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評藝概

好聲音“汪哈之戰”分析與觀感

作者:瘞花秀士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5-09-28   點擊:

  半月前我寫下《馬吟吟:權力斗爭的犧牲品》一文來抨擊無良媒體利用職權,對汪峰個人進行公報私仇,但那時畢竟節目尚未播出,寫完后心中還略有些惴惴不安,生恐落下個聽風是雨的把柄,昨晚看完節目后,一顆不安的心終于落到了實處。
  首先是戰隊開場曲PK,各自唱對方導師的名曲。哈林隊一出場就小小地驚了我一把,居然用A cappella(無伴奏人聲合唱)的形式來演繹,不過逼格再高,也掩飾不住形式與內容的不統一,A cappella起源自意大利教會,這種形式的常見曲種是格里高利圣詠,用于表現反映底層生活的《春天里》就失去了原唱那種撕心裂肺的力量,而且該戰隊包括導師在內的五個人均不是合唱隊或唱班出身,合音的能力實在有點差強人意,就算換成五個哈林來演繹也未必能成功。
  汪峰隊唱的是哈林的成名曲《讓我一次愛個夠》,汪峰的處理方式一向簡單粗暴,不玩那么多花招,就是接龍式的你一句我一句,完了來個全員合唱。稍微講究一點時還在中途弄段二人對唱,如果還分高低聲部就更顯出難得的耐心。這首歌就是這么玩的,可以說,一向裝逼的汪峰,在音樂上面遠遠沒有哈林裝逼,貶義地說是簡單粗暴,褒義地說是直擊人心,不管人們如何爭論,在本輪各自的開場曲PK上,我更認可汪峰隊直奔主題的演繹。
  首局是兩隊年齡最小的選手之間的PK,趙大格唱完,我沒什么反應,無論是精神還是生理,從音樂層面說,算是個具有個人特點的中游選手,節奏感好,發音特殊,有些個人的小味道,大致屬于吳莫愁、李嘉格那一款,屬于唱功不夠特色湊的(PS:吳莫愁唱功還是夠)。
  黃霄云是我非常看好的學員。如果說唱功和天賦是硬實力,年齡、相貌是軟實力,那么不提她的年齡,光憑硬實力,她在四組16強里也是相對靠前的。黃霄云的優勢在于她是專業學美聲的,后天的技術能力很強大,同時先天條件也非常強大,音域寬、聲線厚、氣息足,兩者結合下來,可以到達很多歌手不能到達的領域。昨天的五場對決里,難度最大、技術性最強的非黃霄云演唱的《All ByMyself》莫屬,席琳·狄翁這首歌是公認的世界級難度歌曲,連國際頂級歌手席琳本人現場演唱時也習慣性地降key,第二屆好聲音比賽中,擁有中國最好唱功之一的歌手姚貝娜演唱它時更出現了車禍現場(當然有嗓音過度疲勞的緣故),尚未成年的黃霄云卻能夠把那些持續而密集的長音與高音、過山車似上下起伏的三連音和轉音完整地呈現出來,并且沒有較大失誤,就算放在全國范圍對比,也是對這首歌演繹的各種版本中最成功的一次。僅就這次表演而言,應該拿到《我是歌手》的舞臺上去比,而不是跟低谷期的好聲音中游選手比。所以有人說,兩人差距如此之大,非要把強者給投下去,投票者得有多大的勇氣,其實我想說,過去我們無法想象的事情,到現在已越來越多直到成為常態,當人失去了底線時,任何違背情理的事情都可以發生,當人對任何事情都習以為常時,怪象已不成其為怪象。
  第二場貝貝對張姝。就個人感情而言,我更喜歡在音樂上有想法的張姝一些,對只會嘶吼的貝貝毫無感覺。但昨天的表演卻有些翻轉,貝貝唱的汪峰作品《大橋下》,是她好聲音之旅中最成功的一次,不知是開竅了還是怎么,唱歌終于有了層次,也有了感情,把這首歌唱成了它應該有的樣子,即氣貫長虹式的勵志大歌,而不是以一種傻逼式的堅決,瞎吼著自己也不明其意的東西。張姝的表演則是較差的一次,作為哈林式想法大過硬件的歌手,張姝用funk(驟停打擊)的方式來演唱一首極其幼齒的《你的甜蜜》,在沸水鼓動般的貝司和咬牙切齒的人聲中,看到“你的甜蜜打動了我的心”這樣的歌詞,總覺得這個“你”不會是別人,只能是李逵,這是“李逵的甜蜜”。
  譚軒轅是哈林組我喜歡的學員之一,他的高喉位發聲使得腔體在各個音區都保持統一,聲音空曠、干凈,具有金屬感,是塊唱藝術搖滾的好料子。但在第三輪的PK中,從歌曲的完成情況看,汪峰組張鑫鑫顯然更好一些。哈林給譚選的是齊豫的《欲水》,這首歌秉承了齊豫一貫的音樂劇氣質,原唱的演繹縹緲、空靈,仙氣十足,具有很強的藝術性。譚軒轅屬于Scorpions、Queen這一掛的藝術搖滾,但哪怕是交響金屬、藝術搖滾,跟真正的古典類音樂還是有著內在的區別,把譚軒轅跟齊豫強行綁架,顯然是哈林不切實際的改編欲爆棚的結果,后果就像科爾沁夫說的,仿佛看到了Metal(金屬)版的李玉剛。張鑫鑫從外形到歌聲都不是那種吸睛吸粉的類型,但是樸實、到位、走心、不出差錯,這樣的選手是塊暗礁,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一旦你稍有失誤,就可能被它撞得船翻人亡。這場比賽選誰都可以,如果張鑫鑫晉級,選擇的就是當場比賽表現,如果選譚軒轅,選的則是自身能力和平時成績。
  最后一輪黃勇對馬吟吟是一場關鍵之戰。前面三場比賽,如果按照正常打分,應該是汪峰組3:0或2:1獲勝,但是由于一些眾所周知的原因,賽果與表演呈現完全相悖的局面。因而作為最后出場的選手,黃勇肩上承擔的已不僅是個人的成敗,而是整個汪峰組的榮譽之戰,在這場顏值與人氣都有極大差距的對決中,他能完成這個任務嗎?
  從前面的表現看,我更看好馬吟吟一些,我在前文里已經比較詳細地寫過她,我無法拒絕這種小資情調濃重、有獨立精神世界、長相和氣質都上佳還有點公主病的女生。但是昨天的戰況跟我預想的有點出入,馬吟吟的兩首歌(包括單場復活賽)都選得不太靠譜,第一首high到爆的《三天三夜》,就算哈林作了顛覆性的改編,馬吟吟用了極慵懶的聲腔來演繹,始終有點牛頭不對馬嘴,我想哈林一定是把應給張姝的歌錯拿給了馬吟吟,而把馬吟吟的歌給了張姝,這樣的錯位,就算讓爵士能力強過馬吟吟很多的袁婭維、趙可和王韻壹來唱,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更何況對手還來了一次典型的一鳴驚人呢。
  黃勇之前的演唱不算突出,加上他低于平均水平的長相,在十六強里是容易被人忽略的選手。但是一個有擔當的成熟男人在危難時刻迸發的能量是可怕的(參見那英組的張磊),黃勇不是個以技術取勝的歌手,但他有著豐富的人生體驗,他用一種極其質樸卻飽蘸著一個歷盡滄桑的老男人的音色,把汪峰這首同樣飽含人生經歷的《流浪》唱到令人痛徹心肺。我看到,當黃勇唱到第二次“從明天起,我愿孤獨一人”時,導師席上的汪峰瞬間老了十歲,這一刻他仿佛在內心里又重新走過了不堪回首的當年歲月,重新體驗了那些坎坷、艱辛與痛楚,黃勇那動態范圍極大的撕裂音具有一種強大的磁場,讓人不禁深深共鳴,沉醉其中而不能自拔。
  整場比賽看下來,個人認為若論硬實力,汪峰組絕對不落下風,甚至還有一定的優勢。當然雙方差距也不是很大,如果哈林要想贏得全盤勝利,恰到好處的改編是最好的補強選擇,尤其是面對從不改編,幾乎是拿自己的學員跟原唱PK的汪峰。但是昨天的幾場改編并不成功,有的編曲很強,但跟歌曲意境不貼,有的編曲貼合了原曲,但跟歌手路子并不相符,這些改編不但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反而拉大了雙方的差距。如果單從音樂角度來看,哈林組幾乎完敗,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由于著名的“世俗偏見”,劇情卻出現了人為的大逆轉,變成汪峰組完敗,音樂上的勝者卻要依靠強行改變規則來贏得比賽,這次汪哈之戰由是變成一場撕逼大戲。
  依我看來,汪峰這次發飚還不夠火爆,應該徹底跟作弊的評委撕破臉,要么老汪走人,要么媒體走人,至少也要達到整場重錄的目的。這樣的話,像黃霄云這樣的遺珠之憾就不會出現了。是了,賽果既定已不可改,我們還是來談音樂吧,現在我要來評選當日最佳演繹,從昨天的十首歌曲中,我會推薦這兩首:一首是黃霄云的《All ByMyself》,它代表了音樂表演中超越常人的技術能力,另一首就是黃勇的《流浪》,它代表了音樂表演中情感抒發的訴求功能。
  審核編輯:梁星鈞   精華:梁星鈞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紅塵會員   梁星鈞: 一篇功夫極深的音樂評析。薦之大家欣賞。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9

  • 冬至

    作者很專業啊

    2015-10-30

    回復

  • 花落無聲

    一點也不謙虛也。

    2015-09-29

    回復

    • 瘞花秀士

       這個用不著謙虛。中國的電視音樂比賽或選秀節目,除了青歌賽是專業評委外,其他的評委都不是專業的,有的甚至連業余都算不上,比如好聲音是用娛樂記者當評委,超女快男是以觀眾發短信支持的方式來評判,這些評判是完全的市場行為和商業行為,與音樂本身一點關系也沒有。

      2015-09-29

      回復

  • 花落無聲

    看來,好聲音沒有請你去當評委是他們的嚴重失誤。

    2015-09-28

    回復

    • 瘞花秀士

       我當評委肯定強過大部分評委,尤其是媒體,他們基本不懂音樂的。

      2015-09-28

      回復

    • 烽火連城

       馬吟吟的損失,的確是個遺憾。相信很多人都喜歡這個靜靜的大女孩兒,我也喜歡。越冷靜,越強大,雖然她沒有躲過黑箱游戲的剿殺,但是不耽誤其個人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至于說其它歌手,這個說不說其實也沒有太大必要,一千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就個人看來,黃勇閱歷尚可,但是心境尚欠缺,嗓音條件也不夠,造成他根本無法圓潤完美的詮釋和駕馭汪峰的大氣歌曲,《滄浪之歌》黃勇第一句一出來,我就一閉眼,完了!歌曲這東西,在情感走心和技術拿捏方面,是歌唱者永遠需要追求的。個人覺得,能把歌唱到聽眾心里的歌曲,才是好歌曲。歌唱技巧,只是歌曲的拐杖而已。完美詮釋和駕馭一首歌曲,并且,個人性格,形象,氣質,甚至人品,都直接可以融合道一首歌里,以至于影響到一個人唱歌受不受聽。招不招人聽。

      2015-10-01

      回復

    • 瘞花秀士

       滄浪之歌這首歌目前已有的兩個版本都不令人滿意,包括原唱汪峰,它是一首蒙古長調歌曲,汪峰和黃勇的嗓音都不具備長調所需的空間感。黃勇的嗓音是典型的生活不加節制毀掉了的煙酒嗓,他走到最后不應該,這里只就一首歌曲的表現而言,確實用過馬吟吟。

      2015-10-02

      回復

    • 瘞花秀士

       打錯,用過是勝過

      2015-10-02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