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休閑小品

花僧孔雀

作者:吟湄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4-03-04   點擊:

  初識孔雀時,他還是一目光清澈的小和尚,新做得,舊也不錯。盡管他的新常常令讀者不知所云,但也不乏猜謎的樂趣。和尚為了顯示他與眾不同的獨創精神,給他那充滿異域風情的詩藝偏取了個極其中國的術語——象喻(不是通常意義是說的“意象”一詞的含義,和尚的取義更廣)。其實細想想也沒什么難理解的,這種做法他的祖宗未必沒玩過——古時候人們有一種常玩的酒令叫“射覆”就與此相仿。這種本來帶著強烈神秘色彩的類似于占卜似的游戲一旦與文與酒聯系起來,就成了一種極為趣味的玩樂方式。規則是玩者兩人,一人出令即出謎面曰“覆”,一個接令即猜謎底曰“射”。謎底不過是日常取用的一些生活用品。可是“覆”的人呢,不能直接說出他想要說出的物品,要用典中另一些與此相關的字去代替,接令人也就是“射”的人,猜中的也不能說,而要用與所猜之物的另一典去說明。總之不管覆的還是射的,都不能直截了當的說出他們所真正所指的事物。這種游戲常會讓旁觀者茫然,而游戲者相對莞爾,似乎不這樣不能顯示出同戲者對等的學問。孔雀的“象”就是玩令者脫口而出的那些話,而“意”呢?自然是那一堆鍋碗瓢盆了——其實誰耐煩他?“射覆”出典到最后圈定為“四書”的那個小套套里,早已失去了最初的樂趣,和尚的“象”也一樣,“象”得多了,猜出的人也逐步喪失了最初的熱情。于是,和尚就倍感孤獨。

  覺得孤獨的和尚就常常在靜夜里喝酒長嘯。寂寥而空曠的夜空會賦予他神秘的力量。和尚是西北人,出生在大涼國國都今武威市市郊的一個小村莊的某個小土旮旯里,具體地點沒考,只好闕如。想象中該是漫天黃沙里的一塊綠洲,遠處有巍峨的雪山映襯著澄澈得透明的藍天。一團團潔白的棉花糖樣的云凝滯在天幕上,就如那些凝滯在草地上的羊群。時間也是凝滯的——在這樣的地方,時間也會悄悄將腳步放慢。和尚在這些凝滯的時間里干盡了他那個年齡所該干完的一切壞事后長大成人。拜土地的恩賜,他沒能如南方那些快節奏城市里長大的同齡人一樣迅速地衰老,而是在某些方面還保持著令人驚奇的童真——這種童真與他在成長過程中所積累的狡黠結合起來,常常會迸發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行為方式,這或許也是和尚感到孤獨的原因之一。

  倍感孤獨的和尚在他的新詩里找不到知音。于是他便轉變方向去舊詩里撲騰(其實這種說法并不準確,這兩種寫詩的方式應該是同步進行,互為表里的),撲騰的結果是寫出一大堆用典晦澀的詩詞,其中最高記錄的一首五律,出典多達十余處——如同二進大觀園里的劉姥姥,插了滿頭的花!當然這一點并不能掩蓋和尚真正的才氣,花兒落了,總會結個大倭瓜的。

  明白了這點我們也許會對孔雀由一個目光清澈的和尚轉變為一個花僧的過程多了一層真實的同情。初識孔雀時,很為這一名字迷惑——孔雀東南飛。怎么看都帶著點潮濕的熱帶森林的味道。而孔雀這種色彩的鳥兒也確實是那片森林里的國王。不過我們不能以這種過于物理的眼光去判斷孔雀。按照他無處不出典的慣例,這個名字該與那首眾人皆知的樂府聯系起來才說得過去。這么一來,孔雀最后墮落為花僧看來是他自己刻意的安排。

  循著這條線我們可以一步步走進孔雀的真實的內心世界。據孔雀自己介紹,皈依佛門時他師父賜予他的這個法號其實是大有深意在的,與他日后的一樁公案密切相關。得了師父點撥的孔雀盡管不明白這深意內藏的玄機,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啟用了這一法號,并自建“紅唇寺”一所,廣收信徒,開壇講法。

  寫到這里我不得不承認孔雀確實非浪得虛名之徒。他的寺名就取得相當夠水準。紅唇眾生,本是世間風流蘊藉之處,溫柔富貴之鄉,如不能將色相鑿空,于極熱處入得清涼法門,這樣的寺名,斷不敢為。多年以后我才發覺事情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復雜,和尚其實就是想在溫柔鄉里泡著,借機好摘一朵解語妙花。等我明白這點時,他早已是個資深的花僧,在法寺里賊一般的笑。

  不過和尚終于在某一個春天的某一天掉進了自設的圈套。或許那天的春風太過柔靡,或許那夜的星空太過美麗,總之和尚站在撩人情思的新發的鵝兒黃的柳條旁,被滿目的新綠迷了心神,突然自認為參透了他師父賜他法名的玄機。于是,他面朝東南方向,斂禮相拜,在額頭與大地相觸的那一剎那,和尚迅速設想了一場極其風花雪月的愛情。并拿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舍身喂虎的佛門弟子的執拗精神,整理行裝,準備著一場沒有回程的曠世遠游。

  關于和尚下江南的動機我一直在猜測,據他自己說,是為了見見我的狡詐與刻薄。為此害得我輾轉難安,我對另一個文友小英說:偌大個江南,若只為我一個人,實在是一件太過恐怖的事情。小英也就跟著憨憨的笑,不置一詞。而我心中明白和尚意之所指,也就跟著傻傻地笑。兩天后老李終于踏上了去江南的路,我在這頭忍不住放聲大笑,后來孔雀說:去了一個佛前許愿必見的人的地方。我看著這句話,突然心中一酸,再也笑不出來。

  至此我們可以看出孔雀的師父確實是一個世外高人。盡管直到現在這位高人尚飄忽于白云之端難睹真面,但他在孔雀取名之初就早已預示了這次旅行不過是一場虛幻的空想——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空如也,方是眾妙之門。和尚住在漠北,看慣了大漠戈壁漫天黃沙,突然心中一動下了趟江南,引起內分泌混亂,人也跟著神五神六起來。他在秦淮河畔憨憨地笑,操了口誰也聽不懂的大涼土話,臉上堆滿了戈壁的風沙,這風沙掩蓋了他五官里暗藏的溫婉。我猜想那夜他喝得大醉,然后在半夜里給我發短信撒酒瘋,這是從前一條短信里看出來的--他發了一通嘰哩咕嚕搞不懂是什么意思的文字,和尚好酒,這無需看,從文章中就可以聞得到。我對和尚說:失望不在對具體的人和事,而在想象,對過程的想象和對煙花三月的想象。其實想像中的江南,并不是真正的江南。那是從詩詞里幻想捏合的產物,微雨,輕風,小巷,雙燕,細柳,絲弦,還有那濃得化不開的愁緒,散著丁香花香的姑娘,這些常見的事物并不僅僅是江南獨有,甚至并不能真正代表江南,可是為什么一提到這些,大家就想到江南?因為距離,因為想象,因為自己身處的環境,早已失去了古典,而江南,也只有江南,尚還有一灣碧水,幾座短橋。如是乎,所有不能目見的意象全都一古腦的撲向江南,江南也就是這些想象中,越來越失去了真正的自己。和尚對我的話表示認同,然后很認真地對我說:去了木瀆我才知道,我要養質量很高很優雅的愛情,需要環境,現在連環境都沒有,何言愛情?未了他說:我回去養精蓄銳,三年后卷土重來,來尋找我的愛情。

  對于孔雀的這次豪語壯語我無法再去刻薄,我明白和尚的愛情是個永遠也找不到的想象,其實關于愛情,誰也無法真正達到,就像誰也無法達到想像中的江南。只是孔雀是個詩人,想象可以滋養他的靈氣,我也實在不能想象,一個沒了想象的詩人,還能不能寫出真正的詩。

  經歷了這場業障的花僧孔雀至此方悟出“紅唇”真諦。這距他取名立寺,開壇授徒的時間,已經過了整整八年。

  悟得佛法的孔雀終于在這年的夏天修成正果,連出幾篇妙文,刻畫眾生相。筆力雄健,眼界開闊,章法渾成,自此西北勁風所到之處,觀者莫不肅然。只是花僧此生磨難甚多,恐未能絕。情障剛除,他又一頭鉆進酒甕,找那個胖大的魯和尚去了。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審核編輯:小曉追夢   精華:小曉追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如此繁華,如此寂寥

下一篇: 《 牛津片斷(英國游記6)

編者按:
紅塵會員   小曉追夢: 和尚何許人也?詩人?花僧?……安靜地品讀這篇流暢的文字,揮灑出來的濃濃的筆墨,可以體會作者高深的功底下,所描繪出來的人物,形象、大氣。想必對號入座的當事人讀罷也會哈哈大笑,拍手稱妙。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71

  • 千千

    若非了解又怎有如此妙文!茶茶的文字功底了得,把個舊人寫得無處可藏,還挖地三尺拖出來再來個深描,贊!!!!!!

    2016-01-25

    回復

    • 吟湄

       謝。:)

      2016-01-25

      回復

    • 千千

       啊,又粗心了,把吟湄的名字打成了茶茶,多年了還是如此毛里毛燥,請吟湄諒解啊,送朵花花來道歉:)

      2016-01-26

      回復

    • 吟湄

       這丫頭蠻可愛的。哈哈

      2016-01-26

      回復

    • 千千

       早已是丫頭的娘了,汗一個。

      2016-01-27

      回復

  • 簾外落花

    好文

    2015-10-27

    回復

  • 荒村

    看了此文不禁暗自驚心,首先想著該是怎樣的人才能配吟湄的才情和俠氣!

    2014-11-07

    回復

  • 陳小賓

    觀音給花僧的今生開了一道門,花僧卻還在來世的庵里打轉。
    圍觀的眾生,若能察覺一絲不吃人間煙火的冷,便是中了情毒。或是能替癡心的花僧舒一聲輕嘆,恐怕也都是在情場上輸過的賭徒。
    此刻,我不關心觀音,也不關心筆墨;不猜測花僧放在喻象里的愛情;
    此刻,我不是眾生,我也不是我。
    此刻,我是倒置過來的本,也是末。
    或者說,我只是二律背反里相互矛盾的一種現象。
    如果可以選擇,在畫眾生相的那只筆下,有一絲若隱若現的冷幽默,就是我。

    2014-10-03

    回復

  • 西涼雪

    也認識這個和尚。嘿嘿嘿……

    2014-05-18

    回復

  • 水語

    讀了,說不出話來。。。折服!!!這紅塵也忒多高人了——此刻,水發現自己才是那個插了滿頭花花的劉姥姥

    2014-05-17

    回復

  • 水長東

    不錯  才情并茂

    2014-05-10

    回復

  • 復奚疑

    為斯作拍案叫絕!

    2014-05-02

    回復

  • 等你不來

    果然是筆力雄健,眼界開闊,娓娓道來,章法渾成。
    原來只有江南,尚還有一灣碧水,幾座短橋。

    2014-05-01

    回復

  • 麥芒

    紅唇寺,有意思!

    2014-03-18

    回復

  • 石之嵋

    哈哈哈    花和尚...  有趣

    2014-03-14

    回復

  • 古剎昏鴉

    阿彌陀佛。。。

    2014-03-08

    回復

  • 韻無聲

    難得友情,才得此文。寫得真好!

    2014-03-05

    回復

  • 冰止乙醚

    暗戀之情昭然若揭。

    2014-03-05

    回復

  • 東方玉潔

    我不知孔雀竟然是和尚了?

    2014-03-05

    回復

    • 吟湄

       他一直是和尚啊。花和尚,哈哈哈。

      2014-03-05

      回復

  • 紫衣侯

    難得難得,戲說正說,如此,方顯功力。由衷贊一個。

    2014-03-05

    回復

  • 雯雯

    小和尚變成了老和尚,阿彌陀佛。

    2014-03-05

    回復

  • 雯雯

    小孔雀變成了老孔雀,年輕人變成了老爹爹。

    2014-03-05

    回復

  • 西木詩歌

    戲說有趣,妙哉妙哉!

    2014-03-05

    回復

  • 孔雀東南飛103

    混帳!!壺說,拿俺取樂子了你

    2014-03-05

    回復

    • 吟湄

       以氣死破鳥以氣死破鳥為己任,俺會繼續努力滴!哈哈!

      2014-03-05

      回復

    • 西木詩歌

       重溫舊趣,鳥事在目!戲說不戲,文采橫溢。再次喜讀——

      2016-06-13

      回復

  • 天凈沙

    看到題目的時候還以為是武俠小說呢:)妙哉!

    2014-03-04

    回復

  • 沙漠清泉

    妙!妙!妙!

    2014-03-04

    回復

  • 西部情詩王子

    哈哈!戲說孔雀,好一個花和尚酒鬼!還有個什么鬼?

    2014-03-04

    回復

  • 瘞花秀士

    恭喜師太破蛋

    2014-03-04

    回復

  • 沁芳閘

    看紅樓時,才知道有個酒令叫射覆,可憐那時好冷清的游戲就玩的人少,現在只剩下拇戰了吧.

    2014-03-04

    回復

  • 歐陽夢兒

    當年那個目光清澈的和尚該是什么樣呢?鳥兒居然也會在佛前許愿,只為了某個想見的人。想想都覺又感動,又有趣。

    2014-03-04

    回復

  • 小曉追夢

    妙不可言啊,哈哈

    2014-03-04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