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非虛構

圣景峨眉山

——南無普賢菩薩

作者:簾外落花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7-02-20   點擊:

專欄作家:簾外落花
 

簾外落花:四川樂山人,網絡寫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學網站擔任編輯或主編,在報刊雜志發表文學作品數十萬字。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四川省散文家協會會員,樂山市作協會員,金口河區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作家班學員。

點擊進入簾外落花個人文集


  “峨眉山的佛光照遠不照近。”亞娟說峨眉這句民諺說的就是她這樣的峨眉人,三十多歲才上金頂。
  “我也沒上過大瓦山頂啊”。
  外婆活著時每年都要與村里幾位老婦人結伴朝峨眉山,她們的信仰只為祈佛保佑家人平安、六畜興旺,卻是這份善心種植在村莊,也就有了幾千年來的生生不息和風調雨順。
  外婆朝山帶了很多峨眉山風景明信片回來,有普賢菩薩騎白象、有金頂日出、有靈猴嬉戲……普賢菩薩慈祥莊嚴,可她騎的白象為什么有三對象牙?外婆給每個人請了一塊佛牌,里面有觀音菩薩,唯一表弟的佛牌是銀做的。那時候不明白為什么最好的東西都會給表弟,多年后才懂得男女之別從娘肚子下來就開始了,這樣想計劃生育真沒有多大的不好。好在女性從來堅韌,雖然男女差別的操刀人多是母親奶奶外婆,她們卻不曾反省自己的遭遇,這大概就是母性吧,也就不覺得有何不妥了。
  對峨眉山的向往在外婆那里扎下了根,對峨眉山的歡喜卻是多年來在山中遇到各種殊勝景象而生起的信心。
  第一次上峨眉山是學校組織春游,那時峨眉山還沒有公路和石砌臺階,向山的泥路被游人踩踏得濕滑難行,但積雪與寒冰擋不住少年的熱氣,同學之間相互拖拽著僅一天就沖到了金頂。金頂在一片白雪蒙蒙中,碩大的冰柱被男同學擊打得齜牙咧嘴,來路上遇到的猴群也被他們追趕得四處逃竄。
  外婆無數次講峨眉山猴子有多厲害,那天以后我再不相信了。浪費了買來壯膽的竹棍,不過是一群欺軟怕硬的家伙。
  那時候金頂旅館只有簡陋平房,風雪夾雜,沒地方可去,只好呆在屋子里用電熱毯烤被積雪浸濕的衣物,騰騰霧氣映著窗外冰棱,早上起來到處白茫茫一片,金頂一片圣潔,除了雪什么都看不到。返回也是一路打鬧,寺院、摩崖、猴群、樹木都是我們路過的鬧熱,青春的喧鬧哪里懂得這些都是難得的好。
  后來多次去峨眉山卻不全程步行了,偶經熟悉地段會回憶起當年路過一線天滴水崖的險峻和伏虎寺的莊嚴,也會想起九十九道拐的陡峭九老洞的神秘珙桐樹上的鴿子花。
  那年,山下酷暑難耐,亞娟說有朋友從清音閣下來,講山上風清氣爽,溪水流淌。一群被熱瘋了的人積極響應,拖家帶口住進了清音閣旁邊的農家。清音閣海拔不高,卻因林木深深,溫度適宜,所住農家能聽聞寺院鐘聲,溪邊小坐很是愜意。
  那天與亞娟、花子眾人一同上洪椿坪返回清音閣時在在牛心亭黑白溪水處突遇暴雨。趕緊躲去清音閣內,一樓盡是躲雨的游客,順樓梯上二樓,樓上也是佛殿,只有一位老婦人在蒲團上拜佛。我們往佛堂露臺走去依著欄桿斜坐,雖然下著雨,天空卻亮得很,不敢多望,牛心亭下的溪流一度超過雨聲。寺院四周林木異常粗壯,枝干覆滿苔蘚,樹高百丈也是不夠。
  一位著袈裟的僧人循聲過來,我們請求避一會兒雨,他合掌笑了笑轉身離開,濕了的鞋底在木板上踩出印子,他也淋了雨。
  雨越來越大,匯集在屋檐、樹木、枝條上,像老天打開的水龍頭,發出急切而悅耳的聲音,伴隨著《大悲咒》,佛經與雨聲交織匯集成音律漸漸注入身體,清風夾著細雨拂來,清冷中升起無限禪意。閉上眼,安住清音中,清凈之意無以言說,進入一種從不曾有過的境界。雨,不知何時停下,寺院又擠來游人,該給他們讓出地方了。
  一場不期而至的清音聽雨讓我們歡喜不已,沒想到的是那晚峨眉山又一次為我們布施祥瑞。
  下過雨的空氣甜美而靜謐,沒了游客的清音閣安臥在群山和溪流中,不舍入睡的我們結伴向五顯崗漫步,一路花香蟲鳴好不熱鬧,身心清爽,真是山上山下兩重天。也不記得誰先發現那場奇景,當蟲鳴聚積時,只見山上、樹上、地上、草上會同時亮起黃綠色光,光色隨著鳴聲起伏,長短踩著鳴唱節奏,當鳴唱漸入佳境,黃綠色光鋪滿山嵐、河谷,樹木,近處的葉片均得以清晰照見,持續幾分鐘后鳴唱突然截止,光色全然熄滅,山野瞬間陷入靜寂。所見一切猶如幻象。幾分鐘后鳴唱又起,光色再閃,反復如此,花子愛人就近抓了一束光色,是螢火蟲,小時候也抓過螢火蟲,這樣大這樣多,卻是第一次見識,真是嘆為觀止。
  萬物的世界,如何破解。不知這景象是不是峨眉四奇之一的“佛燈”。
  自清音聽雨后,這座佛國仙山接納了我這個滿身污垢的人,每次上去都會遇到不同圣景,對她生出親近與喜悅,也生出懺悔。
  前年,與亞娟、花子、惠英各自帶著家人孩子再到峨眉山避暑。雷洞坪和金頂住滿了游客,老肖把隊伍帶到半山找了一家賓館歇息,躺著床上不得安定,內心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召喚,抓住最后一刻沖到車站,站在最后一趟上金頂的索道時身上還有淌汗。
  仰望著普賢菩薩金光閃閃的臉龐,藍天麗日映照著她的莊嚴,那種不安隨即平靜下來,沿著順時針方向繞了幾圈向舍身巖走去。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光,在舍身崖邊望著大瓦山的方向,隱約的薄霧中有她淡淡的深青色脊梁,像浮在大海中的魚,若隱若現,那是我向往和深愛的大山。
  舍身崖中聚起層層薄霧,霧色云影中倒影著一尊佛,佛身泛出一圈光影,我想這是普賢菩薩倒影吧。轉頭仰望光影下金光閃閃的普賢菩薩,您連倒影都要發光,真厲害啊!
  舉起相機準備拍下這一景觀時,佛像跟著動了起來,我故意探了探身子,佛像也向前探了探,左晃、右晃。
  哎,佛像在學我哦!
  這是“佛光”!
  佛光?欄桿上這么多人,為什么只有我一個人映出來佛光?
  “佛光只能照見自己,即使一萬個人站一起,也只能照見一萬個人中的自己。”
  《華嚴經》里寫: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圓覺經》也講一切眾生本來是佛。那天急著上金頂,內心里還隱藏著為重病中的父親祈請佛菩薩加持的心愿,或許是心懷善愿,在無數次金頂之行中幸遇“佛光”。也許父親能夠祛除塵垢得以康復,忍不住流下感恩的淚水。
  帶著佛光的震撼,晚霞隱退,夜色漸起,蒼穹之下清涼如洗,月色皎潔勝玉,山的輪廓清晰如沙漠幻影,空曠而靜寂的金頂有著不能言說的感染力,月色中還有一層清灰,普賢菩薩雙目微垂,慈憐微撫身心,越發清凈。
  幾千年來,神秘北緯30°唯一沒有被沙漠化的峨眉山是歷代僧人清修之地,單純金頂一處最鼎盛時廟宇連片,僧人上千,內存佛像、佛經、字畫及珍貴文物無數。經歷了無數朝代走過了無數風雨,度化了無數眾生成就了無數圣人的金頂,也沒有躲過那場浩劫。所幸浩劫過后,國家立即拔款予以重修,千年佛音積累起來的法喜,佛國仙山的偉力仍然加被著一切眾生。
  深夜的寒冷穿透羽絨服和租來的大衣,若能用一夜的寒冷來抵消父親因養育我而造下的點滴殺業,或者以我身抵消,怎樣的寒冷也要堅持。在寒冷中露宿金頂的又何止我,木板里、臺階下,甚至破舊的棚子里都有人音。時過夜半,一群十幾歲的孩子從蒙蒙夜色盡頭鉆出來,他們步行了近20個小時才走上金頂,耗盡體力的孩子們走到我避寒之處的門外,趕緊將地方讓給了他們。那是天黑前問民工尋得的一個避寒之地,正在裝修的飯店大廳,從外面抬開掛在門上的鐵鏈進去的,雖然不能睡,總比在露天壩里好。
  走走或許能暖和一點,金頂已經有了等待日出的人影,攝影愛好者開始架設相機。據說峨眉山日出很壯觀,無數次金頂之行都不得見,這次守山待日,提前占據了最好的位置。
  站冷了走走,走累了站站,目睹了天色的各種變化,遙望了峨眉縣城從酣睡到醒來的全過程,隨著天際那一線黑漸漸灰暗至明朗又入混沌,對日出也沒了太多信心。突然一線藍光,想起在北戴河日出前也有過這樣一線藍光,還在對比,一個毛茸茸的紅色小點從天際線彈出來,像剛孵出的小雞頭,撥動著最柔軟的心弦。自然最壯觀最基本的景色也是世間最美的好,無論用怎樣的科技也是不得其深邃,這日出,這世間,到底是講不出那美的。
  待天空越來越明,日影蛻變成金黃,跳出約束,塵世一片明朗,此刻的金頂之上,星月仍在,日月同輝。
  很快,一波游人涌上金頂,一夜清輝頓時消失,人群帶來的濁氣清晰可見。該是下山的時候了。
  今年元宵節恰好周末,趕緊邀約。也是錯開游人最多的時候,萬年寺游客已盡,燒過的化學香氣味還在。寺院的工作人員格外溫暖,住進木閣樓,樓梯回聲仿佛回到童年。寺院里的老樹開著白色、粉色的梅花,蘭花清香,禪林寺院才有的幽靜在花影里更是深濃。
  這座古老的寺院里,普賢銅像的象牙仍為三對,無梁圣殿像蒙古包、也有清真風格,大多數游人來峨眉山也只是走到了萬年寺。室外太過寒冷只得早早進屋,夜里靜得一根針都沒有掉到地上。在打板吃飯前起來去齋堂前往燈火透明的經堂望去,只見一輪滿月在山頂和經堂之間,月亮周身被一圈彩虹般亮麗的月暈圍繞,那年在美朵師父陽臺上也曾望見過這樣的月暈。
  月暈之下的山影越看越像普賢銅像下的大白象,遂在心底叫她象山。都說天下名山僧占多,這些圣景都不是偶然吧。佛陀的智慧,佛法的深意,佛學的不可思議怎是我這樣的凡俗之人可以領悟的。借助月亮恩賜的力量,伴著萬年寺的日出,再次踏上前往金頂的石臺階。
  半山漸漸有霜,隨著海拔漸高,枝條也有了薄雪,給深灰的林木染上一層深意。“為什么有雪就給人圣潔的感覺?”“純潔的世界應該是不染塵吧!”自言自語也有追問,這些都是各自的般若,哪里又有確定的答案呢。
  雷洞坪在一片純白的世界中,地面、枝條掛滿積雪,陽光從掛著積雪的枝條擠進來,積雪也從枝條擠下來,散落在雪中的人群也可愛了起來。
  到底不是第一次來,躲開了游人最集中的猴區,根據多年山區生活經驗,越早趕到金頂越好,這樣大的太陽不出午時會有云霧。鉆出通往金頂的索道,迎接我的是大瓦山平坦的身影,她一如往日安睡在大地懷抱,她像一個孩子臥在幾座大山形成的佛心之中。在她身后貢嘎雪山清晰可見,依次過去是帽殼山、轎頂山、牛背山、瓦屋山,在金頂的任何角度都能這樣清晰得見,佛國仙山呈現了天圓地方的多維世界。
  在金頂俯瞰大地,仿佛萬里高空俯瞰塵世,云海渺茫,佛海行舟,剛剛塑過金身的普賢菩薩圣象慈悲垂目,金光閃閃,騰云駕霧的圣景大抵如此吧,來自藏地的朝圣者貼著大地朝拜,在她們的虔誠里有無數人的隨喜。
  潔白的云海,潔白的雪,日出、佛光、佛燈,它們從峨眉山的景象和傳說里走來,給予塵世無限美好和向往,給予追尋路上無限的鼓舞和加被。“亞娟,峨眉山的佛光照耀一切萬物和眾生。”
  無論經歷多少風雨多少塵埃,只要放下妄念,就可以到達彼岸,只要心懷善念,就能在心底盛開一朵蓮花。
  盛夏,峨眉山避暑。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東村的黃昏

下一篇: 《 把老鷹茶請到茶席上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 東籬夕陽

    峨嵋普賢,登頂結緣,那抹佛光,度你安然。
    佳作欣賞,送上鮮花。

    2017-06-17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