么的,都是天賜自個編的,也不知他是跟誰學來。爺爺奶奶都是七十來歲的人了,字也不識一個,底子本來就差,也沒人能鋪導一下,所以老跟不上。
  他全家覺得很對不起你這個小林老師。一直想不到什么辦法補償。
  我出門的時候,發現他園子里養了好多花。奶奶說那是天賜的寶貝,誰也不讓碰,他自己每天也只摘一朵,送給小林老師。
  原來如此!
  林雪抱著花籃,眼淚叭叭往下掉。
  林雪和母親商量,等暑假,她哪兒也不去,她準備幫天賜補習功課。
  (五)
  還沒等暑假,母親說:天賜死了。
  天賜到底被踢回陳夕萬那班。
  母親說她放學時無意中聽他們班上的同學說,那天第二堂數學課上,天賜一道題都沒答對,陳夕萬瘋了似的拉著錢天賜的頭就往墻上撞。天賜那天上到第三節課就喊頭暈頭痛,然后就趴在桌上睡到放學還沒醒……
  二天后錢天賜死在他家床板上。
  后來中心校派人來粗粗調查了一下,陳夕萬說沒打他,就罵了他幾句。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林雪生氣的吼道:媽媽您太過份了,您為什么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呢?
  母親說:我是準備說的,如果領導來問我就實話實說,可是上面并沒有來問我!如果我主動去揭發,人家會以為我是公泄私憤。上次他私自在校園養豬,拉得滿地都是,我去教育局反映,已經結下了怨念。況且也沒有證據,那些孩子都不承認說過那些話了。我們姑且不說他常私下請當官兒的吃喝玩樂。就單從校方來說,你想哪個部門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豈是我說了能算的?爺爺奶奶太老實,不會鬧,也不懂怎么回事,只說是中邪。天賜的父母至今不知死哪兒去了!
  “陳夕萬,你個狗日的!狗日的―――陳夕萬!”
  林雪對著綿綿的群山,不停的吼,不停的吼。斯啞的吼聲在群山中回蕩,像無數《悲愴》的音符,從心尖上敲出陣陣顫音!
  陳夕萬——狗日的!
  狗日的——陳夕萬!
  
  陳夕萬,舉頭三尺有神靈,你會遭報應的!

  狗日的——狗日的——
  報應——報應——報應——
  群山嗚咽,經久不息!
  
  審核編輯:下寨龍池   精華:黃塵刀客  推薦:下寨龍池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人與蛇

下一篇: 《 幻影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下寨龍池: 孔子說,因材施教。如何對待問題學生,是當前學校的一個矛盾問題,因為按照社會的升學要求,那是唯成績論的,但是這些問題學生往往在其他方面有著特別的優勢。就像文中的小男孩,知道給自己喜歡老師送花,也知道在老師要走的時候關懷老師,這些都是那些優等生所不及的。教育者只要找對了方向,問題生就不在是問題。小說反應的這個社會問題具有永久和普遍性,結尾有點夸張但達到了震撼的藝術效果。

管理組   黃塵刀客: 作品感情投入,思路清晰,敘事細膩,流暢自然中展顯著強烈的感染力。盼望作者熱愛生活,專心寫作,多出好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4

  • 衣零

    看了紫云兒的推薦,特意來看夢兒的這篇小說。看到最后,我也幾乎哭了。我做過一個月的實習老師,至今對學生的感情記憶猶新,那些純潔的天使啊,怎么會遇到那么沒有師德的老師。

    2014-12-25

    回復

    • 歐陽夢兒

       是的,由于我們自身的善良,往往無法想像那些人心的冷酷與無情。特別是窮困地區的弱勢群體,由于信息閉塞,更不知人心早已不古,不知悍衛自己的權利。

      2014-12-25

      回復

  • 學超莫言

    文中的開頭,夢兒前輩描寫起床上學那一段,巧妙地結合了《口技》中的片段,了不起。
    這一關乎教育的現實文章,讓人讀的很悲傷。每個孩子身上,都有各自的閃光點,只要老師付出愛心和真情,自卑的學生總可以抬起頭做人。而殘暴的粗魯的教學方式,害死的不僅僅是天賜一個人啊!!!

    2014-10-09

    回復

  • 明月關

    狗日的陳夕萬!

    2014-04-26

    回復

  • 韻無聲

    夢兒就一憤青,真好。

    2014-04-11

    回復

  • 回妖妖

    很久沒有讀到這樣揪心的文字了,農村的孩子,心地單純,善良得讓人無法想像,又弱勢得令人痛心。小說寓意深遠,初看小說名,以為是一篇浪漫的文字,卻揭示了社會和教育問題,很佩服作者夢兒的構思。

    2014-04-11

    回復

  • 虹兒飄飄

    夢兒這篇真是另一風格了,厚實,沉重,大氣。夢兒,能寫出這么好的文章,真為你開心和驕傲。
    對了,文中有個詞,好有家鄉風味“金包……”(哈哈,偷笑中!)

    2014-04-11

    回復

  • 紫云兒

    這篇小說讓我情不自禁想起往事。我曾經在一個偏遠的山區代課。
    真實。感動。
    不應該是這樣的結局。
    多好的學生啊!
    這個世界是怎么啦?
    永遠憧憬美好!

    2014-04-11

    回復

  • 孔雀東南飛103

    你們選到下期刊物上用吧!寫的好

    2014-04-10

    回復

  • 孔雀東南飛103

    你們選到下期刊物上用吧!寫的好

    2014-04-10

    回復

  • 清荷曉露

    問候夢兒,從這處處透露生活氣息和現實意義的小說里,我看到的是夢兒的一腔正義。

    2014-04-10

    回復

  • 黃塵刀客

    能讓我八袿一下嗎,這是某某人的真實故生活嗎。

    2014-04-10

    回復

  • 東方玉潔

    倘若人間有公平,便不會有悲戚,天下有這樣的人和事,天不管,天是不公平的最大的惡棍。天不向著善人,只有做惡人才有出路。教育是個笑話,教人行善,就是讓人自殺,讓別人來殺。

    2014-04-10

    回復

  • 下寨龍池

    夢兒也能寫這么現實的小說,好吃驚呀。

    2014-04-10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