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百味居

素琴無弦字無聲

作者:冰鳳凰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7-03-12   點擊:

專欄作家:冰鳳凰
 

冰鳳凰,海南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經濟學教授,國家理財規劃師高級考評員,國家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考評員。

點擊進入冰鳳凰個人文集


  時常在一人獨處時,保持一種寫作者的姿態。
  生活在文字的奇妙空間里,骨髓里的諸多元素在時空漫溢著,迷戀詞語的力量,并渴望每一個詞語都在筆下散發出迷人的光澤和悠遠的意。用散文、隨筆、歌、雜文等抒寫著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將滄海桑田全裝在素箋里。

  寒意侵人,舒張衣袖,擋住那一方寒氣。在百合盛開的電腦桌前靜靜地坐著,柔指隨思緒的飛揚在鍵盤上舞動著。雖然素琴無弦字無聲,但與亞*索爾仁尼琴創作《古拉格群島》時的寫作環境相比,簡直是天堂了。
  這是多么美麗的時刻,就像在風里穿行時,看到開到極致的花朵忽然的凋零,一些思想,輕輕的就入了春水深處,有著柔軟的憐惜。那些沒有生命的文字,也在眸里變得清澈而溫暖。

  一片喧囂歸于靜寂,沒有了白日風馳電掣的匆忙。清澄的月光似乎有一種巨大的魔力,讓人放輕了腳步。居于水湄,坐看云起,白云托著皎皎的明月,照得世界一片清明澄澈。蒼涼幽咽,浸潤了柔波清越且渾厚,帶有一種說不出的穿透力。
  置身于廣袤的世界之中,宛如一棵樹,不管枝葉如何在喧囂的時代里搖曳瘋長,根子也必須靜靜地扎在黑暗中,汲收養分和水。我的樹根永遠是文字,是那在字里行間靈感閃爍的思想。

  指間運勁,風雨冷雪澌聲與墨濺之聲,颯颯作響。從十二歲始,就這樣一路斷斷續續地寫著。靈魂在字里行間游走,仿佛是一個無邊海岸的守望者,收獲豐碩又伴含泥沙。
  思緒悄悄涌上,在這浮躁的世界,坐在清寂的夜風中,用悠緩的調子,娓娓訴說一種徹悟后的深情。

  想起在三千多年前的盲人荷馬寫的《奧德賽》的某些片段:“茫茫汪洋中的魔島,純美的女妖披散著長發,邊啃嚼累累白骨,邊含淚歌吟凄婉絕倫的戀曲。過往船只上的水手,無一例外地落水,應著波光粼粼的旋律,鳧向死亡彼岸。唯有主人公因事先接受了神的忠告,讓堵住雙耳的部屬將自己縛在桅桿上過關。當魔島終于從海平面上消失,他還在淚水盈盈地回望,感受那種源自靈魂深處的拒絕誘惑的遺憾,浸潤在歌中的極其舒服的自毀的毒液使他此生形同行尸走肉。”

  或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著一個最真的夢想。每一個人的心中也都會有一片黑暗時光或一團希望之火,它們會時常左右著人的心情,和左右著待人處事的態度,甚至會改變人的一生。
  也許隨著時間的變遷,現實的磨礪和我們的成長,這樣的夢想會逐漸褪色,變得遙遠而模糊。但只要機遇垂青,它就會從記憶深處浮上水面,應和命運的呼喚。

  憑著對生活的直覺和纖細的情感,用文字來發掘普通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記述個人生活中的一些情感,在隨意偶然中包含更多的自己的經歷,但決不是那么的宏大或者滿是哲理,不是那么刻板或者韻律和諧。只是想以一名知識女性的立場,以真切的人生體驗、充滿憂患的意識,給自己的作品打上強烈的、質地純粹的個人印記。
  一直以來有個愿望,就是有朝一日不再從事金融工作,只在家里安靜地寫作。此生無法用意志抗拒這一美妙誘惑,就好似與《奧德賽》之中的人物如出一轍,本能地巴望神魂顛倒的自毀。

  靜謐的夜里除了寫作,還喜歡讀諸多前人的文學作品。經常讀那些以“含情的微笑”來看世界、且彌漫著濃郁的書卷氣息,也展示了豐厚學養和人格風范的散文。“入妙文章本平淡,出俗神品原無色”——中國文學有沖淡神逸一格,有的散文就像潑墨寫意的山水畫,一直很欣賞。
  就如某作家曾坦言:“大概受儒家思想影響比較大,‘溫柔敦厚,詩之教也’。我就是在這樣的詩教里長大的。”因此“我是更有意識地吸收民族傳統的……我追求的是和諧。”但這個喧囂的年代,尤其是在這個貨幣橫行的時代,身置都市,比任何時候都浮躁。

  金融專業是門大雜燴,里面囊括了銀行、證券、保險等知識。
  為了提高學生的就業率,時常教他們如何磨去其鋒芒,犧牲個人愛好,以便適應社會的需求。比如說在給學生講授金融實務操作時,為了訓練和提高他們的實踐能力,常會教他們一些與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金融知識,還教他們一些投資方法。
  幾年前的某日下午,正在多媒體教室給大三的學生講授《金融學》,課間休息時,一位學生來交畢業論文初稿請我修改指導,同時帶來了一本中國工商銀行的活期存折,翻閱給我看;并且當著臺下一百多位比他低一屆學生的面,向我連聲道謝,因為在擔任他的金融管理與實務課教師時,我開了張保險專業的書單給喜歡文學的他,引導他往保險方向發展,并要他考取了保險公估人和保險經紀人,結果他在實習期間就拿到了高薪。
  他興奮地對我說,一定要請我吃頓豐盛的大餐。可我沒有去吃他的豐盛大餐,只是淡淡的對他說了一句:“祝賀你取得了可喜的業績!”心底的波浪卻是萬般起伏……

  “時代發展了,社會進步了,文學藝術反而趨向于消亡”——這是黑格爾當年做出的一個判斷,曾被稱作文藝美學中的“黑格爾難題”。感性、情感、直覺、個性、人格色彩、獨創精神以及心靈深處那些幽微奇妙的震顫悸動,該是文學之所以是文學、詩歌之所以是詩歌的基本的、內在的屬性,或者套用一下佛家的用語,即詩的“自性”。可是在現代社會里,一個強大而又嚴密的貨幣體制卻釜底抽薪,抽去了文學賴以是其所是的“自性”。
  聯想到當今的一位優秀女詩人,在寫《放逐深圳》系列散文時,正“生活在”、或換言之是“被放逐在”深圳那個前衛、浮泛、囂亂的現代化城市里。她在《獨一無二的人》中思索著那些“我們人類的異體性在哪里?你不同于別人而鮮明獨特的靈魂在哪里?你與你軀體相搭配的思維個性在哪里?”等問題的時候,周遭紛繁蕪雜的生活現象于她,一定有著深刻切膚的痛感。

  按照美國行為科學家埃德加*沙因《組織行為學》一書中總結出的經濟人假設、社會人假設、自我實現人假設及復雜人假設等人性的四種假設理論。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如經濟人假設一樣去選擇職業或生存,并總是無奈而又被動地在組織的操縱、激勵或控制之下,完全沒有選擇職業的自由,因為在經濟人假設狀態下,人沒有任何的經濟基礎,時時為生活擔憂,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工作,并總是無奈而又被動地處在組織的操縱、激勵或控制之下,失去選擇職業的自由;除了經濟人假設外,至于社會人假設、自我實現人假設及復雜人假設,均需以一定的經濟實力為基礎,人們只有在無須為生活擔憂,具備一定的經濟基礎條件下,才能夠有選擇工作的權利和自由。所以無奈地告訴學生一定要借助金融專業這一創業的好平臺,在奠定了一定的經濟基礎之后,再依照個人愛好,選擇喜歡的生活方式。

  如果說在以往的社會中,貨幣之上還有皇帝、總統、國家、政府,那么新的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已經在勸說國家、政府進一步減少對于國計民生的干預,讓銀行取代政府,讓貨幣自行其事,以貨幣的流通規律操縱社會的發展規律。我們現在能夠看到許多的景象,是文學向金錢的妥協、臣服、倒戈、寄生。
  在當前社會里,貨幣正在奠定它在人類社會中從未有過的至高無上的地位。在任何一個城市,走上街頭看一看,銀行不但比書店多,比公廁也多。那么,金錢,或者貨幣究竟又是什么呢?在以往的社會里,貨幣可以金條、銀錠、銅板,更早一些是石頭、貝殼、牲畜、布帛,后來就統統變成了紙幣或支票,現在則變成了“電子錢包”即銀行卡上的一串或長或短的數字。繼科學技術對人類日常生活的框定之后,貨幣,尤其是在微電子技術裝備之下的貨幣,將會進一步逐漸有效地清洗掉人間殘留的一些詩情。

  在這喧囂蕪雜的都市,面對文化精神的失落,欲望對純粹的消解,人如何才能從文化心理升華的人生境界,在現實中頑強地自我省察、自我檢視、自我救贖?
  楊絳認為要做到“萬人如海一身藏”、“怨而不怨,哀而不傷”、“心態之爭與中和之美”,首先應該“自己重自己”。

  海德格爾不甘于文學不敵貨幣這一失敗,曾寄希望于“貧乏時代的詩人”。然而,直至二十一世紀降臨,詩人們并沒有能夠挽救時代的精神的貧乏,也未能給生活注入更多的詩意。
  誠然,拯救的希望或許還會存在,那便是在貨幣體制外求生存的詩人,還有,從貨幣網羅中突圍的、和你我一樣摯愛文學的顆顆癡癡的心。
  然而,在貨幣正奠定它于人類社會中從未有過的至高無上地位的當前社會里,這種“自己重自己”“消失于眾人之中,如水珠包孕于海水之內,如細小的野花陷藏在草叢里,不求為‘勿忘我’,不求‘賽牡丹’,安閑舒適,得其所哉”的超然,并非人人皆可以領略和有條件做到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晚歸

下一篇: 《 蜀黍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 簡竹

    文中所寫的現象應該是當下很多人的迷茫,雖然只寫到經濟和文字的糾葛,但仍有許多層面的感觸提及,如提到學生的,如提到自己的,或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總有一些向往和不滿足,才讓生活糾結出痛并快樂的滋味。

    2017-03-15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