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文學 > 散文 > 文化散文

【魅力連古城】連古城記

寫在連古城文化采風活動結束回京之際

作者:紫衣侯    授權級別: A    精華文章    2014-09-18   點擊:

  前言
  連古城在哪里?
  在浩瀚的沙漠。
  那應該是如古詞里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情景了。其實,本來就是,誕生這千古絕句的邊塞就在連古城不遠的地方。
  或許也是《龍門客棧》中那刀光劍影。刀光劍影中飛沙走石,狂暴漫天。
  真的去了,都是,又都不是。
  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在文字中,影像中。
  陌生,是那一片,在人民手中慢慢變成的綠洲。
  
  行走
  我不是一個說走就走的人,也不是一個對任何事猶豫不決的人。
  就如這次連古城之行。早在籌劃之中,但是到臨出門的前幾天,手頭上的事突然多了起來,沒敢放下一切,去做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期期艾艾的,一直拖到吟湄等到了蘭州,給我打電話,我還是未定中。
  直到12號,活動的前一天上午十點,孔雀大哥打電話來,認識十年,這是第一次通話,電話里有急切,有期盼。因為是十年的老朋友,神交已久,雖然外面有種種的傳說。但是孔雀大哥的一個電話,還是讓我倦懶的心動了起來。
  和老婆商議了幾句,問:去嗎?
  答曰:走吧。人家尊敬,咱們總得尊重人家。
  于是,極速的處理手頭未完的事,然后訂了來回的機票。回家簡單地收拾,向機場出發。
  沒有什么天是藍的,云是白的感慨。這就是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那邊,有熟識的朋友,雖然從未謀面,但是這種神交和期待還是讓心蠢蠢欲動,那些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一群人。
  那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當飛機呼嘯,落在蘭州,已經是深夜十二點。
  吟湄發來消息,說孔雀派車來接。
  有點麻煩,這離連古城接近四百公里,來回就是八百公里,早知這樣,不如自己直接打車過去,至少省了一個單程。
  等待,一個小時后,車子過來,已是凌晨。外面微微的涼,這大西北的天空此刻看來,并沒有多么高遠,也沒浩瀚的星空,只有薄薄的云,和絲絲的雨。
  一路上,沉睡,實在累了。任憑車子在西北高原的夜空下顛簸。
  電話不斷的進來,吟湄、老冰、孔雀。
  到連古城所在地民勤,已是臨晨五點。沒想到孔雀等還未睡,在路邊等待。同時等待的有連古城管理局的局長、書記等領導。
  深深的感動。
  
  主題
  睡夢中被熱情的連古城活動組織人員叫醒,簡單的洗漱,去餐廳吃飯。
  終于見到。
  吟湄,小朱、老三、小賓、老楊、王子、大漠、老狼以及墨舞紅塵的其它會員如劉瓊、劉英等。老楊是見過的,所以第一眼認出來,然后也都是一一認了出來,不需要介紹,他們知道我是誰,我知道他們是誰。
  最后,孔雀,與想象的一樣,又是不一樣,一個很好的大哥,這是最直觀也是將來依然的印象。和連古城領導一一打了招呼,張局長非常熱情。
  對于我,對于墨舞紅塵
  吃飯之后,開會。
  因為我代表墨舞紅塵網站和雜志,被連古城領導硬拉到第一排。算是坦然坐下,回身、側目,身邊坐著的竟然是幾個大家:許開禎、馬啟代、李秀珊、徐敬亞等,都是名動一時的人、暢銷書作家等。
  主席臺掛著橫幅:魅力連古城、瀚海生態美。
  連古城、瀚海、生態、文化,這是四個關鍵詞了。每個人的發言,從生態和文化出發,慷慨激昂、所言皆有警世之語。臨到我時,我卻推辭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么好。臨到吟湄,我也是給她推辭了,畢竟窗外是秋天的綠,沒看到大片的黃沙,所有的,關于生態,關于文化,泛泛而談不是不可以,但是沒法感動自己感動內心。
  一場會結束,大概有了印象,但是不深入。
  
  觀摩
  下午,才是開始。
  連古城管理局一共管轄兩千多平方公里,下設七個站點。
  連古城管理局組織很到位,對這次活動非常重視,從出行來說,由引導車,大巴車,保護車輛,更是意外的,每個路口都有警察警戒,全力保護這一行六十多人。
  車子轉過連古城管理局門口,不遠的地方,幾個大字:決不讓民勤成為第二個羅布泊。溫家寶總理手書。
  羅布泊,我雖然沒有做過資料研究,但是是知道的,原先的綠洲突然變成死亡之海。到處是荒廢和死亡氣息的蔓延、張揚,人如進去,就如進入了生命禁區,逃無可逃。
  而車子就行走在民勤的土地上,車窗兩邊綠樹成蔭,雖然少了江南的煙雨靈秀,但是樹是綠的,花是紅的,人是有生機的。
  而數十公里之外,是中國第三大、第四大沙漠,要不是民勤連古城管理局的治沙防沙,以每年沙漠十五米的推進速度,民勤也早已變成羅布泊了。
  不由得肅然起敬。
  人定勝天,或許吧。
  但是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下,有時候人顯得渺小。
  車子前行的地方就是荒漠。
  不由得不緊張。咱們難道在闖入死亡之海、生命禁地?
  可是,半個小時,一個小時,車輛以毫無阻擋的速度前行,下了小路,有顛婆,但是車窗兩邊,依然是綠意漫入眼簾,并沒有荒廢的怪獸來襲。
  約一個多小時,車子停下。“這就是管理區了。”車上專門派來的講解員,也是連古城職工說道。
  下車,終于看到蔓延的小沙丘,小沙丘上點綴著低矮的植物,感嘆生命的頑強。
  感嘆人力的偉大。
  雖然不是太了解生態,但是知道腳下這連綿的沙丘不是土地,而是完全沙化了的,腳步踩上去,如粉末一樣的沙。
  這樣的土地,竟然能長出植物,雖然是沙生植物。
  但是是如何的艱難。
  漫延望去,無邊無際。天地交接的地方,依然星星點點的綠植。
  一叢叢,長在沙丘之上。
  頑強的向天,根扎在沙漠之下。雖然星星點點,但是狂風吹不動,暴雨帶不走。
  好像亙古以來,它就在那里,沙也在那里。
  如幾世的伴侶,有過掙扎,有過離棄。但是最終,根深深扎進沙漠之下,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
  在這沙漠邊緣,共同組成沙漠后的綠化,為這被人踐踏的地球保持最后一點尊嚴和堅強不息的生命。
  而遠方,風從天際吹來,一望無際的沙海止步,敬畏人類的決心和頑強的勞作。
  
  治理荒漠的帶頭人
  真是偉大!
  一聲發自內心的感嘆,為眼前的場景,為眼前這些憨厚、樸實、勤勞善良的民勤人。
  “其實,這都是群眾一棵一顆栽活的,治理沙漠也都是群眾的功勞。”轉回頭,是連古城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黨委委員張永虎局長,一個看上去沒有一點官架子的西北漢子,年齡約在五十多歲,和藹可親。
  隨著接下來的參觀、觀摩,這句話從張局長嘴里不斷重復。
  這很讓我訝異,這幾年因為生意的緣故,見過不少大大小小的領導,有端架子的,有和藹可親的。但是能從來不貪功,不是找機會就有意無意表露自己政績的真的很少。
  很少有人,能夠對自己的功績從不著墨一個字,而是把所有的功績都指向群眾,指向普通的人。
  真的很少。
  也真的明白,為什么這片荒漠在他的帶領下能夠沙漠變綠洲。
  就如荒漠中毫不起眼的爪爪刺,如不注意,你很難看到,只是趴在荒漠上,但是只要你沉下心去看,滿荒野的多的是這種植物。不起眼,卻實在,將沙漠牢牢的控制住。根下的沙風吹不走,水移不去。
  什么樣的將軍什么樣的兵。也只有這樣的領導才能帶領一批扎扎實實,守住荒原,讓民勤不變成第二個羅布泊的團隊。
  堅實、低調。
  不張揚,不貪功。
  踏踏實實,日積月累。
  終于控制住兩大沙漠的合攏包圍,保住了民勤。并造就了一方濕地、一池全亞洲最大的水庫。
  為人類戰勝沙漠做了活生生的榜樣。
  這是一種偉大,雖然從連古城上至領導下至普通員工臉上看不到驕傲。于他們來說,這是他們應該做的,但是對于人類來說。卻是功德無量。
  無聲,不宣揚自己的的功德。
  而這功德天長地久。
  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當官的,為民著想。當領導的,身先士卒。
  有這樣一支隊伍,我們還有什么擔心。
  
  沙漠
  第二日,真正地走進沙漠。
  那無數的沙丘,那無盡的荒漠,突然就突兀的出現在眼前。
  離蘇武牧羊的舊地不遠,公路兩邊,無盡的沙,黃色的沙,看不到盡頭的沙。金燦燦,卻是一點生命跡象沒有。
  這就是騰格里沙漠,與連古城自然保護區一線之隔,甚至連這一線也沒有。
  那邊還有星星點點的綠色,而這里就是無盡的沙,無盡的沙漠。高高低低,藏軍千壑,這千軍萬馬只等著狂風到來,然后飛沙走石,彌漫天地,荼蘼人間。
  來不及感嘆,沒法感嘆。這就是自然,在自然面前,人太渺小。
  不遠處的沙丘上,有人影移動,在他身后,一長串腳印。
  細看,是同行的許開禎老師。他已率先向遠處的沙丘走去,走得很艱難,卻是很穩健。身后一行清晰的腳印,好像印證了多年來他的堅持,他的固守。在武威這片大地,他一直默默耕耘,終于,開花結果,成為大家。
  腳下的這片土地,干涸。就如他說的這片大地沒有給民勤人任何饋贈,但是民勤人卻無比熱愛這塊大地。
  其實,哪里不是呢。
  故土難離,外面有更多的風景吸引。而生我養我的土地,怎么能夠割舍。
  看他在沙丘坐下,俯瞰這片大地。心中無來由的觸動一下,走進前去,照了一張合影。并不是想拿這張照片來炫耀,就如過去那種某人張口閉口:我的朋友是魯迅一樣的斯文掃地。
  實在是他的人格,他的激情。
  這與成就無關。
  其實,說道許開禎,不得不說說這次的一個讓他無限推崇的嘉賓徐敬亞老師,一個曾經開創中國歌格局、引領風潮的人物。
  因為我生性愚鈍,寫過詩,但是從來沒有寫好。所以對詩歌中的風潮人物知之不多。但是徐敬亞老師在開幕式上的激情演講還是深深觸動。
  在他心中,感覺到一種焦慮,一種失望。焦慮的不是自身,而是詩歌的衰落,文化的荒漠。
  一直以為詩歌是一種神上而形下的東西,你說它在,他始終在。五千年文化,貫穿其中的是不同的形式的詩歌載體,如是將詩歌剝離,我們五千年文化還剩下什么?
  不就是眼前的黃沙漫天嗎?
  但是,我們就能停步不前?就能放棄?
  就如眼前的景象,沙漠在逼近,人在抗爭。最終,沙漠停止,等待的是人類的蠶食,一步一步將他變成綠洲。而原有退卻的沙漠已經綠樹成蔭,沙棗遍地,天麻叢生,胡楊不死。
  詩歌,以及文化,應該也是如此吧。當市場經濟已經俘虜這個社會,大家笑貧不笑娼的時候,寫了詩歌的稿紙已經不如白紙一張,但是詩歌以及文化的價值原本就不是白紙和鈔票價值相差能夠衡量的。
  文人能做的,就是堅守,不要求改變他人和社會,而是讓自己浮躁的心沉靜下來。
  堅守的意思就如連古城的人一樣,面對沙漠,有種愚公移山的精神。一寸、一尺、一丈、一畝。老子天下第一,只要我來了,你狂暴的沙漠也得退讓。
  
  紅塵
  我本紅塵中來,還得回歸到紅塵中去。
  連古城、民勤、武威,于我來說已經不是四十八小時來去匆匆的停留和走馬觀花。
  看的雖然不多,但是觸及內心的是永遠抹不去的震撼。
  大西北。
  大荒漠。
  有生之年,只要可以,我總是會不斷回來的。
  這是一種闖入內心的震撼。
  身已走,回到紅塵。
  我終于暗自慶幸,舊年創建墨舞紅塵的時候有很多人說不好,但是堅持了下來。所謂俗氣,當你身處其中,本來就是紛紛擾擾,能在紅塵中搭建一個心靈的家園,不逃避,坦然面對,這些紛擾也不就是你我相遇的緣。
  這一生,讓你我在紅塵中堅守,不離不棄。
  說好了。
  當好友楊光的車子在煙雨迷蒙中行駛在祁連山的山脊上,透過車窗,祁連山山頂云霧彌漫。楊光說:那可能是雪。
  真是天地造化,這一片土地,太多的傳奇。于我,不懂,只是深深懷念這片土地的人,這片土地對文化的包容、傳承。
  當飛機落地,與妻子走出機場。機場外,燈火透明,整個北京在凌晨兩點之后依然生動、富貴。
  但是,如果沒有那一幫堅守在沙漠,把畢生精神、身體都奉獻給沙漠的人。
  今夜的北京,能夠這么燈火透明嗎?
  
  審核編輯:小曉追夢   精華:小曉追夢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熱水囈語

下一篇: 《 【魅力連古城】紅崖山水庫的堅守

編者按:
紅塵會員   小曉追夢: 一篇充滿著深情的流水帳,道盡紅塵墨客緣。又如一本小說,似夢、似幻、似風、似霧。當真實地站在了連古城這片神秘而神奇的土地上時,所有的感慨都將煙消云散,如這片沙漠之綠州,留連忘返……羨慕的同時,也祝福紅塵里的朋友們友誼長青,相親相愛,不離不棄,相攜到永遠!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6

  • zxy_9795

    請問站長:已出版長篇(正規書號)能否在這里發。請告知。謝謝!

    2014-10-12

    回復

  • 沙漠清泉

    拜讀遲了,還是很感動!期待下次相見!

    2014-09-27

    回復

  • 歐陽夢兒

    還是這現實中的情與景令人更動容。

    2014-09-19

    回復

    • 紫衣侯

       這次少了夢兒,多少有點遺憾。都是一幫真性情的人,彼此關照、沒有功利。

      2014-09-19

      回復

  • 小曉追夢

    才發現沒有了紅文字館的權限,要不然放上首頁宣傳一下連古城之行,也為連古城的征文宣傳長些士氣。

    2014-09-19

    回復

  • 吟湄

    好快手!

    2014-09-19

    回復

  • 冰止乙醚

    行程匆忙,文字也匆忙。

    2014-09-19

    回復

  • 五出眉心

    拜讀,感動中,遺憾中,也在期待中……

    2014-09-19

    回復

  • 草木央子

    詩一樣的散文。

    2014-09-19

    回復

  • 草木央子

    03同志是好同志。

    2014-09-19

    回復

  • 梁星鈞

    沒有來,但看了這些文章,近似來了.與你及許多人一樣,處在忙亂和諸多不明不定中.從讀中讀得,網主在寫文上"有兩或幾下子",這不僅意味著網站及刊物的堅守問題,同時也意味其質量的可期之值,這讓"身陷其中"的我們多了更多信心力量.前面有人稱之為"流水帳",我再加個定語,帶有"詩性或朦朧意境性的散文式".再說,我們也可從中約略知道,紅塵為首的這一幫編友同仁,有可能是重"義"的,極有可能和能力把樹的這面大旗扛下去,真正飄揚起來.最后要說和希望的事,類似的好的攬勝交旅活動,今后要充分準備,認真組織,好久把所有該到的完整集聚一次!

    2014-09-19

    回復

    • 紫衣侯

       兄長高抬了。于我來說,更多的是喜歡、堅守,也希望多點同行的人,更希望同行的人相互理解、扶持,一路同行,一路好走,紅塵中因為彼此覺得溫暖,把紛擾放在身后。你的建議,我一定重視,也希望將來更多一些人參與進來心甘情愿的組織,眾人拾柴火焰高。

      2014-09-19

      回復

  • 一聲嘆息

    只能羨慕,下回有這樣的機會,咱一定爭取。

    2014-09-19

    回復

    • 紫衣侯

       以后一定有機會,希望姐姐玩的開心,來了紅塵,就別走了。

      2014-09-19

      回復

  • 天凈沙

    格式有點亂,每一小節應該空一行的,小標題都湮沒在文字里了:)

    2014-09-19

    回復

  • 高駿森

    很感人。也感動紅塵中的這份友情。

    2014-09-18

    回復

  • 下寨龍池

    羨慕中。

    2014-09-18

    回復

  • 木草船

    欣賞你們的精彩,感受你們的才情!

    2014-09-18

    回復

    • 紫衣侯

       恩,希望以后有機會相聚。因為聚在一起,說到紅塵,大家相互感動。

      2014-09-18

      回復

  • 瘞花秀士

    老大,多寫點趣事,多煽點情呀。

    2014-09-18

    回復

  • 朱成碧

    流水賬了點啊站長,要重寫一個

    2014-09-18

    回復

  • 孔雀東南飛103

    今天早晨紅塵弟兄才走盡,悵然中!感謝你們給我的溫暖,我以后再不罵紅塵的人

    2014-09-18

    回復

    • 朱成碧

       師父好,感謝師父盛情邀請感謝師父高大上的款待,以后有機會再給師父斟酒點煙效犬馬之勞

      2014-09-18

      回復

    • 紫衣侯

       孔雀大哥,真的很感動你的付出。希望能成一世兄弟。

      2014-09-18

      回復

  • 天韻呢喃

    最喜歡的情景,是在那樣的地方,于日落時分,在一個孤寂的村落,坐在有些破敗的土墻或欄桿上,看著老人趕著牲口回家的。家家房子里升起裊裊炊煙。

    2014-09-18

    回復

  • 天韻呢喃

    確實如此,二十多歲時,總喜歡到處走。三十歲后,總喜歡呆在家里哪都不去,不是沒時間,大概是貪圖家里的舒適吧。

    2014-09-18

    回復

  • 西部情詩王子

    作家許開禎帶領大家爬騰格里最高的沙丘,和草木央子比賽唱山歌。她們唱的太忘情了,草木央子一不小心從沙漠高處往下滾,徐開禎情急之下,一個惡狼爬羊也往下滾,最后兩個人抱著往下滾,大家笑聲一片,說是張藝謀在騰格里拍片呢!

    2014-09-18

    回復

    • 紫衣侯

       沒看到這精彩哈。

      2014-09-18

      回復

    • 草木央子

       呵呵,是讓他先拉著往下滑,我站起來,想推下他的時候,就滾下去啦。就拍成電影啦。最先一直以為是王子在拉呢

      2014-09-19

      回復

  • 西部情詩王子

    把幾個笑談丟了吧!

    2014-09-18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