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現代詩 > 新詩

身體詩(八首)

作者:冷吟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7-03-10   點擊:

專欄作家:冷吟
 

冷吟,本名徐勤舉,山東新泰人。先后在《詩刊》《星星》《詩林》《詩潮》《綠風》《揚子江》《散文詩》《詩歌月刊》《中國詩歌》《中國詩人》《上海詩人》《兒童文學》《北京文學》《山東文學》《時代文學》《黃河文學》《鴨綠江》《青海湖》《草原》《雜文選刊》等報刊發表詩歌、散文等800余首(篇)。部分被《青年文摘》等刊物轉載。著有詩集兩部。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泰安市詩歌學會副會長,泰安市文聯首批簽約作家。

點擊進入冷吟個人文集

身體(八首)

冷吟

▌腳:一種鳥

生來就沒有翅膀
卻喜歡飛。一前一后地飛
一左一右地飛
時快時慢。對稱地飛

在它們眼里
幸福就是一條路。一條河
一張藍色的機票
甚至一次小小的迫降

歪歪斜斜。冷冷暖暖
但腳飛了一輩子
也沒有飛出鞋——
那些新了又舊舊了又新的羽毛
或天空

▌心:一座城

一座城被安放在體內
如同一只蘋果被安放在秋天
看守的兩個人
一個叫嘴巴。一個叫表情

城里住滿了思想。智慧
幸福。淚水。還有蟲子
它們都是你甜蜜而忠實的百姓
你是它們惟一的王

有時它們會從嘴巴里鉆出來
變回鳥或蝴蝶。它們的翅膀
與空氣擦出自由的火花
有時。你借表情之手
打開那兩扇窗戶。讓陽光
幫你打掃角落里的黑暗和灰塵

累了倦了。你就把自己關進府中
喝酒。寫。虛度光陰
這時他們看到的你
并不是你

同樣一座城
有的是金湯,堅不可摧
有的是豆腐,不攻自破
但你是王。決不會落荒而逃

▌耳朵:隧道

聲音的火車一列列開進來
你點亮體內所有的燈
為它們引路

那些綠皮白皮黑皮的火車
那些大的小的長的短的火車
都爭先恐后地開進來
一邊埋怨狹窄一邊制造擁擠

其實它們不怕黑
也不怕發生碰撞
但它們的脾氣個個都像迅雷
讓你來不及掩閉道口

夜深了。所有的火車都睡了
你就把自己變成一列火車
哐當哐當地開向黎明
頭頂上的燈那么多。那么孤獨

▌鼻子:捕鼠器

那些小東西東躥西跳的
像一條條香噴噴的飄帶
纏住了你的炎癥或鐵銹

你把自己擺在角落里
任由它們折騰。尖叫
你鼻翼翕動:仿佛夾子在煽動翅膀
窗前。一只更大的獵物
正躡手躡腳。向你靠近

▌胃:垃圾處理場

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
白的黃的紅的綠的黑的
冠冕堂皇的來歷不明的
統統攪在了一起

看不見的秩序
聽不見的轟鳴。就這樣
一些身世被消化。吸收
變成燈光:照亮身體里黑暗的道路
一些余數被整理。打包
變成記憶:運往花朵的故鄉

▌頭發:蘆葦

從你的思想中長出來
每一根
都帶有先天的指向性

或密或疏。或剛或柔
你頂著它們在世上行走
像一塊小小的沙洲
走在波濤洶涌的河流

總有一些水鳥會棲進來
以隱身的方式做巢
做愛。它們孵出的后代
有的叫惡棍。有的叫

隨著四季的更替
它們中間瘦弱的一部分
會被梳子沖走
讓出的那片空地
漸漸發出智慧之光

當那場叫做蘆花的雪
終于落滿你的頭頂
你也如遠道而來的黃昏
原諒了所有的冷暖與風吹

▌手:筢子

小時候
看到奶奶把那么多柴禾摟起來
感覺筢子真像手
后來
聽到有人把那么多錢財摟起來
感覺手真像筢子

手和筢子到底什么關系
似乎誰也說不清

但無論怎樣。你終將于某一天撒手西去
你拼了命從這個世界上摟來的
也必將一次性全部交回

▌身體:香爐

和一般香爐不同
它會生長。走動。思考
會用許多叫衣服的表情
把自己偽裝起來
但作為一種容器
它知道更重要的
應該是裝下糧食。欲望
風雨。而求神拜佛
自然也就成了一輩子的事

菩提樹下
誰來為我指點迷津
蓮花座前
誰來引你渡出苦海
當生命這根脆弱的松香
一點點燃盡
那副銹蝕斑斑的骨架
也終于參透了塵世的虛無
  審核編輯:村姑翠兒   精華:村姑翠兒    絕品:趙小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品茗?改詩

下一篇: 《 春姑娘

編者按:
執行站長   趙小波: 墨舞紅塵中文網2017年館藏作品年選3月份入選作品。

現代詩編輯   村姑翠兒: 欣賞細膩,富有想象力的詩句。融入種種生命的體驗。每一個人的身體都是一個小小宇宙。精華推薦。祝福詩友。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