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作家專欄 > 百味居

婚姻的鞋

作者:夜魚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6-11-05   點擊:

專欄作家:夜魚
 

夜魚:原名張紅,出生于江蘇鹽城。八歲時舉家遷居湖北武漢。2007年開始詩歌創作。現為湖北作協文學院簽約作家。自由撰稿人。著有詩集《碎詞》《第七秒敘事》(長江出版社)。曾獲第七屆葉紅華人女性詩歌首獎,首屆孫犁散文獎,第二屆湖北屈原文學獎等。詩歌散文小說等作品散見《詩刊》《鐘山》《長江文藝》《詩潮》等幾十種純文學刊物。并入選各種詩歌年選。

點擊進入夜魚個人文集


  
  俗語講婚姻如鞋子,你別自以為是指點評價旁人了,自個兒當心挑吧。挑錯了,也沒啥,實在不行,再換一雙就是。
  古人就難了,休夫如休族。你想成為家族的叛逆和罪人嗎?
  《世說新語》才女謝道韞一出場,冷艷驚人。雪中美人。柔夷一揚,風吹柳絮,天地鴻蒙,曠遠浪漫。
  那時她未嫁,尚不知世事之沉之無奈。
  等到嫁人,所謂的精挑細選,也無非門當戶對。可惜,選給她的鞋,呆板固執,蠢到以為求仙問道就能御敵。王羲之的后代個個不同款,叔叔謝安偏偏給她選了最迂的一款。上了腳,就不能換了。了不起回娘家的時候,抱怨幾句,哀嘆幾聲,臨了,還得崴著小腳回返。
  此時,若再邀她賞雪詠,她詠出的還會是輕飄飄的柳絮么?
  終究心性兒高,懶得去打什么玫瑰戰爭。你求你的道,我練我的兵。等到敵人逼來,我殺將過去,玉石同焚。
  無獨有偶,另一女子李氏,家破人亡,被掠為妾。大婦帶婢女沖過來。李氏面不改色心不跳,慢條斯理梳她的頭發,發委籍地,膚色玉曜。哇,美成這樣真的是不想活了。沒錯,她緩啟朱唇:“國破家亡,無心至此,今日如能見殺,乃是本懷。“
  花容月貌瞬間悲壯慘烈。結果呢,主慚而退。又得叫好一次:好一個慚而退。
  反觀今日,玫瑰戰爭硝煙彌漫,煩了,換!瀟灑點的,再見亦是朋友,煩透了的,老死不相往來。至于單親給孩子造成的傷害和問題,找社會去解決。
  老大,小三的對峙則更常見,揪撕踢拽。刺眼反胃,只驚心,不動魄。
  武漢冬日,天灰蒙了有半個多月了。鞋潮味重,等不來艷陽消毒,拿出去晾著讓風吹吹也好。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舅媽的豆花飯

下一篇: 《 金口河人與洋芋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

我來評論這本書

分類推薦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 棋牌游戏怎么玩才能赢 羽毛球英语怎么读音 天龙八部刷反贼赚钱吗 腾讯分分彩玩法技巧 陕西快乐十分钟手机版 江苏11选5交流群 双色球开奖号码 篮球小说排行榜2014前十名 网上编织店赚钱吗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综合分布图 2018公式一肖中特规律 现在什么扑克室容易赚钱 如何破解赌博app 1220期七星彩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