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評藝概

【征文】現代文學之熾光

評郭沫若《女神》的抒情方式

作者:三旬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6-03-29   點擊:

  二十世紀初的中國文壇正如當時中國社會的一面鏡子,映照出那個時代風雨飄搖的現實,以及思想領域跨時代的壯麗激蕩。新文學的發展,反映了知識分子的成長與蛻變,以及當時社會劇烈的變遷。作為現代文學的一名要角,郭沫若的存在無疑為中國文壇添色不少。從他的歌來看,那表現的是一種他人筆下無法企及的張力。此話并非是指中國現代文學唯郭獨尊,而是指郭的浪漫色彩獨格、獨成一家。
  郭沫若的集《女神》收錄了他于1919年至1921年的作。當時的郭沫若未滿三十歲,年少氣盛,意氣風發。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時同是年輕的中華民國。內憂外患中的中華民國被西風吹得腳步趔趄,被迫前行。西方文化如發酵一般在神州大地上膨脹,中國由于國力衰微,總體上來說在先進的思想文化面前都有著自卑的心理。這樣的中國,正如一個來自偏鄉,初入都市的小青年,雖是在努適應都市生活,但是眼神總是帶怯。當時的知識分子,多有著對民主自由的向往,奈何現實慘淡。當理想與現實發生了沖撞,文人們多選擇以紙筆為擴音器為刀槍,郭沫若也在此行列中。一些文人選擇了掙扎,如與郭沫若同在創造社的郁達夫,他的文字充滿了個人情感與民族大義的糾葛關系;還有一些文人選擇了抨擊,這也許是當時的主流,如魯迅、聞一多等大家的作品。這樣的方式,難免有苦大仇深的影子,帶著時代固有的標配的黑暗色彩。
  然而,在《女神》中,我們感受到的是一種別樣清新的浪漫積極的氣場。盡管有時他的用詞以及標點符號的使用帶著一種歇斯底里的極端與夸張。這種極端與夸張有多種表現的方式。程度較輕的一種,就如郭沫若借詩中屈原之口高呼“我有血總要流,有火總要噴,不論任何方面,我都想馳騁!”這樣的抒情形式,還屬于吾等泛泛之輩可理解的范圍。排比的句式,高昂的語氣,在黑暗的時代有如一道帶著熱力的光打下。這樣的語言給人很強的代入感。即使是在社會繁榮穩定的今天,這樣的語言都還是會激發讀者的激情。這是郭沫若對他本身時代的超越——他的詩歌具有磅礴的畫面感。正如這簡單的一句話,就讓人有如看到洞庭之邊的屈子在天地之間滿懷悲憤而不失熱情地呼喊。魯迅先生也有關于“流血”這個具有革命色彩話題的語句。“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這句話在各種場合被大量引用。然而,這句話延續了魯迅先生的一貫風格:橫眉冷對世間丑惡。讀魯迅,有如被人在身后用鋒銳的目光注視著,骨如針砭;而讀郭沫若,有如漫漫長路前方有人吹響號角,喚醒希望,照亮征途。
  與諸多文人同處一個時代,郭沫若面對新生事物,藝術直覺有著異乎尋常的敏銳。時代的發展使文人眼界開闊,詩中的意象不再是古代文學中局限的春花秋月夕陽等常見的反復用的意向,而是隨著詩人們詞匯庫的擴充而不斷豐富。我們看到了徐志摩筆下的康橋,胡適筆下的鴿子,這與古詩相比充滿了新式的才氣。說到這里又要回到郭沫若的《女神》,詩中另一種夸張的抒情。這樣的抒情以排比的形式出現,句式整齊,意象包羅萬象。“晨安!萬里長城呀!/晨安!雪的曠野啊!/晨安!我所畏敬的俄羅斯呀!/晨安!我所畏敬的Pioneer呀!……”在這一首詩中,郭沫若使用了大量舊派意象和新派意象。后面出現的意象還包含著世界各大洲大洋、恒河、金字塔等。同時,熱情的“晨安”呼告后跟著的還有世界上的各個領域的名人,如泰戈爾、達芬奇和愛爾蘭詩人們。不再是古詩中的“自比古人”“嘆山詠水”模式,而是一種以平等姿態向世界名人、大洲大洋……總之是萬事萬物道晨安的方式來呈現詩歌,在我看來這種詩風是詩人面對新時代的情感噴發。這種抒情打破了時間與空間的概念,不再是孤立的只有特定畫面感的呼號。那個時代的文人共同照亮了中國的思想領域,但是郭沫若所散發的光有著一股撲面而來的熱量,催人奮進。
  最后說的抒情方式是郭氏抒情方式的終極。這種方式太過歇斯底里以致很多人不能接受。這種抒情方式包括三大元素。其一為感嘆號,其實這貫穿了《女神》整個詩集。其二為語氣詞,“啊”“哦”“喲”等較古詩中“噫吁嚱”此類的語氣詞,多了一種暢快淋漓之感。其三,則是郭沫若本人早期的“偽泛神論”傾向。從《鳳凰涅槃》中鳳凰被賦予的宗教色彩和群鳥的高度擬人化來看,郭沫若的思想有“萬物皆有靈”的傾向,而這個傾向便是泛神論的重要體現。百度百科對泛神論的定義有這樣一句話:“其認為神是萬物的本體。”依我愚見,郭沫若在《鳳凰涅槃》中就有賦予鳳凰與群鳥不同品格和象征意義的表現,這便是一種把種類概念本體化的做法。也許我這樣的解釋有點牽強,因為當我們看到《天狗》時,似乎能看到郭沫若盡管通過泛神論的方式將整個宇宙具體化,但內容卻與“光“、“能量”這些詞語緊密相關,這已是唯物主義的范疇。綜合全詩郭沫若將第一人稱的“我”抽象化處理來看,這是一種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沖撞又不可分割的體現。所以,我認為郭沫若的泛神論只是“偽泛神論“,這只是他文學表現方式的一個途徑,然而這是不是他接受新生事物的一個工具呢,我不得而知。我能肯定的是這種有著撕裂和毀滅般快感的文字,喚醒了很多處在掙扎中的人。郭沫若的光,太過刺眼。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偽泛神論“的指引下進行的抒情更為自然熾烈。在同一本詩集中,郭沫若的思想有著向社會主義和唯物論的過渡。胡文輝寫的《現代學林點將錄》中對郭沫若的評價是”左翼文化祭酒“,此言不虛。拋開郭沫若個人的復雜性,單看《女神》而言,詩中對工農毫無原則地高唱頌歌,如出現對一個鋤地老人的歌頌:我想去跪在他的面前,/叫他一聲“我的爹“/把他腳上的黃泥舔干凈。這種”跪舔“的情節居然出現在了郭沫若的詩中讓我驚詫不已。這讓全詩有了一種打油詩的氣息。詩歌允許夸張和情感熾烈,但我不認為這種熾烈是一種正確的方向。私以為,這是郭沫若《女神》中的另一個極端,也是一個敗筆。
  王瑤先生在《中國新文學史稿》中說:“新文學從思想到形式都與過去的舊文學有著不同的面貌。“照這樣看來,郭沫若做到了。在現代文學中,他打破了舊文學的框架,也有著超越同時代文人之處。他的詩歌,就是一道熾光。句句抒情,都為我們展現著光、熱和力。這是那個時代需要的,同時也是我們這個時代需要的。這是一個充斥著無病呻吟文學作品的時代,但卻是一個穩步前行的光明時代。對比郭沫若在亂世中仍能保持上進樂觀的精神,這樣的現象值得我們深思。在郭沫若某些方面已被妖魔化的今天,我們不妨看回《女神》,感受當年的熱血郭沫若,感受那道熾光。
  
  審核編輯:高駿森       絕品:趙小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執行站長   趙小波: “紅塵路上,除了美文還有你!”征文三等獎作品。獲獎理由:徹底破壞、大膽創造、渴望新生、絕不妥協、不惜戰斗的精神特征,需要以“五四”時代心理情緒去了解。這樣—部充滿浪漫主義色彩的作品,這樣一篇貼近原作內心的評論性作品,為兩篇優秀作品注入了新鮮活潑的文藝光輝。(黃塵刀客)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7

  • 二無居士

    祝賀三旬老師,問好!

    2016-09-09

    回復

    • 三旬

      @二無居士 不敢當不敢當~謝謝二無居士老師~

      2016-09-09

      回復

  • 趙小波

    祝賀三旬!

    2016-08-31

    回復

    • 三旬

      @趙小波 謝謝小波老師!

      2016-08-31

      回復

  • 井中撈月

    文化底蘊深厚,佳作。問好!

    2016-04-17

    回復

    • 三旬

       謝謝老師的鼓勵!問好!

      2016-04-18

      回復

  • 文清

    讀過一些郭老的作品,更喜歡他的劇作。問好并請茶!

    2016-04-15

    回復

  • 尤其拉

    早期的郭沫若和晚期的郭沫若應該分開來。晚期的郭沫若就是個妖魔,而非妖魔化。不必為尊者諱。

    2016-03-30

    回復

    • 三旬

       郭沫若此人的確極端而復雜,因此在鑒賞時我也只敢從他的《女神》出發,謝謝尤卡拉老師的賜教,希望以后也能多得到老師您的指點,問好!

      2016-03-30

      回復

  • 韻無聲

    來讀了,謝三旬支持。

    2016-03-29

    回復

    • 三旬

       韻韻謝謝你,因為你的通知我才能參加這一次的征文~晚上好~

      2016-03-30

      回復

    • 韻無聲

       恩,不客氣。繼續哈~

      2016-03-30

      回復

  • 烽火連城

    我生來怕詩,特別是現代詩。因為太笨,總是讀不懂。看來需要努力學習欣賞詩歌了。

    2016-03-29

    回復

    • 三旬

       這一次我也是鼓起了勇氣才進行了詩歌的鑒賞,以后多多交流哦~問好

      2016-03-29

      回復

  • 高駿森

    感謝老師參賽支持。因為是參賽,故所有不做不寫按語不推薦不加精華,活動結束后再補。請理解。
      預祝取得好成績!

    2016-03-29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