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百味居

晚歸

作者:逸薇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7-02-17   點擊:

專欄作家:逸薇
 

逸薇,成都人,網絡寫作多年,有詩歌發表于《星星》詩刊、《中國詩歌》等媒體。

點擊進入逸薇個人文集


  說到晚歸,少不了要想起燭光松明的古時。那時日出而作,日落而棲,晚間除在青樓或者酒肆里飲酒作樂外,再無去處。大文豪蘇軾在一次酒醉后寫道:“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可見酒醉晚歸是十分尷尬的事情。而仙李白卻另辟其壤,干脆晚而不歸,與歌妓調情樂此不疲,并寫下如此艷情的句:“出舞兩美人,飄搖若云仙。留歡不知疲,清曉方來旋。”
  時至今日,夜生活日益豐富,已成為人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晚歸便愈加凸現。其實造成晚歸的并非僅有夜醉和偷情,更多還有繁忙的公務,擁擠的交通以及復雜的交際應酬等等。無論何種狀況,晚歸于夜深也并非人們所愿的。就拿我來說吧,偌大的城市里,房屋一幢比一幢貴,買不起貴的,只好買那偏遠的,房間倒是大得令人羨慕,衣帽,雜物,書籍以及藏畫分別有了自己的所處,自喜從此再不用為物品的擱置問題發愁了。后來,發現路途實在遙遠,房子位于三環路外,已屬于郊區,往來十分不便。先是去擠私人承包的中巴車,常常被擠得衣著凌亂,狼狽不堪,待到家時,已經昏昏欲睡,倦怠無力。再往后,有了一種城郊公交車,倒是可以載更多的人,但車程長,還要繞過一所大學,學生們三兩成群漫涌上來,車廂瞬間便像抽了真空的悶罐。每到一站,就有不少人竄上擠下,上不來的,就拉緊了門邊的扶手,堅決不讓自己狼狽落地。這樣一來,或夾了手或壓了腿,車門關不住,又引出許多咒罵之聲,因而時間一再延誤,晚歸更是不能避免。
  雖是這樣,日子一久,我也逐漸習慣下來,開始在如織的人潮中留意歸途中的景象。在夏天,人們似乎愿意在夜晚遛街散步,擠車的人自然多起來,我因擠不上車,更是常常晚歸。那時太陽還未落山,盡管已是夕照,車內仍被曬得悶熱潮濕。而我深知浮躁會令身體產生諸多不爽,所以再熱,我也盡量保持心境平和。到了下車時分,已是晚間七點過鐘,天還未盡黑,獨自一人走在小區的園中,總會跳起攀摘那懸掛在小葉榕樹上的長須,那長須自是被我扯得零亂,見不到一根完整的了。老人們常說榕樹聚陰寒,易遇鬼。而我流連于榕樹下的時間很多,遇到過倉皇的土撥鼠,翩躚的蝶,卻從未遇到過所謂的鬼神。我只知胸中凜然,猛鬼怯之,自然不信老人們的說法,倒是時常冥想那閑神野鬼的芳容,大概跟“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不差毫分吧?
  拐過大路,斜插進一條小徑,兩旁茵茵的青草在黑夜中像厚實的地毯。清風掠起數種花香,腳步便不自覺地猶豫起來,甚至想在草中一宿。無奈夏蟲太多,聽母親說草叢里還有蛇,便立刻打消了此種念頭。往前行,偶聽一樓人家用來圍籬笆的青磚下傳來蟋蟀的鳴聲,忽爾想起蒲老先生筆下的促織,旋即翻磚刨土,想要找到一只肥碩的蟋蟀,看看它是否是誰家生病的小孩或是那死掉的貓狗變成的。找不到蟋蟀,卻又發現了新奇的玩意兒,青磚上那些一寸來長的苔蘚,頂端長出了十分艷麗的小果實,這等神奇之物闖進眼簾,自然是不能放過的。常常,為了些野果子延誤了回家的時間,而我那羞澀的囊中很快就塞滿了各種植物,有的還放進書本作了書簽。進門時天就完全黑了,母親見我兩只泥爪緊握野蕨、風鈴草、三葉草以及薔薇,會問,怎么回來那么晚?又去摘人家的花啦?又問,這是什么花,那是什么草?我就胡謅一個名字,兩人開心地笑。
  進入冬季,晝短夜長,風雨蕭瑟,天光晦暗。與夏天同樣的作息時間,卻總覺大有不同。黑暗中,汽車每到一站,路邊人家的微弱燈光便給人一種實實在在的暖意。冬天,大概就該是這樣桔色的,溫暖的,團聚的。而我,因為平靜,所以開始體會到晚歸帶來的好處了。坐在車上,訝然而覺,街邊的霓虹恍若七彩流云,映在身上如著華服。我在這忽閃明滅的燈光下細看那嬉戲的學童,時髦的女郎,寶馬香車的達官貴人以及寒風中匆忙行走的路人,似乎總有看不完的人世百態,讓我在短暫的車程內,伴著或同情,或憤怒,或悲,或喜的心情,把自己溶入其中。靈感來時,我會即興而發,賦一首,渲泄自己的心情。更多時候卻是幻想人們背后的故事,讓他們成為我創作的源泉。的確,對于喜好詠月嘲花的我來說,晚歸為我提供了豐富的創作素材,讓我能長轡遠御,妙手偶得,這不正是最具價值的收獲嗎。所以,那路邊菜攤有人跟小販討價還價;枯燈下,有熱氣騰騰新出籠的包子饅頭,簡陋的面館以及雜貨鋪一字排開;甚至還有不守好自家鋪子,迷戀麻將的小老板,這些,都化為了一幅素描,這便是我眼中的晚歸圖,這就是瑣碎的生活。較之夏天而言,我雖不大喜歡冬天的晚歸,但這畢竟是要重復著做的,雖不堪,但從中得到的見識和樂趣,是那書本上得不來的。
  既是生活,不得不過。所以整個冬天,仍是獨自走在歸家的路上,榕樹下白霧蒼寒,呵氣也見一團氤氳。四周清冷,就連愛叫的狗,大概也圍爐打盹了。“歲寒,然后知柏之后凋也。”園中少見松柏,但榕樹依然青翠昌盛。我想我是在學那松柏或榕樹的品性,方能在這物欲橫流的社會中保持一個低調且明凈的心態,想到這里,不覺欣然。這個時候,沒有夜月群星,只聽見大多廚房里傳出炒菜的聲音,以及杯盤碗盞的相互撞擊,不由深吸一口蒼露,微笑,晚歸其實是多么美好。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鳥聲

下一篇: 《 素琴無弦字無聲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