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現代詩 > 新詩

二十四節氣(組詩)

作者:李緒廷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7-01-02   點擊:

專欄作家:李緒廷
 

李緒廷:山東高唐人。曾做自由撰稿人,雜志編輯。涉獵小說、散文、故事、詩歌等堵多領域。發表文學作品用過的筆名有魯西風、二指禪掌門、唐文雁、侯雁、莫非、徒駭河等,迄今已發表各類文學作品三千余篇(首),在全國各級文學比賽中獲獎近百次,有幾百篇被轉載。出版專著有《左宗棠家訓》《通向幸福的彩虹道》《天堂的誘惑》《神秘消失的特工船》《攝魂“胭脂刀”》《二指裁縫》等。現任職于北京某大型佛教文化編輯部。

點擊進入李緒廷個人文集

  立春
  
  早已不是遙遠的商周了
  飛至東郊的句芒神,今天
  再也感覺不到春節的滋味
  那些迎春的人,不再以豆麻撒地
  一頭土牛站在古籍里
  尋找丟失的柳鞭,而后
  慢慢躲進如潮的春幡里,一夢千年
  
  而春天確實就來到了
  不信你閉上眼睛。四季的
  分水嶺上,總會有一朵
  為你開放的花朵
  年邁的父親不再駕馭耕牛
  他走過的地方,一年的希望
  遍地油綠。怎么看
  怎么是一張催我回家的車票
  
  雨水
  
  今年的雨水,我正拽緊年的尾巴
  到親朋好友家推杯換盞,沒有
  注意到,暖暖的南風正搶占
  季節的高地。雨水無雨
  北歸的大雁飛舞在我的視野之外
  只有祭魚的水獺,在池塘里歌唱愛情
  不知疲憊,如醉如癡
  
  雨水到了,但真正的雨沒有來
  一份渴望站在一株發黃的麥苗上
  眺望幸福。乍暖還寒的季節
  最先抽出嫩芽的不是楊柳
  而是一顆顆躁動不安的心
  只不過,早春的麥田里
  再也看不到飛舞的紅紗巾
  漂亮可人的鄉妹子
  正在父母的叮嚀中打點行裝
  鄉土雨水豐沛
  但再也不適宜種植她們的愛情
  
  驚蟄
  
  依然北風,但似刀劍磨去了刃角
  春雷飛來,試探著嚇一嚇尚在冬眠的
  小生靈。杏花就要開了
  黃鸝用婉轉的歌聲,迎接紫燕的回歸
  乍暖還寒。凍土早已蘇醒
  窗外高大的梧桐,正在擦拭藏了
  一冬的小喇叭
  
  該走出去了。脫掉臃腫的棉衣
  去郊外看看楊柳的愛情郁郁蔥蔥
  把陽光攏在指間帶回書房
  在方寸之間點燃激情
  愛情也是需要耕耘的,把種子撒在
  鍵盤里,就能嗅到一股異香
  信不信由你,在這個季節
  我沒空給你慢慢解釋其中的玄機
  
  春分
  
  晝夜平分,直射赤道的陽光
  一點也不能溫暖我居住的小城
  依然雨夾雪,依然沒有繁花盛開
  南方飛回的紫燕,呢喃著
  慢慢裹緊黑羽大衣
  還好,今天傍晚的雨水中
  我聽到了雷聲,一聲,又一聲
  當時,我正坐在朋友的家里
  喝著小酒,吃著韭菜餅,議論著今年
  反復無常的天氣。當然
  我一點沒有責怪太陽的意思
  現在,南半球正是金秋
  收獲的喜悅正在涂滿或黑或紅的臉龐
  過了今天,白晝終于戰勝了黑夜
  我蟄伏的靈感也像起身的麥苗
  開始瘋長。這在南方是感覺不到的
  一個朋友說,他們想去握手春天
  抱在懷里的卻是夏。節氣對于他們
  只是一個沒有意義的符號
  印在全國通用的臺歷上,一個都不少
  這多像我們的理想,不管季節
  每天都狂奔在朝圣的路上
  
  清明
  
  總是有雨水,浸濕宣紙上的
  唐宋詞,幾千年都沒有
  劃過一個春天
  田野里,祭奠的人們暫時
  忘了自己的身份
  那份虔誠,就像一個個丟失了
  靈魂的人。墳頭的溝壑
  該用新土填平了,碑上的塵土
  也用清水洗凈。當然
  該追憶的追憶,該玩耍的玩耍
  那些孩子,吹著柳笛的樣子
  就是一首首清新的
  
  在老家,這個節日其實
  是團聚的節日。從春節開始
  一杯酒灑在清明的發梢
  下一杯,就到了月明風靜的中秋
  當然,喝酒的時候也會看新聞
  那些依然被困在地下的礦工
  使這個清明變得特別沉重
  
  谷雨
  
  谷雨來時,我正走在江南小鎮的石板路上
  猜想那條蜿蜒民居的水溝里
  究竟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
  石板上的苔蘚是小村的點綴
  像極了雨巷里偶爾走過的少女
  倏忽點亮江南的明眸
  
  那個時候,遙遠的魯西也在下雨
  如果河里有水,浮萍也該涂滿布谷的翅膀
  只是在江南,我看不到故鄉的河床
  民諺里的桑樹早已干枯
  一種叫戴勝的鳥,還沒有叫一聲
  就消失在發黃的竹簡里
  
  就是這個季節,在江南
  我平生第一次品到了剛炒好的新茶
  也第一次感到,龍井原來也可以不是一個名詞
  
  立夏
  
  如果沒有聽到螻蟈的鳴叫
  就想想那些地龍
  怎樣在黑暗的地下躬身打洞
  再有一個月,就是收麥的季節了
  但被擠走的春天不肯罷休
  忽冷忽熱,把夏天第一個節氣
  生生擠出幾滴眼淚。在魯西
  正在灌漿的冬小麥輕揚柳眉
  和遠處的油菜花做好交接班的準備
  溝溝坎坎的雜草趁亂偷襲
  很快占領初夏的制高點
  沒有理由,不用解釋
  這個驟然而至的夏天就是一個謎
  謎面是赤橙黃綠青藍紫
  謎底在你我他手掌的紋路里
  
  小滿
  
  這幾天沒去城外,不知道
  沒有春天的小麥是不是已經顆粒飽滿
  苦菜已經枝葉繁茂,我在大街上
  一株冬青的縫隙里發現了它
  然后晾曬在陽臺上,等它變成一杯苦丁茶
  而網上的南方,如注的暴雨肆無忌憚
  把30℃的高溫擠到北方
  在小城,我一直望著故鄉
  想象年邁的父親佇立田邊
  一邊和小麥聊天,一邊等著我們回家
  我總是在麥收時節趕回去
  過幾天純粹的農人生活
  和父親一起,把一年的希望搬進糧倉
  小滿是成熟的序曲
  閉上眼,你就能嗅到一縷麥香
  
  芒種
  
  我知道,黃河以南的麥芒
  正在被貪婪的收割機吞進吐出
  我還知道,去年深秋藏進月色的
  小螳螂正在破殼而出
  用柔嫩的剪刀測試麥粒的硬度
  幾千年了,這個節氣都在大口喘氣
  把青黃不接扔進地溝
  把豐衣足食的夢悄悄溫習
  播種和收獲,是一對孿生兄弟
  在毒辣辣的太陽下撒一下嬌
  就藏進父親笑彎的稀眉里
  而在城里,我暫時感覺不到那種熱度
  好像十幾年前的清夢,翻一個身
  就被喧囂的車流淹沒
  被淹沒的,還有徘徊在考場外的學子
  恍惚間,不知被誰偷偷收割
  
  夏至
  
  白晝最長的一天,也沒發現有什么多余的收獲
  依然按時吃飯。寫作。逛街。聊天和午睡
  今天的陽光可以直射到北回歸線
  而南半球可就沒這么幸運了,隆冬
  正一點點淹沒美麗的山川和河流
  公元前七世紀,先人土圭測日影
  夏至于是成了二十四節氣中的老大
  這些就不研究了,我坐在電腦前
  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掉,不是為了選美
  而是要和炎熱較勁。過了今天
  清靜的日子將要被蟬聲擠爆
  南國的雨水,也會勻一點給我干旱的家鄉
  只是不會太多,對于魯西平原
  雨水從來都是吝嗇的,雷聲大雨點小
  田里的禾苗,常常吧嗒著干癟的嘴唇
  無奈地望著似火的驕陽
  “夏至到,鹿角解,蟬始鳴,半夏生,木槿榮”
  熱在三伏,我期盼一場痛快淋漓的大雨
  
  小暑
  
  從夏至算起,統治魯西的就只有酷熱
  于是,這個意喻炎熱開始的節氣
  也就變得無足輕重。而此時
  南方的梅雨揮師北上
  就要在干旱的北方淋漓成
  那些愜意的涼,也就藏在調皮的雨滴里
  再也不肯輕易光顧我的書房
  而沿著墻根搞運輸的螞蟻大軍
  時常和藏匿的蟋蟀不期而遇
  一只老鷹,盤旋著舞成黑點
  是不是想用翅膀嫁接云層里的一絲清涼
  
  和酷暑相關聯的,是雷暴
  狂風和冰雹。這些好像和我無關
  但與我的父母兄弟有關
  他們一邊念著幾千年盼雨的民謠
  一邊祈禱著風調雨順
  那些青苗就是他們的孩子啊
  在這田野冒煙的日子里
  我能感覺到他們內心的糾結
  旱和澇就在一袋煙的功夫
  科學這么發達,依然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大暑
  
  暴雨的消息從媒體傳來
  唯獨漏了魯西。沒有驚雷的夏天
  好像沒有冰鎮的瓶裝啤酒
  怎么感覺都不是滋味
  當然,這并不能阻擋季節的更換
  蟬的嘶叫依然煩人
  桑拿天就像頑皮的兒童
  貼在你身上甩不下來
  土潤溽暑,大雨時行,腐草為螢
  該來的不一定來,該走的卻要按時走
  電話里,父親的玉米跳著腳地長
  一下子就淹沒了我的童年
  
  立秋
  
  這場雨,似乎是要給遠嫁的
  夏天沐浴更衣。沒有驚雷
  凄切的寒蟬在涼風中怕打著羽翼
  看幾片桐葉在枝間嬉鬧
  不小心飄落到地面,再也沒有回來
  不過,在魯西,真正的秋天還沒有到
  一只“老虎”攔在必經的路旁
  在某個中午竄出來,在行人的臉上
  狠狠舔上幾口,讓晨昏里愜意的人們
  皺著眉頭擦干老虎遺留的口水
  
  棉花立了秋,高矮一齊揪。在老家
  此時的母親喜歡站成一株棉花
  和在玉米地里鋤草的父親
  遙相呼應。母親總是回頭看著地頭
  看啊看,時光就會倒流
  地頭上嬉鬧的少年,就是我和我的兄弟
  幾十年了,好像從來都沒有改變
  
  處暑
  
  讓我們想象,一只鷹
  盤旋在玉米的頭頂,利爪似鉤
  一下就撕破了整個夏天
  此時,是它解饞的季節
  鳥雀和野兔,爭相成為它美味的三餐
  只是,即將成熟的五谷
  一點都不能掩蓋凋零的青春
  綠的變黃,黃的變枯
  萎是一個強悍的詞
  一下就擊敗了太多的綠
  當然,所有這些只能坐在屋里想象
  雨一直下,即將吐絮的棉桃無處躲藏
  冷雨中漸成母親的愁容
  
  白露
  
  氣溫驟降,老人身上的衣服
  開始不分季節。一場雨淅瀝了幾天
  不小心就把燕子的行囊打濕
  因為下雨,我沒有機會看到樹葉上
  應該出現的露珠。一片黃葉打著旋
  幾秒鐘就完成了最后的舞蹈
  不管你信不信,這枚樹葉最后的理想
  是混進南飛的雁陣,即使不叫也好啊
  就這么飛啊飛……
  
  秋分
  
  先把最圓的月亮移出瞳仁之外
  就看清這個日子了。連日的陰霾撤退
  換一張晴朗的臉,讓繁華與蕭條
  交換通關文牒。偶爾有干枯的桐葉
  在窗外流連,還有麻雀,叼著一根枯草
  在我抽煙煙機的管子前細細打量
  似乎在測量客廳和臥室的長度
  
  翻看日歷的時候,我剛從老家回來
  每年這個時候,我們就變成候鳥
  飛回青紗帳邊的小院,看著月亮圓成
  月餅的摸樣。再有幾天,玉米就要回家了
  這些穿著白裙的孩子,是父母夢的延續
  白發紅櫻面前,世俗的一些都是點綴
  丹桂飄香,蟹肥菊黃,這些只是書中的秋天
  父母讀書不多,他們的夢就像玉米那樣簡單
  
  突然想起父親種在屋檐下的扁豆。秋風拂過
  千萬只小手揮舞,似乎總想抓住些什么
  
  寒露
  
  “蕭疏桐葉上,月白露初團。”
  滴瀝清光中,我看到鴻雁南翔,菊始黃華
  海邊是不是出現很多蛤蜊我不管
  這個季節,有菊花真的就夠了
  如果下點小雨更好,一場淋浴
  定會讓整個秋天嬌艷欲滴
  
  想這些的時候,我正站在陽臺上
  看有人將樓下的草坪變成自家的菜地
  地整成小畦,種上各種蔬菜
  然后用塑料薄膜蓋好。城里長大的
  孩子很是好奇,聚集在旁邊
  像是看一部久遠的電影。當然
  他們還會問一些問題
  比如,蔬菜的名字。因為離得遠
  我聽不清他們的對話,但有一句聽清了
  一個老年人說,蒜太貴了……
  而在我的記憶力,此時正是種蒜的季節
  老家一定也忙開了。摘棉收秋
  不讓霜凍有機可乘。而在城里的公園里
  白云紅葉間蟬噤荷殘。水面上
  幾條死魚漂浮。一位老者
  坐在湖邊的馬扎上,沐浴著秋陽昏昏欲睡
  
  立冬
  
  父親說,立冬刨蔥,不然
  青翠白嫩的大蔥就要被凍出鼻涕
  而現在,父親早已不再種蔥
  和母親一起,管理著六畝賴以生存
  的麥田。立冬了,小麥探出不屈的頭
  撐起老人所有的期冀和快樂
  當然,在魯西,結冰是以后的情節
  立冬就像一個調皮的孩子
  不告訴你真相,只從日歷牌上扮著鬼臉
  
  這個節氣,我第一次徜徉在江南
  在匠人們精心打造的風景里,驚嘆
  冬天到了,少女超短裙下的秀腿
  像一個問號,塞滿路人的眼睛
  讓穿著棉衣剛下火車的北方游客
  突然變得冥蒙。怪不得老白感嘆“江南好”
  立冬只是北方人的節氣,在西湖
  十月小陽春不只是一句俗語
  目光所及,蘇堤白堤都變成四季服裝的露天展臺
  
  突然明白,不喜歡冬天完全可以選擇
  找一個氣溫適宜的地方,滋養
  夢一樣的愛情。不過
  這不是誰都能輕易做到的。就像我
  江南再好也是別人的江南
  我把自己塞進火車,一覺就回到魯西
  
  小雪
  
  小雪無雪,只有風
  和賴在樹上的一枚桐葉捉迷藏
  直到這時,我才發現
  千年一遇的寒冬,只是傳說
  和菜價不同,這個冬天
  注定暖不熱兜里的紙幣
  而在鄉村,依然有草不肯投降
  頂著干枯的葉尖努力扮綠
  它的堅強和柔軟,讓我想到
  一些漸漸生疏的宋詞
  然后,臆想著,看冷一統中原
  
  大雪
  
  小雪無雪,大雪亦無雪
  干旱像一片遲遲不愿開啟的幕布
  遮住應有的那點精彩。當然
  我是指魯西。在關外,大雪早已紛飛
  成席,鋪滿高山平原,讓河流藏匿
  枯草消失。寒號鳥的叫聲凄慘
  用最后的一絲余光,看山中之王
  在荔挺的嫩芽旁布置新房
  最讓人羨慕的,還是燒得暖烘烘的
  大炕,一家人坐下來,即使什么都不說
  也能感到日子的甜美與滋潤
  
  但我還是想在魯西看到一場大雪
  悄無聲息也好,轟轟烈烈也罷
  我希望走進雪的腹地,和一棵樹
  一只鳥,甚至一枚枯枝交流
  "……在落葉薔薇的灌木叢中
  一個被遺棄的鳥巢盛滿了白雪"①
  雪在燒,而我更愿融入這片靜謐
  
  
  注:①是英國詩人華茲華斯的詩句。
  
  冬至
  
  在遠古立竿見影中分娩
  昭示最寒冷的來臨
  民諺說: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月四九冰上走……這個
  白晝最短黑夜最長的日子
  總是和著香噴噴的水餃,看陽氣初升
  但我知道,蚯蚓背上的凍土太沉重
  心思太沉重,怎么也抬不起自己的影子
  就像我們,外面太冷,暫且收起躁動的心
  把一年的詩篇擺在陽臺上晾曬
  看有沒有花朵發霉。花朵也會發霉
  這是我的發現。當然,我還發現了很多
  只可意會的東西,就像一朵雪花
  它不是化掉了,那一刻,它是不是變成了
  一滴刻骨銘心的清淚,沒有人能給我
  讓人信服的答案。當然我也不需要
  
  冬至過后,我多想面對月光而坐
  什么都不想。其實,想不想真的無所謂
  這個節日有太多的留白
  我們看到的只是它不慎遺留的墨影
  
  小寒
  
  進入三九,曠野里只剩下呼嘯的北風
  而此時,南方的大雁已將
  回程的車票藏在漸豐的羽毛里
  陽氣已動,而北方的我們渾然不覺
  蟄伏在水泥鋼筋的盒子里
  查看明天的氣溫。此時
  零,變成一個溫暖的渴望
  藏在厚厚的雪被下面,不愿出來
  三九四九不出手。故鄉的雙親
  終于可以坐在火爐前喝茶聊天
  然后,遙望春節的青鳥越飛越近
  一直飛成紅彤彤的春聯
  
  大寒
  
  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嗎?我聽到
  寒潮南襲的腳步碾過樓頂
  窗外,淅瀝的雨夾雪
  將暖暖的陽光擠到氣象網頁的一角
  “一候雞乳,二候征鳥厲疾,三候水澤腹堅”
  孵小雞就算了,鷹隼之類的捕食
  倒是值得一看。只是很久沒有
  看到它們了,這些翱翔在CCTV
  動物世界里的精靈,不知藏到了誰的夢里
  
  與立春相接,一年中最后一個節氣
  肥豬在案板上,麥苗在雪被里
  我的小詩在誰的發梢里?
  連水都酣睡成冰的季節
  愛情也變得毫無生機,藏在
  柳樹的苞蕾里,等待沿河開花的喜訊
  
  審核編輯:村姑翠兒   精華:村姑翠兒    絕品:趙小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那年 風雨正烈

下一篇: 《 路過這個有你的秋天(外12首)

編者按:
執行站長   趙小波: 墨舞紅塵中文網2017年館藏作品年選1月份上半月入選作品。

紅塵會員   村姑翠兒: 筆鋒穩健,詩語厚重,以心身,目光,靈魂,去感受二十四節氣的變化,情景交融,有親情之情,貫穿,精華推薦,祝福詩友新年快樂!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5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