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現代詩 > 新詩

【合奏】那些花兒,擦肩而過

作者:輕風搖曳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7-04-19   點擊:

@路過

誰沒在途中遇見些花呢
聽見她們顫抖的叫聲
在屬于的季節里,一聲高于一聲
襯托著圓潤而堅挺的身體
在風中寫滿幸福。瞧瞧
還有最小的那朵兒,羞澀著
藏于體內的奔放被一個人的眼睛灼傷

@窩居

多久了,還停靠在窗前
凝視著遠方,曾經的山風真大啊
搖著葉子嘩嘩作響
彈跳的笑聲,在山谷里回蕩
那些幕布里的星星更亮
有時還泛著幽藍的光
又回到現實,誰沒有作別深山的痛楚呢

@母親

是喜歡花的,在房前屋后
種滿了爬山虎,刺梅,丁香,梨樹,杏樹
桃樹……
這是些耐寒的木質花樹
在北方,它們清晰的年輪
象極了趴在母親臉上的紋絡
每一次花開,母親也笑魘如花
綻放著經年的體香

@柳絮

陌上是垂柳吧
隨風搖曳,挺拔的身體里
我想,有春天,更有蟲芽子
鉆出來撓癢癢了
一枝一枝的新綠開滿了花
要百里揚長,借著空中的酒氣
遇火就著

@向日葵

隨心所欲的笑著
漸漸長高的骨骼里又多了些
韌性。不用在乎歲月的流海有多長
即使擋住眼睛,也會有一種信仰
凝結成黑色的籽粒
挫敗著成片成片的荒蕪

@黃花

這顏色在記憶中瘋長
每一次水珠滴落,都像是從它體內流出的精液
那些繁華的過往都寫在了脈絡里
抽絲剝繭
留下些惆悵在風中囈語
“這塵世的灰大,避開嬌艷的紅
就該安息了”

@冰棱花

沿著窗棱的舊痕跡
綻放著內心的凜冽。突然的青筋暴起
是命運里的坎坷。更或是幸福
那是傲骨嶙峋吧
鄙視著稍縱即逝的光陰
“這一窗的風景都歸我
夜里起脊,直到日上三竿
我笑著流出淚花”

@一帆風順

風浪無處不在
這平白無故的晴日里
就偏偏迷了眼睛
揉出來的灰塵,怎么也洗不干凈
紅腫的內心,對著“一帆風順”
除了祈禱出門再不要迷眼睛
摔跟頭。即使遇到了異己
也要平心靜氣的
讓日子一個接著一個的安然度過
  審核編輯:簡竹   精華:蝶小妖  推薦:簡竹  絕品:趙小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合奏】那些花兒

下一篇: 《 青春似火

編者按:
執行站長   趙小波: 墨舞紅塵中文網2017年館藏作品年選4月份入選作品。

現代詩編輯   簡竹: 這組詩有借物抒懷的,像《向日葵》,《柳絮》——柳絮,也稱作柳花,風吹柳花滿店香;有和花沒半毛錢關系的,如《窩居》、《一帆風順》,但整組詩歌是充滿內在聯系的,不是嗎?每一種花都暗合了作者的一些生活細節,從遣詞造句、立意和寫作手法中可以找到蛛絲馬跡。《路過》這首運用同感,但通篇較為平淡,如果不是最后一句,我真的就路過了。這一句,讓人聯想到人們心中那些隱而未發的情愫。《窩居》和花沒半毛錢關系,讓人聯想到閨怨詩,那一個個充滿閨怨的女主角,好吧,聯想真是種可怕的思維體驗。《母親》是這組詩較為寫實的一首,當然了,寫母親,用不了那么多修辭手法和花架子,最后兩句有很大的詩意延伸,估計作者未忍下筆再寫,就此剎住了吧?《柳絮》,我敢肯定,這酒氣是李白的,化典自然,尤其是“遇火就著”這句,醉了。《向日葵》較為平常,估計當了母親的人更容易體會。《黃花》和《冰棱花》在結句的寫法上比較新穎,有一種內在的力量,有飽含世事的滄桑感。一帆風順就不說了,祝福。薦賞。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6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