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情感散文

【紅塵】夢里水鄉

作者:烈酒紅袖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6-08-11   點擊:


  玩偶為煙雨舊人開了專題征文,期待故友赴約。
  一指溫柔的煙,一絲幽雅的雨,一縷縹緲的紅,一拂輕盈的塵!是當初心底最柔軟的記憶,因了年輕、因了真摯。
  眾人在慌忙召集故友,找尋歸隱前的蛛絲馬跡。我知道,無論大家怎樣的召集令,無論如何的急急風,你還是藏匿了蹤跡。
  翻檢舊文,悔了在戲作《桃花劫》中,給你設置不歸的結局,誰曾料一語成讖。
  接你最后一個信息:袖,水鄉食言了,我盡力了,卻無法挽回生命,若有來生,我們還做好姐妹!
  語燕呢喃留言,說夢見水鄉病重。才知那幾日莫名心慌事出有因。
  有雨,坐著發呆。卻不知如何回應。告訴呢喃,夢是相反的,所有夢都不是真實。想安慰呢喃,可終究無法騙自己。
  行走網絡,留下的朋友不多,聊過的人寥寥無幾。好友,除了同事同學,皆因文字相識。
  認識“夢里水鄉”是在十年前的煙雨,那時他名字是:過往的記憶。
  文字嫻熟厚重。散文娟秀細膩,雜文理性犀利,小說鮮活生動。
  在煙雨時應該請過他來版面做編輯,不知何故沒來。但對他文章頗為贊賞,印象特深。
  到原創力量后,短篇管理語燕呢喃說起短篇需要好編輯,推薦了夢里水鄉。這個名字生疏,介紹了舊名,才知“過往的記憶”換了新衣。
  當時他在“江南夢”網站,管理雜文和長篇,急不可待告訴呢喃:請,短篇版面任他選。
  夢里水鄉來了,選了稿件最多的散文。他還帶來了“幽蘭在深谷”、“佳期如夢”同來做散文編輯,老友們一路陪伴。
  群里熱鬧了起來,每天夢里水鄉嬉鬧著和大家審核文章,有好的文章和姊妹們一起探討剖析。簡單純粹的日子,真誠快樂美好。
  讀他文章,柔情似水,透徹清晰。曾質疑他性別:感情文字寫得出神入化,水鄉該是個纖弱女子?
  他在群里發了一個怪異女人照片:水鄉就是如此,袖不許嫌了水鄉,不要我。
  網站推駐站作家,夢里水鄉用了風景頭圖,一直沒露廬山真面。
  記得曾和夢里水鄉私聊過兩次。一次他找我,批評我不該總隱身,應該在編輯群里多說話;一次我找他,審核一篇文章:夢里水鄉。文章不錯,問他作者情況,何人寫給他?
  他看了文章:人家是真的寫江南水鄉,才不是給我。袖給水鄉寫篇文章送我好不好?當時應允。卻一直不曾落筆。
  久不寫字,倦怠懶惰。更多是水鄉的文字高深,為他寫字,怕遭嫌棄,不知如何出手。
  夢里水鄉管理散文了,每天在群里催促姊妹兄弟們審核,早開場、晚守夜。
  我省心安靜地看著。歡樂祥和的網絡相遇,沒有性別的明顯界限,從心底把他當了姐妹。
  有一天,夢里水鄉對我說:袖,我身體不好,無法堅持管理,你把我放特約吧,我有空還來陪袖。
  把他放了特約主編,夢里水鄉偶爾還來。
  幽蘭姐姐曾說起水鄉的病。我以為網絡里人來來去去,總會找這樣那樣理由離開。夢里水鄉開朗樂觀的人,不該有重病。有病,也只是身體微恙。
  初春,語燕呢喃留言:袖,水鄉確診了,肝癌,周三手術,這是他手機號!
  肝癌。這病我知道,我大伯九月確診,次年二月離開。短暫猝不及防,生命之燈瞬間熬干殆盡。每每想起他臨走時的清瘦憔悴,讓人心痛不已。
  年齡越大,身邊經歷的生死離別越多。親朋好友的離殤無法麻木,只是愈加后怕。
  我壓抑所有傷感。故作輕松在周一早晨十點多撥打了夢里水鄉電話。
  一個低沉的男聲響起:是袖?看是河南號碼,知道是你。
  我問:水鄉在干嗎?
  他說:準備吃早飯。
  開他玩笑:好懶,剛起床?
  他說:周三手術,做術前檢查。
  我頓時無言。片刻的停頓后我說:沒事,小手術,快點好起來!我等你回網站陪我呢。
  水鄉笑了:好,我好了就回去陪袖,才舍不得離開!
  手術當天,算著時間發信息問候。
  他愛人回復:謝你們惦記,他很疼,無法回信息。明天你記得給他打電話,他需要你們!
  說了安慰,給了鼓勵。自己都感覺蒼白無力。
  第二天,似乎工作上有些小麻煩,沒打電話。他愛人發信息:他一直等你們電話呢,我不知怎么辦,有空你們多安慰他。
  一直疏懶和朋友聯系,無論現實和網絡,幾乎不主動給人電話和信息。
  那段時間,刻意提醒自己。
  有天早晨,水鄉發信息:袖,起床了,別偷懶,水鄉開始鍛煉身體了,讓疾病離水鄉遠遠。
  那時,我也被病痛折磨,在醫院就醫,看到小廣告上醫治肝癌的藥,信了那種神奇療效,急忙發信息給水鄉。
  他回復:我在吃紅景天,他們說效果好,就是太貴。
  那段是和水鄉聯系最多的,信息探討病、藥、藥費、社會制度。
  水鄉特意咨詢了他們那里醫生我的疼痛:袖,醫生說你那種病很疼,水鄉懂那種無法形容的滋味,讓水鄉替袖疼,我們一定會好起來,拉勾,好了我們和燕子去爬山!
  夢里水鄉該復查了,我發了微博。
  各種祝愿,所有懇求,祈禱中外一切的神靈,但愿生命是奇跡的組成!
  結果出來,水鄉告知:袖,水鄉又發現了兩個病灶,真的絕望了,這病本無治。
  我回復:沒事的,科學這么發達。水鄉最棒,加油!
  第二次手術。水鄉說:第一次瘦了十六斤,現在是幾十斤,肝臟是最大限度的切除,無法面對,只能選擇逃避。
  我安慰調侃他:你可成了名符其實的小心肝,肝臟切除那么多,多疼自己哈,以瘦為美的時代,你可是帥呆了。
  說著違心的話,只想傳遞給朋友輕松快樂;只愿所有的愿望總是美好,所有的祝福都可以實現。
  和他東拉西扯說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話題,不再和水鄉提病痛,不再和水鄉談別離。
  八月十一日,水鄉病危。
  八月十五號他發信息:袖,水鄉說不出話了,病灶牽制渾身疼,可能隨時離開。
  回:不許,你答應一直陪我們的,你還說帶我和燕子去爬山。
  心,被生生撕成碎片。呢喃說:不去看水鄉,他就一直鮮活存在。
  我告訴呢喃:別聽他說,水鄉是累了,他應該是換了馬甲去別處玩,咱們常玩的那種,換了名字發文,讓朋友猜。
  那天晚上,夢見水鄉對我笑,實際并不知水鄉長什么樣子,冥冥中感覺是他。
  第二天醒來,發信息告知此事。他回:若有來生,我們還做好姐妹!
  呢喃說夢見水鄉離開了,水鄉說:燕子,不許哭!
  我告訴燕子:或許離開是一種解脫,不再疼,不再痛,不再傷感和寒冷,另一個世界,滿是溫馨的愛,炙烈的暖!
  那個夜晚,我恐懼地抱緊自己,再次感到浩渺世界微不足道的弱小,禪意的紅塵,太多太多難以排解的無奈痛苦,怎樣的堅強努力也無能為力。
  翻開麥芒采用原創稿子里有夢里水鄉小說那雜志,知他在十堰,叫張亮。
  還是只愿他是夢里水鄉,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江南夢幻,青石板、小橋流水、纏綿的情、永恒的愛。
  夢里水鄉,所謂離別,只是尋你的水鄉夢去了,對吧?換了方式,以其他形象存在另外的空間。
  舊友相聚,煙雨故人來了,原創朋友來了。“過往的記憶”、“夢里水鄉”你一定又改了名字,藏在我們不知道的網站,或者遠離了文字,給我們玩消失,讓大家找不到你。
  日記上記錄,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農歷七月初九,那天水鄉愛人給我發信息:晨,兩點三十七分,水鄉離開!
  今天農歷七月初九,夢里水鄉離開四年整……
  
  審核編輯:三旬   精華:韻無聲  推薦:三旬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往期編輯   三旬: 那個人還是記憶里的那個人,依舊。四年了,追思的文字是給那段往日時光的回信。網絡世界,在多少人的眼中是虛幻的。只是他們可知,隔著一層霧的人們,手卻是緊緊地牽著。日子還會一天天地過去,撕下來的日歷紙,疊成比四年還厚的思念。也許我只是個旁觀者,但我感動,原因不明,只因百感交集。精。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59

  • 戈兀點

    讀來心酸哎!問候紅袖!

    2016-09-10

    回復

  • 張賢春

    天堂沒有病痛,愿夢里水鄉在天堂快樂

    2016-08-28

    回復

  • 張賢春

    天堂沒有病痛,愿夢里水鄉在天堂快樂

    2016-08-28

    回復

  • 晴茜綺夢

    還是紅塵好,青春做伴

    2016-08-23

    回復

  • 冰鳳凰

    心海泛舟,誰在文字里這樣滯留著不肯離去,成為驀然回首中的燈火?誰在文字里這樣執著地舍不得走遠,成為文字中的永恒?“過往的記憶”、“夢里水鄉”……

    2016-08-20

    回復

  • 冰鳳凰

    感謝紅袖尋我歸來 懷念那些煙雨舊人 欣喜在此結交新的文友

    2016-08-20

    回復

  • 一塵

    網絡匿名,時曾相識,品嘗烈酒,在下忘乎所以-----

    2016-08-19

    回復

  • 簾外落花

    一切順安,愿往極樂

    2016-08-19

    回復

  • 高駿森

    聽過這名,但不熟悉。
    對原創很熟。
    文字寫的很真情,讀的特傷感。無論我們在哪里,那個世界,都能安好,因為,我們曾經遇見過,而且,是以文字。

    2016-08-16

    回復

    • 烈酒紅袖

       謝謝您來,曾在原創堅守,為了曾經的朋友的一個夢。這次只是路過紅塵,感謝您的駐足!

      2016-08-16

      回復

  • 語燕呢喃

    2016-08-15

    回復

  • 一聲嘆息

    看得心都痛了,祝愿煙雨所有人幸福安康。

    2016-08-15

    回復

  • 歐陽夢兒

    沒去過煙雨紅塵,沒去過原創,但與紅袖姐相遇了,溫暖著,記掛著。在我目力所極之處,紅袖姐總是那么拉風,總是那么善舞,總是那么善解人意,把很多人集結在一起。特此回來一望紅袖姐。

    2016-08-15

    回復

  • 大漠

    總有些朋友令人無法忘卻。

    2016-08-13

    回復

    • 烈酒紅袖

       是的,所以我們珍惜所有的相遇!大哥周末快樂!

      2016-08-14

      回復

  • 古剎昏鴉

    雖然對夢里水鄉不太熟悉,但在袖的筆下卻是鮮活無比,真情的文字讓人也跟著傷心難過。還有煙雨的一葉輕舟、斗南子的離去都曾讓大家傷感。

    2016-08-12

    回復

    • 烈酒紅袖

       嗯。所以我們珍惜所有的相遇。斗南子女兒還給我郵寄了斗南子先生的書,無法忘記那些情誼!

      2016-08-12

      回復

    • 古剎昏鴉

       斗南子先生曾一直鼓勵我,非常感激他。他的很多文章是我審核的,對中醫藥很有研究,文字也非常嚴謹,我曾問過他是不是搞過文秘工作,令人敬佩的老先生(其實當時也并不老)!

      2016-08-12

      回復

  • 小寒微雨

    袖,初來乍到,不懂操作,把評論寫到泉兒的評論后面了,勿怪

    2016-08-12

    回復

  • 沁芳閘

    眼淚止不住的來了。我不認識,一個都不認識。除了感性外,我覺得文字確實好。

    2016-08-12

    回復

  • 夢里花開

    過住空念遠,記憶橫柵欄……

    2016-08-12

    回復

    • 烈酒紅袖

       咱們大家都好好生活,好好珍惜!開心每一天!朋友希望咱們都幸福的!

      2016-08-12

      回復

  • 一灣清泉

    對朋友很好很好的水鄉,愿他在另一個世界里安祥!

    2016-08-11

    回復

    • 烈酒紅袖

       嗯嗯。他一定很幸福!

      2016-08-11

      回復

    • 夢里花開

       問候泉

      2016-08-12

      回復

    • 小寒微雨

       我還是習慣把“水鄉”叫成“過往”,印象中他是一個很風趣的人,喜歡和我們幾個插科打諢。感謝袖兒的文讓我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都是美好!

      2016-08-12

      回復

  • 簡竹

    2016-08-11

    回復

  • 碧海藍天

    弦斷音聽不忍聽。

    2016-08-11

    回復

  • 鶴游煙

    水鄉,是在用隱遁的形式陪伴

    2016-08-11

    回復

  • 疏雨梧桐

    難過

    2016-08-11

    回復

  • 羅軍琳

    我在煙雨將滿十年,風煙見,真情亦多見。知道的傷心事越多越傷感。煙雨一夢如人生,歡歌笑語,生死別離閱歷多了,真還是云淡風輕一點甚好!得夢里水鄉這一消息,讓人人又添一場難過哩。

    2016-08-11

    回復

  • 木草船

    好心酸……

    2016-08-11

    回復

  • 落葉半床

    看得心里好難受啊。

    2016-08-11

    回復

  • 韻無聲

    都是熟悉的名字,夢里水鄉,我印象中很深刻的一個人,那時記得《夢里水鄉》這首歌也是很流行。
    未曾想背后還有這樣的故事。
    …………

    2016-08-11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