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紅裝魅

作者:夢墨璃    授權級別: A    編輯推薦    2016-05-15   點擊:

  我第一次見到他時,是在被我那膽小而無能的父皇拋棄時。
  他落荒而逃,我同母親則被人遺忘在戰役中。
  我無所謂的涂著蔻紅,聽著帳外害怕的吶喊和兵戈相碰的聲音,鮮血飛濺到賬蓬上。
  母后害怕極了,一張美麗的臉上盡是恐懼,全無半點六宮之主的模樣。
  ?嘲諷的笑了,臥在床榻上,輕撫著手指。他就是這時闖進來的,染血的戰衣,高傲又如天神般俊美得容顏,手執著的劍上分不清是誰的血液。
  毫不掩飾他眼里的占有欲的看著我,我妖嬈的沖他一笑。
  我臥在他的懷里,一身紅衣似血,頭上盡是金釵長流蘇。
  他把我抱出去給他的戰士們看了,像一件戰利品。
  他高傲的在眾將士面前,低下他的頭顱吻了我,這是我們第一個吻。
  將士們歡呼著,不僅僅是戰爭的勝利。
  那夜,涂滿蔻紅又長長的指甲陷入他的肩膀,我疼極了,汗水順著脖子留下來。
  我看見他布滿傷痕的胸膛,有深的也有淺的,他果然不是個莽夫。
  他瞇著眼,吻過我每一寸地方,既狂野又帶著憐惜,徹夜歡愉。
  瀛剎,他是一名君王。
  他說,我看到一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的,商樂,你長得真美,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比得上你。
  然后他就把我抱著懷里,細細的吻著。
  瀛剎,我也沒有告訴你,其實我也是。
  如果你那時沒有看上我,我也還是會成為你的女人,我一直都是這樣心狠手辣。
  我的父皇做著把我送給大我四十幾的男人的夢,于是把我帶到了戰場,可是那個人失敗了。
  我慶幸這個如神詆般的男人就是你。
  瀛剎有很多女人,可他現在無論去哪都要把我帶著,他的占有欲是很可怕的。
  我從來不忤逆他,他就喜歡我這樣。
  ?“商樂,商樂……”他喜歡這樣喊我,然后突然低下頭來沉默一會又變得冷漠了,他絕美得容顏上有一股悲傷。
  我就臥在他懷里,抱著他的腰,把頭靠著他的胸膛。
  我很聰明,如果我是個男子,肯定就和瀛剎一樣出色。
  我美貌無雙,艷絕天下第一,但是我知道還有一個女人也是,她是我的長姐——商漓
  長公主的名字誰人不知,商漓,商漓。
  她與我像似又不像似,獨立天地間的白蓮花多純潔啊!
  瀛剎想必也是喜歡她的,果不其然,父皇命令商漓去打這場仗。
  其實不過是變相的美人計罷了,我知道,我又有什么看不懂的。
  大概只有自己了。
  ?商漓大敗,和我一樣在那夜成為了他的女人。
  她恨他,又愛著他,如此糾結。
  我沒有恨他,只是有些難過而已。
  我依舊穿著紅色張揚的衣裳,掛著誘惑而高傲的笑。
  商漓穿著白色的宮衣,還是那么美。
  我只遠遠的看了一眼就記住了,何況是瀛剎呢?
  我很久沒見過他了,其實也不過幾個月,我打了一把白色的傘,不改本性的穿著紅衣,一步步的踏上這長長的梯子。
  他霸道的對我長姐,估計已經忘了我,其實他也為商漓改變了很多。
  他果然是喜歡她的,我也知道我們不會有結果。
  偶爾,我也會感嘆世事無常,然后肆意妄為著。
  那一城繁花似錦不屬于我商樂,我從來都沒有獲得幸福的權利,和擁有過樂。
  這個“樂”就是對我的詛咒,可我還是是商樂,唯一的商樂。
  可愛也可恨的樂。
  當瀛剎來找我時,我一點也不驚訝,自己涂著蔻丹,描著黛,勾著魅惑的笑容迎接他。
  我那長姐果然很符合他的胃口了,我無所謂的看著他,眼淚生生逼回去了。
  含著笑看著他,像只貓咪一樣臥在他懷里,只是他看不見我的心疼。
  商漓出事那天,他那么激動完全不是他自己,我去抱他的時候,被他一巴掌扇到了地上。
  我看到了他的絕望,我多么想溫暖你,你卻把黑暗早早給了我。
  那天,我捧著一顆破碎的心,仰著頭看著天空,任由淚水流下來。
  從小到大,沒人一個人喜歡我,他們逃避著我,仿佛我就是蛇蝎。
  我一個人,一個人長大了,商漓卻被捧著長大。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就愛上了涂蔻丹,這樣我的世界才有了一點色彩。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我在那個月的月底度過了我十九歲的生辰。
  還是只有我一個人,我看著星光逐漸黯淡了,我覺得死好像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樣瀛剎才能開心不是嗎?
  我化上我這輩子最美的妝,墨發紅衣的站在那里等著他路過,他從我身邊擦肩,卻沒有停下來。
  我捂著心,癡癡的笑了。
  我愛著你,可是我發現你卻一眼都沒看我。瀛剎,這輩子就這樣吧!
  我跪在祭祀臺上,不一會我開始舞動起來,衣帶翻飛,頭發被吹亂了,我不在意了什么都不在意了。
  渴望著解脫,祭祀舞是我曾經在一本書上看見的,我學了這么多年。
  卻是用來救我最討厭的人,我笑了,用一條命來換一條命多好的交易啊!
  慢慢失去對世界的感知,感覺。
  看不見了,也聽不見了,黑暗包裹著我。
  身下流出了很多很多的血,那是我未出世的孩子,我不懂如何去愛一個人,就沒人愛他了。
  活著又有什么意思呢?
  不要像我一樣,我寧可帶走他,真是太好了。
  我閉上眼睛,晃過瀛剎的臉,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他吶!
  可是你不要,就斷了吧!
  下輩子,千萬不要見面,這樣的痛有一次就夠了。
  那夜后,瀛剎再也沒有見過一個艷色無雙的女子,他愛的女子終于醒了。
  他望向四周總覺得缺了點什么,空氣中好像一個女子溫柔的吻,轉瞬既逝。
  他看到她的尸體虔誠的跪在了祭祀臺上,表情是那么的莊重,可惜她再也睜不開眼睛看他一眼了。
  她身下的血那么刺眼,他的世界從此一片黑暗。
  瀛剎恍惚的抱著她的尸體,像以前一般,只是她那么冰涼。
  他希望這一切都是假的,事實就是這樣,商樂此生不快樂,于是她留下他一個人走了。
  他的眼淚是溫熱的,卻溫暖不了她的身子。
  審核編輯:喻芷楚     推薦:喻芷楚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長角的孩子(4)

下一篇: 《

編者按:
古詩詞副主編   喻芷楚: 破空而起的世界,凄婉動人與浪漫,卻是一個不歸的故事,文筆若銜接再清晰流動些更好,問好墨離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0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