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頻編輯QQ:2851506989         男頻編輯QQ:   2851506985

墨舞紅塵小說網 > 短篇作家訪談

冷吟

作者:墨舞紅塵管理員    2017-04-13  

 

冷吟春色暖人心

                      ——墨舞紅塵專欄作家冷吟訪談錄


  受訪嘉賓:冷吟
  采訪記者:蝶小妖
  采訪時間:2017年4月12日
  采訪方式:線上采訪

  作家簡介:
  冷吟,1969年4月出生。先后在《詩刊》《星星》等百余家報刊發表詩歌、散文、小說、評論等800余首(篇)。部分被《青年文摘》《微型小說月報》等轉載。入編《山東30年詩選》《中國年度散文詩》《中國詩歌年選》等50多種選本。多次獲省級以上獎勵。著有詩集兩部。泰安市詩歌學會副會長,泰安市首批簽約作家。《泰山詩人》副主編。山東省第七次作代會代表。

  前言:
  冷吟,鄉鎮文字工作者,一個才華橫溢的詩人。結識冷吟老師,源于他的一首詩歌《乳名》——此詩曾被我編入2015年出版的《中國詩歌精選300首》。一個詩人眼中的詩歌是什么?一位經驗豐富的老詩人會給年輕的詩歌愛好者們什么建議?2017年4月12日,我對冷吟老師進行了線上采訪。
  這是一次有意義的訪談,詩歌,為我們架起了友誼的橋梁。

  乳名

  冷吟

  這輩子
  爹娘替你縫制的第一件衣服
  慢慢地小了舊了
  被壓放在歲月的箱底

  慢慢地
  你就淡忘了它的顏色


  但總有人會記得它
  總有人會記得在每個潮濕的季節
  把它翻出來晾晾
  拍打拍打
  并在你突然回家的那個傍晚
  重新給你披上:溫暖而合身

  【蝶小妖簡評】:
  這是一首用深情寫就的詩歌,這首詩歌的感情色彩很濃郁,詩人以其入乎其內的描寫,不拘于形地的情感轉喻,來觸動讀者內心的鄉音鄉情,從而使這首詩歌產生了唯美的溫暖效果。
  一個乳名,以其自然,內斂,豐沛的情愫,充盈我們耳畔最初的需求,那是來自爹娘的呼喚,無論歲月過去多久,深藏在我們內心最深處那聲柔軟呼喚,是真摯的,美好的,親切的,更是溫暖的,這種本真的不經過修飾的情感表達也是最貼切的。“這輩子/爹娘替你縫制的第一件衣服/慢慢地小了舊了/被壓放在歲月的箱底。”讀這樣的詩句總是讓人為之動容,我們感慨時光匆匆,卻永遠揮不去那聲溫柔的呼喚。
  因此詩人的筆調是溫暖的,也是深情的,其細膩的情思更把乳名的意義描寫入木三分。讀這首詩,感覺此時此刻,這聲呼喚依然纏繞在心頭,久之不能揮去!
  “但總有人會記得它/總有人會記得在每個潮濕的季節/把它翻出來晾晾。”一字一句,都是詩人用心血鑄成的亮點,晾晾,在這里用得多好啊,只要我們把自己的心靈洗凈,就能讓美好一直存在,溫暖一直存在,這純凈而厚實的文字,就是一首很具有現實意義的詩歌,尤其在詩歌的結尾,讀之欲罷不能,詩人讓詩性與人性回歸統一,讓愛從回家途中重新披上,溫暖而合身,或許就在那個傍晚,讓我們久久回味。
  這就是乳名的魅力,一個樸實而深情的詩人,從故鄉,從乳名中挖掘出不一樣的詩意,彰顯其亮點。似乎在我們眼前,有一扇溫暖的門,正在緩緩打開……


  線上采訪:


  蝶小妖:冷吟老師,您好!感謝您百忙中接受我的采訪,作為一位老詩人,最初您是怎么和詩歌結緣的?
  冷  吟:小妖好!“百忙”算不上,你這一個“老”字倒像一把利劍,深深刺傷了俺那顆貌似年輕的心。哈哈。生命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唉,不知不覺已近天命之年,胸中卻仍有難“解”之“惑”,這其中就包括詩歌。寫了這么多年沒寫出什么名堂,至今癡心不改,慚愧啊!其實一開始我并不寫詩,而是寫歌,連詞帶曲,寫了就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為了寫好歌詞,平時閱讀了不少現代詩,比如余光中、席慕蓉等,也讀汪國真,因為他的詩本質上就是歌詞。后來曾在《流行歌曲》《黃河之聲》《詞刊》等發了一些音樂作品,獲過幾個小獎。但由于當時信息不靈,抄寫也非常麻煩,就逐漸放棄了,轉手寫現代詩。說起來這都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了。

  蝶小妖:請問冷吟老師,您真正開始詩歌創作的時間是什么時候?是什么讓您萌生了創作的念頭,并與之不離不棄?
  冷  吟:第一次發表詩歌是在1993年。但把詩歌作為主要寫作方向,應該是在數年之后。我寫的東西比較雜。記得1996年第3期《星星》發了我一首小詩,現在看來非常幼稚,但同大多數人一樣,當時虛榮心得到了滿足,創作熱情一下子被點燃了,連續寫了不少也發了不少,尤其是在一些暢銷刊物比如《遼寧青年》發表之后,經常收到一些讀者來信。但受所從事職業的影響,我的寫作狀態一直是“夾縫式”的,軌跡也不算完整,因此要說到底什么時間真正開始的詩歌創作,自己也難以定論。不過我這人比較固執,認準了的事一般不會回頭。這么多年,即便承受了來自包括單位、家庭等各方面的壓力,我還是堅持下來了,因為面對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我有話要說——當然,你不能像瘋子一樣大喊大叫,也不能像瘋狗一樣亂撕亂咬,哈哈,最恰當的載體當然還是詩歌。可以說,詩歌已經成了我關照現實、觸摸靈魂的一面鏡子,成了我生命中不可離棄一部分。

  蝶小妖:一路走來,對您影響深刻的詩人有哪些?有沒有什么詩歌文本帶給您很大影響?
  冷  吟:有點蒙。我是學中文的,奇怪的是,除了那些耳熟能詳的古代詩人,除了臺灣幾個現代詩人,在我所學過的那些教材上,讓人五體投地的還真是屈指可數。西方的,比較崇拜勃萊、狄金森、聶魯達、特朗斯特羅姆,國內的于堅、北島、顧城,一些實力詩人比如馬新朝、龔學敏等也很喜歡。他們或多或少都為我的寫作提供了養分。我不是一個叛逆性、對抗性很強的詩人,骨子里還是比較中庸的。呵呵。由于閱讀視野有限,詩歌文本留下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但布勒東的超現實主義宣言、什克洛夫斯基的陌生化理論,對我詩歌產生了很大影響,甚至顛覆了我原來的創作觀點和路線。這一點,我在十年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曾經做過闡述。

  蝶小妖:詩人往往都有自己的圈子,您是否也有這方面的經歷?能否談談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冷  吟:可否將當下戲稱為“圈子時代”?你看,生活圈、工作圈、朋友圈、文化圈、都市圈……圈子與你息息相關如影相隨。特別是有了QQ、微信之后,那一個又一個的群就像緊箍咒一樣圈住了你。也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有幾個臭味相投的朋友,無論遠在天邊還是近在眼前,隨時可以進行交流,隨時可以談文字、砸淡話,倒也有趣。現實中的圈子也不可避免。詩人是孤獨的,但不能是孤僻的,再特立獨行的詩人也有自己的圈子,哪怕這個圈子小得只有兩個人。聚會,喝酒,談詩,健身,是我業余生活的一部分,并非像某些人形容的那樣不食人間煙火。當然,圈子也分好壞,好圈子一榮俱榮,壞圈子一損俱損。眼下,似乎連閱讀寫作也圈子化、人情化了,這對詩歌發展顯然是不利的。所以,圈子的最高境界應該是跳出圈子,或者從小圈子融入大圈子。

  蝶小妖:在墨舞紅塵網站,您的《身體詩》可謂一組佳作,能否談談這組詩歌的創作背景?
  冷  吟:幾年前,就著手對自己的詩歌進行大規模的反思。過去寫東西都是隨性而為,散裝的多,集裝的少,缺少厚重感、立體感和整體性,更缺少沖擊力和殺傷力,而現在則以系列組詩為主。《身體詩》就是其中的一組。人行于世,必然要與周圍的一切發生關系,無論是肌體上的、心靈上的,還是空間上的。當初創作這組詩歌,只是想在主觀與客觀之間找到一個切合點;寫來寫去,卻發現人的身體其實是另一個世界,兩者之間可以建立一一對應關系。這樣說有點玄乎。但多年前一個生物學教授揪著我的耳朵看了幾秒就準確地指出我身體某個部位存在疾患的情景,讓我不得不對經絡學說的神奇肅然起敬。這種對應,也許是造物者最初的旨意吧。而我用詩歌的形式將它們呈現出來,是一種破譯也是一種遵守和繼承。

  蝶小妖:讀了您的詩作以及聿君老師對您的評論,得知您不但才華橫溢且是個素樸簡約、坦誠真率的詩人。您的一些詩作帶著一股溫和的力度,比如《一首詩可以走多遠》,讀之感觸頗深,能否請老師再給我們談談一首詩可以走多遠?
  冷  吟:寫詩,就是讓靈魂在陽光下說話,因此一個優秀的詩人首先是一個真誠的人——這是我一貫的認知。很難相信一個心理猥瑣之人會寫出絕美、傳世之作。你提到的這首詩是組詩《九問》中的一首,在2016年第1期《綠風》發表后被收入當年花城版《中國詩歌年選》。九問,涉及生命、現實、思想、哲學、文化、情感等諸多側面,是對客觀世界及生存環境發起的一場良性追問和深究,具有多維度、多層次的意義指向。這首詩是組詩的壓卷之作,有兩個含義:一是對當下詩歌的邊緣化進行審視,二是體現了一種嚴肅的寫作態度。詩人是社會的良心。在文字垃圾泛濫的時代,詩人要有一定的責任意識、擔當意識,決不能用假冒偽劣產品誤導讀者,要讓自己的作品既能立起來,還能走出去。至于能走多遠、走多久,那就要看造化了。

  蝶小妖:每一個筆名背后都有一個故事,您筆名的緣起是什么?
  冷  吟:1996年,我的工作發生了一場小小的變故,算是經歷了一回屋檐低頭和世態炎涼吧,心灰意冷,對月獨吟,干脆就用“冷吟”做了筆名。后來讀《紅樓夢》,竟發現第二十八回有兩首詩出現“冷吟”,其中《種菊》的頸聯“冷吟秋色詩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頗入我心。于是后來再有人問起,俺就說取自紅樓,顯得有學問、有淵源,哈哈。

  蝶小妖:您詩歌中對鄉愁鄉音多有涉及,故鄉之于詩歌,或者說,詩歌之于故鄉的意義在哪里?
  冷  吟:一個人可以沒有前程,但不會沒有故鄉。故鄉是根,總以最低的姿勢等待那些遠走高飛的葉子。我們趕上了一個盛產游子的時代,對故鄉的一草一木都懷有深深的牽戀。而故鄉之于詩人,更是一種精神和靈魂的寄托。在我看來,詩歌是水,而故鄉是井。水因井而活,井因水而潤;沒有井的水是無源之水,沒有水的井只能成為一口枯井。所以我們應該學會感恩,感恩詩歌,感恩故鄉和親人。“詩人的天職是返鄉。”海德格爾這句話是不是一種召喚?

  蝶小妖:您寫作多年,如果要您把自己的創作生涯分為幾個階段,您怎么劃分?
  冷  吟:這個還真沒想過。不過大體可分為浮躁期、彷徨期、冷靜期三個階段吧。2000年之前,心浮氣躁好高騖遠卻又不得要領;2000年至2010年間,有對比,有思考,有取舍,也有不知所措的茫然;最近這幾年,隨著詩齡的增加逐漸變得冷靜,內斂,不動聲色,就像秋天的河流,在走過了春的萌動、夏的喧囂之后,終于懂得了與岸講和,懂得了沉淀和提純。但有時覺得自己還是不夠成熟。在N年前為李云寫的一篇評論中,我找到這樣一段話:“凡刀客皆有三重境界,第一境界是人刀合一,第二境界是手中無刀心中有刀,第三境界是手中無刀心中亦無刀。”我想,第三重境界應該是每個詩人畢生追求的目標。

  蝶小妖:對于當下初學創作的年輕詩人,冷吟老師有沒有什么好的建議?
  冷  吟:后生可畏。年輕并不代表技藝不成熟,初學也并不等于水平不高。不少年輕詩人起點很高,氣場強大,一出手就擊倒了某些重量級人物。這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天賦。忽然想起段譽。當初段公子身懷六脈絕技,卻不知如何駕馭,后經高人點撥自我體悟,終得出神入化隨心所欲。因此后天修煉非常關鍵。但修煉不是否定,也不是大同,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好自己的個性。失去了銳氣,你也許只是變得圓滑,失去了個性,你就不再是你自己。

  采訪后記:

  冷吟老師精彩的回答,獨到的見解,作為后輩,我欽佩不已,相信讀者也在這次訪談中獲益良多。正如聿君老師所言,才氣是詩的基石,想象力是詩的必備,智慧與哲思是詩的肝膽,洋溢的激情是詩的不可或缺,而骨氣與良心是詩的靈魂。以上五樣,冷吟無一不具、無一不足、無一不豐。
  感謝冷吟老師接受我的采訪,通過交流,發現冷吟老師是一個平易近人的詩者,對人對詩無不真誠熱情,確實他就是這樣一個詩人,在今天文化邊緣化、市場化的時代,這樣的詩人不可多得,這樣的溫暖不可多得,而冷吟,在詩歌的凈土中,極力守護,奉獻自己的溫暖力量。

冷吟文集


  • 評論
  • 冷吟

    感謝各位兄弟姐妹。抽空請你們喝酒哈

    2017-04-18

    回復

  • 花非花

    我來評論這條新聞
    ?
    ?
    很精彩而成功的釆訪,小妖老師問的仔細,冷吟老師答的認真,貨真價實的創作談,讀了很受啟發,感慨良多。問好二位。。
    ?

    2017-04-16

    回復

  • 蝶小妖

    感謝冷吟老師接受小妖的采訪,冷吟老師對詩歌的執著與奉獻,值得我們學習。

    2017-04-13

    回復

  • 冬日暖陽5oa

    冷  吟:寫詩,就是讓靈魂在陽光下說話,這話很經典,耐人尋味,也值得當下詩壇詩人仔細琢磨品味…,或許會有清風徐來如春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還詩歌以碧水藍天鳥語花香。
    娓娓道來的訪談,如故友共一盞清茗,置身裊裊茶香促膝而談,平和親切樸實無華卻深有洞悉見地……讀來受益匪淺,感同身受者眾。

    2017-04-13

    回復

  • 粒兒

    這篇訪談寫得很好

    2017-04-13

    回復

  • 趙小波

    小妖一朵,冷師哥一朵!

    2017-04-13

    回復

  • 紫衣侯

    2017-04-13

    回復

我來評論這條新聞

女王之女王怎么玩