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濕漉漉的朵兒

合奏:粒兒

作者:衣零    授權級別: A    絕品文章    2016-02-15   點擊:

  
  朵兒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一動不動地站在墓碑前。墓碑上那個男人的微笑像一束淺淺的陽光,又一次照亮了隱藏在朵兒心底的悲傷。
  朵兒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墓碑上男人的照片,仿佛她從來沒有見過他一樣。他的眼神,他的表情,包括他嘴角蕩漾著隱隱約約的微笑,她都覺得陌生極了。
  今天是清明節,朵兒一大早便坐了兩個小時的公交車來到未岸公墓,只為了給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送上一束鮮花。可是,這個連微笑都像陽光一樣溫暖的男人,對朵兒來說,曾經是多么熟悉呀,朵兒甚至還記得他手心的溫度和肩膀的力度,還有他抽煙時緊鎖的眉頭和微閉的眼睛。
  在朵兒的記憶中,他只有在抽煙的時候才會露出滿臉的愁容,仿佛壓抑在心底的思緒隨著煙霧漸漸地擴散出來。朵兒每一次看到他抽煙的樣子,一種莫名其妙的心痛便像潮水一般涌上心頭,她不愿意看到他心事重重的模樣,她害怕,他在煙霧繚繞中變得軟弱和渺小起來,因為在朵兒心中,他是這個世界上,她遇到的第一個英雄式的男人。
  有一次,朵兒看到他倚靠在床頭,嘴里叼著一根香煙,兩只眼睛在淡淡的煙霧中迷成了一條狹窄的縫隙。在吐出一個煙圈的時候,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就在哪一瞬間,朵兒的心碎了,像滿地的碎玻璃渣子,再也拼湊不成原來的模樣。
  “為什么你抽煙的時候總要閉上眼睛?”朵兒努力壓抑著心碎的疼痛,輕描淡寫地問道。
  他像做錯了事情一樣,連忙睜開眼睛,把朵兒的一只手緊緊地握在自己的手心里,認真地說:“因為我怕在煙霧中看到你。”
  “為什么”朵兒不解地問。
  “那樣不真實。”他隨口說著,把半截香煙摁在煙灰缸里,繼續說:“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抽煙的樣子,可是,我不抽煙——”
  “我沒有不喜歡。”朵兒害怕他繼續說下去,連忙打斷了他的話。
  朵兒在想起這些事情的時候,她已經在墓碑前站立了很久。天空中細雨蒙蒙,密密麻麻的雨絲像蛛網一樣朝朵兒的身上撲了下來,把她從頭到腳都打濕了。
  捧在朵兒懷里的那束菊花,純白色的花瓣上早已落滿了雨滴,晶瑩剔透的雨滴像一面面微小的鏡子,把朵兒落寞的神情全部倒映在花瓣上。
  朵兒的腳邊放著一把撐開的雨傘,那把雨傘是墓碑上的這個男人送給她的,他知道她最討厭下雨,所以在第二次和她約會的時候就送了她一把淡紫色的雨傘。他不知道,一直以來朵兒最討厭紫色,卻因為他送的這把雨傘深深地愛上了紫色。
  朵兒把濕漉漉的菊花放在墓碑跟前,顫顫巍巍地伸出手去撫摸墓碑上的名字,當她的手指碰到“羅旭”這兩個字的時候,她的指尖像觸電一般,致使全身都跟著一起顫栗起來。
  “羅旭,我來看你了。今天,我故意不打傘,讓雨水將我濕透,因為我想讓你重新看一眼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濕漉漉的樣子。我想告訴你,我還是那個濕漉漉的朵兒,一直都是。”
  墓碑上的男人仿佛笑了起來,在淅淅瀝瀝的雨水中,他溫暖的眼神和笑容又一次讓朵兒感受到了陽光的氣息。當羅旭還活著的時候,朵兒總是不厭其煩地對羅旭說:“你就是我最溫暖的陽光。”
  每一次,只要朵兒說這句話,羅旭都會笑的像花兒一樣燦爛,他是一個不善于表達的男人,不知道該說什么樣的話來回應,只是緊緊地把朵兒抱在自己的懷里。
  朵兒還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大約是在兩年前。那一天,朵兒出差臨時回家,親眼目睹了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男人,正赤裸裸地摟著另一個陌生的女人,那個女人眼睛里挑釁的神情和嘴角不屑的微笑,讓朵兒在一瞬間墜入了陰冷潮濕的地獄。
  朵兒做夢都不會想到,那個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男人,竟然以這種方式來將她撕成碎塊。她靜靜地注視著睡在丈夫懷里的女人,冷漠地說:“從現在開始,他是你的了。”
  女人柔媚地沖著朵兒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說:“他本來就是我的。”
  朵兒狠狠地把門摔上,沒有給那個男人任何解釋和回旋的余地,便一口氣跑到了江邊。看著眼前滔滔不絕的江水,她被江面上那些輕輕推開的浪花深深地陶醉了。
  她從錢包里掏出房門鑰匙朝江面扔了出去,只聽“通”的一聲,她的心也隨著那把鑰匙一起沉浸在了翻滾的浪花中。
  朵兒不知道自己該慶幸還是該絕望,但她的行動告訴她,她選擇的是后者。當江水將那把鑰匙和自己五年的婚姻全部吞噬了以后,朵兒的腦海中只浮現出一個字——“死”。
  是的,只有死了,那個背叛她的男人才會自責和悔恨。于是,朵兒利索地脫掉了高跟鞋,茫然地爬上了欄桿,輕輕一躍,便將自己也扔進了冰冷的江水中。
  朵兒沉溺在深不見底的江水中,不停地翻滾,不停地下沉,她驚恐地感受著自己一點一滴地接近死亡,走向未知的黑暗。
  當朵兒的身體最終墜落在江底的時候,她的意識又一次復蘇過來。她感受到溫暖的陽光,正輕柔地擁抱著她濕漉漉的身體,還有一雙大手正用力地在她的胸口摁壓。朵兒覺得不可思議,原來這就是死亡的感覺,簡直一半天堂,一半地獄。
  突然一張溫暖的嘴唇貼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朵兒惱怒地一揮手將那個心懷不軌的男人推開,一口苦澀的江水從胸腔里噴了出來。
  “你醒了?你終于醒了?”朵兒聽到一個男人充滿磁性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回蕩。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驚恐地問:“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年紀輕輕,有什么事情想不開要自殺。”
  “我……”朵兒說著大聲哭了起來。
  “你瞧你這濕漉漉的樣子。走,我帶你去把衣服換一下。”男人邊說邊將朵兒從地上拽了起來。
  “去哪里換?”朵兒看著同樣渾身濕透了的救命恩人,小心翼翼地問。
  “去我家里。”男人微笑著走在了前面。
  “你家?我不去。”朵兒連忙搖了搖頭,有些惱怒地質問:“你為什么要救我?”
  “救你是我的本能,沒有為什么。快跟我走吧,我家就在這兒跟前,你再不換衣服,就要生病了。”
  朵兒抽抽搭搭地哭泣著,傷心地說:“我死都不怕,還怕生病嗎?”
  男人沒有理會朵兒的無理取鬧,硬把她拽到了自己家里,從衣柜取出一套女人的衣服遞到朵兒手里,說:“快去換吧,這是我老婆的衣服。”
  朵兒好奇地打量著空蕩蕩的房間,沒有發現一絲女人的氣息,有些奇怪地問:“你把我帶回家,不怕你老婆誤會嗎?”
  男人忍不住笑了一下,說:“放心吧,她很忙,平時很少回家的。”
  朵兒在臥室里換好了衣服,正打算推門出來,一轉身,在床頭柜上看到了一個精美的相框,相框里的男人和女人幸福地擁抱在一起,女人臉上的表情卻像一把刀,捅進了朵兒的心里。
  “你很愛你的妻子吧?”朵兒從臥室里走出來,有些唐突地問。
  男人微微一怔,沉默了幾秒,微笑著回答:“是的,我們是大學同學,從戀愛到結婚已經在一起十年了。”
  “那你妻子也很愛你嗎?”朵兒冷冰冰地反問了一句。
  “是的,她也很愛我。”男人回答著,臉上閃過一絲若隱若現地失落。
  “謝謝你救我,祝你和你的妻子永遠幸福。”朵兒說著將自己的一堆濕衣服裝進了塑料袋里,準備離開。
  “我叫羅旭,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有空打給我。”男人說著把一張便簽插進了朵兒的衣兜里。
  “好,回頭把衣服還給你。不對,是你老婆。”朵兒走到門口,突然一轉身在羅旭的臉上輕輕地吻了一下,說:“再見!”
  朵兒第二次見到羅旭,并不是為了給羅旭還衣服,而是為了報答羅旭的救命之恩。
  那是一個溫暖的午后,朵兒和羅旭在咖啡店里相視而坐,沉默了幾分鐘之后,朵兒從錢包里掏出一張便簽遞到羅旭眼前。
  “這不是我留給你的電話號碼嗎?”羅旭好奇地看著朵兒似笑非笑的眼睛,不解地問。
  “是的。翻過去看看。”
  羅旭按照朵兒的指示翻到便簽的另一面,上面用黑色的簽字筆寫著四個秀氣的字——我喜歡你。
  羅旭并不慌張,反而鎮定自若地說:“你要想明白,我有老婆。”
  朵兒輕蔑地笑了一下,說:“我也有老公。”
  咖啡店里的空氣就在那一瞬間凝固了,朵兒和羅旭彼此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心里都有了明確的答案。
  朵兒將雨傘放在了羅旭的墓碑上,隨手扯下一片花瓣,含在自己的嘴里,哽咽地說:“羅旭,我第一次說我喜歡你的時候,我不知道有一天我會真的愛上你。當我在你家床頭柜上看到邵麗的照片時,我的心里只裝滿了仇恨,我只想利用你來報復他們。”
  墓碑上的羅旭依然一臉微笑,始終沉默不語地看著朵兒,就像他們最后一次分別時,他坐在車上,凝視著馬路對面朵兒匆匆離去的身影。
  朵兒將另一片花瓣扯下來,放進自己嘴里,不斷地咀嚼起來。她的手指又一次從羅旭的臉上輕柔地撫過,只是她的溫柔來的太晚了,當她還沒有把真心剖開給羅旭看的時候,羅旭已經永遠地離開了她。
  朵兒仰起頭,任憑雨水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臉上,她曾告訴過羅旭,她最討厭雨水,最討厭潮濕的感覺。所以,一到下雨天,羅旭便想方設法地為朵兒變幻出各種各樣的陽光。
  “羅旭,你愛我嗎?”最后一次,朵兒靠在羅旭的肩膀上,憂心忡忡地問。
  “愛!”羅旭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真心的嗎?”
  “是!”
  “你有想過要和我在一起嗎?”
  羅旭沉默了幾秒,輕輕地搖了搖頭,說:“對不起,朵兒!如果邵麗不同意,我是不能離婚的。”
  聽到羅旭的回答,朵兒仿佛又一次看到了男人赤裸裸的背叛,她一把推開羅旭,說:“既然你不能離婚,也沒有想過要和我生活在一起,那我們分手吧。”朵兒憤怒地推開車門,頭也不回地朝馬路對面走去。
  “為什么?”羅旭不解地質問。
  “因為我從來就沒有愛過你,我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報復,是邵麗奪走了我的老公,是她破壞了我五年的婚姻。我曾經絕望過,也自殺過,偏偏是你救了我。你連自己的老婆都管不好,憑什么又說你愛我?”
  朵兒一口氣說完便氣急敗壞地走了,羅旭呆呆地坐在車里,麻木地看著朵兒越走越遠的身影,仿佛整個世界都變得模糊起來。
  那一天,羅旭喝了很多酒,回到家里,看著桌子上邵麗留下的離婚協議書,羅旭終于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悲痛,失聲痛哭起來。哭過以后,羅旭坐在臺燈下給邵麗寫了一封長長的信,并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便一個人踱步到江邊,像第一次見到朵兒時一樣,輕輕一躍,墜入冰冷的江水中。
  只是,羅旭并沒有在江水中遇見他的陽光,而是走進了他的墳墓。
  羅旭死了,邵麗拿著離婚協議書和那封長長的信找到朵兒,狠狠地扇了朵兒一巴掌,說:“你的愿望終于實現了,羅旭死了,你高興了吧?”
  邵麗把那封長長的信摔在朵兒的臉上,踩著高跟鞋,頭也不回地走了。
  朵兒沒有想過羅旭會死,甚至沒有想過羅旭會離開自己。一個像陽光一樣溫暖明媚的男人,怎么會像自己一樣選擇在江水中消失。
  那是朵兒第一次站在羅旭的墓碑前,她看著墓碑上羅旭熟悉的表情,心底的愧疚一寸一寸地吞噬著自己。也只有在那一刻,朵兒才發現自己早已深深地愛上了羅旭,這份愛情,跟仇恨無關,跟報復無關。
  朵兒倚靠著羅旭的墓碑,坐在冰冷的水泥臺階上,攤開那封長長的信讀了起來。那封信是羅旭寫給邵麗的,然而信中提到的內容卻幾乎全是朵兒。
  朵兒一邊讀著信,一邊心如刀絞。她不知道,眼前這個已經徹底拋棄了他的男人曾經是怎樣深刻地愛過她。
  原來,那一天,羅旭之所以從江水中救起朵兒,并不是見義勇為,而是和朵兒一樣,他也選擇了自殺。就在他跳入江水中的一瞬,距離他不到十米的地方,也傳來了“撲通”一聲,一個黑色的人影在黃昏的余暉中跟羅旭幾乎同時跳進了水里。
  羅旭在江水中看著朵兒的身體漸漸地翻滾下落,他突然忘記了自己要死的決心,便奮不顧身地朝朵兒游了過去。
  當羅旭將朵兒帶到自己家中換衣服時,他看著身上穿著邵麗衣服的朵兒,有些驚呆了,那一瞬間,朵兒渾身上下散發的氣息喚醒了羅旭封藏了十年的感情,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見到邵麗時的情景,就像那一剎那一樣,他的心跳不停地加快,他甚至都能聽到從自己胸膛里傳出來的急促的打鼓聲。
  朵兒的出現拉著羅旭從一段失敗的婚姻中,重新走進了一份嶄新的愛情里。羅旭不再因為邵麗的冷漠而抑郁不堪,也不再因為邵麗的折磨而痛不欲生。他選擇了重新去愛,去包容,去接受。
  可是,就在羅旭沉浸在愛情的甜蜜中漸漸迷失自我的時候,朵兒卻毫不掩飾地揭露了自己的陰謀,將羅旭又一次推進了絕望的深淵。
  其實,羅旭早就知道了朵兒的真實身份,可是他愛她,他相信她,他以為這一切只是巧合,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重新給予他光明和希望的女人,竟然懷揣著如此深藏不露的秘密。
  “你就是我最溫暖的陽光。”羅旭站在空蕩蕩的江邊,反復地回想著朵兒說過的這句話,他不知道曾經那個濕漉漉的朵兒,早已在溫暖的陽光中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最后一次,羅旭用心地凝望著朵兒離去的背影,感覺整個世界都坍塌了。
  “羅旭,我愛你!”朵兒的手里緊緊地握著信紙,爬在羅旭的墓碑上傷痛欲絕,墓碑上剛剛雕刻好字跡顯得特別僵硬,朵兒覺得一切都變得陌生起來,就像她從來沒有遇見羅旭一樣,就像她從來沒有愛過羅旭一樣。
  今天是清明節,朵兒站在羅旭的墓碑前,任憑冰冷的雨水將自己從頭到腳淋透,她仿佛又看到了那個剛剛被羅旭從江水中救起的自己,渾身上下濕漉漉地滴著水珠,極不情愿地跟在羅旭身后朝他家走去。
  朵兒突然想起,在那個落魄的黃昏,一束金色的夕陽灑落在她的臉上,她抬起頭看著眼前那個同樣濕漉漉的男人,感覺前所未有的溫暖。
  審核編輯:白玉蘭   精華:歐陽夢兒  推薦:白玉蘭  絕品:趙小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君子萬年

下一篇: 《 初一四班

編者按:
短篇小說編輯   白玉蘭: 又讀衣零文字,還是被情感染。一段纏纏綿綿的感情糾纏,應允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啊!很希望故事里的朵兒與羅旭兩個悲情角色的相遇,能產生一個新的陽光地帶,但卻悲上加悲,讓原來濕漉漉的朵兒遍體鱗傷。讀來很是傷感啊!問候衣零!申請精華!

執行站長   趙小波: “紅塵攜手·共舞華年”2016年迎春同題合奏征文二等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9

  • 失眠的玫瑰

    留字,表示看過,學習了,原來是一群靈氣的女孩,真好。

    2016-07-18

    回復

  • 喻芷楚



    兩個濕漉漉的徒兒,

    2016-02-16

    回復

    • 衣零

       師父,么么噠O(∩_∩)O~~

      2016-02-17

      回復

  • 粒兒

    喜歡妹妹的文字,就如蝶兒說的朵兒遇上羅旭,是花兒遇上陽光!

    2016-02-16

    回復

    • 衣零

       給師姐敬茶,我的朵兒沒有你的朵兒那么逼真。

      2016-02-17

      回復

  • 千千

    美麗的文字,悲傷的故事,來來去去的人啊,都讓人措手不及,問好衣零。

    2016-02-16

    回復

    • 衣零

       謝謝千千,粒兒師姐給了我這個題目,我也沒有太多構思,順著心緒寫了。確實像夢兒說的存在一些邏輯問題。也管不了了,隨緣了。

      2016-02-16

      回復

    • 粒兒

       首先問好夢兒,祝新年快樂!衣零妹妹,這標題藏在心里很么很久了,就如在微信上與你說的,是關于那棄女孩的事兒。只是年過得心雜,總收不思緒。讓你為難了!

      2016-02-16

      回復

    • 衣零

       就是,如果你靜下心寫,我覺得你會寫的更好,更生動感人。

      2016-02-17

      回復

  • 歐陽夢兒

    再研究了一遍,仍然沒有明白那個邵麗為何這般理直氣壯?

    2016-02-16

    回復

    • 衣零

       我也不知道,沒有詳細敘述,也沒有詳細思考,用《大好時光》里茅小春的那句話來說,就是賤人年年有,今年特別多。O(∩_∩)O~~

      2016-02-16

      回復

  • 蝶兒

    花朵與陽光。沒有陽光,花朵就不會綻放。朵兒遇上羅旭,就像花兒遇上陽光。

    2016-02-15

    回復

    • 衣零

       感謝蝶兒,這篇是胡編濫造的故事,不過朵兒能夠遇見的羅旭,確實就像遇見了她的陽光,可是她卻沒有好好珍惜,真遺憾!

      2016-02-15

      回復

    • 蝶兒

       月亮圓的時候叫盈月,月亮缺的時候叫殘月。大盈必缺,太圓滿了,總是會覺得有所欠缺,反而不如月殘時盼著月圓的心情。愛情里,有遺憾,才會被千古絕唱,像梁祝之類~而且人們記得久的也是那些凄美的愛情,而不是圓滿的愛情。嚯嚯嚯,亂說一氣。。

      2016-02-15

      回復

    • 衣零

       說的很有道理,確實,因為遺憾,我們才會追求完美,才會憧憬完美。蝶兒平時看什么書,古典類比較多嗎?你的古典小說寫的太好了。

      2016-02-15

      回復

    • 蝶兒

       我喜歡看古詩詞,不是我寫得好,因為背景放在古代容易編,天馬行空哈。越是陌生的年代,越容易想像那里的愛,恨,情,仇~

      2016-02-15

      回復

    • 粒兒

       蝶兒,你如此靈動的思想,可以寫長篇小說,穿越式的更適合你!

      2016-02-16

      回復

    • 蝶兒

       我會讓把那些人氣得穿越過來打我。。。

      2016-02-16

      回復

    • 衣零

       那就讓他們來打你吧,能把人寫活最了不起了。

      2016-02-17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