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真情廊

春夜月下舊韻悠

作者:冰鳳凰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7-04-12   點擊:

專欄作家:冰鳳凰
 

冰鳳凰,海南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經濟學教授,國家理財規劃師高級考評員,國家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考評員。

點擊進入冰鳳凰個人文集


   【春夜月下憶起一首關于春天的古
  又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皎潔的月光透進了玄窗。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自古以來,月都是一個永恒的母題。那高懸于天際的月亮,引發了許多人的空靈情懷,千百年來一直成為文人墨客筆下所吟詠的對象。她是美麗的象征,創造了許多優美的審美意境,同時也是人類情感的載體。她寄托了諸多的相思,表達了人們對故鄉和親人朋友的懷念。
  而今夜,在這樣柔情綿綿的春夜,遙望夜空,看見朗朗明月,自然引生出無限遐思。情結凝聚在溶溶月色里,禁不住想起一些與月相關的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經*陳風*月出》];“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闌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劉方平《月夜》];“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李白《關山月》];“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嬋娟”[李商隱《月夕》];“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杜甫《月夜憶舍弟》];“秋空明月懸,光彩露沾濕”[孟浩然《秋宵月下有懷》]……
  由于今夜遙望的是春天里的一輪海上明月,因此還想起了張九齡《望月懷遠》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更想起了被聞一多先生譽為“詩中的詩,頂峰上的頂峰”的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開篇以無比清麗的詩句詠月,寫景,晶瑩剔透,一塵不染,從月生直到月落,月光綿綿,令人思緒完全浸透于玲瓏月色之中;寫情,婉轉凄清,深摯傷感。一串問月之后,開始抒發對遠方人兒的思念,情景交融,蟬聯復疊,再三詠嘆,讀罷使人思緒萬千,久久不能釋懷。歷史上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沉醉在這個虛擬的場景,沉迷于春江花月夜之中……

   【春夜月下憶起一支關于春天的舊曲】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今夜,張若虛如此輕松地將我引領進了一個唯美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這首詩在思想與藝術上都超越了此前那些單純模山范水的景物詩。一生僅留下兩首詩的張若虛,因《春江花月夜》“孤篇橫絕,竟為大家”。除張若虛這一首外,尚有隋煬帝、諸葛穎、張子容和溫庭筠均作過同一題材的作品,但他們的此類作品或顯得格局狹小,或顯得脂粉氣過濃,遠不及張若虛此篇。
  如喜歡張若虛的此首詩一樣,我亦特別喜歡《春江花月夜》之曲。
  古箏琵琶二重奏《春江花月夜》,是一支典雅優美的抒情樂曲,它是樂府《清商曲辭*吳聲歌曲》舊題。此曲吸取了南朝民歌的內容形式,音樂意境優美,用含蓄的手法表現了深遠的意境,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
  它以柔婉的旋律、安寧的情調,描繪出人間的良辰美景。通過委婉質樸的旋律,流暢多變的節奏,巧妙細膩的配器,絲絲入扣的演奏,形象地描繪出了月夜春江的迷人景色。全曲就像一幅工筆精細、色彩柔和、清麗淡雅的山水長卷,引人入勝。將春天的靜謐迷人景色,一一呈現在人們眼前:江樓鐘鼓、月上東山、風回曲水、花影層疊、水深云際、漁歌唱晚、回瀾拍岸、橈鳴遠漱、乃至歸舟和尾聲的十段旋律古樸、典雅、節奏平穩、舒展,組成了完整的詩歌形象,展現出春夜的美妙畫卷。宛如一幅淡雅的中國水墨畫,體現出春江花月夜清幽的意境美是那樣飄渺、悠長。而這幅美妙的畫卷在色調上是以淡寓濃,雖用水墨勾勒點染,但墨分五彩,從黑白相輔、虛實相生中顯出絢爛多彩的藝術效果。好像輕舟在遠處的江面漸漸消失,春江的夜空幽靜而安詳,使人沉湎在這迷人的詩畫意境中……

   【春夜月下憶起一位舊時春天共舞的故人】
  在清幽的春夜里月光下,和著古箏琵琶演奏聲,讀著張若虛美妙的詩歌,聽著婉轉優美的《春江花月夜》,陶醉在聲情與文情之中,禁不住又憶起了第一個知音——古典舞蹈啟蒙老師。我是在四歲那年春天拜她為師的,她教我跳的第一個古典舞蹈便是《春江花月夜》。
  常人或許不知,已經排練好的古典舞蹈,婀娜輕盈的演員輕輕地舒展開纖纖如水溢動的手臂,如瀑漆黑的長發飄逸著,跳躍、飛身、曲臂、旋轉、旋轉……那呈現在觀眾眼前的形象,總是裙裾婆娑、優美飄逸,可學起來卻很辛苦,有時一個簡單的舞蹈動作需要反復練習數十次。
  記起幼時,跟著美麗的她學舞蹈,她擔心我因為練功房里單調的背景而厭倦枯燥的訓練,經常帶我到戶外練功。尤其是春暖花開的季節,她時常會帶我到瀟水河畔。永遠也忘不了她在“楊柳青青江水平”的河畔、在綠茵茵的青草地上、在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里輕提素紗翩躚起舞時的倩影。
  有時我們這對結下忘年之交的知音在河畔舞累了,便會采一些細細的、青青的野蔥回家,讓養母將野蔥和雞蛋拌在一起炒著吃,那香味比普通的蔥濃郁多了……

   【春夜月下憶起一些嘆月傷春的詩句】
  今夜,春意融融,月亮格外明朗。
  明月是皎潔的,春夜的明月本應更美好。然而正因明月春夜的“美好”,反而使得古今中外無數詩人詠月嘆春夜、觸景傷情。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在中國文人、樂師看來,枝頭上憔悴黯淡的花朵,較之被狂風吹落的滿地繁紅更加使人覺得難堪。花之迅速凋落,乃是“人之生死、事之成敗、物之盛衰”的縮寫。它的每一過程,每一遭遇,都極易喚起人類共鳴的感應。
  尤其是在憂患意識極其深重的中國古典詩人眼中,“時物供愁,夜景傷情”[曾瑞《雙調*折桂令*閨怨》]。滿目春江,是離人泣血之淚匯成的無盡哀愁;遍地落紅,是雨橫風狂之夜摧殘后的狼籍。正所謂“沉沉綠江晚,惆悵碧云姿”[張子容《春江花月夜》];“可憐歌吹明月中,此夜不堪腸斷絕”[權德輿《秋閨月》]。自古以來,嘆月傷春之詩詠,也已形成了一條連綿不斷的文脈。
  比如“江上柳如煙,雁飛殘月天”[溫庭筠《菩薩蠻》]的夜景,便充滿了憂怨凄涼的意味;而李后主的《相見歡》“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常東”亦是如此。

   【春下今夜舊韻中的嘆息】
  日子總是在周而復始之中消磨,歲月一直在低吟淺唱之中消逝。
  因為海南沒有什么工業,污染甚少,空氣純凈清新,且四季平均溫度較高,沒有冬天,最適宜老年人居住。所以去年寒冬,將自己的生母接來海南定居的時候,也曾想過將年事已高、膝下無兒女的養父母一同接來養老,可是養父母竟然說他們年過七十且眷戀故土不出門了。
  聽了他們的此番話語,我無言以對,心里卻感到陣痛,好害怕某一天從夢中醒來的時候,突然發現他們已經像春花凋謝一樣離我遠去……
  游蕩在往昔的海里,心事洶涌而無法停息,朵朵雪白的思絮開滿掌心。連疊的百里水路,彎出了靈秀的古城;悠揚婉轉的山歌,系住了瀟水河畔的濃情。
  年少時一顆單純明凈的心,留在腦海里的是兒時在瀟水河邊生活的一些重疊的記憶,晚歸的渡船、碼頭上長長的望不到頭的石階,當然忘不了的,總是縈繞在眼前的還有那靈山秀水養育的,有著清水般雙眸的集聰明、美麗于一身的古典舞蹈啟蒙老師。
  但如今春暖花開的季節,再憶舊韻,卻被其中那揮之不去的蒼涼和惆悵的情緒籠罩。多年的風雨,已將故去的人化為煙云。時常有黯然盈袖,仿佛一部訴盡萬年滄桑演繹變遷、那樣厚重得讓人心痛的歷史劇在眼前上映,卻無法把握最后悲劇的結局。為自己舞文弄墨的纖細十指,總是握不住似水的流年、留不住周遭那些生命中美好的事與物而嘆息。
  劉勰在《文心雕龍*知音篇》中說過:“知音其難哉!音實難知,知實難逢。逢其知音,千載其一乎。”獨自徘徊在這夜色空蒙之中,不由自主地憶起了曾經的歡笑與容顏。于恍然間仿佛窺見了舊日古典舞蹈老師如花的容顏,只是第一個知音已離我遠去,于是月下春夜舊韻中總會嘆息,有好長一段時間,亦無法接受一個美麗的生命就這樣如春花般短暫地凋謝而去;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瀟水河畔那種人間仙境竟然也會隱匿歲月如許的凄苦和無情……

   【春夜月下如潮起伏的心事】
  春夜月下舊韻悠,無情的流水沖刷著記憶,層疊著心事。“落月搖情滿江樹”——《春江花月夜》中這結句的“搖情”,交織成一片,情韻裊裊,搖曳生姿,灑落在江樹上,也曾灑落在心上,令我心醉神迷。以為這曲折的春江水可以圈住一切,以為這濃郁的明月光能夠鎖住永恒。殊不知,歲月如流水,日子也久,諸物已舊。日落時才知前路漸短,無法擋住日漸走遠的那些最愛,這正是秀麗之水的無奈,皎潔之月的無奈。
  今日月下春夜,櫓聲欸乃,古箏琵琶掃輪彈奏,有歸舟破水,浪花飛濺,掀起波濤拍岸的動態。“色不迷人人自迷,景不醉人人自醉”,一切的一切都只為這一生一世也難以詮釋的舊韻之戀。
  一輪皎潔明月下,想起了李白的《將酒問月》“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瀟灑飄逸的詩仙,性情狂傲不羈,面對明月面對自然時,心頭也不免有些感慨與落寞;又想起了蘇軾的《前赤壁賦》,那位豪放派的代表,官場的落魄者,卻在人之與自然的渺小中,得到了一份釋然與安慰……
  往昔的瑣碎糅合在那時花開的詩情畫意間,其實早就明了,舞文弄墨的指太纖細,永遠都不可能握住似水的流年;也早知曉生命的過往里,誰都只是匆匆過客。擦肩而過時,彼此是各自眼里的風景。你有你的草長鶯飛,我有我的秋水長天。與我,你也許是彼岸一朵芬芳的花朵;與你,我卻只不過一縷輕風。轉身,煙消云散。或者彼此歡喜,但總歸要各入塵灰。歸去來兮,花開花謝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原以為生活早就變得習慣,就好像習慣了季節的更迭,習慣了溫度的變幻,華麗或灰暗冷暖自知,不過如是。
  可每每聯想到寫古詩的人去了,譜舊曲的人去了,第一個知音亦早逝了,生命輪回中,每一個人早晚有一天都會如春花一樣枯萎凋謝,再也無法如蘇軾的胸襟一般淡然……

   【后記】
  憐一份心情,在記憶盛放過的月下春夜。春去春又來,聽見舊時的紫燕吟唱歸來。有淡淡的暗香,點點的流螢,卻沒有了羞澀的淺笑、靈犀的言辭,只有那無盡的記憶仿佛才是最好的答案。
  春夜月下舊韻悠,掩卷后,思緒仍然縈繞在舊韻之中。
  舊韻悠悠,且將柔柔一笑、輕聲嘆息、無限情思留在古城舊時的渡口。極目望去,仿佛少女時的自己仍坐在溪邊高巖上默想,靜靜思念那個曾經一起在春天里的瀟水河畔起舞歌唱過、用天籟之音將靈魂輕輕浮起的、如今早已遠去的美麗的舞蹈老師;還依稀看見纖弱的自己獨立船頭,在睡夢里亦為日漸老去的父母及養父母祈禱;但愿世上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夠壽比南山,塵世間所有的萬物生命都不要如春花一樣易于凋謝……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遙遠的瀑布

下一篇: 《 【合奏】那些花兒,擦肩而過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