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百味居

金口河人與洋芋

金口河風情系列二

作者:簾外落花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6-11-08   點擊:

專欄作家:簾外落花
 

簾外落花:四川樂山人,網絡寫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學網站擔任編輯或主編,在報刊雜志發表文學作品數十萬字。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四川省散文家協會會員,樂山市作協會員,金口河區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作家班學員。

點擊進入簾外落花個人文集


  
  金口河人離得開金口河,卻離不開金口河洋芋。
  提到金口河洋芋,只要吃過的人,唾液立馬隨著“金口河呢洋芋啊,太好吃了”豐滿起來,腦海里一盤盤、一鍋鍋煮的、烤的、烘的、炸的洋芋冒著香味、散著熱氣掏著饞蟲,那念想好比八月份的孕婦想四月間的櫻桃——煎熬人。
  金口河洋芋三十年前首推壽屏山種的最好,就是現在的永勝鄉大瓦山天池濕地公園范圍,相對99%山地的金口河地勢風貌,永勝鄉算得相對平緩,或許是3200多米的大瓦山在境內,又是孤峰聳立,所以這里除了風景優美,物種豐富,還出牛膝、天麻、蟲草等中藥材,但最好的還是洋芋,大自然有時候是比人的世界公平許多,比如年平均氣溫壽屏山一定最低,夏日晚上要裹著棉襖才能欣賞螢火蟲耍流氓,但壽屏山歷來富庶,丟一個種子下去不管不問到時候就會收獲一顆大蓮花白,抱起來扔下去,豬都砸得死一頭,人家土地就這么肥沃,其它地方的人真是羨慕不來。
  壽屏山洋芋大,一窩挖出來十幾二十個,比老鼠生兒還厲害,一個個土豆像熱灰里燒豆子,鋤頭一掏,骨碌骨碌滾出來,喜得一雙雙沾滿黑泥巴的手像彈鋼琴一樣跳來跳去撿不停,挖洋芋的季節,隨便站哪里放眼一望,漫山遍野都是撅起的屁股,人民群眾都在埋頭挖洋芋。
  兩三窩就是一背篼,三背篼裝滿一高背篼,大概200來斤,對當地的勞力男女來說,提起拐子屁股下面一戳,抓幾把熱汗也就背回家了,地上一倒,咕嘟咕嘟灌幾口老鷹茶,嘴巴一抹當歇氣,又繼續去地里。刨十畝地的洋芋除了人吃、豬吃,還能換來白花花的大米。
  新洋芋嫩,水里一倒,皮子一抹就掉,光滑細膩的內皮像雞油黃琥珀,看得人心里啊癢舒舒的,十幾二十個就是一盆,洗兩盆放大鐵鍋里加水,抱一捆木柴噼里啪啦煮上,煮洋芋也有不同。一種是直接加水煮,撒點鹽,水不要多,開始猛火,水汽上來用毛巾捂到鍋蓋上盡量別漏氣,待土豆能插進筷子,鍋里的水也差不多干了。繼續蓋上蓋子,去明火,悶個十來分鐘,揭開鍋蓋,看到的不只是一鍋洋芋,而是一堆黃燦燦的花束,用外婆當年的話來說就是“開花開朵”,想想是多漂亮的景象,牡丹芍藥盛開也不過如此了吧。用筷子夾起來,洋芋粉跟著筷子嗖嗖地掉回鍋里,悉心用手指捏起來往嘴里一放,粉啊、甜啊,再吸一下黏了粉燙痛了的手指,那享受那歡喜,不是金口河人明白不了。
  還有一種把土豆放在蒸飯的“蒸子”下面,這樣煮出來的土豆水汽重,沒有那么粉,不急,鍋里撈出來立即扔灶里,灶里柴火碳薪正紅,烤一會兒夾出來,用外婆的話說就是烤過的洋芋“黃尚尚”的,雙手掰開,洋芋粉笑得那一個燦爛啊,香氣撲鼻,咬一口,那滋味,美得喲,狗都不去啃骨頭了。
  小時候,一年里半年吃洋芋,半年吃玉米,一到冬季洋芋就少了,留下的大洋芋拿來做種,剩下的小洋芋不舍得這樣煮來吃了,偶爾用來炒土豆片(絲)、鍋油湯下飯解饞。讀書的娃兒還好,可以提洋芋到學校燒來吃,那時候讀書沒有午飯,早上割了豬草放了牛回來提著火盆,背著書包就去學校了,上課邊烤褲子和鞋上的稀泥,還要埋頭翻洋芋,下課一邊吃洋芋一邊寫作業,書、本子和手臉都是黑的,到處都黑,也就無所謂了。
  洋芋和玉米一樣,都是16世紀引進中國栽植的,這樣想想就明白為什么中國幾千年人口一直不多,其它作物產量低,養不活那么多人口,也是因為人口少,相對人均資源豐富,中國的古文化才能那么璀璨,要換現在十幾億人口,地皮都啃光了。洋芋、玉米在中國種植也就四五百年時間,這樣想來金口河真不偏僻,真不落后,緊跟了社會潮流和歷史步伐。
  種洋芋和推豆花一樣都是一本正經的事,山里人勤勞,一年最多耍三天,初三“開印”,拎著彎刀這棵樹砍三刀念幾句咒語,那快地也坎三刀再念幾句咒語,大體都是祈禱來年碩果累累。都“開印”了,老洋芋也從竹樓上背到火塘前,沿屁股一周切三刀,一刀一片,用來栽種,剩下的三角型肉丁外帶屁股上的皮洗干凈煮來吃,或者直接放火塘里燒,那是最盼望的,仿佛凍了一個冬的冰河開凍,孩子們歡喜啊,狗也不追了,鳥也不捉了,吸著鼻涕蹲在火塘里翻洋芋屁股,還沒熟透抓起來咬兩口再扔進去繼續燒,像狗兒撒尿占地盤,生怕被人搶了。
  地是年前耕好、培好的,上面還覆了雪,用鋤頭挖開,抓一把“土糞子”(母豬圈里掏出來的效果最好)鋪在坑里,把切好的洋芋種放下去,掏土蓋上。這些年農村喜歡用塑料膜覆蓋,產量高了、成熟期短了,口感卻差了很多。種好不用管它,老天會澆水,給予陽光,四五月的陽光恰恰好,春天把世界打扮得神采奕奕,洋芋開花了,紫的、紅的、白的,在深綠的洋芋地里,夾雜了野草的細花兒,蝴蝶、蜜蜂,七星瓢蟲,螞蟻,真是精彩。待一些日子,洋芋花上吊滿綠色的果子,像翡翠、像綠松,圓圓的,摘下來把玩,真是有意思極了。
  都說民以食為天,一方水土一方人,金口河喜歡洋芋到了什么程度,蹺腳牛肉在樂山只有包包菜,在金口河如果沒有燙洋芋片片和豆腐,絕對沒人去吃。在金口河除了豆花飯店就炸洋芋店最多,一個洋芋從一毛錢到現在的一元錢,從來都是供不應求,五元一份的狼牙土豆,一到晚上條條街都在賣,飯店里燒土豆、土豆泥、土豆絲、土豆餅,各種土豆,包括賓館飯店,大家上桌第一件事就是看有沒有洋芋,沒有那盤烤洋芋嘛,客人要生氣,領導要冒火,五糧液都挽不回現場氛圍,有了洋芋一切好說,加一點辣椒,一份泡菜,就可以吃飽了下桌子賓客歡喜。
  家里可以沒有茶沒有油,但是不能沒有洋芋,年頭年尾,家庭婦女不儲備十斤八斤洋芋,那日子不曉得咋過,農村頭更是一口袋一口袋堆滿了墻。本地人嫁出去背回來大米清油,背去外地一定少不了金口河洋芋,昨天在申通快遞看到一個人往天津和北京寄洋芋,問快遞員洋芋也寄啊?
  “寄哦,寄得最多的就是洋芋了!”也只有金口河洋芋,大概才能配那句歌詞:“漂洋過海來看你。”
  母親懷念外婆時總會說:“你家婆活起時最喜歡燒洋芋吃了,要是還活起在,想吃多少就給她買多少。”惠英每次聽說我要去樂山,最盼望的就是能帶上幾斤洋芋。
  金口河洋芋,不止生存,還有無限深情。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婚姻的鞋

下一篇: 《 烹茄記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

  • 趙小波

    你真是進入狀態了,那個,先不說文章,給來一盤洋芋燉土豆吧!

    2016-11-08

    回復

    • 簾外落花

      @趙小波 玩偶說,專欄作家得一周一篇文章。少數民族吧不答應就不答應,答應了就得做到嘛,哈哈哈

      2016-11-09

      回復

    • 簡竹

      @簾外落花 你是什么民族啊

      2017-01-04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